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七十一章 以符道之
  行驶在官道上的翼色马车速度很快,窗外的春树青田快要拉扯成纯绿色的色块。宁缺看着窗外的景致,心情有些复杂,刚在书院后山看到骄傲的鹅、奇怪的人,转眼间又有一个新奇而神秘的世界即将对自己拉开帷幕,真有些目不暇接的感觉。

  对传中最为神秘的符道,除在长安城某处道观外看着某位老道演戏法般烧了张符,宁缺没有更多的了解,但坐在这辆材质由精钢铸造本应极为沉重的马车里,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已经身处符道的世界之中一无论这辆马车行驶的多迅疾,车厢里的人竟是感受不到丝毫波动,而软索前方那匹孤伶伶的骏马,也不知道怎样载的动这多重量。

  颜瑟看着他脸上的神情,道: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宁缺转过头来,看著这位浑身污脏的老道士,犹豫片刻后问道:我在想,这辆马车上面刻的是什么符,居然能够让重量减轻,简直就像是魔法一样。

  他没有问马车上是不是刻了符,而是直接问刻了什么符,这个回答让颜瑟大师颇为满意,但最后那个词却让他极为不悦,蹙眉道:符道即是符道,和魔宗又有何涉?

  宁缺只是下意识里把这种超乎日常经验的神奇手段归类于魔法之中,完全没有想到对昊天道南门供奉而言,这个魔字是何等样的难听。

  一路轻柔欢愉的蹄声逐渐变缓,精钢打造的黑色马车在长安城南郊的官道上停了下来。颜瑟大师带着宁缺走下马车。他看了一眼不远处官道旁的离亭,还有亭外那几棵细细的杨树,回身对宁缺道:既然知道车上刻着符,试着去感受一下。

  宁缺微微一怔,依言走到马车旁,认真望向黑色的车厢板。他看的很仔细,确认厢板确实是由精钢铸成,那些繁复的纹饰则是由某种利刃深深刻进钢铁之中,再涂上一种泛着淡光的外漆从而显得格外漂亮溧亮之余却又有几分神秘。

  那些纹饰过于繁复,繁复到甚至违背了美学的原则。他看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从中看出任何蹊跷,心中渐渐生出一种判断:真正起作用的符玟应该不会这般复杂,那些看上去像枝蔓一般复杂的线条,不定是用来掩盖混杂真正符纹的障眼法。

  他在旧里看过几本符道方面的书籍,但那几本书籍都只是介绍,对符纹自己没有任何客观认识,要从如此繁复的纹饰中寻找出真正能起作用的符玟,基本上是不成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颜瑟大师既然要他去感受,想来应该是种考核。

  他寻思片刻后缓缓闭上双眼,抬起手臂用指尖轻轻拂过那些深刻入钢的符饰。

  忽然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先前他睁眼去看时,车厢板上的繁复玟饰没有任何异样,此刻当他闭上眼睛,用念力操控天地元气去感知时,却发现自己的指尖隐隐约约多出了一层工具那层工具很薄很薄,就像是一层无形的膜间隔在指头与车厢板之间。

  稍一分念,感知到的那层薄膜瞬间消失不见。

  宁缺缄默片刻,进入自己最擅长的冥想状态重新开始用念力感知天地元气最细微的转变,果不其然,那层无形的薄膜再次呈现在他的手指与车厢板间。这一次他的准备更加充分,感知更加细腻,竟清晰地感觉到那层薄膜正在缓慢地流淌。

  颜瑟大师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了起来:感觉到什么。

  宁缺认真感受,缄默很长时间后认真回答道:很淡的天地元气流动。

  颜瑟大师继续同道:是怎样的流动?像什么?

  宁缺平静回答道:像是水,但比水更轻……,…更空更像是风,但不成能是风。

  li瑟大师看着车厢旁的宁缺,眉头缓缓蹙起,问道:为什么不成能是风?

