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二,三,符箭!
  浅溪底的圆石微微颤抖,似平要走却始终没有移动,只在身旁徒劳地挣扎出了些小小的漩流,然后升起,穿过细密的水草,带着草叶底部附着的气泡。p这证明这道符是有效力的,只是效果太弱,所以必须借着溪水浮力能展现丝毫。四师兄探首看着溪水里那串珍珠样的气泡,淡然问道:小师弟你愿意把符道所学用在实际事物之中,而不是玄谈虚为,这种理念我很欣赏,但我不是很理解为什么你要求这道风符必须这么小,你准备用在何处?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准备把这道符刻在箭枝上,所以必须小。

  四师兄回头静静看着他,说道:好想法。

  宁缺笑了起来,然后笑容还未全展,便又听着四师兄下一句话。

  儿…可惜还是痴心妄想。

  他吃惊问道:为什么?

  四师兄说道:盔甲刻符增防御,刀剑刻符增杀伤,难道会没有人想过在箭上刻符?自古以来,有无数人都曾经有过这种想法,但他们都失败了。

  宁缺皱眉问道:为什么会失败?

  道理原因有千万种,真正的解释其实只有一种,因为所有尝试在箭上刻符的尝试,没有一次成功,所以至少在今天为止,这是一种注定失败的好想法。

  失败是成功的妈妈。

  小师弟这句话很有道理,但不要忘记有很多妈妈生出来的小孩也很失败。

  再尝试一下也无所谓吧?

  那你必须重新设计符线,现在你这道符,只有大明宫的梁柱刻得下,就算你有本事把大明宫的梁柱变成一根箭,又到哪里去找这么粗的弓弦?

  四师兄……

  嗯?

  我个天发现你说话很刻薄。

  像我这种玩技术活儿的符师,讲究的便是在极薄处刻字。

  好回答。

  在羽箭土刻符,增加威力和射程,并不是宁缺现在有的想法。事实上早在去年草原旅途之中,听到吕清臣老人讲述修行秘辛时,他便有过这种念头。

  在岷山与边塞磨练多年,让他拥有了一手绝佳的箭法。每当思考分析怎样与修行强者做战时,他很自然会联想到弓箭方面。如果符道能够作用于羽箭,那么在与修行强者的战斗中,可以保证安全距离与攻击的突然性。

  去年旅途中,吕清臣老人在听到他这个想法时,便当场表示可不行—羽箭太轻,无法在上面刻符,附着元气消散太快,除非能解决这两个棘手的问题,羽箭便不可能成为修行者所选择的武器。

  那时候的宁缺根本没有接触过符道,便没有多想,然而如今身为神符师颜瑟的传人,在书院后山看着这么多痴人高人,他总觉着在羽箭细杆土刻出符来,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能够成功,岂不是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虽然在溪畔被四师兄好生刻薄打击了番,但宁缺并没有丧失全部信心,回到长安城后,他闯进昊天道南门观觅着师傅,缠了对方三天两夜,得了些指点,然后回到老笔斋,拿着笔墨尺线思考了很长时间,终于把准备刻在前上的风符缩到最小。

  深夜时分,灯火微摇。

  全身裹着白布的桑桑,从床上缓缓飘了起来。

  白布上密密麻麻贴着些细长的纸条。

  纸上隐约能够见到一些古怪的线条。

  紧闭的窗户传来一阵低沉的呜咽。

  脸专苍白的宁缺站在床边,目光幽幽看着她。

  画面看上去显得异常诡异可怕。

  因为连续画了四十几张风符,宁缺识海内的念力几乎被压榨一空,脸色极为苍白,但看着缓缓飘起的小侍女,看着妈身上粘着的那些纸符,他的眼光里满是喜悦。

  随着桑桑瘦小身躯在空中的浮动,他上下移动着双手,感慨说道:什么叫空中飞人?这就叫空中飞人。这要去变魔术,我哪里认识刘谦是谁?

