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七十二章 几年之后神符师?
  宁缺看着身前半畜冷茶,专注思考大师此时的讲话精神,竟有些入定的感觉。

  颜瑟大师微微一笑,抬起枯瘦的手臂,食指在身前的空气中极简单的画了画。

  离亭中的空气骤然变得干燥起来,一蓬微弱的火苗神奇地莫名呈现在宁缺眼前,然后噗的一声消失,唬得他差点儿从地上跳起来。

  颜瑟大师微笑道:那位朋友雪山气海是弦,这个法不错。符的线条也可以认为是弦,弹一首天地能懂的曲子,但我还是以为用文章来形容更准确,符不止让天地听懂旋律的美妙,还可以更清晰地传意表达想法,于消息之外另觅更细致的不同。

  完这句话,颜瑟大师再次抬起右手,食指在空中画了六道。

  宁缺只觉得有一股湿意,从大师指头画破的空中无由而升,然后扑面而来,啪的一声轻响,他下意识伸手摸去,发现脸上竟是湿漉漉一片,恍如刚刚洗过。

  不合的念力,不合的线条,即可以写一篇截然不合的文章,引发截然不合的效果。颜瑟大师看着像花痴一样不断摸脸的宁缺,笑着道:我教符道,即是要教如何写文章。

  文章怎样写?在学习前贤经典,感知天地元气规律之后,怎样在纸上落下最后一笔,让天地元气知晓的心意?最后的这个步调没有另外任何取巧处,又或者只能取巧。巧字何意?指的即是天赋,能写出来,便能写出来,写不出来,即便日夜不睡浸在大河那片墨池里,终究还是写不出来。

  颜瑟大师看着宁缺道:符道最后实现的那一笔靠的就是天赋,天赋是昊天赐赉我们最珍贵的礼物,只有极少数人能有这种幸运,而就有这种幸运。

  这……,…好像太难了些。

  宁缺的情绪有些茫然见到神奇然而却不知神奇如何产生大师来去到最后还是走回了形而上的老路,没有听到任何有可操作性的指导,天赋这种工具不清道不明,更何况还是要用这种不清道不明的工具去实现最关键的那一笔?

  如果符道最终靠的是天赋,那么人世间第一个发现符道的修行者,看到天地间的符纹痕迹,下意识里临摹取意,写出第一道符,依照您的法,符道无法传承那么他如何能把…………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继续道:把这种文明传下去?

  颜瑟大师沉吟片刻后道:虽然符道无法传承,但符道的精神可以传承,文字能记载思想便能记载往事。

  最早的那位符师如何娄现写出第一道符,想来必定是种巧合。

  或许无数万年前,那位大修行者走到某种崖前,看着山石裂缝忽然心有所感中,凝念于腰畔剑中,随意一挥便凝了那片山崖元气于其内。

  辜一道符必定是巧合是自发的存在而当那位大修行者发现那些剑痕所蕴藏的秘密之后,他必定会再次测验考试,如果他再次成功,那第二道符便不再是巧合,而是自觉的存在。

  宁缺问道:但也有可能那位修行者这一生都没有写出第二道符。

  颜瑟大师看着他道:第一位修行者没有成功,还有第二位修行者,还有第三位第四位天地之始无穷无尽,修行者无穷无尽,前仆后继不断探索世界的秘密,那么便一定会有成功而自觉的那位先贤,而这毫无疑问是必定产生的事情。

  宁缺颔首受教。

  颜瑟大师道:相同的事理符道不克不及传但符道精神能传。那位修行者死之前肯定会告诉自己的门生,他的门生会再去试,有可能成功,有可能失败,甚至有可能那一脉就此隔离。但我相信再过无数年,又有大修行者发现符道的秘密再传给自己的门生,那位门生再次测验考试,如果他成功便会再次往下传承,直至最终有一脉成功,传承到了今日。

  宁缺抬起头来,感慨道:真是大浪淘沙,不知有几多大修行者的本领没能传承下来。

  这不是大浪淘沙,而更像是在攀登一座永远没有攀不到顶的山峰。有人在山脚下就被迫停下了脚步,有人登到了山腰,却被山风吹落悬崖,而符道传承到今日,已走到了现时现刻的峰顶,只是若往未来望去,才会知道这座山峰还有无限高。

  颜瑟大师看着他叹息道:符道呈现的太难太艰辛,传承到今日则已经无法用艰辛二字来表容,直似一夫当关般悲壮,所以当我发现有潜质,才会如此激动,而既然幸运地拥有这种潜质,一定要珍惜,不止为了自己珍惜,也是为了符道自己而珍惜。

  宁缺听到了不尽沧桑感慨萧索意,身体微感僵硬,思绪随着这些话飘回无数万年之前。

  远古,一位穿戴兽皮的部落巫师,在主持完一次祭天仪式后,来到崖洞里休息。那位部落巫师一边唱着意味难明的歌曲,一面拣起块红色石块在洞壁上画了一幅画。

  那位巫师本想描述今天那堆火燃的特别好特别漂亮特别红,然而没有想到,那幅画只完成了一大半便在洞壁上燃烧起来!