  宁缺缄默片刻后回答道:因为………符玟上的元气流淌太有规律,恍如依照某种既定的路线在走就像是在某个完整的系统之内,而风是空气的流淌,不该该这么规律。

  颜瑟大师紧蹙着的眉渐渐舒展开来,看着宁缺的后背,眼眸里出现明亮的光泽,似是在赞许又似是在惊叹因为宁缺此刻的表示,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最好的想像。

  宁缺手指离开车厢,他回头望向颜瑟不自信道:大师我是凭感觉瞎的。

  感觉,原本就是修行符道最重要的资质。

  颜瑟大师轻轻抚着下颌上的疏须慈爱望着他,笑声沙哑而怪异,就像是一个在自家后院挖地害挖出古董的老农民:很敏感,比我相像的还要更敏感,我很喜欢。

  宁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感受到的天地元气流淌就是风的味道,因为我在车厢上画的是风符。

  颜瑟大师看着他道:至于风为什么会依照既定路线行走,为什么如此规律,用的话……,在某个完整系统内。事理很简单,因为符为它规定了标的目的。

  跟我来。

  颜瑟大师道袖轻拂,负手于后缓慢向道旁的离亭杨树走去。

  宁缺走到车前的骏马身旁,看着它乌黑的大眼睛笑着道:肯定是世界上最舒服的马。

  那匹骏马轻轻喷鼻,垂头咀嚼袋中的干草,以缄默暗示认可这个法。

  宁缺望着颜瑟大师的背影,加快脚步跟随而去。

  颜瑟大师盘膝坐在离亭中央,身旁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方炭炉和茶具。宁缺走进亭来,瞧见大师正准备亲手烹茶,赶紧上前把抢过这个差事。虽当日是这位神符大师哭着喊着要收自己当门生,但他绝对不会傲娇到错过这种服侍老师讨欢心的机会。

  水沸注茶香渐起,颜瑟大师看着恬静分茶的宁缺,赞赏点颔首,食指轻叩茶盘,示意他坐好,道:修行秘诀诸多有所谓剑术体术阵术像我们这种画符的本领,一般被人称做符术,但我们自己不会这样叫,我们称之为符道。

  宁缺将茶杯恭恭敬敬放到大师身前,正襟危坐认真倾听。

  颜瑟大师端起茶杯轻轻啜了。,问道:可知道符道是什么意思?

  宁缺寻思片刻后试探着问道:以符入道?

  哈哈哈哈……

  颜瑟大师笑作声来,看着他连连摇头,道:人人都想求道入道,以剑以入道以杀入道以情入道,即是西陵神殿也脱不了这等思维模式更何况是?只是俗世蚁国大道何如?至高大道虚无缥缈,如何去寻?符道二字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以符道之。

  以符道之?宁缺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符是什么?符是纹路,是线条,是痕迹。

  颜瑟大师渐渐敛了笑容,神情严肃看着他道:蛇过沙堆爬行的轨迹是符,枯叶间的脉络是符,留在大道泥地上的车辙是符野兽体内的血管是符,水流动的轨迹是符,风拂动的流痕是符,大地干裂的缝隙上符,云在碧空也是符。

  极简单的话,极清楚的法,宁缺听的震惊无语片刻不出话来,依照颜瑟大师的法,世间一切痕迹都是符,这种理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思维境界!

  缄默很长时间后,他怔怔问道:大师难道画符即是模拟自然里的所有痕迹?

  颜瑟大师微微一愣,看着他好笑道:那是画师,不是符师。

  几片青叶被官道芳的风吹落枝头,还未等它们落入微湿的田野,便又被一阵风刮起,轻轻袅袅飘到离亭的上方落在那些被雨水冲刷到暗淡的瓦片上,发出啪的几声轻响。

  野兽体内的血管是符,这种符只能维持它们的生存:水流动的痕迹是符,这种符只能让它们依照昊天的旨意从高往低走;枯叶间的脉络是符,这种符只能让它们像亿万年来那样,把根部吸取的养料水分灌注到叶片之中。

  颜瑟大师平静道:这些符均为自然之符,生于自然,干枯于自然,与天地元气依偎共存,就如同我们每个人生存在这个世间的事理一样。

  然而人类无论修行还是研习符道,已然超出人在天地间的原本使命,也就是超出了生存的需要,所以真正意义上的符道必定是来源于自然,却一定要高于自然。

  宁缺缄默倾听,隐隐然觉得大师这番讲述虽然的是符道,却蕴含着很多了不起的事理。

  颜瑟大师将杯中残茶饮尽,看着他继续道:来于自然却高于自然之符,必须经过几个过程:临摹,会意,归纳,简化,提纯,赋意趣。所谓符,即是人类无数年来从自然之符中学习并且提取精华的那些线条痕迹。

  宁缺替大师将茶杯斟满,坐回原地请教道:那什么是道?

