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八十四章 放着我来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八十四章放着我来

  听到这句话,神官猜到掌教和大神官的这项安排,应该与那人交流过,于是不再多说什么,取出卷宗翻到某页,请示道:幽阁里的人快满了。

  幽阁是神殿裁决司负责关押犯人的地方,地处桃山后麓地底深处,终日不见阳光,千万年来,不知道有多少魔宗强者,违背昊天教义的逆民被关押在此间,然后不是被处死,便是被关死。

  裁决大神官撑着下颌,不知在想什么事情出神,听着这话,修长若玉的右手尾微缓缓翘起,说道:依旧例办便是。

  裁决司解决幽阁人满为患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杀一批人,烧一批尸体,占扭空间的肉身化为灰烬,在水中化开,滋润满山桃花,绝对不会有任何浪费。

  下属神官点头,表情没有丝毫不自然,很明显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裁决大神官忽然缓缓闭上眼睛,低声问道:光明大神官现在如何?

  下属神官听到光明大神官五字,身体骤然一僵,低下头回答道:他老人家一如过往,每日颂诵教义经典,看上去……没有什么异样。

  裁决大神官撑颌闭目沉思良久,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墨玉神座的扶手,忽然间他睁开双眼,毫无情绪说道:让全天下教徒知道书院十三弟子宁缺登上日字卷。

  神官看着大神官苍老容颜,沉默片刻后小心翼翼问道:尊敬的神座,放出这些消息,有何用意?

  裁决大神官没有解释,继续淡漠说道:另外让所有人都知晓,长安城去年春风亭一夜,杀死月轮国僧人悟石和南晋剑客的人,除了朝小树,也有宁缺的份。

  神官隐约猜到如此安排的用意,思考片刻,低声说道:就算月轮国那位姑姑和剑阁因此动怒,但宁缺是夫子的学生,他又在唐国境内,谁敢去报仇?

  就算他出了唐国,难道曲妮玛娣和剑阁就敢去报仇?春风亭后,月轮国和剑阁声音都不敢出,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涉入了唐国内部政争,生怕被唐帝一怒牵连,哪里还敢报仇?但仇恨这种东西总是容易ji出些热血来,尤其是面对一个还处于不huo境界的年轻人,就算不敢杀,羞辱几番也是好事。

  神官不明白,就算月轮国和剑阁寻着机会羞辱宁缺,又有什么意义。

  裁决大神官重新闭上眼睛,开始养神,没有解释。

  ……

  ……

  长安城临四十七巷,老笔斋后。

  清晨,桑桑提着水桶,准备浇花淋水,只听得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放着我来!

  过了很久很久,一张画得乱七八糟的符纸从窗外落了下来,在泥盆里呆了很长时间,极为缓慢地化为湿水,渐渐渗进泥里滋润花根。

  傍晚,桑桑蹲在灶前,准备发火蒸饭,只听得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放着我来!

  过了很久很久,一张淡黄se的符纸被一只手塞进灶洞,瞬间化作火苗,极其艰难地点燃灶洞里的干柴,然后在桑桑鼓着腮帮子吹气的帮助下,化为烈火。

  深夜,桑桑蹲在chung前,准备把竹席擦凉,只听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放着我来!

  过了很久很久,一张符纸被揉成团扔进水盆里,逐渐被泡浸泡的松软散开,隔了很久之后,水面上浮起了一层极薄的冰。

  桑桑蹲在水盆旁,瞪着柳叶眼一眨不眨看着水面,直到眼睛都盯的有些痛了,才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她把毛巾放进水里打湿,紧紧抿着嘴chun,一言不发开始擦拭chung上的竹席,擦后完转身去倒水。

  便在这时,又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放着我来!

  桑桑实在忍不住了,用力把湿毛巾扔进水盆里,叉着瘦细的小腰扭过身来,恼怒睁着明亮的柳叶眼,看着书桌那边认真说道:少爷!你知不知道,我每次要等你的符纸发挥作用要等多长的时间?你知不知道,等那么长的时间,完全足够我浇完花点燃柴煮完饭擦完chung,然后可以休息了?在渭城的时候,你曾经对我说过,耽搁别人的时间就是在谋杀生命,那你为什么老要杀我?

