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人生如题,各种痴(下)
  深春的昊天南门观内,青树浓花相映而美,幽寂殿宇深处,大唐国师李青山沉默很长时间后,看碰上对面那位肮胤脏的老道胤人说道:师胤兄,我总以为你这种方法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颜瑟大师看着案上的茶杯,想着那日离亭里的茶杯。

  李青山说道:宁缺即便极有潜质,但毕竟刚刚接胤触符道,就像是一张任人涂绘的白纸,而那些符道精妙传承知识,乃是师胤兄毕生领悟所得,至于那数十本符文典籍,更是我南门数百年来积累的全部精华胤国。如今师胤兄您一古脑全部扔了过去,便不闻不问,就有如在那张白纸上泼了一盆墨汁,最后只可能出现一张满是墨臭的黑纸,而看不到任何美丽的画面。

  颜瑟大师沉默无语。

  李青山无奈说道:宁缺现在就是一个腹内空空的小茶壶,刚刚被开启了一道小口,师胤兄您便把一片汪胤洋强行注了进去,如果他撑不住,便会壶裂而亡,难道你不担心?

  如果让宁缺那小子知道你用茶壶这种东西来形容他,或许不用倾注什么知识汪泣,他就会气的直接炸成碎片。

  颜瑟大师笑了笑,然后神情凝重看着李青山,缓声说道:宁缺是白纸,但是我所见过最大的一张白纸,在这样的白纸上作画,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没有经验更没有把握,我只能把这盆墨泼过去,任他自行辗转腾挪。既然无法用秃笔作画,那让这张白纸自己承墨做画便是,至于最后能画出什么来,终究还是要看他的悟性和毅力。

  至于茶壶那咋i比哈……我承认把自己毕生所悟和南门数百年积累之精华,在这么短的时间打进宁缺的脑中,确实有可能让他难堪重负,然而师胤弟你也必须承认,这种方法虽然简单粗胤暴,但却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只要他这个小茶壶不破,那么终有胀出茶水的那日。

  但这同样也是最危险最不可靠的方法。

  李青山蹙眉看着颜瑟大师,说道:如果这张白纸来不及辗转腾挪便直接被墨汁粘在地板上怎么办?如果这个小茶壶来不及从嘴中逼出茶香怡人的茶水便裂成无数块怎么办?宁缺他不仅仅是你的传人,在书院二层楼里他是夫子的学生,他还是陛下寄予厚望的年轻人,我不明白为什么在他身上,师胤兄您会表现的如此急迫,明明有很多更保守可靠的方法。

  因为他着急,我也着急,这个世界好像也开始着急起来了。

  颜瑟大师抬头望向南门观殿外北方的天空,缓声说道:十年成为神符师,我这个学生野望不止于此,我的野望也不止于此,既然这个世界开始动胤荡起来,我想很难给宁缺留下安稳保守修行的环境,最关键的是,我最近发现我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说完这句话,颜瑟大师轻轻咳嗽了两声。

  李青山看着颜瑟大师沉默很长时间后,感伤说道:原来如此。

  颜瑟大师笑了笑,有些艰难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在一位中年娇胤媚道姑的搀扶下向殿宇外走去。

