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这里是人世间
  长安西城着名食府一品轩后有一家极不起眼的茶铺。

  茶铺深处竹席后方坐着两个人,其中那个矮胖中年男人不断擦着额头上的汗,看来夏末的闷热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就连话时的河北腔也显得燥了几分。

  是暗侍卫嘛,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嘛,这次去荒原,顺便帮着做做任务又有什么问题呢?只是让看看,又不是让查什么案子。

  这位矮胖中年男人是大内侍卫哥统领徐崇山大人,今日特意出宫与宁缺密会。坐在对面的宁缺从袖子里取出手帕,也开始像他一样不断擦汗,只是很明显,他的汗水不是因为闷热夏末天气而来,而是因为对方的这番话。

  夏侯将军……那是何等样人物,要我去看他怎么看?看他长了几多根胡子还是每天上几次茅厕?徐大人,我知道这是陛下的意思,但要想想,以夏侯将军的脾气,如果让他发现我黑暗窥视,肯定会起火翻脸,到时候找个没人的处所把我一掌拍成肉泥,再包成包子喂马吃失落,谁替我出头?

  如果夏侯将军真能一点证据都留不下来,唐律在上,无论宫里还是书院都没办替出面。如果如果死之前能留下他脱手的证据,倒也无妨……

  哈哈,知道我这是在笑话。

  宁缺放下手帕,看着尴尬笑着的罗统领,心想这个笑话不怎么好笑。

  此去荒原极有可能会与夏侯照面,如果有机会,他固然想查核对方,只不过这件事情太危险,没想到在这时却收到这个要求一—看来陛下终究还是对夏侯不怎么安心,那自己能够在这个过程中饰演什么样的角色?

  看见他缄默无语,徐大统领以为他心里依然有矛盾情绪,宽慰道:不消太担忧,陛下的意思很简单,只需要在旁边看看夏侯将军行事的反应,回京后把所看到的一些细节告诉陛下,什么险都不消冒。

  陛下喜欢,又是夫子的学生,夏侯将军虽然暴戾冷酷,但他其实不是山里那些徒有蛮力凶意的野猪,他不蠢,不会平白无故获咎。

  宁缺心想若到时候自己获咎了夏侯,那又该怎么办?

  没问题吧?徐崇山拾起手帕再次擦汗,满怀希冀看着他,道:如果没问题,我这就去宫里回话,长安城里有什么不安心的事情,告诉我,我来办。

  宁缺道:您知道我在临四十七巷有个铺子……

  徐崇山拍打胸脯,表示的格外豪气干云,道:我给看着!

  宁缺摇了摇头,微笑道:主要是有个侍女,想请侍卫处帮我照看一下。

  大唐天子派暗侍卫去冷眼旁观帝国大将军的一言一行,这件事情如果被传了出去肯定会引来一场政治动荡,所以为了保密,皇帝陛下根本没有召宁缺进宫,而是让徐崇山在宫外觅了个秘密场合,黑暗传了密旨。

  领了密旨之后的宁缺,本应把这件事情死死封存在内心最深处,不告诉任何人,不过他和桑桑之间向来没有任何秘密,所以当他回光临四十七巷后,正准备做饭的桑桑,第一时间便便知道了密旨的具体内容。

  她望着窗口处的宁缺,问道:会危险吗?

  宁缺提起毛笔,透过窗户看着她道:主要就是察颜观色,然后探问探问,徐崇山的不错,这件事情根本没有什么危险,若真有危险,我不做即是。

  桑桑低下头继续淘米,问道:所以就承诺了?

  宁缺低下头继续画符,道:身为陛下的金牌密探,大唐年轻一代重点培养对象,所谓帝国用我,用我必胜……嗯,必胜不至于,必须认可我的人生总是无顺利太长时间,我之所以不拒绝,原因应该很清楚。

  有机会接近夏侯,带着皇帝陛下的密旨去观察夏侯,甚至有可能在其中寻找到报仇的机会,对期待了十四年的宁缺来,是无错过的机会。

  桑桑没有什么,手在盆里地搓着米,清水渐渐酿成米浆一般的工具,稻米不知道被她搓失落了几多层,身形越来越瘦削黯然。

  这米如果再让淘几次,还能蒸出饭来吗?

  宁缺把笔搁到现台上,看着窗外的画面,缄默片刻后道:安心,我现在的水准不敷夏侯一根手指头戳,自然不会痴人到马上脱手报仇。

  桑桑站起身来,把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回头望着窗后的他道:少爷,既然不克不及带我去,那看到夏侯的时候,一定要忍住。

  去年书院入院试时看到亲王李沛言,我忍住没有?宁缺摇摇头,道:我们是在岷山里长大的猎人,对猎物时的耐心,就是我们最厉害的武器。

  需要准备一些什么行李?