  书桌旁,宁缺提着毛笔,正跃跃yu试继续写符,忽听得这么一长段指责,脸上的兴奋神情纯时变得有些悻悻,尴尬说道:这不是刚刚学会写符,有些兴奋,总想多练练,你何必……这么认真。

  在那场夏日暴雨中明悟了符道,宁缺便沉浸在那个神奇的世界里难以自拔,清晨醒来直至入睡之前,都在小院里写符,折腾的桑桑做起家务来百般不顺。

  在书院后山里他也不停写符。各自清修的师兄师姐们,现在除了担心到处乱飞的刀剑箭针,更还要开始担心扑面而至的清水和脚下忽然多出的一道土垄,更可怕的是那些符纸化作的火苗……如今书院后山开始流传一句话:防火防刀防师弟,百般不爽的师兄师姐们最终做了一个并不艰难的决定,小师弟如果要写符,必须在六师兄的打铁房中,反正那里面常年有火,不至于担心会引发火灾。

  宁缺觉得师兄师姐们有些小题大作,脸上被淋些清水,各se院服上被烧破几个小洞,又算得了什么?都至少是些洞玄境界的修行强者,哪里会害怕这些?但既然犯了众怒,他也只好老老实实地天天呆在六师兄房间内,伴着六师兄憨厚的叹息声和四师兄愤怒的厉吼声,不停试炼着符术。

  如今的他,就像一个得了新鲜玩具的小孩子,乐此不疲的从早到晚玩着,仿佛永远没有厌倦和疲惫的时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掌握的符术越来越多,对符道的了解也越来越深。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那个夏雨夜笔尖凝出第一滴水后不久,遥远的西陵神国某处深山里,那个不可知之地的七卷天书第一卷上,出现了他的名字。他也不知道,西陵神殿那位高高在上的裁决大神官,基于某些莫名的原因,决意把他的名字宣诸世间亿万信徒之前。

  ……

  ……

  其实不用西陵神殿推bo助澜,宁缺的名声,至少在长安城内已经足够响亮。书院后山隐于雾间,普通世人遥望而不知详情,但陛下对他的赏识宠爱不知震撼了多少人。而且王大学士与金老祭酒之间持续数十年的赌气争斗,在天启十四年,终于因为几份书帖发展到白热化的程度,两府之间由主人到最下层的仆役,隔上数日便会争斗一番,间接导致长安城偏街陋巷间都开始流传他的事迹。

  去年湖边,金童玉女,临风轻扬,互相依偎,不知羡慕死了多少人,高家小姐痴痴看着那边,眼泪都险些流了下来,结果现在呢?谢承运明知道金无彩是最合适的媳fu人选,却硬是过不了颜面那关,灰头灰脸回了南晋,继续做他的世家公子,日后的朝中大臣,留下金无彩在长安里形单影只,黯然销hun,啧啧……

  少爷,我怎么听着好像是你有些羡慕嫉妒的感觉?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我去年在公主府外就对你说过,爱情这东西我不明白,但我知道玩爱情的人,尤其是年轻人都是些白痴。

  可世间总有男女啊。

  男女便做男女事,但千万不要误会成情事。

  男女事是什么事?

  喏,来读吧招的部分都是来做男女事的。

  宁缺和桑桑下了马车,一面向读吧招里走去,一面说着闲话。

  主仆二人经常来读吧招,对此地早已熟稔无比,很自然地穿过侧门,绕到楼旁,入了正堂。他刻意挑选上午过来,是因为这时候读吧招没有什么生意。

  然而他没有想到,步入正堂后,往常那些应该穿着寻常家居服,打着呵欠四处游走醒神,然后看见自己便眼睛一亮扑过来捏自己的脸颊,牵着自己去后园玩耍的姑娘们……像是变成了另外的一群人。

  只见姑娘打扮的极为正式,穿着重要场合才会穿的昂贵华服,在楼堂间分为两列,眉眼含笑却又有两分拘谨望着他,仿佛是专程迎接他一般。待她们看见宁缺带着桑桑从侧门里走了出来,极为整齐地深福行礼,清声道:见过宁公子。

  看着这幕画面,听着莺莺清声,宁缺不由瞠目结舌,看着站在队列最前方的水珠儿姑娘,问道:珠儿姐,这……这是要闹哪样?