  李青山看着师胤兄苍老的背影,忽然说道:师胤兄,最近这段日子你就不要再到处去玩了,多在观里陪我说说话,说起来你找同胤门数十年,竟连一盘棋都未曾下过。

  颜瑟大师没有回头,笑着摆摆手,声音微沙说道:你又不是年轻貌美的小姑娘,陪你说话下棋实在是太没意思,放心吧,真到死的那天,我一定会回来见你最后一面。

  李青山收回目光,看着桌案旁炉上壶嘴喷胤出热雾的小茶壶,默然无语,心想师胤兄你既然决意做烹沸茶水的炉火,那我也必须想法子去帮帮那个小家伙。

  颜瑟大师离开昊天胤道南门观后,直接去了红袖招,来到他最熟悉的那方小院之中。

  水珠儿姑娘这时正在和自家婢女数银票,这些天光卖鸡汤帖的拓本,她们就着实发了一笔小财,忽然听得门响,看见站在院门口的那位肮胤脏老道,顿时惊喜起身。

  以往她只是觉得这位道爷面相猥琐,出手大方,所以耐着性子招待,如今已然知道对方的真胤实身份,哪里还敢扮娇拿乔,急忙以最快的速度迎了上去。

  道爷来了。

  水珠儿姑娘深蹲一礼,显得格外恭敬,她本想着应该更热情些,只是想着这位道爷乃是传说中那些神仙一流的人物,实在是紧张的够呛。

  颜瑟大师怪笑两声,伸手在她丰胤腴的腰身上拧了一把,说道:知晓道爷身份,也不用这般紧张,终究我还是要掏银子的,所以还是该我讨好你啊。

  水珠儿趁势偎入他怀里,羞涩说道:道爷又来打趣人家,本想着道爷闲云野鹤,神仙总是不在凡间停留太久,只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正满心遗憾来着。

  颜瑟大师大怒说道:你这儿的脂粉味道可比符纸上的墨水味道好,我哪里舍得不来?

  往山崖前没走几步,便看见一个高约数十米的崖洞,洞胤口上方有鸟儿正在快速飞进飞出,崖洞外缘缓坡之上,建了一幢木制结构的二层小楼。,小楼表面全是风雨斑驳痕迹和鸟屎遗痕,不知道在这道山崖之下沉默伫立了多少今年头。

  离小楼还有段距离,宁缺便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脸色微白问道:‘你闻到这儿味儿没有?

  陈友皮抽胤了抽鼻子,惘然说道:什么味儿?

  这么浓的味儿你都没闻到?宁缺盯着他的眼睛,颤声说道:黄州芽纸还有墨汁的臭味,我现在闻着这些味道就想吐,你怎么还要带我来这里?

  陈皮皮知道楼里那位老书生身旁肯定有纸有墨,但他确实没有闻到令宁缺脸色苍白欲呕的纸墨味道,他伸手在鼻前捞了捞,心想这小子最近研习符道如疯如魔,竟敏感到了这种地步。

  宁缺抬袖掩鼻,跟着他向木楼处走去,离木楼越近,那些纸墨味道便愈浓,他便越来越难受,最近这些天,他夜夜磨墨观纸却动不得一笔,下意识里对这种味道产生了恐惧和厌恶的心理。

  木楼下方有一片露天的石台,台上有一方极大的书桌,桌上搁着堆积成山的书卷。

  在如山书卷后方,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书生。老书生左手握着一卷旧书,右手提着一根半秃的毛笔,只见他不时对着旧书吟哦两句,又提笔在纸上写上数字,然后继续看书,又不知是看到什么妙处,长长的眉毛在风中便飞了起来,面部表情极为精彩似欲起舞。

  这位老先生看书抄书,喜心致志心无旁骜,无论是崖洞上方鸡鸣飞行的鸟群,还是渐行渐近的陈皮皮与宁缺,都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仿佛他只要开始《》首发那么除了书籍之外的整个世界便瞬间消失了一般。

  妙哉!妙哉!

  老书生在书卷里又寻到一妙处,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些语句抄在纸上,然后将半秃毛笔塞胤进唇中舔胤了舔,仿佛吃到了人胤世胤间最美妙的味道,竟是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

  宁缺看着这位老书生,愕然回首看着陈皮皮,说道:他确实是在《》他读书,对我修行符道有什么帮助?

  大师胤兄有一次曾经对我们说过,很多年前夫子发现这位老先生其实极有修行潜质,然而却被这位老先生直接拒绝。

  陈皮皮看着书桌后方如痴如狂读书抄书的老先生,无奈耸肩说道:因为在这位老先生看来,人胤世胤间只有读书才是有意义的事情,修行什么的,实在是太耽搁时间。

  这位老先生除了读书别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做,也不屑做,连夫子拿他都没有办法。而且他的脾气非常暴躁,只要有人打扰到他读书,他便非常不高兴。如此年岁久了,后山里便没有人理会他,就连胖气最好的大师胤兄都懒得和这个人打交道。

  宁缺看着如山书卷后方的那位老先生,同情说道:这大概就是读书读迂了?

