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听话的小东西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听话的工具

  老笔斋前铺后院,但处所着实太,想要在这里施展******老太婆的飞剑,实在太过危险,伤着花花草草倒无所谓,但难道要桑桑撑着大黑伞淘米煮饭?所以宁缺回光临四十七巷后没有练剑,再一次站到书桌前提笔蘸墨盯着那张雪白书纸。

  今天他没有像雕像般发楞,只见他不时深呼吸,沉腰移足前后踱步,时不时挑眉弄眼,甚至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在哼曲,右手提着毛笔不再像前些天那般沉重,而是轻松地悬在空中,隔着一段距离虚画,虽然还是没有落笔,但显得轻松了很多。

  桑桑把南瓜切成竖条,码在饭盆上蒸好,进里屋来解围裙,便看见了这一幕画面。她好奇看着宁缺绕着书桌不断转,手里的毛笔在空中不断乱划,不一会儿便觉得有些眼晕,捂着额头道:少爷,实在是心痒痒那就随便写两道试试。

  宁缺停下胡乱蹦跳的脚步,笑着道:明知道不可,何必试。

  桑桑擦了擦湿手,笑着道:就算不可,随便涂些墨团现在也可以卖钱。

  宁缺听着这话哈哈笑了起来。而桑桑忽然反应过来,惊讶看着宁缺,心想今天产生了什么事情,少爷提起笔后居然没有酿成痴人,并且还有精神与自己闲话?

  接下来宁缺陪她一道吃饭,吃完饭后让她泡了一壶茶,把圈椅搬到院里,坐而观星饮茶闲叙,显得轻松愉悦到了极点。直至夜深灯起,他走进房内,脱了外衣斜靠在床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书籍专注看着,眉头时不时微微挑弄,手指缓缓搓摩。

  桑桑端着洗脚水走进屋内,想着今夜的诸多古怪,不由有些疑惑不解。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很清楚宁缺在被难题困住的时候,城市像前些天那样拼命,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宁缺会忽然变得如此放松,难道他已经对解决那道难题感到了绝望?

  少爷,看的什么书?她看着宁缺手中那本旧书问道。

  宁缺被问的一愣,看了眼自己从书院后山崖洞里偷偷带出来的那素质情书籍,咳了两声掩饰尴尬,转过身去避开她的眼光,道:男女间的那些破事儿,还,不克不及看。

  桑桑把他脚上的鞋袜脱失落,然后搬着凳子坐到洗脚盆的另一边,拍拍他大腿示意他把脚放进盆里,道:都不过是些才子佳人情情爱爱酸死人的工具,有什么好看的。

  宁缺笑着道:其中妙趣哪里懂……哎哟……舒服……脚心别挠。

  ……

  ……

  书院后山崖坪,雾气尽褪,清景幽雅,屋后的水车咿咿呀呀地转着,屋内不时响起沉闷的打铁声,然后随着嗤啦一声响起,水雾弥漫房间内。

  阴暗角落里,四师兄借着窗口透来的些许微光,观察着沙盘上的符线走向。待水蒸汽扑面而来时,他微微皱眉挥手驱散,目光却依然不离沙盘,神情显得格外专注。

  沙盘上那些繁复莫名的线条缓慢行走起来,依循着某种无法言喻的规律,向着彼此延伸,直至最后接触,线条再次产生转变,澳门赌博网站:将要组合成新的定式。四师兄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明亮,脸色却变得越来越惨白,看他凝重神情,便能知道,这一次的符纹推演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然而就在这时,屋外的崖坪上响起一声惊慌失措的哎哟声,紧接着即是一道其实不响亮的破风声,只见一道灰濛濛的剑影,歪歪扭扭飞进了门内。

  正在专心致志打铁的六师兄,粗实的眉毛猛然一挑,右手像拎纸片一般拎起沉重的铁锤,便向那道剑影砸了过去,这一砸不出的举重若轻,妙到毫巅,非数十年日复一日地抡锤打铁生涯,决然挥不出这样精妙准确的一锤。

  然而……因为操控者的慌乱和极糟糕的能力,那道灰濛濛的剑影速度虽然极慢,但歪歪扭扭竟是飞的毫无规律可循,因为无规律所以显得有些难以捉摸,一会翘首向上像骄傲的二师兄,一会儿悬停空中左右摇摆像陷溺哲思的十一师弟,真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竟乱七八糟却又极为巧合地避开了六师兄的铁锤一挥,嗖的一声飞向阴暗角落!