  水珠儿姑娘这些日子卖鸡汤贴颜氏拓本挣了不少银子,时常与桑桑要交接银钱,倒不像别的姑娘那般亲热里透着好奇拘谨,笑着迎了上来,轻扶着他的手臂,带他向里面走去,轻声解释道:

  你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了,谁还好意思像从前那般逗你玩?简大家知道你进入二层楼后其死了,满楼发红包。楼里的姑娘既敬畏你现在的风光,又喜悦你带来的好处,你这数月之后第一次回来,大家伙当然要好好迎一番。

  虽说进入书院二层楼外,宁缺忙于修行,少与外界联系,但这些日子赴了几次宴会,大抵知道自己在长安城内假假也算是个名人,只是他着实没有想到在读吧招居然也能有此待遇,一时间不由有些薰薰然。

  只可惜没有留给他太多薰薰然的时间,就在那些姑娘们终于消化掉心头震惊与畏怯准备扑将上来叽叽喳喳询问那些传闻时,简大家的贴身婢女小草如同每一次那般寒着小脸走下楼来,向众人重申了简大家的规矩。

  桑桑和年龄相仿相熟的小草自去后园玩耍,宁缺则是长嘘短叹、tui若灌铅艰难地爬到读吧招顶楼,极不心甘情愿推开那扇木门,掀开珠帘,对着帘后fu人长揖一礼,哀怨说道:我已经进了书院二层楼,为什么还不行?

  额宽鼻ting的简大家并不是传统美女,却有一种类似男子般的雍容气度,只见她微微一笑,示意宁缺坐下,说道:你多大点年纪,怎么心思都放在男女事上?

  宁缺恼火道:越不让人去做的事情,人越想做,再说我已经十八了!

  上次说过,你可以叫我简姨。

  简大家将茶水推到他面前,笑着说道:不管陛下如何赏识你,不管后山那些家伙如何宠你,只要我不同意,整座长安城的青楼,就没有谁敢招惹你。

  我的亲姨哎……宁缺无奈说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简大家语重心长说道:书院是什么地方,二层楼又是什么地方?你既然如此幸运进去,当然要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学习修行之上,何苦与我们这些之地纠缠不清?若真闹出些不好听的事情,你倒还罢了,损了书院名誉怎么办?

  我看就算是夫子,也不会在乎这些事情。宁缺说道。

  简大家眉梢渐挑,沉声说道:就算是夫子发话,也要经过我的同意。

  去年初入长安城,宁缺误进读吧招,从第一次见面开始,简大家便像长辈般关心他。说实话,他对此一直有些疑huo不解,尤其是简大家言谈间总觉得好像对书院极为熟悉,加上此时听到的这句话,心中的疑huo更盛,片刻后试探着问道:

  简姨,你……是不是和书院ting熟?

  听着这话,简大家微微一怔,端起桌上茶水聊作掩饰,沉默片刻后应道:我没有进过书院。

  没有进过书院不代表对书院不熟,宁缺正准备继续发问,却没想到简大家直接问道:君陌现在还是那般古板?

  君陌?宁缺一头雾水。

  简大家看着他蹙眉说道:就是你二师兄,你连他名字都还不知道?

  宁缺微惊,试探说道:哪里敢直呼名讳,您又不是不知道他多骄傲,所以忘了二师兄叫什么。

  骄傲吗?简大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生出追忆神情,微笑说道:从进山开始,小陌就喜欢学着扮出骄傲模样,还非得自己做根棒槌顶在头上。

  宁缺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简大家笑着摇摇头,忽然问道:那个读书人还好吗?

  读书人还在读书。

  大家都还很好啊。

  简姨,您为什么不问夫子和大师兄。

  噫?他们回来了吗?

  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都还没有见到,我问了有什么用?不过我相信,夫子和你大师兄无论在哪里,都会过的很好的。

  简大家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思绪飘回多年之前,眼角微现湿润。

  宁缺隐约间明白了一些什么,这位世间行的领袖,之所以知道自己是书院学生后便青眼有加,想来是因为过往的某些移情作用,只是当年曾与她有过一段情的人是谁?后山里面谁和自己长的像?二师兄……小陌?还是拥有一身健美肌肉,极得女子欢心的六师兄?难道可能是夫子?!

  ……

  ……

  来到后园水珠儿小院,替陆雪姑娘和几位最相熟的女子写好书帖,盖上si章,终于把心满意足的姑娘们打发出去,宁缺也再去想简大家与书院的关系,笑嘻嘻向水珠儿走了过去,目光落在她雪白弹软的suxiong上,心神不由一阵摇晃。

  水珠儿面lu羞急神se,连连摆手后退,急声说道:别这样,别这样。

  宁缺怔住,心想虽未曾真的亲热过,但搂搂抱抱、捏捏momo的次数已经不少,为何珠儿姐你今天的反应这般大,感觉自己像是个步步进逼的se狼般。

  忽然间他眼睛一亮,暗想这大概便是传说的情境扮演?yu拒还迎大有情趣啊,我逼你后退,你带羞退入帷后,然后红烛生浪……

  他大笑说道:好姐姐,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人能听到。

  水珠儿脸se微白,连连推挡,愁苦说道:好弟弟,真不行。

  宁缺发现有些不对劲,疑huo问道:为什么不行?