  巫师咿咿呀呀惊呼连连,狼狈地叩倒在地,对着燃烧的图画不断磕头,臀部上的兽皮因为恐惧而不断颤抖。部落里的人们,听到巫师的尖叫声纷繁冲进了崖洞,然后他们也看到那幅燃烧的图画,恐惧地集体跪到在地,哭着喊着以为是某种邪崇。

  巫师是部落里最有智慧的人,他清醒冷静下来之后,把所有人都赶出了崖洞。燃烧的图画渐渐熄灭,他看着洞壁上残留的焦黑痕迹,犹豫了很长时间后,紧张地伸出手指轻轻触摸,渐渐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转身在洞里找到先前那块红色石块,颤抖着试图重新画出那幅画。

  那天之后,巫师再也没能画出燃烧的图画但他已经成了高原周边最了不起的巫师。

  中原与荒原一场大战无数人死去,血水浸进黑色的原野,把草与泥都浸泡成了辣椒般的工具,一名来自岷山的修行者缄默地蹲在原野上,看着身前弟弟的遗体,手里拿着根不知道从哪里拣来的树枝,漫无意识地在血泥间画着。

  在他身后不远处,黑红色的荒原土地恍如活过来了一般,不断地拱起掀开然后四散,无数蚯蚓昆虫惊惶四散,恍如那下面有条变异的大蚯蚓。

  有门生捧着老师留下来的符文原本,在黄纸上不断抄写,从少年抄到老年直至白头,身后的黄纸把房间全部堆满,蛛结在粱上,他还在不断抄写。

  有人坐在钟离山高崛的峰顶,怀里抱着画板,身旁摆放着各色颜料,看着山间流云从清晨画至黄昏,然后再迎来日出,冬去春来夏无言,他还在不断画着。

  从远古到如今,那些极幸运或误打误撞进入符道的人们,还有那些想要掌握符道的门生们,他们不断地临摹天地间的痕迹不断冥思苦想心中的那篇文章,他们把房中的纸写完,把笔写秃,把江山画尽,把水池染黑。

  也许成功也许失败,但他们一直在拼命的努力和测验考试,也正是因为这种拼命的努力和测验考试,昊天赐赉人类的这份神秘礼物,才没有被完全收回去,而是险之又险地传承到了今日。

  每个符师都有义务把自己平生所学传承下去,或者这是我们不克不及抗拒的责任,因为那些前贤正是这样做的他们用尽了所有的气力与精神,才让我们的世界里依然有符道。

  颜瑟大师看着低着头的宁缺神情凝重道:能找到这样一个传人我这辈子便已经满足了,然而令人感到哀痛的是,符道的传承正如先前所,只能传承其精神却无法传承其技法,所以符道的精神能否不在我这根线上隔离,终究还是要看自己。

  宁缺俯身行礼,应道:我一定争取不让大师失望。

  失望?什么是失望呢?如果我只希望能传承符道,那么我相信一定不会令我失望,因为我有一双神符师的眼睛,我知道这对来其实不是难事。

  但我对的希望绝不但限于此。我总以为冥冥间有种力量在限制符道的传承,要知道包含我在内,世间呈现过的神符师都无法将符道二字真正看破,既然我们都无法看破,自然无法将符道最核心也应该是最简单的事理传承下去。

  我年龄太大,已经没有体例跨过那个门槛,如果日后有机会迈过那个门槛,那我相信符道的传承将成为一件容易的事。到那时以符书大道,挥手动山河……这听上去恍如是神迹,但我坚信总有一天人可以做到这件事情,而这也应该是符道必须做到的事情。

  颜瑟大师看着他,静静道:宁缺,我希望能成为那样的人。

  失望有多沉重来自于寄予的希望有多大,宁缺如果不想让颜瑟大师失望,便必须背负起这沉重的希望,他怔怔看着对面,觉得自己的肩头恍如被安上了两座大山。

  我能成为那样的人吗?

