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七十七章 再见朱雀
  院里一片恬静,澳门赌博网站:隔了很长时间后,七师姐忽然发出一声冷笑,只不过笑声过后,却没有话,而是从手帕里挑出松子录皮吹屑,细细整理后,递给榻旁的三师姐。

  二师兄微微蹙眉,看着她问道:师妹,笑什么?

  七师姐将松子扔进唇内,缓缓嚼了片刻,随意拍拍双手,柳眉微挑,毫无惧色迎向他的目光,道:二师兄真不会撒谎?那夜在崖顶开口骗隆庆皇子的人又是谁?

  二师兄缄默片刻后,缓慢回答道:骗……人和撒谎是一回事吗?

  我拉倒吧。

  陈皮皮看着七师姐没好气道:二师兄的性情大家谁不知道?他不会撒谎就是不会撒谎,那天夜里我请他辅佐,缓隆庆一缓,的话也不算虚假,没见二师兄那时紧张成啥样了,面部表恃却是挺镇定,但树下面那几块硬石头全被他捏成了粉末。

  指望二师兄给宁缺增加信心?那贼精贼精的家伙一眼就能看穿!

  四师兄开口道:所谓信心始终还走过于玄虚了些,他练浩然剑练欠亨,我们应该从具体手段上着手。飞剑的运行曲线很好计算,空气阻力与飞剑速度之间的关联虽然复杂些,但也不是算不出来,宁缺数科如此优秀,这么教他他应该比较好理解。

  不管怎么算,怎么教,怎么搞,终究没有体例解决师弟最根本的问题。

  那就是他雪山气海只通了十窍,能够操控的天地元气太微弱。如果不克不及解决这个问题,就算老师和大师兄回家,用神妙手段助师弟晋入知命境界也没有意义,因为他会是世间最弱的知命。

  二师兄缄默作刻后望向先前开口的四师兄道:和六师兄先替他把那些稀奇古怪的工具弄好,自身不可便更要看重外物的帮忙。

  九师兄忽然摇头道:我干脆还是让师弟跟着我和西门学吹箫弄琴,将来离开书院后也好有个谋生的手段。

  十一师兄微微一笑,神态宁静道:师弟最近时常向我请教格物之知,依我看还是让他跟着我学习,这样对他的心境有帮忙。

  七师姐从窗台上抓起一把瓜子,垂头挑着最丰满的瓜仁,微嘲道:十一师弟,跟着学这些没用的工具,将来师弟饿死了怎么办?

  十一师兄看着她认真解释道:师姐,我家乃是南方大富,日后师弟我势必继承大笔家业,就算师弟是个废人,我养他一辈子也没有问题。

  帮忙师弟宁缺的会议开到此时,议题渐渐不知道偏到了哪个标的目的,室内诸人七嘴八舌,出谋划策,热情讨论,激烈辩论,深切关心师弟日后的谋生问题,纷繁暗示自己可以负责师弟的人生,拳拳同门恃谊竟是把他们自己都感动了起来。

  师兄师姐们,们会不会想的太多了?陈皮皮望着屋内瞌瓜子喝清茶开谈话会的人们,揉了揉后脑勺,苦闷道:宁缺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们都清楚,他虽然在修行方面有些痴人,但绝对不是真的痴人。难道们就没有产生,自从他进了后山,我们所有人都在围着他转?像这样的人,哪里还需要我们替他操这么多心?我敢全天下的人都死光了,包含屋内的我们都死光了,他也不会死,更何况还是饿死?

  听着这话,书院二层楼诸子都怔住了,想起这些日子的经历,脸上的神恃变得极为精彩。北宫未央轻摩洞箫,蹙眉道:来也是,师弟想听曲的时候就钻进林子把我们两个揪着奏一曲,不想听的时候就坚决不听,我怎么觉得自己在他面前酿成了一个卖唱的?

  五师兄轻拍大腿,摇头感慨道:他下棋就下棋,明明我和八弟刚进中盘,他就敢来插一手,还非得让我们抑着脾气指点,否则他就真敢把棋子扔了,在师弟面前……我们就是两个乡村棋社不入流的黑白棋教师罢了。

  六师兄看着若有所思的众人,憨厚一笑道:宁缺待我倒不错,虽然经常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但他时常帮我打铁挑水,省了我很多事。

  二师兄望着痛诉血泪史的诸位师弟,眉梢微挑道:宁然是最的师弟,们这些做师兄的照顾他理所固然,这些事情有什么好的?

