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十八章 上马为贼(二)
  夜里无人敢去查探,也有像宁缺这样知道产生了什么事情不想查探的人,第二日清晨营地里的人们才借着天光发现,原本紧紧缀在北方不远处的那群马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无踪,然而还来不及高兴,人们便又听到了马蹄和尖厉的嗯哨声,那群马贼破晨光再至,只是警惕地拉远了距离,不似昨日那般嚣张。

  酌之华把燕军将领唤来严厉地玉斥了一番,这些大河国少女究竟?结果是墨池苑的修行者,身份不一样,燕军将领只能悻然听玉,然后依言整束步队,拔营而起,失落臂那些逡巡在外的马贼,向南掩过一片缓坡,然后继续向东北王庭行进。

  直到出了营地,人们才瞧见西南标的目的残着几具焦黑的马尸,心想大概即是昨夜那场混乱的结局。烧焦的马尸被荒原上的野狼啃食过,肢离破碎,看着惨不忍睹,而那处的石砾上留着白灼的痕迹,恍如被烧了整整一夜。无论是燕国骑兵还是那些普通车夫均感惶然惊恐,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而后数日那群马贼继续跟随送粮队,只是显得小心谨慎了很多,扰而不袭,缀而不攻,又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分成了数个小队,距离粮队最近的那队马贼只有十来骑,却是一人双马配置,明显贪的是速度。

  众人入荒原已久,距离左帐王庭所在已经不远,若精锐骑兵不吝马力狂奔大约只需要四五天便能抵达,但现如今夹着粮车民夫,步队行进缓慢,以当前速度计算,至少还需要小半个月才能与王庭接应的骑兵会合。

  并且在宁缺说过那番话后众人觉得这群马贼的来历有些诡异,心中难免生出疑惑心想即即是与王庭骑兵会合,只怕也不克不及算是真正平安。

  在四周游走紧缀的马贼数量时聚时散,看上去时多时少,总会包管一定命量呈现在视野中以连结对粮队的压力。连续数日时间过去,双方虽然未曾真的交战,但随时可能被袭击的恐惧和缄默压抑的气氛,让粮队里的人心渐渐涣散起来,尤其是那些脸色惨白的民夫,看上去若天上响一道旱雷,他们大概便会被吓溃。

  酌之华来到马车畔,神情忧虑看着远处天际上的那些马贼身影说道:必须让这些马贼有所忌惮,若再让他们这样跟下去,不消对方来攻,我们这些人说不定便会自行溃营,并且远些,终也有些另外好处。

  所谓远些的好处,自是未便说明围在马车同遭的墨池苑门生均自心知肚明若真有溃营的危险,马贼离的远些,她们这些修行者自然能更快脱离,至于那些燕军和民夫会有怎样的遭遇在这凶险的荒原上,谁也顾不得太多。

  宁缺没有介入到讨论傍边。

  大唐帝国与大河国之间世代交好他与这些少女关系也很是不错,但他究竟?结果是借势同入荒原,值此危险关头,不便利颁发太多意见。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注意力始终留在马车之中。

  落在那位眉如直黛的白衣少女莫山山身上。

  那夜看到火符后,他隐隐猜到马车里的白衣少女身份,想着去年春日从荒原归来时与乔装服装的大唐公主同行,即是他也难免有些感慨昊天放置的命运以及自己的幸运,能与这样的人物在一起,无论是何等样的危险城市少上几分。

  护送粮队的燕国骑兵比马贼人数更多,再加上来自墨池苑的少女门生们,双方实力难分优劣,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马贼群始终只是紧紧缀着粮队,而没有选择倡议攻击,并且自那日野火燃烧的悲剧之后,连夜袭都未曾产生过一次。

  马贼没有策动夜袭,粮队每夜驻扎时的警巡则不克不及放松,甚至一夜紧张过一夜,或许没有人能够看到,但宁缺每每三更醒来,都能看到身着白衣的莫山山呈现在夜色中的营地外围,他知道她是在布符阵。

  这般延续了数日,少女莫山山再如何强大,念力急剧消耗,也无法长时间这般支撑下去,眼看着车窗帘后的微圆脸颊渐渐消瘦,渐渐惨白,宁然终于决定出手。

  他跟随颜瑟大师学习符道,明白在进入知命神符师境界之前,符道的特性注定符师只能以防御配合为主,很难主动倡议进攻,而莫山山虽然境界高深难测,但对符道在战斗中的运用,明显还缺少很多经验。