  必须成为那样的人。

  宁缺看着颜瑟大师苍老而感伤的面容,忽然开口道:大师,请教学生最基本的工具。

  颜瑟大师盯着宁缺的眼睛盯了很长时间,满是皱纹的脸上感慨之色尽去,渐有笑意浮起,老怀抚慰,和声道:万里之征程,起于脚下,祝一路顺风。

  怎样才能画出符来?

  首先要感知天地元气,越细腻越好,然后根据看到的画出天地元气流淌的痕迹。

  看不到怎么画?

  修行者看世界,历来不会用眼睛去看。

  那就是感觉?

  不错,凭感觉去画。

  随便怎么瞎画都行?

  那先把自己眼睛给戳瞎了。

  颜瑟大师没好气瞪了他一眼,伸手从身后拿出几本书扔给他。

  宁缺险些被砸死。

  因为他接住的不是几本书,而是几十本书,每本书都很厚,加在一起似乎比陈皮皮还要更重一些,也不知道这个老道士什么时候偷偷从马车上搬了过来。

  宁缺拾起一本书掀开看着首页上那些蜿蜒起伏的线条发现其实不是文字,模样如此丑恶也连抽象派画都算不上,怔然问道:这……,就是符?

  不错,这是我这一生收集到的符文,其中大部分是道符。

  颜瑟大师给自己倒了杯茶润了润嗓子,抬起头来继续道:这些都是前贤智慧的结晶,以后参详天地痕迹的同时,不要忘了参考这些符文。

  先前就过,这些是前代符师用他们的文字写出来的只属于他们的文章,就算剽窃的本领再强能把范文全部默写一遍,但阅卷老师还是看不懂。

  宁缺遗憾道:我知道,阅卷老师姓天名地,是牟文盲。

  紧接着他不解问道:既然不克不及剽窃,我学习这些前代符文有什么用处?

  如同感知天地自然之符一样的事理,这些符文对来只是借鉴,不克不及被这些痕迹束缚住想像力,而应该通过观察忘记这些痕迹,领悟其精神最终找到自己适用的痕迹。

  忘记痕迹领悟精神?这不就是忘其形存其意?宁缺马上想到这一年里在旧观书的过程,不由震惊的无法言语,原来自己搞出个永字八法就应该用在这种时刻!

  颜瑟大师看他震惊神情,蹙眉问了两句。宁缺缄默片刻后,老老实实把自己在书院旧里看书的过往禀告给大师,然后还提到了鸡汤帖的由来。

  我那日发现用永字八法可以勉强看懂一些符师留下来的文字,因为喜悦所以去红袖招里喝酒庆祝结果便喝多了,才会写了那张鸡汤帖。大概酒后无思,永字八法领悟到的些许笔意,全部写进了那张帖里,才会入了大师您的高眼。

  完这话宁缺下意识里转头向离亭外的天空望去,心想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

  颜瑟大师微笑道:不是昊天选择,而是有能力有天资赢得这种选择。

  大师,先前您随手一画,便有一捧清水打到我脸上。我知道这就是符,只是难道手指在空中也能画出符来?如果每个符师的符都是唯一无二的那么每道符也应该是绝对一样的,用翰墨或许能控制,随手一画又怎么控制?

  即便翰墨也不克不及包管每道符都完全一模一样因为用不合的纸,墨走的速度也不合。符随符师心念而动细微的差别其实不是太重要,相反这种细微差别,只要不是逆意而行,往往却能契合符师那时当刻的念力波动,效果反而好。

  颜瑟大师继续道:至于到手指临空画符,与翰墨比较起来更不稳定,但能够做到无物之符的符师,他已然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念力波动,换句话,前一刻的指画与后一刻的指画不合,但最后出来的效果却是完全相同。

  宁缺问道:什么样的符师才能完全掌握自身的念力波动,从而画出无物之符?

  颜瑟大师伸手指向自己的鼻子,微笑道:神符师。

  宁缺精神深受冲击,备感挫折。

  我把符分为两种,定式与不定式。宝式之符依托外物,无论翰墨刻痕还是雕像,画符需要的时间很长,但最后产生的威力更大。无物之符为不定式,瞬间便能完成,但威力一般。

  听着定式和不定式两个词,宁缺同学的思想为之一振,想起那些熟悉的动词特征,.lxs.揉了揉脸,问道:既然如此,那何必还学不定式……这工具好像很难。

  颜瑟大师像看痴人一样看着他,道:符道威力固然巨大,同境界的修行者,哪怕是念师也不成能战胜符师,但这只是纸面上的法。真要和另外修行者打起架来怎么办?柳白那厮一道飞剑破空而至难道我还要手忙脚乱处处去找笔找墨水?