  听着二师兄币戒,看着他严肃神恃,室内诸人同时心头一凛,纷繁垂头应是,就连先前一直表示的很随意散漫的七师姐,也讷讷把瓜子放回窗台上。

  虽然我很瞧不起颜瑟游戏人间的心态,但我必须认可,身为昊天南门供奉的他,确实是世间超一流甚至可以是最强大的神符师,比世人想像的还要强大。

  二师兄眼帘微垂,望着身前某处,缄默片刻后,继续沉声道:既然师弟天资如此,只适合走符道的路子,那日后还是让他多跟着颜瑟学习吧。

  屋内一片恬静。

  七师姐抬起头来,眉尖微蹙道:但师弟究竟?结果是我书院二层楼的人,现在算来是老师的关门门生,结果一身修为居然全部是外人教的,这传出去哪里像话?就算我们不惧世间闲话,可老师和大师兄回来后,会不会对我们这些人感到失望?

  不知道夫子带着大门生结束游历回到书院,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只有不惑境界、并且修行资质极差的关门门生,并且这门生唯一拿得出手的本领还是跟看旱天道学的符道手段后会不会感到深刻的失望。归正宁缺没有什么失望恃绪,虽然浩然剑依然练的像雪掩狗屎断截隐臭,但他的心态已经调剂的极好,并且这些日子除子在书院后山学习,隔上数日便会随颜瑟大师周游长安城以一种轻松而别有意趣的体例接近符文大道,过的很是充分。

  在天启十四年春末夏初的那些日子里长安城的居民经常能够看到一个浑身龌龊到了极点的老道人带着一个衣着朴素却干净到了极点的少年四处闲逛。

  老道人带着少年穿街走巷,去看那些传承数百年的古旧破烂建筑,去各个酒馆饮酒,偶尔去最廉价的开门妓户过夜更多的时候则是去看那些游人必去的风景。

  走过春风亭那片修缮一新的街区时,颜瑟满怀感慨,道:新则新矣,原有的那些意味却是尽皆丧失,好在还有这间亭子,看那亭檐曲线美不美?

  宁缺走在曾经厮杀一夜的街巷间,望向街角处的古旧春风亭,有些失神听到师傅的话后才醒了过来,认真看着亭檐上方微微突起的四道线,品味良久后疑惑问道:不出来有什么美,只觉得看着很协调,乌瓦相交之处向下微陷然后翘起,很顺滑。

  那是走雨线。颜瑟大师指着檐线道:雨水落在乌瓦之上,顺着瓦片叠加处向下流淌并没有经过走雨线但走雨线的形状,却暗符雨落积滑之势,所以会觉得顺滑。

  师傅,亭檐走雨线能明什么?宁缺问道:这座亭子应该是多年之前修的那些工匠想来不成能是符师,难道他们也能体会天地元气的规律?

  什么是规律?规律就是事物运行的一定之规那些建造春风亭的工匠或许没有掌握天地元气运行的规律,但无数代建造雨檐的知识传承下来,里面确实隐藏着某种智慧。

  颜瑟大师带着他向亭子走去,道:雨水落下来会怎样行走?为什么会这样行走?筑亭的工匠不知道,或许他们的祖师爷也只知道第一个问题的谜底,而不知道第二个问题的谜底,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类向天地学习的第一步永远都是在模仿。模仿的多了,便会像这道雨檐一般,自然提练出其中最简单的事理,也就是那根线条的起伏形状。

  走到春风亭下,颜瑟大师转过身来,看着宁缺道:修行符道的第一步便在于模仿,我让看前贤留下来的符文典籍,我让仔细感悟天地元气间的细微不同,和工匠们多年间积累下来的建筑经验极为相似,只不过他们是下意识所为,并且要耗去数代人的时间,却要主动去掌握体会,并且这个时间要越少越好。

  看完看风亭,师徒二人离开街巷,顺着那座大院旁的灰墙向远处走去。

  脚踩在微有突起的青石板道上,看着脚旁不远处潺潺流着的水,宁缺很自然地想起那个雨夜,这道水沟曾经被鲜血染红,而这些青石板道上堆满了残破的尸体。

  灰墙后方即是朝树的府院,宁缺抬头望去,只见院内青树掩现,偶有人声传来,心想不知道朝树的家人是不是还住在这里,而他又去了哪儿呢?

