|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二十四章 耻与为伍,所以留下
  此时向阳早已爬上天空,给荒原带来一丝难得的温暖。??草甸上那百名神殿骑兵缄默肃立,黑色的盔甲上绘着繁复的金色花纹,含意难明的甲纹在阳光下闪烁着圣洁的光辉,队列前的旗帜迎风猎猎作响,显得无比庄严圣洁。

  这群骑兵即是声震天下的西陵神殿骑兵,又称护教神军。于数月前离开西陵,经由燕都成京抵达荒原边塞,今次乃是奉神殿上层命令,护送一些尊贵大人物赴王庭加入谈判,也正是莫山山对宁缺说的那支步队。

  前夜他们便已经看到了粮队营地射出来的示警烟花,也通过另外体例,收到了求援的符文传书,但或许是因为荒原地僻陌生危险,这支神殿骑兵并没有马上驰援,而是依照原定路线平稳前行,直至此时在这条古河道演酿成的草甸斜谷间相遇。

  神殿骑兵中间有十余骑月轮国僧人及天偷院学生,还有一辆马车。

  车门开启,一只穿戴青色布鞋的小脚踩着车厢板走了下来,那是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妇人,身上穿戴一件很奇怪的袍子,似乎是由无数种不合的布料组成,看着极为薄弱,也不知道如何能够抵达荒原上的寒风。

  神殿骑兵护送天偷院学生及月轮国白塔寺门生前往王庭,也算是某种试炼,而这位妇人,即是这支步队里的主事者,因为她就是月轮国年高德劭的姑姑曲妮玛娣。

  月轮国与大河国因为历史的原因,向来关系极为卑劣,前些日子在南方燕北边塞,又因为那道温溪产生了一些小磨擦,传说风闻中极为记仇小心眼的曲妮玛娣姑姑直接通过神殿下令,让大河国墨池苑的少女们承担如此险恶的送粮任务,此时看着山谷下方被围困的墨池苑门生们,自然没有什么救援的感动。

  但她究竟?结果是修行界的前辈大德,还要维护神殿的尊严与光辉,那颗狭隘阴狠的心里藏着的意思,自然不会当着众人面直接表白。

  曲妮玛娣看着不远处斜谷下方狼籍一片的营地,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每道皱纹里都充满着阴冷诡异的味道而她的声音沙哑尖锐,听上去十分不舒服。

  能够符文传书粮队营地里的那位符师不知是谁,但想来实力不容小视,哪里会对不了区区马贼,自保之力总是有的。我们远道而来盲目去救援容易造成损伤不说,只怕还会影响他们的防御摆设,看看情况再说。

  草甸下方不远处的粮队营地满地尸骸血流满地,车阵将溃,东北面的缓坡上马贼已经集结成势准备再次倡议冲锋任谁都知道营地里的人已经快要撑不下去,曲妮玛娣却如此亮相,等若是睁着眼睛在说瞎话,然而无论是那些白塔寺僧人还是天谕院学生,都恍如没有听到她在说些什么。

  神殿骑兵统领微微点首暗示明白,冷漠的面容上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的情绪。

  昊天道门与佛宗向来交好,尤其是近些年来因为判决司司座大人隆庆皇子的缘故,西陵与月轮国愈发亲厚,他身为这支神殿骑兵统领由司座大下亲自统领,所以对曲妮玛娣姑姑的意见,他向来极为尊重。

  神殿骑兵统领自己也不肯意率领部下前去救援草甸下方那些人,他必须呵护队列里的天愉院学生和白塔寺僧人,尤其是那辆马车里的少女贵人,如果贸然出击,让她受到惊吓,怎么向司座大人交待?

  并且他虽然是洞玄境的高手,属下一百神骑乃是世间最强大的精锐神骑,但对面草甸上的马贼至少还有二三百骑能战,想要把这些马贼尽数杀死,自身想来也会受到损伤,每一位神殿骑兵的生命都极为尊贵,只能为神殿的尊严与光辉流血,怎么能为草甸下方那些贱民冒险?

