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八十三章 裁决大神官的安排
  中年道人伸手把典籍关上,澳门赌博网站:负起双手缓步走出草屋,看着石阶下的同伴道:想不到年轻一辈里,会有这么多人上了日字卷。

  石阶平的道人疑惑问道:今日上卷的是谁?

  宁缺。

  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是胜了隆庆的那个书院书生?

  不错,虽然此子现在还未晋入洞玄,但已然符了悟道,所以有资格上卷。

  石阶下的道人微微一怔,旋即赞叹道:夫子还真走了不起。

  是。先前那位道人摇了摇头,带着复杂的情绪道:虽然这个叫宁缺的家伙进书院二层楼时,夫子其实不在长安,但究竟?结果是他的学生。如此年轻便开始攀登符道,十余年后,相信这个名字一定会呈现在日字卷最前面几页里。

  完这件事,又略了些闲话,道人便与同伴作别,顺着草屋前的幽湖边沿向前方走去,一路伴着湖光山色林风而行,没有用多长时间,便走出了道观。

  迎着自山崖下吹来的清风,道人眯眼望向远处隐约可见的那座山,以及山里巍峨壮观的那些道殿,微微一笑,笑容里满是宁静。

  身后简朴古旧的道观外墙恬静无语,恍如也在宁静注视着那边人世间的富贵庄严与清贵,道观上有一道被风雨留下无数痕迹的旧横匾,匾上写着知守二字。

  东面数百公里之外即是风暴海,令世人惊惧恐怖的四季飓风登岸上岸之后,经由丘陵山,的阻滞,到这里时便化作了淡淡清风,带着充沛的湿气与清凉,却没有任何破坏能力,所以这里的夏季全然没有长安城的闷势。

  这个国度面积不大,因为商业不发财的缘故也谈不上富贵,除那些虔诚叩首绕山拜天的信徒外,看不到太多的闲杂人等。然而险恶飓风在这里化清风细雨,有山灵秀而不高险,有水静柔而不湍急,有丰沃的平原,有鹿鸣其间的幽林,真真是昊天恩宠之地,因有清美丘陵横亘于西,故名西陵。

  深山知守观可以远远望见的那座山,名为桃山。山上的桃花虽在多年前便被某人提酒执剑斩尽,但仗着昊天恩宠春风化雨土地肥汰,早已复原如初,山间种植的异种桃花从早春至夏末一直盛开,繁密茂盛艳夺眼眸。

  桃山之上有几道极为整齐光滑的崖坪,恍如是天穹降下神力,用巨斧硬生生劈出来一般,在崖坪之上建着风格各异的无数间道家殿宇,合在一起便成了一座辉煌庄严的殿宇群,正是西陵神殿。

  神殿依桃山而建,分为三层,在最接近天穹的上层崖坪之上有四座最壮观的道家大观,其中靠近崖畔的那座道观以巨大的黑石砌成,形状朴直不似普通道家建筑,永世冷漠注视着山道上那些伏地叩首的信徒。

  黑色道观大殿极为空旷宏大,数百米深处有一道珠玉织成的帘,帘后有一方由整方南海墨玉雕镂而成的神座,昊天神教三大神官之一的判决大神官,平日便里会坐在这方神座之下听取下属神官的汇报,措置道门事务。

  判决大神官穿戴一身红色的神袍,今天他没有命令下属掀起珠帘,而是面无脸色看着这方帘子,似乎想要把上面的珍殊与翠玉全部看着粉末。

  做为西陵神殿三大神官之一的判决大神官主司判决,执掌着昊天道门最可怕的暴力机构,麾下拥有道门最多的修行强者,明面上的实力最为强悍,在人世间的名声也最为恐怖,无数年来,不知道几多外道异端因为他的一句话便被秘密拘系,不知道几多魔宗余孽因为他轻翘尾指被成为火中的幽魂。

  在世间亿万人眼中,西陵神殿之主昊天掌教,可能都没有这个穿戴红色神袍的判决大神官可怕,甚至一直有种传言,判决大神官的神袍之所以没有采取判决司的主色纯黑,而是鲜红,是因为上面染着所有仇敌的鲜血。

  这样一位处于人世间巅峰,拥有无上恐怖权威的大神官,当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脸色,眼眸一片冷漠时,莫他身前那方殊帘会畏惧成击粉,即即是那些持剑行于红尘,毫无不畏惧王权的大剑师,只怕城市吓的心脏破裂。

  然而今天判决大神官面前的那方珠帘没有破碎。

  珠帘那头的人也没有被吓的跪倒在地,而依旧平静站着。

  珠帘遮住帘外那人的身体与面容,只能看到最下方那双鞋,那双殷红似血、绣着几尾鱼的鞋,还有垂至膝下极为蓬松的红色裙摆,很明显是个女子。

  判决大神目光从红裙一角离开,缓缓抬起头来,面无脸色问道:隆庆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帘外那女子回答道:隆庆那个胆鬼为什么不回来,我怎么知道?我执掌判决司以来从未管过人事,师叔为什么要问我?