  啪的一声,那把无柄飞剑深深击进角落里的沙盘,剑身微微颤抖,剑尖准确地击中那些符纹线条交汇处,只见那些线条骤然如解脱的绳索一般寸寸断裂,再也不复先前情形。

  六师兄握着铁锤,看了角落里的沙盘一眼,憨厚地笑了笑,转过身去继续打铁。

  一直全神贯注在沙盘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柄飞剑的四师兄,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看着沙盘上那些寸寸断裂的线条,脸色骤然变得极为惨白,身体因为愤怒而剧烈颤抖。

  一个人影呈现在门口,只见他气喘嘘嘘谄媚笑道:二位师兄,欠好意思欠好意思。

  四师兄霍然转身,盯着门口那张干净可爱的脸,就像看到了世界上最脏脏可恶的工具,惨白的脸色急剧变红,重重一拍沙盘,咆哮道:宁缺!能不克不及找个没人的处所!这是第三次了!如果再有下一次,我撕碎了!

  ……

  ……

  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夫子也有饿肚子的时候,我刚刚开始修行浩然剑,出些过失也是可以理解嘀,真不明白四师兄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宁缺拎着木剑沿着湖畔行走,碎碎念道:幸亏六师兄那一锤没有砸实,否则把剑砸烂了,我还得去找二师兄讨去。

  他现在对飞剑的掌控能力实在是糟糕到了极点,雪山气海十个窍,能掌控的天地元气就那么可怜的一点,上传下达欠亨畅,对基层军队的指挥力自然极差,想要指哪儿打哪儿,基本上是痴心妄想,指这儿打那儿却是经常产生的事情。

  绕过镜湖来到一片密林之前,与六师兄的打铁房隔湖相对,他心想以自己的境界修为,就算爆发宇宙也不成能把剑飞到湖对面去,心下马上平和平静很多,调剂呼吸,冥想片刻后念力一催,双手平摊着的木剑再次破空飞起,围着他的头顶缓慢地转了两圈。

  抬头仰望着在碧空布景下舞动着的飞剑,宁缺心中生出一股极其满足的感受,喃喃赞叹道:这种感觉真好,虽然不克不及用来杀人,但用来变戏法也不错。

  正这般想着,那把无柄飞剑瞬间脱离他的念力控制,倏地一声从空中向下疾冲,剑锋直指他的面门,唬的他把头一抱直接趴倒在地面,狼狈到了极点。

  飞剑将要落地之前,不知是收到他的念力感应,还是另外什么原因,极怪异地强行一振,再次举头飞了起来,嗖的一声擦着他的头皮,斜刺里飞进了密林之中。

  趴在地面上的宁缺,伸出手指捏了个剑诀,发现飞剑已经脱念了自己的识海感应,一边骂着一边爬了起来:这个不听话的工具。

  便在这时,密林里响起一阵簌簌声,九师兄北宫未央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拿着箫管和那把飞剑走了出来,模样看着十分凄惨。

  九师兄走到宁缺身前,面无脸色看着他,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又拿起箫管轻轻敲击了两下木剑,神情凝重道:师弟,没有这个天赋就不要勉强了……再这样练下去,伤着我们这些师兄师姐倒无所谓,林子里的鸟都被吓跑了,认来听我们的箫声琴音?

  宁缺强忍着笑意,上前接过木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笑着道:九师兄,如果林中无鸟听妙音,那吹一曲给师弟我听听?

  ……

  ……

  湖心亭内,七师姐一边绣着花,一边哼着首绵软怡人的南方曲子,忽然只见她柳眉微挑,手腕一翻,指间捏着的细细的绣花针带起一道恐怖的破空声,极为精准地在右颊畔挑飞那柄不知从哪里飞过来的木剑。啪的一声,木剑落进湖中沉底。

  宁缺气喘嘘嘘地跑到湖边,对着亭子里的她挥手致意,道:七师姐……帮师弟把那把飞剑喊上来可好?我今天已经下湖捞了三次了,实在是没衣服换了。

  七师姐柳眉微蹙,看着他道:懒得理,堂堂浩然剑,居然被练成了黄蜂尾后针,阴诡的厉害,如果不是后山里的人都有自保之力,只怕还真要着了的道。

  宁缺愁苦道:七师姐,这也不是我想的,它不听话我能怎么办?又不克不及打它一顿。

  这话的着实有些可爱,七师姐掩袖一笑,忽然间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手指微弹。

  一声轻微的嗤鸣,宁缺忽然觉得自己的衣领上多了点工具,垂头望去,只见一根寒光闪闪的细针,刺穿衣领停在那处,只差一分便要刺进自己的颈部。

  他愕然抬首望向亭中的七师姐,心想隔着这么远距离,居然还有这样的准度和力度,这手针法玩的,实在是太恐怖了。

  七师姐站起身来,望着他微笑道:这个痴人,既然操控不了那么多天地元气,何必非要学飞剑,飞针岂不是一样?

