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六十二章 最鲜不过一碗鸡汤
  镂空以花枝为纹的木门缓缓开启,太监轻甩拂尘,悄无声息退开。

  宁缺看着身前高高的门槛,怔了怔后整理仪容肃然而入,看着那些久违的珍贵笔砚,嗅着其实一直藏在记忆深处的泥墨气息,想起去年今日此门中产生的事情,不由有些恫然。

  书架前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背对着御书房正门。男子身上穿戴件素色的薄棉衫,腰间系着黑全线夹织的腰带,略显清瘦,虽看不见容颜,但宁缺很容易精到对方的身份。

  没有太监指点,他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是双膝跪拜,还是应该双手一揖长身而躬,按事理论应该是前者,只是没有几个唐人愿意让膝头沾惹尘埃,一时间便有些犹豫和旭耻。

  中年男子在这时候忽然开口话,淡而温和的语调与话语内容,及时地解除宁缺心头的旭枪与犹豫:又不是祭天礼,不要动不动就想着下跪。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宁缺便对这中年男子生出了极强烈的好感,在他的想像中,雄霸天下的大唐君王的形桑,向来是和威严冷漠肃厉这些词联系在一起,却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温和。

  。听是我的暗侍卫?中年男乎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旧书……面观看一面随意问道。

  宁缺长揖一礼,应道:。是。

  。这暗侍卫未免也太暗了些,居然连我本人都不知道。中年男子笑了笑,从书架边沿抽出一根书签,夹在那册旧书里以为记号,忽然开口问道:去年是怎么进了这个房间?

  宁缺这时候正在思考应该怎样自称,在卑职草民学生和下官之间游移片刻,理所固然地把下官先行排除,听着这个问题后下意识回答道:。学生进宫领差事,板带到这里等待。

  中年男子轻嗯一声似乎对某些事情有些疑惑不解,缄默片刻后道:。既然是领差事,怎么进了我的御书房?那时有没有人看见进来?

  对话进行到此时,宁缺心中的紧张梢微舒缓了一些,疑底却更多了些。在进宫的路途上他曾经设想过见到皇帝陛下后的画面,在想像中他本以为皇帝陛下看到自己之后,一定会龙颜大悦长声而笑,连抢几步假做不悦牵着自己的双手阻止自己下跪,然后松手轻将胡须看着自己这张清新可爱的脸连连颔首面上满是费叹之色,强抑激动道宁卿家,可让联找死了,联要赏良田万顷美稗无数,至于朝中官职任挑办……

  然而事实并不是如此,事实证明宁缺他虽然生的不若隆庆皇子那般美丽但患得患失的激动兴奋境况中,依然会把很多事情想的太美。

  正有些轻微的失落和疑2,便听着皇帝陛下最后这句问题,宁缺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去年是那位叫禄吉的太监放置自乙来到御书房,既然皇帝陛下寻找自己半年时间,那幅花开彼岸天在朝堂之上闹得沸沸扬扬那名叫禄吉的太监以及徐崇山统领,没事理不把这件事情与自己联系起来。皇帝陛下一直没有找到自己,那只明了一件事情一一无论是徐崇山统领,还是那名叫禄吉的太监,都没有把自己曾经进入御书房的这件事情票报皇帝陛下。

  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有票报,可能有很多原因好比忘了好比痴人了好比担忧这件事情会带来怎样的麻烦,宁缺此时不清楚原因,但他清楚如果自己这时候的回答与徐统领及太监的回答对不上,那么极有可能会给对方带去很大的麻烦,甚至也有可能为自己带来麻烦。

  所以他定着眉尖,柞认真状思考片刻后摇头线恳道:应该没有人知道。

  皇帝陛下听着身后传来的回答声大声笑起来。他把手中那本旧书塞回书架里,转身看着御书房门口的年轻学生感慨道:人品果然不错,难怪朝老二看得起。

  宁缺望向书架前,发现对方不过是个眉眼清秀、冀现花白的普通中年男子,其实不是想像中那般威严不成方物、气势比朱雀绘像还要可怕的怪物,并且看对方神情和笑意,知道自己的回承诺该算是赔对了,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对在何处。

  皇帝陛下看着宁缺,忽然招了招手,笑眯眯道:过来。

  看着皇帝陛下脸上笑容,宁缺心头微紧,强行压抑着紧张走了过去。

  皇帝陛下指着桌案上摊开的那幅字,笑着问道:。这幅字是写的?