  你这话太客气。陈皮皮摇头说道:这位老先生拒绝夫子带他进胤修行道的请求后,二师胤兄曾经下过一句评句:此人读书读成了傻胤逼。

  宁缺笑了笑,但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回头望着陈皮皮犹豫问道:慢着……你今天专门带我来看这个读书读成傻胤逼的老先生,难道是想通过这个例证告诉我,我这些天研习符道研习的如痴如狂,再这样下去最终也会变成这样的傻胤逼?

  正好相反。陈皮皮胤带着他向石台上走去,说道:虽说我们都很讨厌这位老先生,但有时候也很佩服这位老先生,我带你来看他,就是想告诉你,你自以为可以傲视同侪的坚毅用心刻苦,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可以做到,而且比你做的更好。

  宁缺有些不明何意,随着他向石台上走去,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问道:除了这位老先生,书院后山里还有辈份更高的人吗?我们有没有师叔?

  以前有位小师叔,听说是世间最生猛一流人物。

  陈皮皮回头说道:不过很可惜,只有大师胤兄和二师胤兄见过。

  上得石台,陈皮皮对如山书卷后方那位老先生行了一礼,笑着说道:读书人,好久不见。

  宁缺在他身后跟着行了一礼,听着读书人这称呼不禁觉得有些好芜

  读书人充耳未闻,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们二人来到了自己身前。

  陈皮皮大声再道:读书人!好久不见!

  他的声音从楼侧传进崖洞,几番回荡之后传回,显得格外清透响亮,把崖洞上方那些忙着筑巢或是别的家务事的鸟群惊的满天乱飞,一阵尖乌

  读书人这才醒过神来,惘然抬起头看着书桌前不知何时多出的两个人,忽然间神情骤然一紧,眼中透出厌憎之色,沙声吼道:又来做什么!快走快走!不要又来打扰我看书!

  陈皮皮看了宁缺一眼,耸了耸肩,然后向读书人笑着说道:我带小师胤弟来给你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你小师胤弟又不是书!

  读书人伸手把脸上飘苏的花白头发抹到后方,看着陈皮皮愤怒说道:上次你们说书院要收个小师胤弟,得有个长辈在场表示庄重,非把我骗到山顶上去呆了整整一夜,这次怎么又来了个小师胤弟?难道你们又想骗我去山顶上呆一夜?

  苍天啊!大地啊!《》着杀父仇人一般看着陈皮皮,神情极为厌憎,眼神极为幽怨,嚷道:一夜时间我要看多少书你知不知道?

  陈皮皮没好气嚷道:那天去山顶你带了七本书,澳门赌博网站:难道还不够你看的?

  山顶上又没灯!

  山顶上星光比灯光更亮!

  读书这种事情不是日光就是灯光,星光哪里能用!

  星光为什么不能用?

  没感觉啊!

  你读的到底是书还是感觉?

  蠢货!读书当然要有感觉才能读的高兴!

  白胤痴!星光下谈恋爱都有感觉,读书怎么就没感觉啦?

  二人在书桌旁互喷唾沫对吼,宁缺在一旁早就已经听傻了,这时候他才相信这位读书人真是把脑袋读迂了的那种人,也才相信书院后院的师胤兄们对这人果然不怎么尊敬。

  读书人气的满脸通红,胸膛不停起伏,他年老体弱,吵起架来明显不是陈皮皮的对手,而且他很快便反应过来,陈皮皮今天专程来找自己吵架,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让自己分神无法专心看书,他怎能让陈皮皮这般险恶的用心得逞?

  我不和你说话了!读书人悲痛说道:这么多的书不抓紧时间怎么读的完?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是在谋杀我的生命,毁夹我的人生!