  悬浮在半空中的桑桑蹙着眉尖说道:少爷,我也不认识刘谦是谁。

  第二日来到书院后山,宁缺取出那张细长形的符纸,极为郑重递给了六师兄,说道:师兄,这事儿成不成,就看你的手艺了。

  六师兄接过符纸疑惑看了半晌,然后从屋角拾起一根宁缺前些日扔在这里的羽箭,把符纸拢成圆筒,紧密贴到细细的箭杆上,发现刚好合拢。

  大小虽然合适,但我依然觉得呆会儿失败。

  六师兄取出精细雕刀,坐在窗口明亮处,开始照着蒙在箭杆上的符纸线条钩刻,他的手指很稳定,一丝不颤,运刀看似钝迟实际上却是精确到了极点,绝不奢求气度潇洒只求实际效果,发丝般的刀锋尖完美复制着符纸上的线条。

  待刻符完毕,宁缺拿起羽箭对着窗外天光,看着细细箭杆上那些像花纹般细腻美丽的线条,不由大感震惊,真诚赞道:六师兄,你手艺真好。

  六师兄把精细雕刀收进皮匣中,憨厚一笑说道:我本来就是手艺人。

  二人走出房间来到镜湖畔。

  宁缺深深呼吸,平静心神,把这根羽箭搁在黄杨硬木弓上,左手五指微松微紧,念力自识海释出,传向箭枝上的那些符线。对于普通符师而言,他的念力便是钥匙,他写出来的符便是锁,只有自己的念力能激发符文的力量。

  嗡的一声,紧绷的黄杨硬木弓弦弹回。

  几乎同时,念力激发了箭杆上的符文。

  硬弓之间一阵清风生出然后迅疾四散,而那只箭……却不知飞去了何处。

  平静如镜的湖面上没有羽箭飞过的痕迹。

  湖对面的山林里没有羽箭飞过的痕迹。

  湛蓝的天空下,找不到一丝羽箭飞过的痕迹。

  凡走过爬过飞过都必有痕迹,那么这枝刻着风符的箭瞬间消失去了哪里?

  宁缺怔怔放下硬木弓,回头向六师兄投以询问的眼光。

  六师兄摊开双手,憨厚的脸上满是惘然神情。

  就在这时,七师姐从镜湖中心那方亭榭里走了出来,只见她柳眉倒竖,怒不可遏,头上身上满是极细微的木屑,仿佛刚从哪个伐木场库房爬出来一般。

  宁缺看着七师姐如此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大笑起来,心想师姐真像傻姑啊。

  六师兄常年铸兵刻符,性情憨厚却是目光犀利,早已瞧见七师妹身畔紧握着的右手因为愤怒而不停颤抖,掌心里握着一枝金属打造的寒冷箭簇,顿时身体微僵,心头微寒,二话不说掉头就走,进了自己的打铁房紧紧关上了房门。

  宁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疑惑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打铁房,然后回过头来,冲着亭里的七师姐喊道:师姐,你有没有看到一枝箭?

  七师姐强行压抑着怒火,强行微笑说道:什么箭?

  就是一枝……箭杆花里胡哨的箭。

  七师姐笑了笑,伸出右手紧握着的那根箭簇,问道:是不是这个?

  宁缺吃惊说道:就是这个噫,怎么只剩了个箭簇?杆跑哪儿去了?

  七师姐轻拂颊畔发丝,掸去发间夹杂着的木屑,风情万种微笑道:在这里。

  宁缺终于醒过神来,毫不犹豫转身便往打铁房方向狂奔,大声喊道:六师兄!救命!快开门!

  还没有跑到打铁房处,宁缺闷哼一声停止了奔跑。

  他艰难扭头望向自己身后,脸色苍白,险些哭了出来

  他屁股上多了十几根绣花针,针针入肉。

  亭榭中,七师姐轻拈绣架,冷笑说道:刀剑针,现在居然轮到箭了!不给你些教之,真不知道日后你会不会把火器也拿来瞎整!