  宁缺用余光瞥了一眼,看着黄芽纸上翰墨淋漓的五个大字,瞬间回忆起去年某日自己写完之后的满意骄傲与爽快愉悦,轻声应道:。确是学生当日荒唐之柞。

  。一点都不荒唐。

  皇帝冉下微笑看着他道:。我很喜欢的字。

  终于开始表扬赞赏的流程,宁缺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样应对,大概是皇帝陛下出这句话时的语气过于自然随意,只有平静的欣赏,而没有外露的激动,就像是在皇后娘娘昨夜录的大葱很干净烙的大饼很香甜,这该如何谢恩如何动容?

  皇帝陛下明显也不指望宁缺会敢自己的一句话感动的涕泪横下,轻将颌下长须,看着桌案上花开彼岸天五字,赏玩片刻后感慨道:。联找找的好辛苦。

  前面皇帝陛下一直是在用我自称,这时候陡然换成联,御书房里的气氛马上为之一变。并且这句话里隐着的浓郁意味,较诸先煎那句喜欢不知道强烈了几多倍,由极疏淡清雅转为极浓烈欣赏,宁缺对前者不适应,听着后者同样还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皇帝陛下笑眯眯望着他,忽然开口道: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只写了后一句,总觉得有些缺憾,今日既然我到了,那为何不把两句补完?联替磨墨如何?

  让大唐天子替自己磨墨散笔铺纸盖印对世间嗜好书道的人们来,毫无疑问是最高级的待遇,事实上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持遇,和这种待遇比起来,哪怕把红袖招里所有当红姑娘全部塞进书房里添香磨墨,也完全何足道哉。

  听着这话,宁缺大感震惊,恳切婉拒道:这如何使《》首发得,至于鱼跃此时海两联,本是陛下妙手偶得学生只是个抄写手段,今日再写……陛下珠玉在前,学生哪敢拙劣代笔?

  他自幼生活流离失所,在大唐帝国最底层里挣扎求生着实没有太多与贵人们相处交往的经验,在从草原归来的旅途中与大唐公主李渔能够厮混在一处,那是因为那时的李渔是一个清秀的绰女他虽然知道李渔的身份,但为了让自己能够更轻松些,也一直坚持把李渔当作绰女看待。而此时他所面对的是天底下权力最大的男人,又该如何相处?

  换成另外未经世事的年轻人,今日在御书房中大概会慌乱的一塌糊涂。可宁缺终究还是宁缺,他还是个孩童时便能在险恶世间生存下来除腰间的柴刀和杀人时的勇气之外,比蜂蜜还要甜的嘴巴,比月、狗还要可爱的摇尾乞怜本领,自也是必不成少的手段。

  关于讨上峰欢心、柏贵人马屁这种事情,只要他愿意做,他即可以做的比任何人都好。在渭城时他一个外来少年军户,能够获得满城军民喜爱,能够让渭城前后数任将军都疼若子侄,可以想见其本领,此时把这本领用来柏皇帝陛下马屁,自然是随手拈来毫无滞碍。

  听着妙手偶得珠玉在前这些词皇帝陛下微微一愣,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宁缺的脸失笑i斥道:。这马屁柏的未免也太生硬了些,全天下人都知道联的字写的很是糟糕,哪里担得起珠玉二字?更何况是在这个家伙面前。

  宁缺呵呵一笑。他的脸皮极厚,浑然不以这句i斥为念,他曾经亲眼见过皇帝陛下写的字,那确实是相当的……不咋哨,然而那又如何?再生硬的马屁终究还是马屁,陛下哪怕心知肚明自己写的字很糟糕,可被人费一声还是会觉得高兴,更何况是我赞的?

