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八十二章 荒人的脚踩在草原上(下)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八十二章荒人的脚踩在草原上(下)

  天空阴暗,澳门赌博网站:草原化泽。

  再强大的荒人战士,一旦无法像热海畔的狼群般高速持久奔驰,便失去了最重要的能力,在四周游走拉弓的草原骑兵眼中,马上酿成无法移动的箭靶。无论他们拥有怎样强大的近身防御力量,被无数羽箭连番射击,最终也只能血尽而亡。

  固然想要用羽箭远程射杀这些肤若铁纸骨若硬石的荒人战士,哪怕对方不闪不避,也需要数量极其恐怖的羽箭,如果是普通局势下的战事,没有什么骑兵会携带如此多的羽箭,然而荒人南下的这些日子里,左帐王庭数十个大部落连战连败,草原人在失败中不竭汲取教训,才最终定下今天的战策,王庭派出了七大巫师之一,还派出了直属的精锐骑兵,又怎么可能呈现箭枝不济的情况?

  马走如风,箭落如雨,草原骑士尖声嗯哨着,双腿踢打着马腹,凭借精妙的射术,准确地拉弓射箭。被围在正中央,那片如泥沼般草原地面上的荒人战士,吃力从草泥中拔出腿,艰难移动双腿,拼命向外围跋涉。

  然而踏出的第二步同样深陷泥中,加上那些精准而恐怖的羽箭,荒人突围的速度极为缓慢,一名最强大的战士失落臂身上插满的羽箭,勇力踏破厚泥,突至距离草原骑兵不足二十步的处所,结果膝盖中了一箭,闷哼一声绝望地倒了下去。

  骤然遭遇如此怪异的伏击,荒人战士群中那名苍老的元老,早已注意到草原骑兵后方那辆古怪的马车和车上那些古怪的人,猜到草原的忽然转变,一定与那辆马车有关,只听得老人厉声喝了几句,便有一名手臂极为粗壮的荒人战士艰难地走了过来,站到了他的身前。

  荒人元老把手掌按到这名战士的后背,闷哼一声,脸色渐渐变得惨白起来,一股难以解释的巨大力,通过掌心传进战士的身体。

  这名荒人战士的手臂竟然又加粗了几分,恍如有什么工具进入了他的身体,他强行忍受着肌肤处传来的剧痛,根本不睬会眼角崩出来的血水,盯着远处那辆马车,忽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抽出腰间的一把大斧,猛地向那处掷去!

  嗤嗤破空声响,在巨大力量的加持下,这把大斧像一道闪电般,须臾穿越数百丈的距离,砍向车上那名穿戴金色袍子的王庭老巫师!

  眼看着利斧呼啸而至,一直缄默站在苍老巫师身旁的两名王庭猛士,在最关键的时刻,抬起脚旁的巨盾,并拢挡在了巫师的身前!

  斧尖与金属巨盾剧烈碰撞,发出当的一声清脆巨响!

  车旁的草原士兵被震的捂耳跪倒在地。

  那辆华丽的马车只是微微一颤,便回复平静。

  车厢里,坐在金属盘上苍老巫师依旧面无脸色,快速急促念着咒语,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身周的天地元气随着他的咒语进入金属圆盘,然后顺着那些复杂若星线的符纹,进入草原地底,再经由王庭预先埋在前方那处地底的另一方金属圆盘释放出来,令上方那片草原越来越湿越来越软。

  荒人最后的脱困希望就此化为泡影,他们举着沉重的长刀,在湿软的泥地间拼命向外突围,不竭有人身中数十箭像刺猥一样流尽鲜血倒下,四周游走射箭的草原骑兵嘴里的嗯哨声越来越尖厉,狰狞的脸上写满了复仇的快意。

  湿草,血泥,奔马,构成一幅残暴而绝望的画面。

  草原天地间忽然变得恬静清旷起来。

  残暴的箭杀仍然在延续,但除嗡嗡弦鸣和羽箭破空声,还有草原骑兵们的尖厉噫哨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那些荒人不知为何停下了脚步,尽量把身体埋低在草莽里,缄默防御,不再试图突围。

  紧接着连嗡嗡弦鸣,嗤嗤箭射、草原人的尖哨声都消失不见,本应嘈乱一片的战场,变得恬静到了极点。恬静其实是一种相对的说法,事实上之所以这些嘈乱的声音全部消失不见,是因为战场上的人们现在只能听到一个声音。

  那是沉重物体高速撞破空气所发出的降低振鸣声,肯定不是箭,也是中原人用的飞剑,听上去更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被昊天从云端扔了下来,正在不竭加速。

  把身体埋在草泥里的荒人战士们艰难地抬起头来,向天上望去,他们原本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心理准备,他们的眼神先前已经变得极为平静,然而此时却忽然间被灼热和敬慕所占据。