  清脆的声音穿过珠帘显得更为清湛,她年龄应该不大,还是位少女。

  判决大神官眼帘微垂,道:日字卷上呈现了宁缺的名字。

  帘外少女缄默片刻后微讽道:宁缺是隆庆的敌手,如果他连这样一个不惑境界的爬虫都不克不及灭失落,难道还指望我出手?我会认为这是一种侮辱。

  判决大神官眼中光芒骤盛,然后迅速敛没,毫无情绪道:隆庆败于这人之手,自然要亲胜而复道心,但我必须提醒一点,这人现在虽然还只在不惑境界,在眼里只是个不起眼的爬虫,但他终究已经进了书院二层楼,成是夫子的学生,就算提前注意一下他,也算不得什么侮辱。

  跟颜瑟师叔学习符道,其实不见得一定能成为第二个颜瑟师叔,我认为至少现在的他没有任何资格值得我加以注意。帘外红衣少女傲然道:师叔,您应该很清楚,我的目标一直都是君陌,另外人没有资格令我分心。

  君陌,书院的二门生……判决大神官轻声感慨了一句,苍老的脸上浮起一丝嘲讽,不知道是在嘲讽帘外的女子还是另外无知世人。

  数年前,掌教大人带着回观述礼,有机缘看了一第二天字卷,看到君陌的名字之后,便一直难以平静,因为无想像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等远远跨越的修行天才,所以!直想要跨越这个历来没有见过面的仇敌。

  判决大神官望着珠帘外的红衣女子,淡然道:另外人没有资格令分心,但有没有想过一点。连本座与兄长都不敢妄言必胜的君陌,又有什么资格成为他的敌手?无比骄傲的书院二师兄眼中又怎么可能有的存在?

  声音落处,不知道桃山何处吹来了一阵风,穿行于空旷宏伟的殿宇之内,吹得殿宇深处这道珠帘轻轻摇晃,发出一阵清脆的鸣响,摇晃不安的珠帘外,隐约可以看那少女身上红裙上的系带迎风而起。

  麾下最强大的司座因为受到轻视而隐怒,判决大神官却恍如一无所察,面无脸色继续道:荒原最近近局势好像有些不稳,荒人连续南迁,不知道他们最终的脚步会踩到何处,掌教大人担忧魔宗余孽会顺势再起,应了天书上的征兆,即将发出神教诏令,我判决司理所固然要先行一步,马上启程赴北。

  帘外红衣少女明显有些意外,缄默片刻后道:终究只是一些事情,我急于在山中清修破境,请师叔另择人选。

  判决大神殿平静看着帘外少女的身影,道:神殿认可在修行方面的天赋与毅力,所以昔时把陈皮皮故意气离西陵,兄长要挥剑斩时,掌教大人与我不吝一切价格也把救了下来。但需要清楚天赋毅力其实不是骄傲的绝对包管。

  兄长骄傲而平静,君陌骄傲而木讷,那是因为他们早已站在世间青年一代的巅峰上,他们有实力骄傲。无论或者隆庆,虽然已经足够优秀,但们其实不在那个绝对强大的领域之中,只要有人确定能够击败们,们便没有资格骄傲,因为这种没有绝对实力包管的骄傲,对们的道心修行会有极大障碍。

  绝对相信自己所信奉的是对的,信仰才能坚定。绝对相信没有人能战胜自己,骄傲才能坚定。兄长和君陌这样的人,很多年前都已经做到了这点,而们呢?在世人传中,我判决司两大司座都走了不起的人物,实际上们又有什么了不起的?隆庆此番赴长安书院,结果惨败在一个不惑境界年轻人的手中,相信他会有所感悟,可惜的是在掌教和我的溺爱下,始终没有机会去败一次。

  帘外少女缄默很长时间后问道:师叔,师父和决定让我去荒原,难道是要让我去刻意求败?

  判决大神官冷漠道:书院那位夫子昔时曾经过一句话,叫求仁方能得仁。而关于失败,求败往往才能不败,所以让去求败,是希望日后能真正不败。

  红裙微摆,帘外少女行礼,然后转身离开。

  一名判决司神官从大殿侧门走了进来,他看着正踩着明亮金珠向殿外走去的少女,看着那道在风中招摇的红裙,忍不住摇了摇头,走到珠帘后,对着神座上的判决大神官恭谨行礼,欲言又止。

  西陵神殿里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红衣少女的兄长必定是下一任昊天道掌教,而她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判决大神官,所以这位忠心于判决大神官的下属,总觉得大神官先前的训斥实在是太过严厉了些。

  判决大神官知道这名下属在想些什么,面无脸色道:掌教和我让她去荒原是给她一个机会看看世界究竟有多大,世人奖饰她为道痴,她也确实有几分痴意,想来对修道有好处的事情,她不会有任何意见。

  (先来三千,还有一些,正在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