  道就是知道。

  让谁知道?

  让天地元气知道。

  宁缺怔然,不解问道:让天地元气知道什么?

  颜瑟大师微笑看着他道:让天地元气知道我们想要做什么?

  人类修行的所有手段都离不开操控天地元气。剑术以念力操控天地元气遥控飞剑,终究太过间接。念师虽直接操控天地元气攻击仇敌,终究太过简单,只能攻击对方识海。

  唯有符道处两者之间,境界却是高居两者之上,因为符道所追寻的终极目的,是要告诉天地元气自己想做什么,然后天地元气便帮忙去做什么。

  矢地元气没有眼睛,没有耳朵,它永远不成能知道的识海里有怎样稀奇古怪的想法,它更不成能知道想把雨水凝成千万把锋利无形的刀,那么如何能让它知道的意思?

  符即是人类念力与天地元气之间的桥粱,符师以念力凝天地元气于这些线条痕迹之内,一朝激发,与周遭天地元气产生感应,便能令风起水动云生云灭天干物燥。

  宁缺隐隐约捕获到了问题的关键。

  颜瑟大师看着他脸上神情,问道: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我以前听一个朋友过,人类身躯内的雪山气海便像是一个乐器,念力即是空气,只能吹进乐器酿成美妙的乐曲,天地元气才能听晓,才能与之共鸣。

  宁缺看着颜瑟大师道:听大师先前讲解,我觉得符道既然是用符文告诉天地元气自己想做什么,那么是不是可以符文便同等于我们体内的气海雪山?

  那个朋友境界很高,法很妙。

  颜瑟大师微笑望着道:固然也孺子可教。体内雪山气海通的窍太少,无论修行剑术还是另外都很是麻烦,但符道不合,只要能感知到天地元气,能够察知其间的细微别离,以符文记述再与之共鸣,便能成功。

  宁缺疑惑不解问道:既然千万年来符师一直在学习记录自然之符,难道没有现成的符文?如果有现在的符文,那岂不是不需要感知天地元气波动也能修符道?

  颜瑟大师笑了起来,轻捋胡须问道:世间可有完全相同的两异树叶?

  宁缺心想如果问的是鸡蛋,我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达文西,应道:没有。

  那世间有没有可能呈现两个完全一样的人?

  固然不成能。

  既然如此,不成能是我,的念力也不成能和我的念力一样,那为什么写一道完全相同的符,天地元气就能知道那是同样的意思?

  宁缺完全没有听懂。

  颜瑟大师看着他平静道:对符师而言,我们的念力就像是无数不合的文字词汇,所谓符就是这些文字词汇的组合体例。问题在于我是官话的长安人,是火鲁语的南海番人,我们把各自的词汇塞进相同的组合体例,绝对不成能是完全相同的一篇文章。

  世间语言可能只有数十种,然而每个符师的念力即是一种完全不合的语言,我做了一篇四六大赋,天地元气能听出其间的慷慨激昂言,同样做一篇四六大赋,天地元气览卷却是惘然无措,心想这厮为何前言不搭后语,究竟想要些什么?

  宁缺听懂了,对着颜瑟大师深深一礼,感激不尽。

  (我以前的有设定,但世界观是做的很糙的,能躲就躲了,这本将夜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躲过,我觉得这种做法真的很有勇气,很生猛,并且我坚信这个虚妄的世界是能自圆其的。

  就像今天这章一样,也许在看来只是四千字,但这样的四千字,比爬山时的一万字难写多了,我写出来了我就骄傲。

  我知道很多人不爱看我自恋罗嗦什么,那别看就是,我没体例压抑自己骄傲的情绪。除每个月总有几天自我怀疑之外,人生的绝大部分时间,我向来觉得自己在写编故事这方面很是了不起,我又不喜欢明珠暗投,既然是这么明亮的一头大白猪,我很害怕们看不到我的白我的胖,怕们看不到我的好,所以我才会忍不住时常蹦出来提醒们我的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