  在草原中心战场四周游走的草原骑兵,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觉得心头一阵恐惧,下意识里放缓了拉弓的速度,愕然抬头望去。

  交战双方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望向天空中那道振鸣恐怖声音响处。

  云遮蔽了阳光,投下阴影。

  就在云下的阴影中。

  有一个男人从天上落下了来。

  他划破天空,身上带着血一般的火焰,从数十米高的空中落下,恍如是从云中跳下来般,恐怖的速度振破身体四周的空气,漫出一团半圆球状的水雾,后方的双腿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磨擦剧烈的原因,喷溅出血一般的火焰。

  这个男人就像一颗砸向大地的陨石。

  陨石落下的处所,正是草原左帐王庭那辆华丽的马车。

  马车上两名王庭最强大的战士咆哮着抬起沉重的巨盾,挡在苍老巫师的头顶。

  苍老巫师双手剧烈颤抖,识海里的念力喷薄而出,调解缆周天地元气快速聚拢,然后他抬起头来,惊惧的目光从盾间的缝隙里穿了过去,看见一只脚。

  那只脚上穿戴一只很普通的皮靴,皮靴有些旧,靴底有些脏,不知道踩过哪些草原,哪些戈壁,哪些污水,哪些山河。

  看到这只脚的瞬间,王庭老巫师明白了一个事理。

  死亡来了。

  陨石般落下的男人一脚踩到坚硬的金属巨盾上。

  旧靴底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巨大的力量,寸寸破裂。

  然而坚硬的金属巨盾,竟然也跟着车寸破裂!

  向上举着巨盾的两名王庭强者,连闷哼都来不及,粗壮的双臂在那股沛然莫御,无比恐怖的力量下直接酿成了像丝絮般的肉筋,刚刚裸露出来的白骨瞬间化为齑粉,鲜血二人的鼻眼耳。里像箭一般喷射而出。

  已经没有靴底的脚,踏破巨盾,在飘动的金属碎片间继续向下,轻而易举踏破苍老巫师凝结的元气盾,踩到了他的头顶。

  老巫师瞪着无神眼眸的头颅,被这只脚直接踩进了颈腔,紧接着那只脚继续向下,踩上他的身体,老巫师的身体骤然下沉变扁,直至酿成一滩肉泥。

  那只穿戴皮靴的脚还在继续向下。

  踩破老巫师的肉泥。

  踩破坚硬的金属圆盘。

  踩破车板。

  轰的一声巨响!

  烟尘与血肉粉末,四处喷溅,烟尘乱飞,华丽的马车酿成了一堆垃圾,疾射的金属锦利碎片,将马车四周站着的数十名草原士兵射倒在地!

  这只穿云裂空而至的脚,终于踩到了蛮人们占据了近千年的草原上!

  穿戴皮袍的中年男子,身背血色巨刀站在废墟中央,面无脸色看着四周像雕像般震惊木立的草原蛮人们。

  被围陷在草原泥沼里的荒人战士们,看着远处那个强大的男子,终于打破缄默发出一阵疯狂的吼叫,有些少年荒人甚至激动地流出了眼泪。

  南方某处深山老从里,有一座外表看上去极为朴素简陋的道观,因为地偏无径,历来没有什么游客信徒来到这里,自然没有什么香火。观中的道人也不喜欢香火,他们觉得那个味道实在是俗到了极点,甚至和普通的昊天道人想的不一样,住在这间旧观里的道人,甚至连香火钱都历来没有在意过。

  在道观深处一处清幽湖畔,修着七座草房,与其间道观最外朴素甚至寒酸的感觉不合,虽然这七间房檐上铺着的都是茅草,但却给人一种华贵庄严到了极点的感觉,那些茅草狠狠黄白如金玉,不知经历几多年风雨却依然新鲜如初。

  在第一间草房内,窗畔的沉香木案上恬静摆放着一本很大很厚的典籍,封皮乌黑若凝血,又像是亿万年才能生成的黑血石,上面写着一今日字。

  典籍已经被人掀开,吸饱墨水的笔尖缓移,滑润右去写了一撇。

  中年道人搁笔观详片刻,满意地址颔首。

  那张空白纸上写着两个字,那是某人的名字。

  宁欢

  清风不识字,却可以帮忙凝墨,让文字留在纸张上,片刻后,窗外又吹来一阵清风,翻动书页簌簌作响,不断向前翻去。不知道翻了几多页,这本封皮上写着日字的典籍,终于从写着宁缺二字的那一页,翻到了最前面。

  典籍的首页完全空白,像雪一样。

  紧接着的第二页上有几个名字,最上方是柳白,不远处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君字。纸上有一个人的名字与众不合,远离所有名字,从而显得极孤单,却又极为强悍,恍如他怎样都不肯意与这些声震云霄的中原正道强者们站在一起。

  因为他是魔宗天下行走。

  他是北荒第一强者。

  他的名字叫做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