  说完这句话,读书人果然不再理会陈皮皮的言语攻击,低头专心看书抄书。

  宁缺看着楼内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籍,眉头微微皱起,说道:此间藏书虽多,但若专心读去,几年功夫怎么也就读完了,就算加上胤书院旧里的书,也不至于让他如此痛苦才是。

  听着这话,陈皮皮苦笑摇头,带着他向崖洞里走去。

  崖洞里很奇怪地保持着干燥,最上方隐隐有几处山岩豁口透下天光,所以也并不显得阴暗,洞内甚至还生着几株不知名的树木,鸟儿周游树梢不停鸣叫。

  宁缺的目光在洞中打量一番,然后落在崖壁上,身胤体顿时僵硬,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方崖壁之上搭着很多木架,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被放大了无数倍的书架。

  这些木架上没有鸟胤巢,没有珍宝,没有雕像,没有盆栽,只有一种东西。

  那就是书。

  数之不尽的书。

  整整一面崖壁的书。

  漫山遍野的书。

  书院创办以来,便一直没有停止藏书。逾时千年,不知收藏了多少书籍,从远古时期至今日新文,全部都放在这里,所以读书人的痛苦,其实是真的痛苦。

  陈皮皮看了宁缺一眼,看着崖壁上密密麻麻排到数十米高的书籍,感慨说道:若说知识可以用书籍册数来计算,那么天下十分知识至少有七分在书院之中。

  整整一面崖壁的书籍,在宁缺眼中仿佛就像是登山山道上站立起来的那片墨海一般震撼,压的他有些艰于呼吸,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勉强清胤醒过来。顺着崖洞边缘的陡峭索道向卜巢行,来到崖壁书架的第三层,顺着仅能容一人通过的木板前行十余米,宁缺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密麻书籍,心中渐渐生出强烈的疑惑,如果这些书籍是自千年之前便开始收集,为什么隔了这么长的时间只是微微发黄变旧,却还没有被风化,更奇异的是为什么这些露天摆放的书籍上面竟没有太多灰尘?

  陈皮皮大概猜到他的疑惑,笑着说道:等你到了某种境界,大概就知道除尘这种事情其实非常简单,你只需要轻抬手指,崖洞里的风便会替你完全这些工作。

  宁缺恍然大悟,然后忽然想到桑桑如果能修行,那她做家务活岂不是会轻胤松很多?他一面想着……面随意抽胤出本书,发现封皮上写着两京杂记四字,想着大概是本文人笔记,翻开一看,却不料诸如白臀、抽胤送、吐舌、新录之类的字眼冲进眼中,不由表情微僵。

  他吃惊问道:居然连情胤色书籍都收?

  陈皮皮应道:夫子说开卷有益,哪里能以题材定好坏?你心里有狗屎,看万物皆狗屎,你心中全淫胤念,看七卷天胤书也能乱心,你不要把它当情胤色书籍看不就成了?

  宁缺看着他胖脸上的庄重神情,不由大感敬佩,诚恳问道:那你当什么在看?

  我?陈皮皮挥挥衣柚,平静说道:我境界不够,还处于看山是山的阶段,情胤色书籍自然便是情胤色书籍,这种事情不需要强求。

  宁缺看着他叹了口气,不否多说什么。

  整整一面崖壁的书籍,漫山遍野看上去无穷无尽的书籍,对于一个爱读书甚至把读书视做生命里唯一要务的人来说,毫无疑问是莫大的宝藏,但同时也是莫大的悲哀,因为以有涯之生阅无尽之书,终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走出崖洞,再看着书桌后那位捧着书卷,不时抄录不时吟哦不时悲愤不时喜悦的老书生,宁缺发现自己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会表现的如此极端,显得如此着急。

  走到书桌旁,宁缺对着苍老的读书人深深一礼,诚恳胤请教道:这位师叔,如果书始终读不完,那怎么办?您难道不会感到绝望?为什么还会一直不停地读下去?