  似乎猜到他心中在想些什么,负袖走在前方的颜瑟大师微微一笑问道:朝树观平湖而入知命,这等悟性机缘,实属罕见。即便以朝树之才质,如果不是被陛下强行摁在长安城黑夜泥地中多年,想来也不成能一朝迸发出如此光辉的光彩。

  这是宁缺第一次知道朝树是知命境界的大修行者,他想着那天雨夜跟着那个中年男人身后浴血厮杀的场景画面,眉梢忍不住缓缓挑了起来,心中有一种不出来的骄傲壮阔感觉。

  应该看过朝树的剑术。

  是的,师傅。

  觉得府什么特殊之处?

  很快,像闪电一样。

  宁缺想起书院后山湖畔那把飞的歪歪扭扭的木剑,感觉十分羞愧。

  颜瑟大师微笑望着他道:还有另外吗?

  宁缺想起一件事情,但他舔了舔嘴唇后没有出来因为颜瑟虽然是他符道上的师傅,但那件事情极有可能是朝树压箱底的保命本领,这种事情时谁都不该该。

  看不出来还是个重恃重义之人。颜瑟大师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宁缺笑了笑,回答道:朝大哥待我不错,离开长安城后还想着我的生计问题每个月给我留一大笔银子,就算恃义不重银子堆在一起也够重了。

  颜瑟笑了起来,道:朝树一剑化五,这件事情不消我也知道,我提起此事只是想告诉,当那五块剑片若流星一般笼罩他身周街巷时,有没有想过,如果那是他的本命剑,为什么分成五截之后,依然能够如此听他使唤?

  这个问题宁缺真的没有想过,去年春季那场血战之后没有去思考,是因为他那时候根本不懂什么是修行后来之所以没有去思考,则是因为完全没有想到这其中的问题。直至此时背离春风亭向大街走去,忽然听到师傅的这声问,他马上陷入寻思之中。

  颜瑟大师其实不是那些喜欢用各式各样问题难为自己学生、继而从中获得极大学识优越感和虚荣感以及施虐快感的老师,看了一眼宁缺皱眉苦思的模样,直接解释道:朝树本命剑分为五把剑,这五把剑之间的联系互动靠的是一种阵法而以前我便对过……但凡阵法其实都可以看做是一种变形的符……种更加依赖材料的大符。

  接着他继续道:道家剑决是符,佛宗手印也是符,而这两种符均是不定式。至于将军百战盔早上面的纹饰虽然是片段居多,但也是符,只不过这种符是定式。

  宁缺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苦笑道:师傅,我知道您是世间最强大的神符师,我知道每个符师都应该对符道有发自内心最深最真挚的感情与热爱,只是……如果像您这样,岂不是世间一切修行法最后都可以归到符上去?这种法实在是……太那啥了些吧?

  颜瑟大师停下脚步,回头好疑惑问道:太那啥?太哪个啥?

  宁缺耽豫片刻后,压低声音道:太自恋了些。

  颜瑟大师哈哈大笑起来,引起街巷中行人纷繁注目以望。

  笑声渐歇,他看着宁缺缄默片刻认真道:修行首重心性,在于敢想敢认,长路漫漫,若不相信自己能够走到最后,怎么迈过修行路上那些艰难奇崛的险峰?越优秀的修行者越自信,而最优秀的那些修行者必定自信到极夸张的境界,大概也就是所的自恋。

  宁缺微微张嘴,半天不出话来,想要腹诽师傅的这句话是歪理,可细细琢磨却又觉得这些话极有事理,尤其是联想到书院二师兄和陈皮皮这两个极端自恋骄傲的家伙。

  离开春风亭,从东城经由善莫坊,师徒二人来到一片开阔大道上,不远处羽林军正骑着骏马巡逻,街上的行人少了很多,青树清河之畔,环境一片清幽。不远处那座巍峨皇城肉眼清晰可见,甚至恍如能够看到朱墙之上被风雨冲刷出来的些微痕迹。

  颜瑟大师全然没有受到此地庄严肃穆气息影响,依旧负着双袖,跋着旧鞋,慢悠悠地在街上晃荡着,根本不在意那些羽林军骑士投来的警惕厌憎目光。

  宁缺强忍笑意跟在他身后,忽然想起先前那番对话里有关于盔甲刻符的部分,又想在去年在旅途中吕清臣老人的某些介绍,眼睛骤然明亮,赶前几步走到颜瑟大师身旁,用极恭敬极温柔的语气道:师傅,我想向您求一道符。

  颜瑟回过头来,问道:求符?家出什么事了?看见了不干净的工具,还有被压了床?

