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十四章 将军府外有天罗
  某些人是哪些人?谁不相信冥王之子的传说?谁能令神殿态度急转?谁能令唐国制怒静待?谁能一言便把光明大神官打落尘埃?

  李青山脑海中浮现出一座静山旧观的画面,澳门赌博网站:身体骤然僵硬。多年前,西陵神殿授他大神官虚秩时,他曾经去过那处旧观,今生仅此一次,却是终生难忘。一念生处,他恍如又看到悬崖边那个衣飘飘的瘦小身影,通体微寒。

  光明大神官说道:我不知道昔时观主究竟在想些什么,我发自内心的尊敬他,但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想法。

  李青山缄默看着他苍老的脸颊,这才知道原来昔时他以光明大神官之尊被囚禁,竟是青衣道人亲自出手。旋即他又想到光明大神官,在青衣道人身前居然还能坚持自己的想法,不由又生出极大的敬佩之意。

  因为坚持,所以不会抛却。

  光明大神官眼眸里的光泽宁静而深邃,悠悠说道:被囚禁在桃山后麓的这些年里,我一直没有停止用这双眼睛看这世界,某一年,还曾经做过一次测验考试。

  李青山皱眉说道:燕境血案?

  光明大神官没有正面回答,冷淡说道:只可惜依然没能杀死那个人我清楚地看到,那抹黑夜的影子还在世间飘浮,时浓时淡,时而消失时而呈现,但这两年间这抹影子变得越来越凝固,代表着那个人越来越强大。

  李青山神情凝重问道:你双眼看到的那人究竟是谁?他在长安城里?

  光明大神官说了一句很艰深晦涩的回答:眼睛只能看见他存在不克不及看见他的存在,某日我看到他呈现在长安城里,所以我很焦虑,所以我要来长安。

  虽然说的是焦虑但老人脸上的神情依旧平静,没有半分焦虑感。

  李青山缄默了很长时间,似乎在内心深处不断思忖判断这番话,最终他缓慢却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传说只是传说,由古至今历来没有人发现过冥界,夫子周游天下多年,听闻观主也在南方一带飘行想必他们也是在寻找冥界,这么多年连他们二位都没能发现冥界,那么冥界必定不成能是真实的存在。如果没有冥界,自然没有冥王,如果没有冥王,自然不会有冥王之子。

  光明大神官说道:固然有冥界,自然便有冥王。

  李青山隔着巷中的北风盯着他的眼睛问道:那冥界在哪里。

  光明大神官神态宁静说道:我不知道。

  李青山说道:那你凭什么判定有冥界?

  光明大神官回答道:因为有所以有。

  李青山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回到很多年前的香坊外,碰见那个比自己还赖皮无耻的太子殿下,除把对方痛揍一顿,根本没有体例进行正常一点的对话。

  光明大神官看他神情笑了笑,说道:关于冥界入侵和不动冥王的存在在明字卷里都有记载,只是千年之前明字卷被那位先人带入荒原,就此失落,再也没有人看过,所以也就渐渐被人淡忘,甚至酿成了一种虚无的传说。

  李青山皱眉说道:然而你也未曾看过明字卷。

  我确实没有机缘一睹明字卷真迹,但你不要忘记,那位先人和我都是光明大神官,对某些记述的传承,总会以一种难以言喻的体例存续下来。

  李青山看着他摇了摇头,叹息说道:神座,你有没有想过,你只是因为自己的幻觉和一个虚无的传说就抛却了所有,与整个世界为敌?

  光明大神官摇头说道:道心通明,你看的即是你所相信的,那么你自然要相信你所看到的,只要你相信,那么幻觉往往即是真实的。

  李青山缄默片刻后向前踏了一步,芒鞋落处,一道极淡的气流喷溅而起,如石子落入静湖,荡起圈圈涟漪。

  一眼能见世间所有,一眼能见所有真实,只有昊天才能做到。你虽然坐在神座之上,天穹之下,但你是人而不是神,更不是天。

  光明大神官的目光落在他向前踏出的右脚之上,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淡然道:因为我不是神不是昊天,所以你不信我?

  不错。

  李青山露在袖外的右手很是秀气,中空而握微微颤抖,恍如正扼着一条正在不断挣扎弹动的龙身,而他身后鞘中的长剑嗡然而鸣,如龙身将出。

  就算你是神,长安城还有一座惊神阵。

  光明大神雷摇头说道:惊神大阵想来不会对我这个老头感兴趣。

  李青山向前再踏一步,鞘中长剑龙鸣愈厉,右手拖龙之势愈坚。也看着米明大神官苍老的面容,沉声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看看,所以我话南门在四周布了一今天罗阵,我想试试能不克不及留下你。

  不克不及。光明大神官说道:判决的牢笼都困不住我,更何况是天罗。

  李青山道:天罗乃昊天所授神阵,难道还比不上判决神座一人的牢笼?