  还是老三样。

  马上便要带着书院学生前往边塞荒原,可能会看到夏侯,宁缺有些隐隐的兴奋,更多的还是紧张,想着可能遇到的危险,他越发着急要把符箭研发成。

  当天吃完晚饭之后,桑桑把裤腿卷起,坐在井旁开始替他剪羽磨簇,而他则是全神贯注于书桌白纸之上,不断画着复杂的符文线条。

  荒原其实不是所有处所都一片荒凉,凛烈北风未至时,大部分地面上都覆盖着如毡般的青草,只是傍边原来到夏末的时候,荒原便会提前感觉到微寒的秋意,青草开始染霜变黄变白,显出几分肃杀味道。

  马蹄将一棵比同伴更高的霜草重重踏入泥中,伴着微微嘶鸣和沉重的呼吸声,越来越多的战马呈现在草甸上,左帐王庭的精锐骑兵,护送部落南迁。

  在更南一些的处所,千余草原骑兵挥舞着弯刀,呼喝着奇怪的声音,闯过燕北边塞,瞬间占据一处旅道村落,把一只商队团团围住。

  鲜血顺着弯刀划破的缝隙开始喷洒,村落收割的夏粮顺着弯刀划破的缝隙开始流淌,珍贵的茶叶盐包顺着弯刀划破的缝隙开始洒落。

  燕地村民和商队护卫惨呼着倒在血泊中,他们的身体重重失落落在地,就像那些沉重的粮包与商队货物,瞬间失去生命。

  草原骑兵兴奋地呼喊着,把所有人都杀死之后,开始拙笨地重新套车,把他们能找到的粮食与货物全部搬到车上,然后北返。

  夏天已经结束,秋天已经到来,冬季自然不远。失去了北方那片肥饶草场的左帐王庭部落,根本养不活太多的牛羊牲畜,如果他们不抓紧时间在第一场雪到来之前抢到足够多的粮食,那么部落便极有可能迎来灭顶之灾。

  至于被他们屠灭的村落,还有那一支支商队,是不是应该承受如此悲惨的遭遇,不是草原蛮人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其实荒原上的人们很清楚,商队的重要意义,然而现如今他们面临着眼前的恐慌,哪怕是最有智慧的王庭军师,也不会强行强逼他们去思考久远的问题。

  燕北各处边塞被草原蛮人骑兵攻破,无数商队被血洗劫掠,无数村落的粮食被抢走,这些消息被荒原上的风迅速传到燕国各处,然后汇集到皇宫。

  刚刚归国没有多长时间的崇明太子,在病榻上父皇的冷漠注视下,平静穿上盔甲,率领三千名近卫军前往北方边疆。

  城门大开,礼乐大作,看热闹的燕国民众们脸上却没有太多激动的神情,注视着太子车驾的眼神显得极为冷漠。

  荒原上的左帐王庭根本无力约束所有的部族,那些蛮人骑兵们已经发疯,单凭燕国的边塞军队,还有这数千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近卫军,根本无阻挡那些马来如风,箭走如神的草原骑兵。

  好在西陵神殿已经发出了诏令,中原各国都将来支援,而那个可恶又可怕的唐国,也将派来他们的骑兵,对燕国君民而言,这是何等样羞辱却又无奈的选择。

  这里是成京,弱国之国都。

  书院后山,晨光熹微,山雾渐分。

  四师兄与六师兄盘膝坐在水车旁,打坐调息完毕之后,对视一眼,开始重复他们已经重复了好些天的研讨过程。二人中间放着那面神奇的沙盘,沙盘上复杂的符文线条自行缓慢地前行,然后组成各式各样的可能。

  距离清溪极近的打铁房内,水蒸汽随着水车的灌注而不断浓密,冒着熊熊火苗的炉内,一些似银似铁的金属正在缓慢变软融化。

  刚刚起床的七师姐,站在清溪上游,看着他二人脸上的缄默忧虑神情,缄默片刻后把手里的湿毛巾扔到一块石头上,转身向崖坪远处那道瀑布走去。

  距离南晋国都约七十里外,有一座山。

  这座山其实不像长安南郊书院后那座山般雄伟高崛、终日被云雾遮住大部兼顾体,而是平静坦露在清湛阳光之下,每一道崖缝每一颗岩石都显得那样清楚。

  这座山的整体形状也很清楚,三面山崖相对光滑,反射着天穹投来的光线,闪闪发亮,然后在峰顶相聚,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剑。

  世间第一强者剑圣柳白的宗门便在山脚下,那是一座黑白二色分明的旧式古阁。

  数十名青年修行者,双膝跪地,朝着古阁恭谨行礼。

  他们身后都有一枝被草绳紧紧捆住的剑,与一般剑师的飞剑不合,这些剑相对较长较大,更像是武者使用的剑,并且各自恬静地藏在鞘内。

  年轻的剑客们恭敬跪在地上,古阁处一片恬静,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道像剑一般平静却又锐利的声音响了起来,这道声音锐利的恍如能够刺穿剑阁身后那些坚实的崖壁,能够刺穿世间任何有形的事物。

