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八十八章 来了辆牛车
  正文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八十八章 来了辆牛车3

  。p荒原上来了辆牛车。

  车是普通木板车,行过万里路的车轮轻微变形,在微硬的草原上行走着,不时发出吱呀轻响,起起伏伏震动,留下一道看不到来处的辙印。行过草湿泥软处,车辙陷的有些深,渗出来的浑浊水里有几条极细的小鱼蹦跳不停。

  牛是普通大黄牛,行过万里路的腿蹄依旧有力,在微硬的草原上行走着,不时发出眸哼低鸣,起起伏伏食草,留下一道看不到来处的草痕。行过草湿泥软处,牛蹄踏的有些深,踩出来的浅平洼中有几根微白的野草横卧无语。

  中原官道上的普通木板车,中原田垄间的普通大黄牛,却出现在荒原上,便显得极不普通,如果有人能够看到这幕画面,一定会觉得非常神奇。

  驾牛车的是位眉直眼阔的书生,一路风尘让他身上的旧棉袍显得更旧了些,脸上神情却显得愈发朴实可亲,踩在单辕上的那双破草鞋,也不知为何在道上走了一年多时间居然还没有散架,腰间的水瓢随着牛车起伏微微摆荡。

  牛车里忽然传来一道歌声。

  老是不许我回家哟……使人愁苦心忱忧哟……哟哟。

  驾车的书生笑了笑,澳门赌博网站:伸出手掌轻拍大黄牛后背示意它停下来,然后转身对身后车厢说道:夫子,想回家了?

  车帘掀起。一位身形高大、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了出来,他抹了搔腰,又伸了伸胳膊,看着莽莽无边的荒原,恼火说道:出来一年多,尽在这些鸟不生烟的地方晃荡,吃没得吃,玩没得玩,谁人不想回长安?

  老人是夫子,那么书生自然是书院大师兄。

  大师兄微微一笑,扶着夫子的胳膊下车,然后从牛车里拿出一个矮板凳请夫子坐下,安慰说道:能看看沿途风景也是好的。

  夫子身形极高大,坐在矮板凳上,棉衣下摇直接把板凳完全遮住,看上去就像是蹲在草原上一般,模样显得有些滑稽。

  夫子不悦道:有什么风景可看?热海居然真的冻着了,想洗个温泉都洗不成!

  虽然洗不成温泉,但至少有牡丹鱼可以吃。大师兄安慰道。

  极北寒域有海,海底有火山,常年不冻,故名热海,热海深处有鱼名牡丹,形容其肥嫩娇艳,若以刀竖切,每片鱼肉状亦若牡丹。

  这等说法,大概也只有夫子师徒这等人物才能知晓。

  听着牡丹鱼三字,夫子轻捋下颌长须,连连点头表示同意,说道:孩儿啊,为师不能更赞同你的说法了,只要有牡丹鱼入腹,再漫长艰苦的旅程也是值得的。

  大师兄从牛车内搬出菜刀案板之类的物事,又取出一桶,手掌握住冰块化出其中冻着的肥嫩牡丹鱼,待鱼肉化至七分时,持刀斜割于上开始生切。

  夫子看着案板上依然鲜活,开始微微弹动的牡丹鱼,捋须赞道:食物这种东西,当然是要越鲜活越珍稀才好吃,若不是这种鱼只产于极北寒域的热海,怎能被冷热夹攻出如此肉质?又如何能让人生出吃万里艰辛的美感?

  大师兄笑了笑,没有接话,而是专心下刀。牡丹鱼极为肥嫩弹滑,菜刀纵使锋利也很难入皮而不乱,他切的极为缓慢用心,先后两刀落处之间仿似并无距离,然而提刀起时,刀面上已经附着一层薄如蝉翼的白色鱼片。

  若是河鱼生切便不能太薄,因为过薄会丧失口感,而牡丹鱼产于深海,肉质极弹,所以越薄越好,孩儿你这些年算是基本掌握了一些人世间的道理。

  夫子晃头赞叹不已,左手自怀中取出酱油和一种青色的调料还有姜汁倾尽碗中,右手则是极为自然地伸向案板,中食二指拈起那片薄薄的白色鱼片,在碗中若锦鲤摆尾般轻轻一荡,便迅速送入唇中。

  一面咀嚼,夫子一面闭目享受,脸上神情仿似口中的牡丹鱼肉那般甘甜,片刻后他睁开眼睛,看着案扳上那缓慢下切的菜刀,着急说道:快点,再快点。

  大师兄笑了笑,手上的速度没有丝毫变快,依旧一丝不芶沉稳缓慢地切着。

  夫子实在是等不下去,从他手中抢过菜刀,叹息说道:你这孩儿什么都好,就是做什么事情都慢腾腾的,真是要急死老夫。

  大师兄恭谨解释道:学生天资愚钝,所以做起事来总愿意先多想想。

  这方面你要向小陌学习,该想的时候就想,不该想的时候就不要瞎想。

  二师弟惊才绝艳,非我所能比。

  他要听着你这般说,岂不是又会像小时候那样羞傀欲死?