  看着宁缺脸上漫不经心的神情,皇帝鞋下果然觉得有几分高兴,心想联看中的书家虽然年纪比想像中要年轻了太多,但眼光着实犀利独到,这番评价十有八七是在柏联马屁,但看他的如此自然恳切,或许剩下的那两三分明联的书法确实进步很多,还是颇有可观之处?

  。闲话少叙,既然联终于逮着,今夜便得好好写几幅字出来,让联好好看看。

  。陛下,学生昨夜在书院精神消耗过大,身体也有些虚弱,实在是写不出什么好字。并不是学生敢违圣意,只是书之一道讲究精神饱足……

  皇帝陛下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想着这话确实也有事理,他很清楚书院二层楼是怎样的难进,并且想着身前这乎居然能战胜隆庆进入书院二层楼,日后势必是帝国栋梁,只怕心志也极高远,若自己一味以书家词臣看待对方,只怕对方会觉得有些羞辱。

  宁缺一面为难着,一而偷偷看着皇帝陛下的脸色,忽然间他像变戏法一般,从袖子里掏出几幅书卷,恭恭敬敬地放到了书案上。

  。陛下,这是学生近年来习书行墨所柞,挑了一些还能入眼的,请陛下指点。

  皇帝陛下听着这话,看着书案上的那几幅书卷,眼睛骤然一亮,快速低腰伸手把书卷摊平,然后看着书卷上那些或行或草的墨迹,陷入了长时间的缄默。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声喜悦的赞叹终于打破了御书房里的恬静。

  皇帝陛下摇头晃脑,惊喜赞叹道:。好字!真真好字!

  他回过头来,看着宁缺眼睛放光道:宁卿,听闻在长安东城开了一家铺乎,想必这些年来所柞绝非这廖真数幅,且速速取来,让联好好欣赏一番。

  宁缺悍然,迎着皇帝陛下求书若渴的目光,纳纳然旭杭回答道:。陛下,学生写的书卷这个,那个,基本上……都是用来卖钱的。

  巍巍皇城南门外不远处,有座隐在青树之间的幽静道观,正是吴天道南门所在。

  南门观最深处的殿宇里,先前在书院豪气干云,意欲与二师兄一争高下的神符师颜瑟,此时恍如酿成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他盘膝坐在深色木地扳上,领下的胡须似被燃烧过一般焦枯目光不再褪琐一味无辜盯着身前的地扳,根本不敢望向对面,然而虽然不敢望向对面,但脸上那些像山川般密集淌过的皱纹要已经满是负疚和讨好神色。

  大唐国师李青山看着身前的师兄目光幽幽有若深宫里的怨妇,平日里对师兄的尊敬早已全然化柞了失望和恼怒。

  。宁缺不克不及进入吴天道南门,这就意味着虽然他是的掌生,但死之后,我吴天道南门便再也没有一位自己的神符师,这也就意味着我死后,便再也没有人能撑着南门。

  颜瑟大师抬起头来,呵呵傻笑望着师弟抚慰道:。也不至于这般严重,宁缺既然是我的学生,日后他若成了神符师,总不成能眼看着南门失事而不管。另外我虽然人老将死,但师弟年岁尚浅,也许死的时候宁缺早就死了,既然如此,他又有什么用?

  李青山面无脸色看着师兄,缄默很长时间后叹息一声,摇头道:。师兄莫非真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区别?如果宁缺进了南门,日后我再把南门之主让给他做他即是我大唐国师这南门即是想衰弱也难,可若他只是的学生日后最多成为我南门客卿,可这客卿又有何用?南晋柳白还是西陵神殿的客卿,可什么时候见过柳白为神殿降生入死?