  更何况大河国与唐国亲近,西陵神殿从上至下已经不满多年,此时让他们吃些苦头也是应该,至于那些燕国的民夫和骑兵…想来都是燕崇明太子的明日系,和司座大人毫无关系,就算死的再多也无所谓。

  至于神殿颜面和道义问起统领漠然想着,看到护教神军在此,想来那些马贼也会知机识趣,断不至于做的太过分,并且神殿认为怎样做是对的,那即是对的,无可置疑。

  统领缓缓抬起右手,向前轻轻一摆,示意下属骑兵分作前中后三队,缓慢沿草甸边沿散开,做出下冲之势却明显没有战斗的准备。

  草甸下方营地里,隐约传来绝望的哭喊声和嚎骂声,听着那些进入耳中的污言秽语,曲妮玛娣的脸色愈发阴沉,重重叠叠的皱纹间怒意渐溢,寒声说道:一群不知尊卓的贱民,我倒要看看,书圣的门生能有几分本领。

  神殿骑兵护在正中央那辆马车,始终十分恬静。

  一位容颜绝美的少女平静坐在软榻之上,正在专注地替面前一盆兰花挑蕊,也不知道她是怎样呵护,竟让这盆娇弱的兰花在寒冷的荒原上也如今生机勃发,只可惜因为少女自己便像兰花般清幽纯净,竟是把这盆兰花的所有颜色尽数夺了去。

  粮队营地与马贼从清晨血战到此时,早已疲惫不堪,逾百名伤员的呻吟声逐渐降低,无数尸体被排放在营地中间,车阵厢板破损严重,有的焦黑一片,看上去已然摇晃不安,哪里还禁得起马贼的再次攻击。

  营地里的人们早已陷入绝望,便在此时忽然看到草甸上行来一支神殿骑兵,以为看到了希望,哪里能不枉喜甚至涕泪直下,始终缄默坐在马车里的少女莫山山,确认援军抵达后,也放下了手中的墨笔,终于放松了下来。

  然而等了片刻,草甸上的神殿骑兵排列缓进却迟迟不见来援或冲锋的动作,营地里的欢呼声不由自主地渐渐平息,人们心中生出极大的疑惑与不安,有燕卒看明白神殿骑兵阵形应该是用来压制,其实不走出击,这个料想以极快的速度传到营地每个人身边,马上引来新一轮的绝望与痛苦。

  于绝望中看见希望,紧接着却再次堕入绝望,并且是眼睁睁看着不远处的希望堕入绝望无论是意志再如何坚强的久,无论是对昊天道再如何虔诚,对神殿如何尊敬的人,都忍不住哭泣然后愤怒起来。

  营地里响起无数哭声和怒骂声,嘈乱一片,人们用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污言秽语,问候草甸上方那群冷血无情的神殿骑兵,渲泄着自己的绝望与愤怒。

  酌之华紧紧抿着嘴唇,看着草甸上方的神殿骑兵,以及骑兵前方那名穿戴布袍的老妇人,虽然没有说话,眼眸里却燃烧起冤仇的火焰。

  她右肩被马贼弯刀削开一道血口,经过简单包扎之后,这时候还在向外渗血。

  墨池苑门生被神殿派到荒原,执行如此艰难的任务,即是拜这位月轮国老妇所赐,而今日面临绝境,对方居然也全然失落臂正道情谊,冷眼旁观,实在是令人不耻。

  天猫女气鼓鼓地说道:那个老太婆原本就是个混帐工具,但神殿骑兵怎么能见死不救?难道他们不知道不遵教义,要被判决司赏罚?

  酌之华面露不屑之色,向脚下狠狠吐了口唾沫,心想神殿骑兵原本就归判决司统辖,谁又能说敢说他们违背教义,行为无耻?

  宁缺掀起笠帽,向草甸上方望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西陵神殿护教军的真容,想着这支骑兵在传说中的光明威严,看着对方此时的动作,心中不由生出几分复杂的情绪。

  无论如何,这些大河圄墨池苑的门生们,是领受神殿诏令前来援助燕国的人,这些神殿骑兵居然这样都不肯意伸出援手?