  夫子下刀如风,不过片刻功夫,案扳上便堆满了如雪花般的薄片鱼肉,看上去真的极像一朵盛开的白色牡丹。

  剩下的鱼骨与内脏则是被一层薄膜包裹,看上去就像块琥珀般漂亮。

  二师兄此时空出手来,便进车取了两双筷子,待夫子吃到满意之后。才自巳夹了几片牡丹鱼细细品了,又把像琥珀般的鱼骨内脏盗到大黄牛嘴前。

  大黄牛吃草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这只大黄牛吃鱼,只见它张开嘴便吞了进去,吭哧吭哧地嚼着,不时摇动牛头,显得极为快活。

  夫子正端着个小酒壶慢慢啜着,余光里忽然看到这一幕,不由大怒斥道:牛嚼牡丹,真真是糟蹋东西!鱼哪里是这么吃的!

  说完这话,夫子从冰桶里又提出一尾珍贵的牡丹鱼,卷起棉衣袖子,菜刀起又复落,须臾间又是一堆若白牡丹般的鱼片出现在案板上。

  失子用筷子夹起一片牡丹鱼,蘸了些许调料,扔进大黄牛嘴里。

  原来夫子所说的糟蹋,不是说大黄牛吃牡丹鱼糟蹋了东西,而是这种吃法吃不出牡丹鱼的味道糟蹋了东西。

  大黄牛嚼得两口,先是一怔,然后眼角流下两行清泪,旋即开始摇头晃脑,不停弹动前蹄,不停眸眸叫着。

  大师兄迟疑问道:夫子,它这是高兴还是辣着了?

  夫子说道:当然是高兴。

  大师兄心想夫子的话当然永远正确,于是接过筷子继续喂大黄牛吃牡丹鱼。

  连荒人都无法再继续生存下去的极北寒域,这头大黄牛能毫不惧冷拉车去晃荡一圈再安然无恙回来,身材还保持的如此健壮,当然不是普通的大黄牛,所以它吃鱼不吃草,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大师兄把案板刀筷碗碟清洗干净,然后坐在辕上看着南方发了会儿呆,说道:不知道书院现在怎么样,荒人南下究竟会影响多大。

  夫子盘膝坐在牛车上,手里拿着一卷书在看,随意回答道:回去便知。

  大师兄笑了笑,看着老师说道:学生很好奇究竟是谁进了二层楼。

  夫子看着书页,低着头说道:想知道你自己去看便是。

  大师兄摇头笑道:太远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站了起来,看着草原北方,脸上流露出极干净的笑容。

  在那处隐隐出现了一排极高大的黑影,仔细望去,竟是那些极北寒域随荒人一路被迫南下的雪原巨狼,数百头巨狼像战士一般排开,巨大如山的身影给人一种极大的威压感,然而无论是夫子还是他,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相反那些雪原巨狼群的反应很奇怪。对于它们来说产自中原的大黄牛就像牡丹鱼之中原人一般珍稀少见肯定好吃,可不知道为什么,以凶残嗜杀著称的雪原巨狼群却没有猛扑过来,而是纷纷发出凄厉的哀鸣,惊恐地向后方退去,仿佛它们感知到了某种远远超出它们想像的恐怖气息。

  这群雪原巨狼正是当日在隘口处与唐氏兄妹一番恶战的那群巨狼。只见那个身躯瘦小的公狼,带着那位巨美若雪山的母狼脱离狼群大队,缓缓向牛车走来,在走到距离牛车约数百步的地方时,那头普通公狼停下脚步,再也不敢向前。

  瘦小的普通公狼看着牛车,显得十分激动不安,身体微微颤抖后蹲,抬起两只前爪,看上去就像人类学生面对师长在执弟子礼一样。

  大师兄看着这头公狼,诧异道:老师,这不是七年前那匹狼吗?居然成亲了。

  夫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大师兄看了夫子一眼,发现夫子没有反对的意思,离开牛车向那头普通公狼走近几步,抬手指向草原西北方向,说道:不要继续向南,那边人太多,往那边走,再过五百里,有一大片针叶林。

  普通公狼连连摆动前爪行礼,俯身以狼首触地良久,然后才站起身来,依依不舍看了牛车一眼,凄吼一声,带着妻子和下属们向西北方向奔去。

  走吧,回长安。

  夫子卷起书册,掀起车帘走进牛车。

  二师兄转头微笑看了远处草甸一眼,坐上单辕轻拍牛背。

  吱呀吱呀,牛车南去。

  看着渐渐消失在草原尽头的牛车,唐小棠抱着熟睡的小雪狼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惘然神情,过了很长时间后才喃喃说道:这……就是夫子?

  唐站在她的身旁,望着草原上留下的那道车辙,点了点头。

  唐小棠摇摇头,觉得刚才这位贪吃老人和自己想像中的夫子完全不一样。

  片刻后安静后,唐说道:本想看看有没有机缘让你拜夫子为师,但既然夫子没有表示,那说明机缘不到,以后有机会再说。

  唐小棠惊讶问道:你是说夫子知道我们在这里偷看?

  唐转身向草甸下方走去,说道:既然是夫子,自然什么都知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