  难看的人,就不要回来了。

  听着这道声音,跪在地上的数十名年轻剑客脸色身体微僵,显得无比紧张,又似乎极为激动,大声应是后起身向外走去。

  数十匹骏马正在微嘶期待。

  年轻人骑马牵缰,离开师门,向北方去。

  这里是剑阁,强者照拂之地。

  滴滴黄河,浊浪翻滚,一时不知几多浪花产生湮没,河岸旁摆渡舟夫手持竹竿,恭恭敬敬跪在木道两侧。

  昔时剑圣柳白,正是在这道黄河旁悟得滔滔剑意。

  今日大河国年轻一代的修行者,便要度过这道黄河,向北方去。

  海儿畔的白塔下。

  一名满脸都是皱纹的妇人,身上穿戴一件由无数布片组成的奇怪衣服,漠然注视着身前那些后辈子弟,声音沙哑怪异道:若要去燕北,便需要穿过唐境,朝廷已经发出文书,们但走无妨,相信唐人不会为难们。

  一名年轻苦行僧人惊讶望着妇人问道:曲妮大师,难道您不随我们一道走?

  老妇人眼眸里闪过一丝狠毒痛恨神情,厉声道:像唐国这等礼数废弛,全无信仰的罪恶之地,我的鞋底沾了一粒它的灰尘,城市令我感到恶心。

  这位月轮国主之姐自幼带发修行佛,修行境界高深,在佛宗内地位极高,眼下这些奉西陵诏令前往燕北的年轻修行者们,都可以是她的徒子徒孙。

  她看着恭谨待命的诸位后辈,冷漠傲然道:我从北方走,直接过氓山,倒要看看唐国有没有谁会拦下我。

  这里是月轮国,佛光普照之地。

  马蹄踩在肥美的汰野上,恍如都能挤出油来。

  数百名骑士在温暖的阳光下肃然前行,身上穿戴纯黑色的盔甲,盔甲上绘着繁复难明的金色花纹,黑色盔甲概况与金色花纹在明亮的光线下不断闪烁,透着一股庄严肃穆的美感与威压感。

  昊天教数千名虔诚信徒,正准备跪行拜山,听着如雷般的蹄声,惊的连连避到道畔的树下,待他们看清骑士面容后更是赶紧跪下叩首,布满了惊喜与敬畏神情。

  西陵护教神圣骑兵,号称世间最精锐骑兵,在道旁虔诚叩首的信徒们平时看到一人,便觉得是祖宗积德,今日竟然一下看到了数百位神圣骑兵,不由惊喜的难以自抑,甚至有妇人看着神圣骑兵肃然庄严模样,兴奋的昏厥过去。

  有些身家富裕消息灵通的信徒,大约猜到这些护教神军出动的原因是什么,但他们还是不睬解,不过是些草原上的蛮子作乱,为什么神殿会如此重视?

  数百名护教神圣骑兵中间,夹杂着数名穿戴红色道袍的昊天道门神官,神官们中间那位年轻的护教神圣骑兵将领英俊似非几人,行走在阳光下,身上的盔甲恍如镀上了一层昊天神辉,若神子般完美而不容侵犯。

  这里是西陵,昊天眷顾之地。

  书院后山笼罩在深沉的夜色中。

  宁缺把符文图纸搁到桌上,疲惫地靠着角落坐下,看了会儿摇晃的炉火,不知不觉间便睡着了,这几天他实在是累到了极点,脑力也压榨到了极点。

  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就拿出了解决方案,我那天赞扬师弟是符道上的天才,他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四师兄看着纸上的那些线条,又看了一眼在角落里沉沉睡去的宁缺,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给了他如此强烈的动力。

  六师兄一面计算符等材料需要的金属配比,一面压低声音道:我能感觉到师弟很着急……好像他在担忧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去荒原的事情。

  四师兄道:荒原……西陵神殿担忧魔宗复生,师弟终究是书院的人,有什么好担忧的?难道魔宗那些余孽昔时被师叔杀的不敷惨?

  六师兄憨厚问道:师兄,我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逻辑关系,师叔昔时把魔宗杀的惨,如果师弟又遇到魔宗的人,难道他不是应该更担忧吗?

  四师兄看着他问道:帝国礼部尚书去燕国会不会担忧被燕人杀死?

  六师兄抬起头来,想了片刻后道:固然不会,如果礼部尚书出访成京,只要少了一根毫毛,燕国只怕城市迎来灭顶之灾。

  同样简单的事理。

  四师兄平静道:如果魔宗的人敢伤师弟一根毫毛,魔宗难道就不怕迎来灭顶之灾?难道就不怕再被师叔屠一遍?