  当我感知到云端上那把该死的飞剑过来了我只需要以念力为墨,灵光在空中一点,便能阻它一阻,然后再想体例画符还击,这种时候翰墨何用?

  听着颜瑟大师骄傲满意的讲解,宁缺越听越觉得有些不对劲,犹豫片刻后好奇问道:大师,您难道和那位世间第一强者剑圣柳白交过手?

  比方!我是比方!

  颜瑟大师恼怒吼道,心里却想着,本道爷昔时被柳白那厮一剑伤了胳膊但也一笔抹失落那厮半边眉毛,这种光辉战绩会告诉吗?

  日后若不想刚上战场,便被仇敌一箭射穿,不定式是必须要学的。

  可是…先前只有神符师才能掌握无物之符。

  于符道之上的天份极佳,又遇着我这样一位了不起的符道大家,成为神符师又有什么难度?回去之后,先把这些册子背熟,然后仔细体悟天地元气…………

  宁缺怔怔望着身旁如山般的那堆厚书,心想这是册子?

  颜瑟大师皱眉遗憾道:子还在不惑境界只能初步明白日地元气流动的规律。如果已经是洞玄境界,融身于天地元气之间,抑或干脆已经晋入知命境界,从根本上掌握了天地元气的规律,加上对符道的天份,想要跨过第一关便简单多了。

  宁缺无言,心想如果能知天命那我还学这么麻烦的符道干嘛?

  大师,依您看来,依学生的天份大概几多年后能成为像您这样的神符师?

  如果专心符道,离开书院跟着我进山苦修,大教……十年能成。

  宁缺遗憾地叹了口气道:还要十年。

  颜瑟大师怒道:十年之后还未满三十,若那时真能成为神符师,那至少能排进千年修行史里的前三名,难道这样还觉得不满足?

  宁缺被训地低下头去,固然他没有感觉到羞愧,反而有些骄傲心想原来自己在符道上的天份可以排进史上前三,陈皮皮知道这件事情后,会不会感到羞愧?

  颜瑟大师看着他的脑袋脸上神情渐兼,在心中默默想着只可惜我恐怕教不了十年。

  宁缺忽然想到一件极重要的事情,抬起头来看着颜瑟大师认真道:大师,既然学生立志跟随您学习符道,那我是不是应该改口称您为老师?

  颜瑟大师思考片刻后摇了摇头,道:既然进了书院二层楼,夫子即是的老师,那么世间再无第二人有资格做的老师……还是称我大师吧,听着感觉也不错。

  宁缺听出颜瑟大师对夫子的尊敬,缄默片刻后笑着道:那叫师傅行不可?

  li瑟大师微微一笑,心想这真是一个伶俐的孩子。

  宁缺固然很伶俐。

  前世他证明过自己,这一世也在不竭的证明自己。然而称号颜瑟大师为师傅,这件事情却和先天的伶俐无关,而是这些年在世间艰难生存所锤炼出来的鉴貌辨色本领和拍马屁功夫。

  依照颜瑟大师的法,世间没有第二个人有资格和夫子相提并论,夫子现在是他的老师,另外人自然欠好意思也去当他的老师。但在离亭里听了这么长时间,宁缺深切地感受到颜瑟大师对符道传承和自己这个传人的重视,他固然想有一个师生的正式名义。

  我开始叫颜瑟大师师傅之后,啧啧,亭子里的气氛那叫一个好,师生融洽,语笑晏然,师傅他老人家最后还给了我一份具面礼,最开始的时候他为什么不给?

  临四十七巷老笔斋内,宁缺坐在圈椅里端着茶壶,像书先生一样唾沫横飞。

  桑桑拿着锤子在修复前天受损的铺门,没有理他。

  得不到回应,宁缺有些意兴索然,教训道:能不克不及专心点听我讲话?

  桑桑正在比划白日去木匠铺子处讨的那块木板的大,应道:我在忙哩。

  宁缺恼火道:家少爷我十年后就会是传中的神符师,怎么一点都不激动?

  桑桑回过头来,看着他道:少爷,那是十年后的事情,而我们今天就必须把铺门修好。

  宁缺把茶壶放到桌面上,道:不要修了,先去给我买些工具回来。

  桑桑疑惑问道:这时候急着买什么?门还没修好哩。

  翰墨朱砂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材料。

  宁缺提笔写了张纸条,递了过去,道:十年才能成神符师,确实太慢。

  我要马上立刻现在即时就开始学习符道!

  只争朝夕!只争朝夕!

  桑桑睁着明亮的柳叶眼,看着手舞足蹈的他,开口游移唤道:少茶……,……

  在,什么事儿?

  是不是高兴糊涂了?

  先…好像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