  颜瑟同意书院二师兄的要求,以个人名义收宁缺为符道学生,却完全隔离了宁缺进入灵天道南门的可能,他的心中本自羞愧,回来面对李青山已然觉得有些无颜,此时听着李青山的话语越来越沉重,更是难堪到了极点,最后竟是不敢再看对方幽怨目光,狼狈掩面而走。

  一路过树穿廊,灵天道南门门生道幢道姑恭谨行礼遁藏,颜瑟大师今日却是全无表示自己和蔼好色一面的想法,面色铁青仓促前行,舍了正门直奔侧门而去,待推开侧门走入偏巷,伸手掸去肩头青叶,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容上总算回复了几分正常。

  虽对不起师门,但终穷是找到了传人,颜瑟忸捏之余,其实难抑心头喜悦,先前在南门观中,在国师李青山身前,那些喜悦敢羞愧掩盖,此时入了侧巷终于开始展露。

  一辆马车堵在巷口,看着车辕上的某侯府徽记,他微微一怔。

  一名管事模样的男人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上下打量了颜瑟大师两眼,似乎有些疑惑这名老道士的长相,半天后才把自家主人的殷切嘱咐记了起来,谦卑一笑线恳道:人给颜瑟大师请安了,人是安乐侯府大管事,今日奉侯爷之命特来寻您,听闻大师手中有张字帖……

  颜瑟大师冷冷盯着这名管事的脸,根本懒得想对方的来意,直接寒声道:滚。

  完这个字,他直接推开那名管事,抬步傲然向巷口走去。

  那名侯府管事在他身后脸色极其难看,然而想着颜瑟高高在上的神符师身份,却哪里敢有半点怨言,只是不断跟着他的脚步,带着哭音喊道:。大师,您听人把话完。

  巷口忽然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颜瑟大师是何等样身份的人?又是何等样身份的人?安乐侯不拘有何事询问颜瑟大师,或庄仪请入侯府,或肃容前来相见,均须执晚辈之礼,居然就让一个管事出面,侯爷这事儿做的未免孟浪了些。

  侯府管事不敢惹一位神符师,但却不代表在长安城里他不敢惹的人很多,听着这番看似劝戒,实际上是毫不掩饰挑拔的话,他怒从心头起,走出巷口,看着那名鹤发苍苍站在一架绿竹轿椅旁的老人,挥手i斥道:。我是什么样身伽……

  忽然间他身体僵硬,声音颤抖起来,紧忙单膝跪地行礼,道:。哪里值得大学士您劳神关心人实在是糊涂到了极点,这便回去将大学士的话传给侯爷。

  那位鹤发苍苍的老人淡淡看着跪在身前的侯府管事,挥手道:。没想到应变本领倒还不错,做个侯府管事,倒算是称职。

  老人姓王名侍臣,乃士,历三朝而不衰,深得陛下器重尊敬,即即是亲王李沛言看着这老人也要让道问安,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安乐侯。

  侯府管事虽不知这位王大学士为何呈现在南门观偏巷外,但哪里还敢多话,向着两位老人连连行礼,然后带着自家马车风一般逃走。

  颜瑟大师黛眉望着王大学士,拱手一礼问道:老学士,今日乃休沫之期,不消上朝,为何会呈现在这里?出宫顺道可不是什么好理由。

  。前些日乎我和老祭酒吵了一架,这个理由充不充分?王大学士咳了两声,回答道。

  颜瑟想了想,拂袖恼火道:们吵架那是去年冬季的事情,哪是前些天?

  。归正那幅花开彼岸天的双钩摹本,是在那个老家伙府上。那个老家伙不但不让我看,还经常拿这件事情来气我。王大学士难掩心中激荡,抚须怒道:双钩摹本过于拘泥线条原意,徒有原柞其形,却无其意,哪里有陛下赐我那副摹本好?

  。这话的就不讲理了。颜瑟深知这段公案,摇头做公论道:方家皆知,若要摹原柞之本义本迹,双钩法固然是最好的体例。

  颜瑟是吴天南门硕果仅存的神符师,王侍臣乃是历经三朝的元老,数十年来二人也算熟识,并且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世间书坛大家,此时起临摹之法,自然不会相让。

  。就算双钩摹本最佳。王侍臣微微一笑,傲然道:。那又如何?待我今日拿了那幅鸡汤帖回去,不挂书房,却挂在中堂之上,气不死那个老匹夫。

  。且慢。颜瑟异道:。鸡汤帖是什么工具?