  夜半更深,天上没有月半弯,只有星几颗,营地里灯火通明,四周的荒原则是漆黑一片,不知隐藏着几多危险。

  马车微微一震,莫山山悄无声息下车,准备去营地外画符布阵,忽然间眼眸微亮,转身冷冷望向车后那顶不起眼的小帐。

  宁缺掀开帐帘走了出来,看着她说道: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外面那些马贼根本没有体例留住你,但你不是一个人,你要照顾这么多同伴和粮草,并且不知道要照顾几多天,像你这样是撑不住的

  莫山山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他身后沉沉的黑夜,目光冷漠而淡然,紧接着她目光微垂,长而略疏的睫毛轻轻眨动,却始终一言不发。

  宁缺看她神情,继续说道:如果你是神符师,大可以一道符把那些马贼全烧死,问题在于至少现在你还不是神符师,所以你必须改变体例。

  莫山山抬起头来,看着他漠然问道:什么体例?

  宁缺说道:无论外面那群马贼是真是假,是左帐王庭还是燕国人养的,想要对他们,就必须要用马贼的体例。

  极淡的星光落在莫山山美丽而有些木讷的脸上映得那双漆眉愈发清晰,她看着宁缺缄默片刻后问道:什么体例?

  马贼出动的原因只可能有一种,那就是利益,只要让他们确认付出的价格会超出获得利益,他们自然会退走。

  宁缺说道:很明显这些马贼的情报里漏了你他们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在被迫变动计划j那么我们就已经占了先手。

  莫山山静静看着他,忽然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宁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莫山山重复先前那个问题:用什么体例才能赶走这群马贼。

  宁缺应道:所谓马贼,上马为贼,下马为民他们不相信道德判断,更不在乎什么天下大势,只在乎谁的刀口比较利,想要震慑或者惊退他们,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们必须用马贼的体例。

  莫山山继续重复:什么体例?

  宁缺看着少女漂亮而冷淡的脸颊,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我说过马贼的体例。

  他很执着很无聊,莫山山比他更执着更无聊,继续重复道:什么体例。

  宁缺摇头一笑,答道:我们上马为贼,去杀他们。

  莫山山简洁明了回复道:我不会杀人。

  宁缺简洁明了说道:我可以教你。

  莫山山简洁明了应道:好。

  片刻后,宁缺牵着大黑马,莫山山牵着一匹毛色澄白的骏马缓缓向营地外漆黑的荒原走去夜风吹拂着少女鬓畔的细发,她忽然问道:这些马贼是哪里来的?

  对缀在四周,看上去随时可能策动袭击的这群马贼,宁缺没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他熟悉的是西方那片荒原、那片荒原上的马贼并且就算从事态起因处着手,他也缺少足够的情报、对政治局势的阐发能力。

  大河国少女们监送的粮队承载着中原诸国的善意还有神殿议和的意图,如今荒原局势紧张,嗅觉灵敏的正宗马贼们早已不知遁去了何处,如今呈现的这群马贼明显想要杀人抢粮,目的自然与粮草无关,而是想要破坏和议。

  有理由利益这样做的势力不多,自极北寒域南迁的荒人部落,应该没有体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幕出这么大一群马贼;月轮国想要陷害大河国诸人,但想来应该没有人会为了一道温溪而这般无聊险恶;燕国久受左帐王庭苦害,不肯意错过一举平定北方的机会,然而燕皇难道会冒着开罪神殿的危险黑暗下手?

  想来想去,宁缺也只能想出最简单的几种可能……旦全数排除之后,他便再也想不出还有谁有能力在草原上养这么大一群马贼。

  不过想不出来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其实不是太大的困扰,对马贼这种打了很多年交道的生物,宁缺的态度向来很明确只有死了的马贼,才是好马贼。

  那么,把最近的那十余名马贼先杀死再说。

  有云在夜穹上方飘过,遮住残存的最后那寂廖几颗星,远离了营地的灯火,周遭的荒原一片漆黑,只能隐隐听到极微弱的马蹄声。

  来到距那十余名盯梢马贼约一箭外的草甸上,宁缺轻提缰绳,大黑马有些不耐摇了摇头,却还是依言停下了脚步。

  马贼自然警醒,再微弱的马蹄声也会让他们从睡梦丰醒来。

  宁缺腰腹微微用力,双脚踩着马蹬站起身体,自身后取出黄杨硬木弓。

  莫山山看了他一眼,心想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箭又有何用?

  远处的那些马贼已经醒来,准备迎战。

  漆黑的夜里,宁缺看不见自己握弓的五指,所以他静静看着那处,然后缓缓闭上眼睛,搭箭拉弓瞄准不知何处,然后松开弓弦。

  夜空里弓弦振荡嗡鸣。

  远处一名马贼胸中着箭,迸出一飙血花,闷哼倒地。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