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十六章 机缘
  过丫会儿,桑桑看着老人认真说道:如果你只喜欢本国女子,不喜欢燕女,我也认识一些青楼姑娘,但想要她们替你生孩子,花费估计是个大数目。

  老人又是一阵恍惚,缄默很长时间才艰难地清醒过来,神情严肃说道:我不是想找老婆生孩子,我是想找一个徒弟继承我的衣钵。

  这下轮到桑桑恍惚了,她心想找徒弟这种事情和我能有什么关系?我的骨骼其实不清奇,身世也绝不离奇,并且虽然您身上的棉袄确实挺脏,但这些天似乎也未曾乞讨过……怎么看也不像是小时候听宁缺讲过的那些故事里的世外高人模样。

  你想收我做徒弟,还是想请我帮你找个徒弟?她认真问道。

  老人认真回答道:我想收你做徒弟。

  桑桑决定不再理他,蹲下身子开始擦拭桌腿。

  老人看着光亮可鉴,绝对找不到一处污渍的桌腿,缄默不语。

  老人没有离开老笔斋,而是缄默地跟着桑桑,看桑桑。他看桑桑擦拭桌椅,扫除不存在的浮尘,重新修理早就修好了的铺门,看桑桑关铺门,看桑桑汲井水,看桑桑淘米择菜煮饭切蒜,看桑桑坐到桌旁开始一个人吃饭。

  桑桑没有请他一起吃饭的意思,很奇妙的是,也没有请他离开的意思。

  隔着窗户,老人看着缄默吃饭的她,同情说道:你是不是很无聊?

  桑桑捧着饭碗的手微微一僵,她看着白米饭上的三根青菜,点了颔首,然后继续用力咀嚼口中的菜根,微黑的小脸腮处微微鼓起力

  吃完晚饭,桑桑洗碗,洗脸,洗脚,准备睡觉。

  临睡前,她抱出一床被褥,递给一直守在天井小院里的老人,说道:如果没有处所睡觉,你在前面把桌子拼一拼,将就一夜。

  老人威受到被褥的重量,心意愈发坚定,看着小姑娘认真问道:你信机缘吗?

  桑桑摇了摇头,然后她想到很多年前的相遇,以及这些年来和某人相依为命的生活,柳叶眼明亮些许,又点了颔首。

  我相信机缘。老人说道:我相信每个人注定遇到一些人,做一些事情,这些由昊天放置好的事情,就是机缘。

  老人浑浊的眼眸里明亮渐盛,他望向小院外的长安夜景,缄默片刻后说道:很多年前,我看到黑夜的影子落在这座城中,一朝看到,即是遇见。

  既然遇见,那便再也无法分手,只是看到的其实不真切,遇见的其实不具体,我只知道他存在,却不知道他究竟存在在哪里。

  然后我在长安城里看到一今生而知之的人,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事情,因为世上不该该有生而知之的人,所以我与他的机缘就此开始。

  我与他之间机缘即是看到他,然后杀死他。

  在看到他的九个月之后,我开始试图杀死他,但我知道我并没有杀死他,因为他还活着,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清晰感觉到他还活着的人。

  只是自那之后,机缘淡了,除偶尔一次之外,我再也未能看到他在哪里。直至最近,我再次看到他,所以我过来找他,重续机缘。

  老人像坐在高高门槛上的虔诚愚妇那般碎碎念着过往的事情,桑桑缄默听了很长时间,柳叶眼偶有明亮然后敛没,然后她问道:找到他……你会做什么?

  老人说道:杀死他。

  桑桑问道:如果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为什么昔时你没能杀死他?

  因为我们之间的机缘没有绝对相厚……不是谁都能轻易进这座城来杀人的,尤其是我,所以昔时只能由这座城里的人来做,更关键的原因在于,整个世界对我眼睛所看到的画面前将信将疑,根本上他们其实不相信我。

  老人继续说道:我其实不清楚找到他之后会产生什么,昊天的放置永远不成能是我们这样的常人所能忖度的,但我始终坚信一点,他是与我有大机缘的人,我以为自己来到长安,即是要了解这段机缘,直到……遇见了你。

  老人看着桑桑微黑的脸颊,明亮的柳叶眼,缄默了很长时间,默然想到,那么多忠诚于自己的部下牺牲、令整座桃山和唐国感到不安、冥冥之中吸引自己前来长安城的真实原因,究竟是那抹黑夜的影子,还是身前的你?

  桑桑睫毛微垂,声音平静问道:我跟着你能学到什么?

  老人看着她微眨的眼睫毛,平常无奇的容颜,说道:神术。

  桑桑问道:神术很厉害吗?