  。就是在红袖招里拿走的那张帐簿纸。

  王大学士看着他神情凝重道:现如今风声已经传开,东城老笔斋曾经卖出去的那些书帖,都已经被人牧走。我觉得那些书帖并没有特殊意味,但这鸡汤帖却是大不相同,凭这鸡汤帖判定宁缺有神符师潜质,意义不凡。若能让老大把此帖收入宅中,岂不是大妙?

  颜瑟感慨道:。这风言风语果然传播的比符书还要迅疾。

  王大学士盯着他道:。闲话少叙,安乐侯蠢到极点,居然派个管事就来找讨要。我可是三朝大学士,亲自来巷口堵,并且要的是学生的书帖,这面乎给的已经够大了,可千万不要不给我面子,否则我们两个人城市变得很没面子。

  。我从这番话里只听出老流氓的气息,根本没觉得准备要面子。颜瑟恼火道:。我相识数十年,真想不到这个堂堂三朝大学士,居然也会为这种事情乱了本意天良!

  王大学士大怒道:。若是另外事情倒也罢了,花开一帖这一年在长安城里闹得太凶,那个老匹夫欺我太成,若不克不及把这面子找回来,我三朝大学士还怎样在朝堂上立足?

  颜瑟看着他,忽然开口道:。一万。

  王大学士脸上的怒容马上敛去,呵呵一笑道:。四干。

  颜瑟从袖中取出那张薄薄的帐簿纸,递了过去,道:成交。

  王大学士接过那张薄纸,看都没有看一眼,转身一屁股坐回那顶绿竹轿椅,对随从大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回府!把容宝斋最好的兴师傅给我请到府里来!然后让老三准备明日开府宴客,庆贺生辰,邀宾客前来赏鸡汤帖!

  绿竹轿椅一路挟风弄尘狂奔而走,隐隐传来大学士与管家的对话。

  。老爷,您的八十大寿上个月已经过了。

  。蚕货!老大的二丫头丹好这个月过生日!

  。把金无彩那丫头也请来,最最重要的是,不要忘了请她那个老不死外公!

  。如果他不来,我亲自上门去请!

  宁缺这时正在皇宫里紧张面圣,寻找一切机会柏马屁颂圣,他其实不知道自己去年酒后写的那幅便笺纸已经被卖出了两千两银子,并且还只是友情价。

  至于那张便笺纸书写内容的对象、历来没有机会看见那张便笺纸的桑桑,这时候正在临四十七巷老竿斋里紧张无语。

  听着门外不断传来的密集叫门声,隔着门缝看着那些挥舞着银票,面露焦急神色的各府管事,还有那些站在街对面兴奋议论的各色人等,侍女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应付这种局面。

  想起少爷临走前的交待,她把收集好的所有书帖全部整理好,打开床扳拿出匣子,与那些珍贵的银票整齐摆放在一起,然后拿了两根极粗的铁链子,把门窗全部锁死。

  做完这些事情,她又走回前铺,把难以关严的铺门扳用大铁钉用力钉死,这才梢微安心了些,顾不得外面一波高过一波的声浪,擦失落额头上的汗珠,背着大黑伞和几件宁缺交待过最重要的中堂,打开院后门悄悄溜了出去。

  此时天时尚早,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当桑桑走进红袖招青接时,没有看到什么营营燕燕的场景,只是闻到了无数美酒佳看的味道,已经一天一夜没吃工具的她忍不住吞了。唾沫。

  简大家的贴身绰女草,正在顶楼扶着栏杆看着下面发楞,忽然看到桑桑呈现在楼堂之中,马上大喜,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下去,双手牵起桑桑的双手,好一阵埋怨:。最近这些日子为什么一直没有过来?是不是家少爷禁了的足?宁缺这人也真是的,简大家不让他来这些之地,是想让他将心思放到学业上,居然借此对报气!还有,我听这半年经常去公主府里做客,是不是见惯了贵人,就忘了我们这些轻贱朋友?

  桑桑哪里顾得听草的埋怨,她此时要和整座长安城里闻风而动的人们抢时间,直接问道:。我家少爷去年大醉那一次,曾经在们这儿写过一张便笺纸,在哪儿?