  宁缺摸了摸自己满是血污的脸,澳门赌博网站:感慨想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脸皮比自己更厚的人,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的无耻水平啊。

  神殿骑兵的到来,对马贼也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虽然他们明显没有援助草甸下方营地的意图,但护教神军威名远播,纵只百骑,依然震慑的数百名马贼不敢轻举妄动,阵势回缩,几名首领驰马奔回草甸请命。

  面对着神殿骑兵的压力,马贼的心情骤然紧张,其中一人声音微颤请示道:大人,神殿来人不成力敌,我们还是撤吧,就算能杀死营地里那些人,可事后若让神殿查出我们与此事有涉,只怕会对将军晦气。

  马贼首领漠然看着远处的神殿骑兵,情绪复杂的笑声从蒙面的布片下透了出来:想等着两边全部打残再出手?神殿骑兵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只会这些小家子气的精打细算,也真不知道他们凭什么获得这么大的名头。

  接着他望向身旁的下属,平静说道:就算我们全死光了,神殿又凭什么查到我们是谁?死之前难道你不会把自己的脸全部划花?

  马贼首领此次带兵围袭粮队,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即是要把这些马贼全部耗死,自然不会珍惜下属们的生命,至于远处草甸上的神殿骑兵,他根本毫不畏惧。

  世人皆称神殿护教神军乃天下最精锐的骑兵,但他身为帝国边军的重要人物,哪里会把对方放在眼中,就算对方傍边隐有修行强者,但看眼下态势,对方也应该不会有决心付出极大价格来阻止自己。

  一起平去。

  马贼首领轻提缰绳,靴跟轻踢马腹,缓缓向草甸下去行去。

  前一刻,宁缺准备逃跑,中一刻,宁缺看到神殿骑兵到来,以来自己不再需要逃跑,下一刻,宁缺看到神殿骑兵光明盔甲下的小,决定不再逃跑。

  草甸上的神殿骑兵,恰好盖住了他先前计划逃离的最佳路线,但这其实不是让他决定留下来与大河国少女们一同战斗的主要原因。

  神殿骑兵若此时纵马来援,也已经疲惫不堪,伤亡不轻的马贼绝对会被击溃,神殿骑兵固然会有伤亡,但营地里还活着的两百多人,则会少死很多,对方之所以压势不前,除他此时暂时还不知道的理由,很明确的理由显然是这些神殿骑兵和那些不知身份贵人们把自己的生命,看的比这些民夫燕卒的生命重要太多。

  神殿以光明普世,行事却如此无耻下作,他虽然有时候也会无耻下作,但还是耻于事后被归到对方一类傍边。更何况他很清楚,这些神殿骑兵都是隆庆皇子的部下,而他和隆庆皇子,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只能站在河的两边。

  并且来自马贼处的警惕不安依然存在,他依然觉得有人在漠然地注视着自己,在神殿目光之前,他无法解脱这种警惕不安,那只好抹失落这种情绪。

  走到马车旁看着车板上恬静搁着的大包裹,宁缺蹙了蹙眉,想着草甸上方神殿众人正看着这里,决定还是不动用元十三箭,因为依照二师兄的说法,在荒原上值得他动用元十丢箭的人,当以隆庆皇子为下限标准。

  他抽出一根用粗布紧紧裹住、看着像棍子的工具,在这种时候,保命的工具固然要随身带在身上。

  还能不能施符?

  宁缺看着莫山山惨白的脸,问道。

  莫山山抬起头来,看着他又像是看着对面正在重新集结的马贼,没有回答他,只是缓缓抬起右手,细细的两根手指间拈着一张微黄的纸。

  宁缺的目光落在她细指间的黄纸上,接着说道:这次要配合好,要够猛。

  莫山山收回目光,睫毛恬静搭在白净肌肤上,点了颔首。

  宁缺跳下马车,伸手唤来天猫女,说道:这时候留食水没有意义,你去准备一大桶清水给我。

  天猫女不解何意,依言去准备清水。

  他牵着大黑马向营地外围走去。

  开始脚步很平缓。

  逐渐加快。

  酿成小跑。

  他翻身而上,一夹马腹,催动大黑马如一道黑色闪电般奔出。

  就如一道箭矢,直冲刚刚从草甸上下来的马贼首领处。

  黄杨硬木弓弦丝轻振。

  一枝羽箭抢先而去。

  …。(。 书*屋*吧*手打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