  宁缺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觉得很是无力。

  颜瑟大师的三角眼极猥琐地眯了起来,道:开个玩笑。

  宁缺叹了口气,认真道:我想在自己的刀上刻一道符。

  颜瑟大师思忖片刻后,摇了摇头,道:有些符文确实可以离开符师零丁使用,好比传书好比盔甲好交锋器,这种刻符手段其实很多见,但终究只是末道,不敷精纯,威力也不会太大,所谓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如果是的贴身兵器还是将来自己留符为好。

  宁好苦笑道:那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称心如意。

  颜瑟大师拍了拍他的肩膀,抚慰道:我坚信在符道上的天资,现如今只不过是还没能看透那张窗纸,慢慢感悟下去,就会发现希望总在前面。

  仔细看那边。

  那边是什么?

  自己看。

  师傅,我只看到了很多树。

  树的后面呢?

  树后面是天。

  我要看的不是这些工具!

  师傅,不会是非要我看到了希望吧?

  我真不出来这么酸的话。

  师傅,怎么不话了呢?其实吧,依我看来以您游戏人间看红粉如白骨却偏要去摸两把的绝顶气质,饰演心灵导师这种角色,实在是不合适。

  宁缺。

  是,师傅。

  再继续下去,我就用草宇符让一辈子看不到工具。

  师徒二人的前面看不到希望,只能看到皇城脚下青林中的一片道观。

  颜瑟大师没有带宁缺进南门观,因为二人是私人师徒关系,宇缺究竟?结果是书院学生,与昊天道走的太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很是不合适的事情。

  我让看的是南门观光明殿的那道飞檐。

  因为前面那番对话,颜瑟大师的脸色很难看,语气很生硬。

  宁缺依言举目望去,只见灰墙青树后方,隐隐可以看到道观正殿伸在湛蓝天空里的那道飞檐。

  师傅,为什么要看这道飞檐?再次体悟历代工匠从雨水之势中下意识总结出来的规律?看看春风亭也就够了,难道要永远看下去?我们这些天在长安城里看了很多古寺道观旧亭桥流水人家,再看下去我担忧长安府会怀疑我们是老少飞贼二人组。

  草宇符……

  师傅,我错了。

  颜瑟大师片刻后才压抑住心头的愤怒,指着道观深处那道飞檐,脸色铁青道:这次让看的不是飞檐,而是飞檐上面蹲着的那些檐兽,释出念力去感触,看看有什么。

  宁缺神恃马上认真起来,缄默片刻后缓缓释出念力,隔空遥触那几尊半蹲着在飞檐之上的石制檐兽,檐兽的存在通过天地元气反馈入念力织成的识海之中,显得很是清晰,然而就在下一刻,那些檐兽仿似活过来了一般,他甚至能看到它们的目光!

  他的心跳开始逐渐加快,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而识海与脸色之中的那些檐兽则是越来越清晰,传来的威压越来越重。直接让他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身体无比僵硬。

  颜瑟大师站在身旁,看着他的反应其实不担忧,反而心恃平静而微感喜悦,宁缺对檐兽的反应如此敏感,稍微冲淡了一些先前被讥讽后的恼怒。

  宁缺摇了摇头,从先前那种状态中解脱出来,抬起双手揉了揉眼睛,望向颜瑟大师道:师傅,我感受到了,我也明白了。

  颜瑟大师微微蹙眉,似乎是没有想到宁缺居然能够自行从檐兽威压之中解脱出来。

  宁缺看了一眼远方重新变得起来的檐兽,道:师傅,是不是想告诉我,这些石制的檐兽也是符,是由神符师赋予其力量与近乎强大生命的威压?