  他没有像陈皮皮那样直接喊读书人,而是称其为师叔,因为对方年龄大进山早,更因为宁缺对这种有毅力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尊敬感。

  或许是听出了宁缺语气里的诚挚意味,或许是察觉到宁缺和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相似之处,苍老的读书人这一次没有极不耐烦地挥手把他赶走,而是缓缓放下了手中的书卷。

  《》着宁缺,回忆说道:我忘了自己是几岁开始进山读书,但我记得在二十岁的时候,我本以为自己有可能把世间所有的书籍全部读一遍。

  宁缺沉默聆听。

  读书人悠悠说道:但到了五十岁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因为在我不停读书的过程里,世间还有人在不停地写书,而且因为年老体弱,的速度越来越慢,更可怕的是,有很多幼时读过的书竟全部都忘光了。

  他看着宁缺的眼睛,微涩笑道:如果读过的书都忘光了,那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读过?所以我不得不拾起那些已经忘光了的书重新开始读,为了不要忘的太快,我开始摘抄。

  宁崭问道:但这样一来岂不是速度更慢?

  不错。

  读书人叹息一声,说道:所以我早就已经知道,我这辈子已经不可能把世间所有的书都读完,甚至我连书院的藏书都没有办法读完。

  宁缺眉头微微蹙起,问道:那您岂不是很失望?

  何止失望,完全绝望。

  读书人摇了摇头,说道:当时确认读不完藏书的那一天,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我不想吃饭不想睡觉,甚至……连书都不想读了。

  一个除了读书什么事情都不会做也不想胤做的人,居然连书都不想读了,可以想像这位老书生当日所受的精神打击有多大。宁缺很自然地朕想到这几日里自己的精神状态,沉默片刻后诚恳胤请教道:师叔,那您怎样过了那个关。?

  因为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读书人说道:你究竟喜欢的是读书这件事情,还是读完所有书这件事情呢?

  没有想太长时间,我就得出了答胤案。我喜欢的终究还是读书这件事情。我今年已经一百零二岁,或许此后任何一天我可能就会闭上眼睛再也醒不过来,但我永远无法确认自己会在那天死去,既然如此,那只要我不停地读下去,就算读不完又算什么?我依然可以安慰自己,因为我确认在死前的每分每秒,我都是在做自己想胤做的事情,都是幸福和满足的。

  你喜欢的究竟是修行这件事情,还是修行到某种境界后去杀人这件事情呢?

  这个问题我需要仔细地思考一下。

  走在书院后山的山道上,回想着先前在崖洞外与那位苍老读书人的对话,宁缺隐隐间明白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听着崖坪间不知何处传来的乐曲声,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已经沉默了很长时间的陈皮皮,看着他问道:你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我终究还是喜欢修行这件事情的。

  宁缺听着悠扬的曲声,想着这些日子在书院后山遇到的这些事情。

  痴于棋挥饿困松胤下的二位师胤兄,痴于琴箫身外无物的二位师胤兄,满头慧花似疯胤子般却恬静自安的十一师胤兄,崖洞外读书至百岁依然不对手舞足蹈的那位师叔。

  他还想起了当年在岷山林中箭术精进后兴胤奋打滚的自己,当年在渭城边塞刀风渐厉后喜悦狂喊的自己,去年在旧枕西窗观星微笑的自己,夜夜站在书桌旁僵硬的自己……

  每个人都会碰到很多难题,想要解胤开这些难题,就必须专心地做下去,就需要最疯狂的那股痴劲儿,但这种痴却不是山一般压在你肩上的重量,而是你内心深处最向往的那些喜悦。

  宁缺看着美丽的书院后山,说道:以前我曾经痴过,这些天却忘了痴的本质是喜欢。不存在虚妄的希望,自然也就没有虚妄的失望,更没有什么绝望。人生如题各种痴,就是各种喜欢,喜欢做什么那便做下去,这道题目总会有答胤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