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八十一章 为了吃饭,南归!
  因为舍不得如花似玉的美妃,澳门赌博网站:从此君王不早朝,因为舍不得夺金胜银的墨字,从此宁缺不吃饭……这里的不吃饭自然指的是不赴宴饮,而不是真的对大唐帝国有什么意见,想用粒米不进这种手段聊作表达。 w w w.h o 1 2 3.s e

  时候经历过那场恐怖旱灾饥荒、心理阴影极为严重的他,坚持认为只有吃饭才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因为世上并没有可以餐风饮露的仙人,哪怕是世上第一强者剑圣柳白,想来几天不吃饭也会饿的发慌,无论谁不吃饭,城市死。

  饮食男女?没食物的那些岁月里,莫玫瑰之类暗示恋爱的工具,即是一的绝世美人儿,在很多男人眼中和肉大概区别也不大。

  佛宗总爱宣讲红粉骷髅,宁缺忍不住黑暗料想,那些苦行僧们天天吃着青菜豆腐稀粥,还要翻山越岭,每日里都处于半饥饿状态,所以才会提出如此正确的痴人论点。而月轮国饥灾连连,却是佛宗最盛之地,估计两者之间也有某种关联,饿的连骂天力气都没有的苍生,估计提不起兴趣做那些男女之事,便只好提起裤腰带去念经颂佛?

  宁缺的这些想法自然谈不上正确,但至少有一点暗自隐合了人类历史的某种规律。各部族国家之间、各部族国家内部的战争,最根本的原因往往就是为了吃饭。

  为填饱自己的肚子,流民敢攻州陷城与各国的正规军队拼命。为填饱子民的肚子,以免他们和自己拼命,各国不吝撕破脸皮放下身段强取豪夺,就为了多弄些土地回来。同样是为了填饱肚子,已经远离中原逾千年的北荒部落,被迫艰难南迁,向草原上那些剩悍的蛮族部蒂倡议主动进攻,顾不得会不会惊动中原那些国度,会不会带来任何后患。

  战争就是为了吃饭,固然,为了打赢战争,首先要包管战争中的人们首先能够吃饱饭。微寒的草原上,数十处土灶升起的青烟和数十口大锅里清水煮的羊肉,就是这种包管。

  数千名穿戴兽皮的男人,围坐在土灶旁,缄默吃着羊肉,无论是皱纹丛生的老人,还是神情青涩的少年,神情平静坚定,恍如其实不是刚刚跋涉万里南至,而是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

  他们是北荒部落军队的一部分,换个法即是,他们是北荒部落所有能够战斗的男丁中的一部分,此次南征集中了北荒部落所有能够战斗的男丁,甚至没有军队的法,这片延绵数百公里的草原边沿战场上,集中了他们所有能战斗的人,最后能战斗的人。

  部落所有的老弱妇孺全部被抛在了后方,大概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抵达草原边沿,如果男人们不克不及打赢这场战争,夺下这片草原,那么身后荒原上的家人们肯定会被黑暗寒冷饥饿和仇敌的刀锋所吞没。

  无数年来,北荒部落生活在极北寒域,靠着热海艰难地生活,根本无法维持太多的人口,而这几年随着黑夜时间奇异的延长,温度逐渐降低,他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冬末时节,部落长老会终于下定决心举族南迁。

  不南迁便没有吃的,而南方有大片的草原,有羊群,还有粮食。只可惜那个贼老天赐赉人类的土地时太不豪迈,绝大大都土地都已经有了主人,包含这一大片肥汰的草原,如果北荒人想要获得这些草原和羊群粮食,相信原来的主人一定不会乐意。

  于是,那便战吧。

  千年之后,荒人再次呈现在世人的目光之中,原本这件事情应该震惊世界。只是这个曾经傲啸草原,打的中原各国渐渐欲坠的民族,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太长时间,长到很多人早已忘记了他们的存在,并且险恶的自然环境和时光的折磨,让这个部族的人丁已经减少到让人感受不到任何威胁的境界,所以这件事情暂时还限制在草原北方。

  之所以呈现这样的局面,与荒人部落元老会的英明决策也有极大的关系,在南迁之前,荒人便确定了坚定而明确的目标,剑锋所指的那片草原属于蛮人左帐汗王的土地,与中原那些国家尤其是那个强大而恐怖的帝国没有任何关系,而南征的荒人战士虽然做战勇敢,却一直谨慎地把战火压制在草原北部的区域内。

  荒人南征的军队来到草原北部边沿已经有近一个月的时间,与蛮人左帐汗王骑兵之间的战斗便进行了一个月,在这道被刻意控制在数百公里长的战线上,双方之间大大的战役打了不下百场,绝大大都都以荒人的胜利而告终。

  战争的残暴便在于,即即是胜利者,也必须付出死亡的价格。荒人战士缄默坚毅,骁勇却极富纪律,个体战斗力更是远在草原蛮人之上,然而他们人数实在太少,虽然连续击溃左帐汗王麾下十万骑兵疯狂如潮流般的攻击,死去同伴也越来越多。

  土灶铁锅清水羊肉,不远处的草地上密密排着凝在血泊里的同伴尸首,一名脸上涂着树汁的荒人巫师,神情平静行走在尸堆之中,时不时蹲下身体,用手指轻轻触摸死者的眉心,枯干的嘴唇微微翕动,发出意味难明的音节,似是超度又似是歌颂。