  草微微一怔,旋即道:我帮去问问。

  片剩后草跑了回来,道:问过了,好像是水珠姐姐那时顺手拿走了,我这个工具做甚?已经隔了这么长时间,谁知道敢扔去了哪儿。

  曹佑宁在长安城里话向来有几分底气,因为他的姐夫是工部侍郎,并且自去年底工部尚书有缺之后,他的姐夫便被视柞下一任工部尚书。然而谁知道事情在今年春初陡然产生了转变,从河运总督府回京的某位大员,成了他姐夫强劲的竞争敌手。陛下对这个任命一直保特着缄默,而宰相和那几位大学士也一直没有拿定主意。

  在这种紧张关键的时刻,他的侍郎姐大变得越来越低调缄默,于是乎曹佑宁在长安城里话的底气也越来裁弱,尤其是此时此刻,面对着红袖招里的头牌红姑娘水珠儿,他话的语气已经不克不及用低调来形容,甚至显得有些谦卑。

  。我好姑娘,您就行行好,把那张帖子让给我吧。

  曹佑宁看着椅中那位丰润水盈的女子,若平日只怕早已心神摇晃想要扑上去,只是今天他的心神全部板那件事情占据,完全顾不得这些。

  他恳切道:。刚才的那位叫宁缺的学生,即是宫里那张花开帖的主人,如今陛下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这时候正和他在御书房里话,如果我骗,只怕还能省些银子,但我也算相识,断不至于如此待,水珠姑娘,可也不克不及这般待我呀!

  水珠儿此井已经从先前的震惊中醒了过来,有些头痛地揉了揉额头,无奈道:可是那张帐簿纸……

  曹佑宁极认真地纠正道:。不是帐簿纸,南门观里的风声已经传遍长安城,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幅书帖,那幅书帖应该叫鸡汤帖。

  水珠儿无可奈何摆摆手,道:。好吧,就依,可那……鸡汤帖,确实不在我手里。当日我取回来后,当夜便被人拿走了。

  。谁拿走了?曹佑宁紧张问道:。姑娘您可得仔细回忆,要知道这张字帖非同寻常,那位南门供奉正是凭此帖判定宁缺有神符师潜质,此帖日后必定会成为天下名帖!

  水珠儿没好气一笑,道:这还用得着好生回忆什么,那个老道士脏的一塌糊涂,性情怪异,却偏生出手大方,我怎么会忘记这种常客。

  曹佑宁听着她的形容,愣了片刻后忽然猛地一柏大腿,震惊道:哎呀!我的祖宗!那可不是什么脏道士,那道人肯定就是神符师颜瑟大师!

  水珠儿大吃一惊,用手绢掩唇,久久不出话来。她心想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居然在一天之内就变得如此荒诞,那个可爱的可疼的少年郎居然成了陛下苦苦寻觅半年的大书家,而那个隔上月余便会来饮酒柞乐一番的根琐脏老道,居然是位神符师!

  忽然间她想到一件事情,惊喜站起身来,叮咛婶女从屋后抬出一张烧毁不消的桌子。

  。看看这张桌子,上而是那位脏老逛……不,是那位吴天道南门供奉、硕果仅存神符师、目师大人师兄颜瑟大师用他终生功力有感而发,在这桌面晦摹的鸡汤帖!

  她用手抹去桌上的灰尘,看着那些潦草的字迹,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巨眼识人的风尘别样花,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一面自我欣赏一面毫不断顿地出了一大段话……

  曹佑宁把脸凑到桌面,盯着那些潦草却深刻入木的字迹,眼辟逐渐变得明亮起来,喜悦道:。水珠儿姑娘,价钱随开,不消再这些来烘托气氛了。

  水珠以手绢掩唇吃吃一笑,脸上全无旭旭神色,道:三干两。

  曹佑宁直起身来,毅然道:成交。

  。不船卖。

  院门忽然被人推开,桑嘉和草快步走了进来。

  曹佑宁异道:。为何不克不及卖?

  桑桑仔细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些字迹,澳门赌博网站:对水珠儿认真道:。卖拓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