  宁缺怔怔站在湖畔。

  ……

  ……

  针太细,催念力控天地元气如丝,要缠上去难度太大,最关键的是,这是比飞剑更的工具,想要感知控制起来,需要的精细度太高。

  不克不及随便再试,木剑的头是磨圆了的,这针就算把它磨平,刺到人身上还是会痛,如果真要是扎到了哪位师兄,他们肯定不会像那只鹅一样,打我两下就罢休。

  书院后山的松林中,宁缺盯着手指间的那枚细针出神喃喃自言自语道,想着先前二师兄养的那只大白鹅被针扎了屁股后追了自己半座山,便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休息,必须先休息一会儿。

  他从松下站起,向更深处去,鼻翼微抽嗅着淡淡油腥的味道,轻而易举找到了在一棵古松下凝神手谈的二位师兄。

  师兄,陪我下盘棋吧。

  五师兄看见是谁,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震惊道:师弟!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宁缺老实回答道:师弟自幼便在岷山里学狩猎,想要在山里找一个人很容易。

  五师兄看了对面同样面如土色的家伙一眼,颤声道:八师弟,我是师兄……既然今天还是没能逃失落,那陪这个臭棋篓子下棋的任务,就先顶一顶吧。

  ……

  ……

  某日。

  宁缺没有练习浩然剑,而是在打铁屋内老老实实给六师兄打下手,从清晨到傍晚,不知道挥舞了几多记铁锤,即便以他的身躯强度,也觉得浑身酸痛不堪。

  六师兄解开身前的皮围裙,勺了一瓢水递给他,笑着问道:究竟有什么事,现在可以了。

  宁缺把水灌进腹内,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道:师兄,七师姐她建议我可以测验考试一下飞针,可是飞针实在是太轻,很不容易掌握,所以想请教一下您有什么体例解决。

  虽然才不惑,但本命物总应该有些想法?六师兄问道。

  宁缺苦恼道:来好笑,现在就是对银子的反应比较大,但总不克不及拿银锭当本命物。

  六师兄愣了愣,缄默片刻后道:那我……给打些银针吧。

  宁缺眼睛微亮,道:能不克不及重点儿?

  六师兄看着他道:再重就是金子了。

  宁缺认真道:金子虽然没有试过,但我相信我对它的感觉肯定会跨越对银子的感觉。

  六师兄再次缄默,很长时间后才无奈开口道:金针太软,我想体例给混些另外工具。

  宁缺大喜,深深一揖,然后他忽然又想到某种可能,眼亮更加明亮。

  ……

  ……

  某日后的第二日。

  长安城内临四十七巷某家书画铺子内,某个黑脸侍女冷静脸摔锅扔抹布,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然后决定今天拿出私租金去陈锦记大批量采购脂粉。而她那位少爷则像个烂赌鬼般抢了一堆银票出门,换了白银与真金,兴高采烈回了书院后山。

  粗糙的裹布被解开,三把被磨的锃亮发寒的朴刀,呈现在六师兄的眼前。

  宁缺站在三把刀旁,眼露希翼之色看着六师兄。

  六师兄看着朴刀和朴刀旁的金银,缄默很长时间后,抬起头来望向兴奋的宁缺,认真问道:根据这些工具,我想师弟是准备玩……飞刀?

  不错。宁缺搓了搓手,紧张道:师兄,我最擅长刀法。既然剑能飞,刀固然也能飞,再加上有您辅佐混入金银,相信一定能比飞剑强?

  六师兄憨眉的脸色终于酿成了僵硬:可是……见过世间有这么大的飞刀吗?

  ……

  ……

  在宁缺看来,仇敌都是恨的,所以他们的言语攻击都是屁。那些伶俐人最擅长口舌功夫,所以他们的言语攻击也是屁。然而六师兄这样一个憨厚的好人,偶尔无意间发出的言语误击,却深深地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因为情绪有些降低,有些伤自尊,宁缺决定好好平静下心情,思考一下将来该怎么走,所以他斜入山道直插花树,于春深处找到正在喃喃自言自语的十一师兄。

  师兄,最近有什么新的心得,来让师弟学习学习。

  ……

  ……

  某人在湖畔飞剑,砸着花花草草和师兄们的头,乱了师姐绣花怀春的心,乱了沙盘上那些神奇的线,乱了湖中的碧波与水里的湿草。

  某人在林中飞针,身上多了几道血口,过不多长时间,便能看到他被一只胖胖的大白鹅追的哇呀乱叫,满山遍野的哀嚎着。

  某人在屋中打铁,脚下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材料,以金银为主,以宝石为辅,六师兄缄默在旁替他整理设计,憨厚的脸上写满了委屈。

  在天启十四年春末的那段时光里,书院后山一直不断重复着这些画面,直到很多年以后,生活在后山里的人们,想起那些日子,怀念之余依然难免有些悸意。

  那个刚进入二层楼的师弟,练着他那手破剑,练着他那手破针,想着他的那些破主意,折腾着他的师兄师姐们,实在令他们感到无比苦恼。

  最近是不是疯了?