  光明大神官应道:牢笼困的是心,天罗困的是身,心脱困自然要难过身脱困。

  李青山稍一缄默,对这个判断暗示认同,转而说道:惊神阵不会因你而起,但你要脱困,势需要施出全数境界气息,到那时大阵自有体例镇伏你。

  光明大神官平静说道:我在长安城里只是一个普通老头。

  李青山说道:因为有我你不成能一直伪装成一个普通老头。

  光明大神官看着缓步靠近自己的大唐国师微微一笑,说道:青山,你是一个有大机缘的人,幼年结识唐帝于微时,在俗世内备受尊崇又被观中游方尊长道人看中根骨,轻轻松松便入了知命备受宠位,然而也正是因为你机缘太好,所以你这一生从未经历过生死之间的大恐惧,如此的你又怎能威胁到我?

  李青山被如此轻视脸上却是毫无愠意,微笑说道:先前就说过,如果我不是你的敌手,那也是理所固然之事,所以我从未指望靠自己一人便把你留下来。

  光明大神官深陷的眼窝里眸子颜色越来越深,渐要酿成一双纯然漆黑的宝石,他看着街巷里天地元气最细微的转变,感知着四周越来越密集的呼吸声漠然说道:

  我先前也说过,你机缘太好,权势太盛,经历太少,昔时你初登国师之位时,柳白决意挑战你,却被颜瑟拦了下来你这一生竟是从未与世间的至高强者对战过所以你无法理解,对你我这样的人来说,仇敌的数量其实没有太大意义,除非那个数量巨大到可以让红尘地面下陷的境界。

  话音落处街巷上空的枯叶再次飘舞,数十名弩手呈现在崭头巷尾他们手中锋利的弩箭锋芒反射着噬人的寒意,紧绷的弩机清晰地传出暗含的强大劲道,身着褚色官服的天枢处修行强者们,也渐渐围了过来,在更远的坊市某些房间里,负责天罗阵策动的大唐阵师正在向阵眼里不断灌注念力。

  蹄声如雷响起,大唐帝国横行天下的重甲玄骑,开始高速向这边集结,巨大的重量让长街地面剧烈颤抖起来,恍如随时都可能下陷。

  李青山把目光从班驳的将军府院墙上收回,看着光明神官面无脸色说道:虽是神座,但肉身依然是常人,懦弱不堪一击,今日就在将军府前让你死去,也算是替昔时将军府内那些无辜的冤死者寻回一些迟到的光明。

  光明大神官说道:我就是光明。

  李青山微讽说道:没想到被囚十四年,谨守教律的你居然变得如此自负。

  光明大神官平静应道:你说的有事理,骄傲有违教律,我表述的更准确一些,应该说,既然夫子不在长安,那我就是光明。

  李青山缄默无语。

  以龙虎之势踏入街巷,他这位大唐国师和光明大神官之间言语互问,过往对印,内容惊人却语气平和,恍如就像是斗茶一般,将那些杀伐争执意,全数隐在拈腕挑匙间,勘看的是道心,较量的是还是道心。这一番交谈下来,看似没有胜负,却也可以说光明大神官全胜,所以那便无须再谈。

  强劲的机簧声响起,锋利的弩箭像密集的暴雨般射出,箭矢撕破空气的声音尖锐的令人耳痛,从四面八方笼向光明大神官的身躯,没有留下任何的空隙。

  几乎同时,隐藏在远处坊市里的大唐阵师启动了天罗阵,将军府外的街巷上,天地元气一阵急剧的幻化,无数的元气沼流,化作了一道道无解的元气锁,强行锁死了光明大神官身周的所有空间。

  一声清亮龙吟,李青山身后负着的长剑嗡鸣振荡剑鞘,若闪电一般飞出,在空中化作一道青龙,须臾间横渡半条街巷,龙嘶阵阵撞向光明大神身的苍老脸颊。

  这是大唐帝国规画已久的一次狙杀,因为目标是恐怖的光明大神官,所以他们的准备很充分,除街巷间这些强大的攻击,还有很多后续的安插。

  而对方的应对很是简单。

  面对漫天弩雨、锁住天地的天罗阵,还有那道化作青龙的飞剑,老人幽深的眼眸里散出一道笔挺的光线,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千道万道,无数道。

  光明大神官,大放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