  老人点颔首,说道:很厉害。

  桑桑把头压得更低了些,从而显得睫毛更长了些,低声说道:我家少爷很厉害……我学会神术之后,能帮着他去打人吗?

  老人微微一笑,说道:肯定能。

  桑桑抬起头,仰着微黑的小脸专注看着老人,勇敢问道:能……打赢你吗?

  老人看着小姑娘的小脸蛋儿,看着那些微黑如山石间那两汪像清泉般的眸子,直似要看到清透泉水的最深处,还是没有看到一丝杂质,只是透明透明绝对的透明,忍不住在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叹息,以一种预言般的庄严口吻说道:一定能。

  桑桑问道:神术是什么术?

  老人应道:修行讲究是感知然后操控天地之间的气息,神术即是感知了解操控昊天的神辉,所谓神辉,你自生时便见过,清晨醒来时你见过,暮时闭门时你见过,夏日时你见过,冬雪飘时你同样见过,无时无刻你不曾见过。

  桑桑微微蹙眉,问道:那是什么?

  长安城的深夜一片幽静,天穹之上繁星似锦,但终究不及白天清明,老人站在逼仄的庭院之间,缓缓摊开双臂,似要承受世间所有的光芒。

  昊天神辉,就是阳光。

  话音落处,老人探出脏肮棉袄袖口的右手最前端、也就是中指尖处骤然变得明亮一片,不知从何处来的莹光汇聚于此,由内而外缓缓释放绽发,便似一朵光明之花,掩去指腹上的所有纹路,圣洁乳白,令人心生敬意。

  老人看着身前的小姑娘,辜静说道:要感知昊天神辉,即是用上十年时间也不嫌多,所以最开始需要的即是绝大的隐忍和耐心。

  听着这话,桑桑若有所思。她抬起右手竖起食指,把纤细的指头伸进黑暗的冬夜之中,微暗的指头在风中轻轻摇晃,然后生出一抹暗淡微弱的光线,就恍如是风中的一盏残烛,澳门赌博网站:随时可能熄灭,然而终究是亮着的,终究未曾熄灭。

  老人痴痴看着她纤细食指前真个光明,沉浸的恍如酣醉,不肯醒来。

  天启十四年冬,逃离西陵神殿的光明大神官,因为冥冥中的感应来到长安城,他没有找到那抹黑夜的影子,却寻找到了自己的传人,这大概也是某种天启。

  大唐帝国西北边疆,距离渭城不远的草原某处。

  在某棵将要尽衰的冬树之下,一个穿戴棉袄的书生正在做饭。

  他平静而专注地看看左手握着的那卷书,忽然想起某事,取下腰畔的水瓢盛一瓢水,注入已经尽数化为乳白色的汤锅之中,把锅中的沸意稍压。趁着争取来的时间,他开始慢条斯理地切肉,冻至分寸完美的羊肉在锋利的刀下片片飘动,恍如下起一场雪花,然而他的动作太慢,肉未切完,汤锅又沸。

  又一瓢清水注入汤锅之中,书生继续切肉。身材高大的夫子端着早已调好料的碗筷,眼巴巴地站在汤锅旁等着,不时发出一声恼火焦虑的叹息。

  要说命运机缘这种事情……谁都不知道自己会看到什么,遇到什么,谁也不知道看到遇到的对自己又意味着什么。嗯法和现实经常是相反的两个世界,好比前些天我们在渭城里看到的将军和那位大婶,也许他们会永生不老,也许明年他们就回撤回中原,但无论怎样成长,他们都不见得如概况那般欢喜。

  夫子用筷子轻敲空空的碗,摇头叹息说道:不欢喜,其实不代表便会一定暗淡,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哀痛,反而觉得布满一种戏剧喜威,就好比明明汤在这里,羊肉也在这里,但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我还没能吃到,这其实不代表我会一直这样失落哀痛下去,也许稍后的第一口羊肉将是我这一生所吃过最好吃的工具。

  任何做为学生的人,一定要学会从老师光冕堂皇的言语中听出最真实的意愿,书生做为书院大师兄……固然是最能明白夫子所喜所厌的人,所以他把那卷书插回腰间,开始加快切肉的速度,避免老师稍后真的开始发飙。

  但正如陈皮皮曾经告诉过宁缺的那样,大师兄做事很认真,很是认真,所以他做事很慢,很是慢,于是虽然夫子拿着碗筷像乞丐一般在汤锅旁等着,给予了他前所未有的压力,切肉的速度依然没能增进太多。

  为了让老师分神,稍微缓解当下的精神压力,大师兄一边切肉,一边问道:老师,难道您也看不到未来?

  听着这个问题,夫子大怒,指着头顶灰蒙蒙的冬季天空喝斥道:我连这道天都看不明白,哪里能看获得什么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