  陈皮皮把食盒放下,看着连输八师兄三盘棋却依然心满意足的宁缺,感慨问道。

  是指什么?测验考试飞针还是测验考试飞刀?宁缺疑惑问道。

  所有的一切……陈皮皮没好气道:浩然剑都没入门,跟颜瑟大师学的符道更没有上路,哪来这么多精力折腾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工具?

  多学一点总是有好处的。

  这么着急做什么?修行讲究的是循序缓进,最重要的是先打好基础。

  我资质这么差,基础打的再好也没有用,不如多学些。

  陈皮皮叹息道:依我看来……还是专心符道吧,符道讲究是的悟性天份不是基础。

  宁缺好奇问道:为什么不克不及一起学?

  陈皮皮蹙眉道:贪得无厌对修行来其实不是好事。

  宁缺笑着道:我从就学会一个事理,不贪无以成事。

  陈皮皮气极反笑,道:我才发现原来是这么二的人一个,居然比二师兄还要二。

  这句话我不会告诉二师兄。

  一碗蟹黄粥。

  不成能,最近家里金银流失速度太快,桑桑那丫头已经很不高兴。

  那……要几多。

  二百银两银子。

  二百两?打那么多银针干嘛?想学医术扎针!

  管我。

  好好好,那我很多骂几句二货。

  皮皮,不要忘记,后山就是书院二层楼,我们都在二层楼里,那自然都是些二货。

  ……

  陈二货,有意见?

  我……没意见。陈皮皮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咬牙道:就算折腾那些是为了修行,可天天骚扰师兄们又是为什么?最开始的时候,不是一听着要听曲下棋便吓的脸色惨白?怎么现在忽然改了性子,天天去听曲下棋?

  宁缺笑着回答道:最开始不喜欢,是因为我不喜欢被人强拉着去听曲下棋,现在二师兄发了话,没有人会强拉我,我自己选择去做的时候,还是可以做的。北宫师兄吹箫真的很好听,和两大国手棋战的机会,在书院外面到哪里找去?修行间隙做些业余活动当作娱乐,可以培养情操,将来行走天下这些事情都可以用来吹法螺震人。

  陈皮皮听傻了,捧着胖乎乎的脸颊问道:那十一师兄呢?烦他做什么?

  十一师兄可没觉得我烦。

  宁缺靠近他压低声音道:有没有发现,听十一师兄讲那些玄之又玄的问题,不单可以帮忙入眠,还可以帮忙进入冥想?

  ……

  ……

  书院二层楼所有门生当天夜里在后山召开了一次集体会议,就连那位崖洞里的书生都被喊了过来,只不过老先生捧着一卷旧书专心阅,根本不睬会身周人等了些什么。

  宁缺没有加入这次会议,不是因为他已经回了长安城家中,而是因为书院二层楼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研究怎么措置他现在的问题。

  们难道不觉得师弟很惨吗?浩然剑练成了黄蜂尾后针……这肯定不是他愿意,而是他的资质就这个样,所以他才会被逼着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主意。我们就应该再多容忍一些,别看他现在天天笑呵呵的,但我总觉得他笑中带泪,心中有阴影。

  会议召开的地址是二师兄住的院,七师姐拿着绣架盘膝坐在罗汉床最深处,姿式显得极为随意自然,看得出来她其实不怎么害怕二师兄。

  听着这话,脸色最严肃的四师兄皱了皱眉,道:不是宽容不宽容的问题,难道我还会真生师弟的气不成?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帮师弟解决修行上的难题。

  恬静坐在房间角落里的三师姐余帘微微一笑,然而并没有什么。

  五师兄蹙眉道:我认为首要的问题是替师弟增强自信。他现在天天缠着我和老八下棋,输的再惨也眉开眼笑,很明显已经输麻木,甚至已经有些反常,这样可不可。

  众人心想好像确实是这个事理。

  九师兄轻叩箫管,沉吟片刻后望向某处道:老师和大师兄都不在,现在后山以二师兄为尊长,实话,湖畔练剑那日,二师兄的话着实有些伤人。所谓系铃解铃,若二师兄恳切夸赞师弟几句,想来能够重树他修行浩然剑的信心。

  所有人都望向了坐在最中间的二师兄。

  二师兄缄默很长时间后道:我……不会撒谎。

  ……

  ……

  (将夜开书以来最可爱最有爱的一章吧……越写越喜欢书院了,会一直喜欢到这个故事的最后,明天六千往上,开始自我增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