  颜瑟大师道:不错。我现在更疑惑的是,为什么第一次接触檐兽,居然毫不慌张。

  宁缺望向他,缄默片刻后诚笃回答道:我以前接触过檐兽。

  颜瑟大师白眉微挑,问道:什么时候?在哪里?

  宁缺道:去年春季,在皇宫里。马车过洗衣局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宫殿檐角上的檐兽,便忽然觉得它们活了过来,那时我特别难受。

  颜瑟大师缄默了很长时间,忽然伸乎摸了摸他的脑袋,目光里布满是温和的赞赏意味。

  听话看行事,我总觉得这个家伙的性情心境真不适合修行符道,我甚至有些以为自己是不是被那张便笺纸给误导,看错了什么。

  老道人做为世间超一流的神符师,他很是清楚一个没有接触过修行的少年,居然能够天生感悟到檐兽的威压,这代表着他在符道方面具有怎样的天资。

  我恨欣慰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资质与能力。

  宁缺笑着道:牟傅,资质与能力就在身体里,不需要证明其实它也是一直存在的。

  今天了很多空话,就这句话算是有事理。颜瑟大师笑了起来,然后继续关切问道:上次在皇城洗衣局里,是第一次感触到檐兽的威压?

  宁缺因为这个问题陷入了长时间的缄默。

  他想起去年春季的那一日,自己和桑桑撑着大黑伞,站在笔挺宽敞的大街上,站在蒙蒙细雨中,然后被那幅雕在大道中央的朱雀绘像镇压成两尊雕像的往事。

  过了很长时间后,他抬起头来,看着颜瑟大师道:其实……更早一些在朱雀大街上,那幅石雕的朱雀绘像也给过我相同的感觉,但我不知道朱雀绘像算是什么。

  颜瑟大师听着他的回答,眼睛眯成了两条细缝,忽然开口道:想不想再那只朱雀?

  宁缺固然不想去看,这和那只朱雀刻在石头里没有神韵纯粹假货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对那幅石道上的朱雀绘像下意识里极为矛盾恐惧一可能是他去年春雨日被大道中央那幅朱雀渗出的肃杀古意吓的太厉害,或许是他潜意识里还记得去年夏闷夜逃亡到大街上后那段濒临死亡的遭遇,总之他内心深处那抹阴影浓郁的无以复加。

  然而做为一名优秀的学生,他很清楚老师每次问学生想不想做什么的时候,其实只是需要做出一个尊重意愿的态度,而事实上老师绝对不会想听到除肯定之外的任何答秦,所以当颜瑟大师发话之后,他老老实实回答道想去。

  师徒二人从皇城脚下,一路沿着宽敞笔挺的朱雀大道向南行走,恍如踩在一根灰褐色绣着绿花边的缎带上,从长安城这个巨人的头颅走到了胸口。

  看着大道中央雕绘在石板上的朱雀绘像,宁缺觉得自己的嘴有些发干,双手下意识里收进了袖口,握的很紧,身体感觉有些僵硬。

  朱雀绘像一如往常庄严清丽,双翼并未完全展开,正是将振未振之时,两个不怒而威的眸子雕的极好,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城市觉得它在盯着。这是大唐各郡子民来到长安城后必看的景点,而朱雀绘像的那双眼睛,也是所有游客们津津乐道的奇妙处。

  站在衣饰各异的人群之中,看着中间那幅朱雀绘像,或许是周遭环境喧闹,人气蓬勃的关系,宁缺心中的警戒恐惧感觉稍微褪去了一些。

  然而他的身体依然僵硬,手脚依然冰冷,因为他总觉得这双一直冷漠盯着自己的眸子这和雕师们的技艺手法无关,这双眸子恍如在告诉他,这只历经千年风雨的朱雀……是活的。

  (向大家述说两件消息。第……因为再一次发神经病吃多了的关系,呆会儿还有三千宇的一章,这便继续写去。第二,俺友刀锋利开新书了,叫战神变噢,可以点下面的直通车直接过去,请大家多多支持。

  广告语如下:这是一个庞大绚丽,而又神秘的斗气世界,隐匿着无数强者!

  武道一途,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永不平服,永不退缩,眼前的路若是欠亨,那就用双拳打出一条路一片天!

  只要拥有一颗强者之心,管它眼前是什么,直接一拳轰碎。

  战神变,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