  小小插曲之后,研制符箭的创新工作依然要继续,而且因为湖畔的这番闹腾,又多了两个看热闹的围观群众,陈皮皮刚刚给松下棋痴送完饭,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做,七师姐则是因为在湖心亭里要时刻防备头顶再下一场木屑雨,实在难以静心绣花,所以干脆花下绣架过来看稀奇。

  就算箭杆能刻符,但风符之力加上弦力,根本不是箭杆本身能够承受的力量。

  七师姐提着一个锅盖,拍掉肩头残留的木屑,望着正专心准备试验的宁缺和六师兄说道: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怎么试都没用。

  从前有人这样试过吗?有。他们成功了吗?没有。那些前贤神符师比你宁缺更天吗?是。他们成功了吗?没有。所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个想法。

  陈皮皮提着送饭用精铁锅,摇头说道:你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和生命。

  这两位围观群众看似七嘴八舌出主意,实际上从未放弃过打击宁缺自信心的任何机会。宁缺倒也并不在意,直接拉弓搭箭,说道:准备了。

  前无古人之新式符箭第四次实验,倒数开始,三,二,一,发射!

  陈皮皮大声喊道,当他喊出发射二字后,第一时间提起手中的精钢锅挡住自己的脸,只是因为脸太胖太圆,虽然那口精钢锅已经极大,却还是露了一圈肉边在外,模样看上去极为滑稽可笑。

  七师姐比他速度更快,在他喊出三字时,已经用双手把锅盖举了起来,拼命地护住了自己的如花容颜。

  即便是宁缺,在射出这枝符箭之后,也在第一时间蹿到六师兄身后,用师兄强壮如山的身躯,挡住任何可能发生的意外。

  前面三次符箭试射,造成了极为惨烈的后果,湖面那些泛着白肚皮的鱼,还有林中那只被炸的血肉模糊的黑鸟,便是这种惨烈的直接证据。

  六师兄没有遮脸,认真地在天空中找寻着那枝符箭的踪迹,身为武器研发制造人员,他从来不缺少这种冒险精神,看了片刻后他摇头说道:好了。

  七师姐从锅盖后小心翼翼探出小半张脸,问道:师兄,箭在哪儿?

  六师兄指着湖对岸远处的那方密林,说道:好像是去了那边。

  陈皮皮放下精钢锅,大笑说道:那是二位师兄弹琴吹箫的地方。

  七师姐摆摆手,说道:没事儿,这两个师弟一旦开始弹瑟吹箫,什么事情都不会记得,别说淋一身木屑,就算屁股被箭头扎进去,也没有什么反应。

  听着这话,宁缺身体微微一颤,对六师兄说道:看来箭杆材料确实不行。

  六师兄从箭筒里取出最后一根符箭,同道:还要试吗?

  陈皮皮摇头说道: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宁缺能把符箭研制成功,那他完全可以去开宗立派,哪里还用得着学什么符道真义。

  我听出来你这是在骂我。宁缺耸肩说道:但我还想试一试。

  看着陈皮皮和七师姐再次紧张抬起锅和锅盖,他笑着摇头说道:这次我就在原地试,不用遮脸。

  取下符箭上的箭簇,宁缺释出识海里的念力,直接激发了箭杆上的符文。

  只见箭杆上那些美丽细腻的符线骤然一亮,周遭的天地元气迅速聚拢,一股清风无由而生,绕着细长箭杆不停缠绕旋转。

  宁缺盯着箭杆,用念力仔细感知那些风息流动的方向和规律。

  忽然间,众人肉眼可见,那根细长的箭杆上的符线不知为何深深向箭杆里陷了下去,构成箭杆的木材瞬间紧绷,然后撕裂,裂成一狠狠极细的木纤维!

  噗的一声,湖畔烟尘大作,澳门赌博网站:木屑漫天飞舞。

  引来咳声一片。

  宁缺掸掉身上的木屑,说道:普通材料,没办法做符箭,必须换。

  换什么?

  用精钢。

  陈皮皮摇头说道:精钢材质自然能免承受风息撕扯之力,可问题是,精钢打铸出来的箭……怎么射?世土哪有这样的弦弓?

  弓可以用铁胎弓,弦……也有办法解决,问题是精钢箭如此重,就算以我的能力也没有办法射出去。

  七师姐问道:刻了符后的精钢箭会不会轻一些?

  宁缺摇头说道:我和四师兄前些天试过,就算轻也有限。

  六师兄忽然开口说道:我可以用精钢打空心管。

  陈皮皮说道:为加强你对箭杆符文的感知强度,我建议可以往里面掺些银。

  六师兄点头说道:这个难度并不大。

  宁缺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