  但师叔已经死了。

  师叔死了,师父还没死,更何况二师兄一直想有机会向师叔学习。

  那师弟究竟在担忧什么呢?

  四师兄看着沉睡中仍然蹙着眉头的宁缺,缄默片刻后道:不知道,但他是师弟,我们这些做师兄的固然要想办让他不怕。

  想什么办?

  先替他把符箭弄好。

  喔。

  对话结束,澳门赌博网站:房间里沉重的打铁声连绵响起,六师兄挥臂的动作快到如残影一般,打铁声延绵串在一处,恍如像一道永远不断歇的雷,然而即即是这样响的声音,也没能把疲惫到极点的宁缺唤醒。

  四师兄则是拿着沙盘不断模拟着宁缺设计的符文,参考宁缺写在纸上的旁注,测验考试各种不合的符线搭配,甚至开始测验考试用阵把这些线条重新组合。

  符箭材料特殊,虽然经由六师兄的精妙空管设计减轻了很多重量,但比起普通羽箭来,依然要重上太多,那么普通的硬木弓便没有办使用,在打造符箭之前,他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必须是先把特制弓制造出来。

  随着打铁声的延续,随着铁水灌注泥模的兹兹声延续,渐渐的,那把由混编精钢细条组成的奇异硬弓部件渐渐分部位成形,而最重要的那个部位更是在六师兄的细心琢磨之下,开始泛出幽幽的光泽。

  四师兄完全掌握了宁缺对符线的设计,走过去指导那个部位的设计,看着六师兄看似粗笨的手指像绣花一般提着银色的托盘抓丝,他眉头微皱问道:雕刀准备用什么?符箭材质极硬,并且要求很是精确,普通雕刀完全没用。

  六师兄呵呵一笑,从怀里模出一个匣子,从匣中取出一粒三分之二部位被秘制金属薄片包裹的透明石粒,道:用硬度极高的杂银做托盘,用金刚石当雕刀。

  金刚石抗击打性能欠好。

  所以我在之下面又包了一层铁片,固然不是普通铁片,还是上次我们和黄教授一起替夏侯将军打造盔甲时留下的异种钢铁。

  锋锐度怎么样?

  我磨了整整三天,切割面极好,看。

  六师兄举起金刚石对着熊熊炉火,明黄的火苗透过那些复杂的概况散开,化作无数纷繁美丽的光芒,就如同夜空里的繁星那般。

  接下来,这二位习惯缄默然后缄默决定不克不及让师弟害怕的男人,开始这项工作里最困难的那个部分,也就是打造符箭的本体,也正是在这个部分,他们遇到了一个无解决的难题。

  四种金属的比例没有问题,关键是里面的杂质太多。我选的是军部最好的材料,但材料自己就有杂质,现在炉火的温度很难炼干净。

  六师兄看着火通通的铁水,挠着脑袋无奈道:以前历来没有试过这种做,强行融合这四种金属,需要的温度太高,我不知道该怎样做。

  就在这时打铁房的门被人推开。

  七师姐走进门来,望着角落里昏沉睡着的宁缺笑了笑,转头望向他们道:我带了两个辅佐过来,不知道们需要不需要。

  四师兄看着她身后那两个人,微微揖手行礼,然后不知想到什么,微笑望向熟睡中的宁缺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符师先贤没能做出符箭来。让两个知命境界大修行看来当铁匠,除师弟谁还能有这期待遇?

  二师兄面无脸色走了过来,抢过沉重的铁锤。

  陈皮皮笑着走了过来,站到炉火并缓缓闭上眼睛。

  炉火骤然变得极为明亮,然后迅疾转作幽幽的蓝色。

  二师兄扶了扶头顶的古冠,单手挥锤砸向烧的通红的金属块。

  轰的一声巨响!

  锤落砧块,劲气喷射如电。

  除陈皮皮,屋内其余的人全部被震的跌坐于地。

  巨大的撞击声如一道闷雷,响彻书院后山整座山谷。

  清溪无由生波。

  鱼儿游动不安。

  旧上抄答花揩的女子抬头望向东窗外,缄默不语。

  两个棋痴抱松。

  两个音痴抱紧怀里的萧与琴。

  花痴护着身前的花。

  书痴还在垂头抄书。

  这里是书院,人世间唯一无二的书院。

  (依旧热情索要各种票,就像书院师兄弟们那般热情。

  向大家述说一下,咱们的哥版主同学pbo,因为学业原因以及生活变动,近期内将暂时无离开一段时间,俺在此向他敬礼,感谢这几个月给俺及书评区的帮忙。另将夜第一届后山杯书评大赛开始了,具体事项请大家移步书评区,过几日我将开单章。再另:明天即是将夜第一卷结束,不管几多字,归正我写到结束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