  离战士尸群不远的处所,一名约模十三四岁的荒人少年吹响了手中的骨笛,笛声呜咽凄厉,恍如在诉荒人这一千年来流离失所,与世间苦厄战斗,挣扎生存的痛苦。

  笛声里加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元老会一位年高德劭的真师唱起了所有荒人城市唱的一首歌,歌声凄凉遵劲,悲壮中里透着令人震撼的不平。

  天亦凉,地亦凉,苍鹰不敢望北荒。

  热海落,热海涨,热海之畔猎雪狼。

  雪狼逐,雪狼亡,握刀寻鹿终日忙。

  何处生,何处死,何处能将白骨葬。

  氓山雄,氓山壮,眠山才是真故乡。

  踏过茫茫雪,踩破万里霜,终日南望。

  踏过茫茫雪,踩破万里霜,不再南望。

  我先去,再来。

  我先战,再来。

  我先死,再来。

  归途近,归途远,归途踏上。

  我已去,快来。

  我已战,快来。

  我已死,快来。

  我已死,快来。

  我已死,快来。沧凉的歌声不断重复着最后两句,有几名少年荒人战士默默望向那边,随着老人的歌声轻声相合,草原上生起一股壮而不悲的气氛。

  更多的荒人战士依旧连结着缄默,他们缄默吃着羊肉,缄默喝着檀味难除的油汤,趁着战斗的间隙,抓紧一切时间弥补休力,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场战斗什么时候开始。

  荒人的先祖曾经被中原人称作天生的战士,如今的他们又经历了千年险恶环境的磨砺,血管与骨头里都写着战斗二字,同伴的死亡不会令他们有丝毫动容,即即是流传千年的歌声也只能引发他们内心深处的轻声合鸣,却不克不及干扰他们对战斗的准备。

  便在这时,战斗的号角再次响起。

  草原大地微微颤抖,不知道有几多左帐汗王的精锐骑兵杀了过来。

  荒人战士们毫不慌乱,放下手中的羊肉和汤勺,抬起袖子擦了擦油乎乎的脸,这才拾起身旁沉重而破损严重的兵器,缓慢向南方走去,甚至还没有忘记把土灶里的火灭失落。

  缓步,快步,跑,最后开始冲刺。

  荒人战士们进入战场的体例,和草原骑兵们的体例惊人的相似,只不过他们的身下没有战马,只有自己的一双腿,然而令人感到不成思议的是,这些穿戴皮袍,拿着刀斧,看上去其实不如何高大强壮的荒人战士们,一旦奔驰起来,速度竟是那样的快,声势竟是那样的惊人。

  随着嗡嗡鼓振的声音密集响起,善于骑射的草原骑兵们隔着很长一段距离,便拉动了短弓的弓弦,无数枝箭矢划破天空,像雨点般铺头盖雨向数千名荒人战士袭去。

  噗哧一声,锋利的箭矢射中一名高速奔驰中的荒人战士,箭簇射穿皮甲后,像生根一般树在他的胸口,鲜血快速渗透,染红了皮甲,然而那名荒人战士却像是一无所察,依旧提着刀与斧向黑潮般的骑兵冲去,很明显那根箭受到荒人似钢铁般的肌肤隔阻,并没有伤到他的要害。

  没有什么军令更没有什么旗语,荒人的战斗靠的是那种本能里的直觉,靠的是逾千年来并肩浴血所养成的默契和对同伴的信任,当距离黑潮般的草原骑兵还有数十步时,只要没有被骑兵箭枝射倒在地的战士,整齐地抽出腰间的利斧,闷哼一声,用尽全身力量掷了出去!

  锋利的斧高速旋转着,割破战场上的空气,明亮的光芒反射着日光,在青色的草原上映出一道道雪白色的光彩,看上去异常美丽,却又异常恐怖。

  凭借着强悍的防御力,荒人战士硬生生抗过了草原骑兵第一轮齐射,进入了飞斧有效杀伤距离,他们奔驰的速度太快,竟是快到草原骑兵来不及进行第二轮齐射,便掷出了手中的斧头!

  箭雨没能把太多荒人战士射倒在草原上,而逾千柄锋利雪亮的斧形成的暴雨,却直接让草原骑兵遭受到了最残暴的冲击,原本就沉重的斧加上荒人战士的甩掷力量和旋转,轻而易举割破骑兵们身上的轻甲,即即是斧尾接触,也直接让这些草原骑兵骨折喷血!

  (几件很重要的事情:一,昨天晚上写完之后在搞下一卷的细纲,一路推演一路推翻,最后不知道是被以后的情节搞兴奋了,还是被麻烦水平搞郁闷了,总之我失眠了,一直到中午都还睡不着,所以干脆就没有睡,希望再调一次生物钟,但下午的时候实在是顶不住了,撑着用四五个时写出了这一章,质量情绪应该没问题,但文字我真不知道,因为眼睛花的不可,呆会儿吃完领导带回来的饭就睡觉,明天睡醒后如果精神好,争取多写一些。还有一件很是重要的事情向大家述说一下,就是那今年度评选的事情,实话,在大家伙的帮忙下,前年我拿了最佳作者,去年拿了最佳作品,实在是已经感激不尽,心满意足,今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归正不花钱的票您想投给我,我依然深深感激,但请千万莫花钱去投去,我真的无所求来着,合什合什。书评区版主也有最佳评选,但不知道为啥俺们的版主没入指定规模,挠头,这些月他们真是辛苦了,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所以借此机会在这里向他们暗示极城挚的感谢。大家拜拜,这段是不算字数的,前面俺的话真不是客气哈,我是真无所求哈。)

  w w w.h o 1 2 3.s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