  简大家发过话呀……

  上次我们就说好了,偷偷来,不要理她。

  可……你师傅昨天在我这儿过的夜。

  师傅?

  颜瑟大师。

  水珠儿羞愧的不行,攥着丝巾怯怯望着他说道:我虽是在行里做,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做的,服shi完师傅再服shi徒弟,这要传出去了我怎么做人?

  当今世间师徒名份甚至比父子还要强大,水珠儿是长安城内最顶尖的红牌姑娘,澳门赌博网站:平时接客人都极为挑剔,大多数时间都是打茶围清淡勾hun挣银子,真能入她帐帷的客人两年里也没几个,哪里好意思服shi师徒二人。

  宁缺怔了半天,大怒说道:师傅mo得,难道学生就mo不得?

  ……

  ……

  宁缺并不好se,只不过正值十八岁青春年华,体内热火正旺时节,前后两世都未曾接触过女子,更何况所谓饱暖思yinyu,现如今他chung下银票无数,修行道上正风光,闲暇时间里,当然不免会对男女之事格外好奇和向往。

  夜晚回到老笔斋,躺在chung上,长安城夏夜闷热与体内燥火内外夹攻,让他辗转反侧,迟迟难以入眠。与他相反,长安城酷热的夏天对先天体质虚寒的桑桑则是最舒服的季节,早已在chung头那边进入沉沉的梦乡。

  小shi女睡的极香甜,梦中在chung头翻了个身,右tui屈起重重地打到宁缺小腹下方。

  宁缺骤遭重击,痛哼一声,身体像煮熟的虾米般弯了起来,脸se惨白。

  过了会儿疼痛渐消,他恼火瞪了依旧熟睡的桑桑一眼,伸手想把她的tui扳下去。

  手指触在桑桑的小脚上,忽然传来一阵极舒服的冰凉,触感很好,仿佛是前些天大学士府上晚宴时,酒杯里的冰鱼儿,光滑清凉。

  如此热的夏夜,手里握着这样一只小脚,感觉真的很舒服,宁缺有些舍不得放开,握在手里轻轻mo着,借着窗外透来的星光一看,只见手中那只小脚洁白如玉,就像一朵冰玉雕的莲花般美丽。

  宁缺握着冰凉的小脚,眉头微微皱起,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事情。

  大概是手指触到脚心有些痒,桑桑在睡梦中缩了缩脚,却没能把脚从宁缺的手中抽出,便醒了过来,她揉了揉惺松的眼睛,问道:少爷你抓我脚做什么。

  宁缺一惊,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一个女澡堂外被诸多fu女拿着洗衣板狂殴的可怜少年,强行压抑尴尬,声音微颤解释道:太……热,你脚凉凉的,抓着很舒服。

  听到解释,桑桑喔了一声,重新躺下睡觉,调整了一下身体,靠向右侧,让宁缺握自己右脚更方便更轻松一些。

  老笔斋后舍重新回到安静之中,只能隐隐听到街上传来的几声蝉鸣。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宁缺忽然问道:桑桑,你今年……多大了。

  桑桑闭着眼睛,回答道:我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生的,以前你告诉过我拣我的时候我应该没多大,那现在应该是快十四了吧。

  十四……

  宁缺在心中默默重复了一遍,然后松开手中的小脚,说道:好好睡吧。

  桑桑睁开眼睛,看着他好奇问道:少爷你不是嫌热吗?

  我去拿蒲扇。

  蒲扇有什么用?

  你脚臭不行啊?

  我天天洗脚,倒是少爷你的脚真有些臭。

  不管,反正我要去拿蒲扇。

  少爷。

  嗯。

  放着我来。

  chung那头传来一阵悉悉窣窣的声音,桑桑爬了过来,爬到宁缺身边躺下,伸出细细的胳膊和tui抱住他,把脸贴在他的xiong膛上,寻着个舒服的位置,然后蹭了蹭。

  她偎在他怀里,带着睡意喃喃说道:这就凉快了。

  她身子依然瘦小,抱着宁缺tui便缠在了他的腰上,看着就像一根橡树上的丝菟。

  然而终究是将满十四岁的少女,清凉微弹的感觉,隔着极薄的单衣透了过来。

  宁缺睁着眼睛看着屋顶,明明冷玉在怀,却觉得越来越热,根本无法入睡。

  街巷青树上的蝉儿也不知为何失眠了,声声喊着热。

  ……

  ……

  (写的好,所以要。

  双倍开始了,这事儿放着我也来不了,麻烦大家伙多投几张,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