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六十一章 自今日始,你我不再命如纸
  司徒依兰今天没有穿书院春服,澳门赌博网站:而是穿戴一身棒红色的箭纱不着脂粉的面上眉眼清秀如画,本有些成熟的绎红色竟被她穿出了逼人的青春味道。她站在晨光中看着宁缺,眼眸里满是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真喜悦,尤其是听到宁缺这句话后,眸子里的笑意马上变得更盛起来。

  书院诸生们的脸色很复杂,他们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应该些什么来淡化心中的尴尬与羞辱感。十几名军部的推荐生,不知何时走了出来,走到宁缺身前,极为正式的揖手弯腰行礼,领头的常证明看着宁缺的脸,道:我们向报歉。

  宁缺看着他们,缄默不语。

  常证明看着他脸上的脸色,略一停顿后解释道:不是因为赢了这场比试,不是因为进入二层楼,甚至不是因为代表书院赢了那些西陵人。我报歉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我错了,我不该该在没有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前,就怀疑的品德。

  宁缺笑了起来,道:。我们都是行伍身世,不消把这件事情搞的太复杂。去年曾经过要给我正名的机会,我虽然拒绝了,但知道终究是好意。至于那时我为什么会拒绝,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我不需要替自己正名,并且我的品德历来都谈不上好。

  常证明微涩一笑让开了道路。

  紧接着又有几名书院学生走了出来,似乎想要跟着这轮风潮向宁缺报歉,宁缺没有看到谢承运,但他看到了脸色有些难堪的钟大俊,还有几名那次在期考风波里闹的最凶的甲舍学生。

  他不肯意把时间耗在这些事情上,更不肯意让这些人轻描淡写声抱愧,便将过去那大半年的时光与故事一笔抹失落。

  他愿意让这些人心中一直连结着这份压力,他知道这会让这些人很是不爽,很是难受。

  一想到这一点他就很爽,很高兴。

  向司徒依兰与褚由贤揖手告别,对常证明和那些军部推荐生颔首致意,他看都懒得看那些甲舍学生一眼,与桑桑并肩向书院外走去。钟大俊紧紧握着拳头,脸色难看望着宁缺向书院外走去的背影,不悦喊道:宁缺,如果不肯意接受我们的报歉,我无话可。确实进了二层楼赢了隆庆皇子,用事实狠狠羞辱了我们曾经对的误会,但胜利者的骄傲,难道就这样让陶醉?

  听着后方传来的声音宁缺停下脚步,回头望向钟大俊和那些看上去想报歉,实际上脸色犹自失落不甘的所谓同窗们道:首先,那不是误会,不是所有指责冷漠都可以用误会解释,也许们以前对另外人可以这样解释,但这对我不可,我不接受。

  其次们不值得我羞辱……我的目标走进入二层楼,连隆庆皇子都不是我的目标,更何况是们?不过既然这个事实顺带羞辱了们,我也会很高兴地接受这个事实。最后关于骄傲……

  骄傲是我们唐人最贵重的品质,而我骄傲也不是因为我今天赢了隆庆皇子进了二层楼。去年常证明要给我正名机会,被我拒绝,我过那是因为我不需要,为什么不需要?

  晨光之中,宁缺把桑桑揽在怀里,骄傲看着神情复杂的书院同窗们道:因为我一直都很骄傲我不走到了此时此刻才忽然骄傲起来,只不过那时候的们包含现在的们都不懂我的骄傲,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水准来明白我的骄傲。

  完这段关于骄傲的话,宁缺没有再多一个字,直接向书院外走去。

  书院诸生像一只只木头雕出来的呆鸟般看着他的背影,钟大俊脸色涨的通红,双手握的极紧,却是硬生生不出一个字。常证明叹息一声,司徒依兰摇头苦笑,想着既然认为对方水准不足,并且对方已经跌落水中,何必非要在离去前再扇对方一个耳光?

  走出版院门口,宁缺看到了两个人,他对着右手方主持二层楼仪式的黄鹤教授恭谨一礼,黄鹤教授像看自家床底藏着的银子般笑眯眯望着他,轻捋长须颔首不已,十分抚慰。宁缺不认识左手边那个浑身污脏的老道,却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更加恭谨地行了一礼。

  颜瑟大师看着身前的这个千干净净的年轻人,三角眼里神彩飞扬,哪有平日里的那些猥琐之意,像极了一位临终前终于抱上孙子的老祖父般慈爱,感慨道:想必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果,日后若有空闲时,便跟着我学些鬼画符的本领吧。

  神符师在世间是何等样人物,能跟着对方学习符道真真是难得的机缘。宁缺先前已经从陈皮皮处知道了这场纷争的结果,听着颜瑟大师这话,再难以压抑住心头激动兴奋的情绪,复又恭敬一礼,恳切道:能跟随大师学习符道,是我的荣幸。

  颜瑟叹道:看起来刚入书院二层楼,还没有被那里面的骄傲横二气息黄坏,不错不错。

  宁缺抬起头来,看着这位外观实在是不雅观的老道人,犹豫片刻后终是没能忍住好奇,问道:颜瑟大师,我与您素昧平生,不知道您为何如此肯定我有修行符道的潜质?起来,能跟随您修行符道我本不该再有任何疑虑,我只是担忧日后会令您失望。

  失望?去年在红袖招水珠儿那儿看见留下的便笺,我便查过,那时以为不克不及修行,我直是失望到了极点。颜瑟看着他怜爱道:现如今能修行、甚至能进书院二层楼,那我还怎么会失望?除非忽然间忘记了怎么徒笔写字。

  听着这句话,宁缺怔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去年在红袖招里一番烂饮之后,曾经借着醉意发了些少年狂,只是那便笺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颜瑟大师怎么可能就凭那张帐簿纸便看出自己有修行符道的潜质?

  颜瑟看他神情,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笑着道:一张薄薄帐簿,廖廖数字鸡汤我能看出有神符师的潜质,而自己看不出来,因为是学生,我是神符师。

  宁缺听懂了这句话,行礼受教。

  这些闲礼日后再论,今日先跟我回南门观,符道万千,现在不过是张白纸,若要在上面绘出生避世界全像须得从最简单的落笔开始修行,这可是条漫漫道路,不克不及不抓紧。

  听到颜瑟的叮咛,宁缺和黄鹤教授同时一愣齐声异道:这么着急?

  颜瑟大师忽然缄默了下来,脸上叠在一起的皱纹里既有觅到传人的喜悦恬淡,又有些不清道不明的感慨他看了黄鹤教授一眼,转头静静看着宁缺,缓声道:我很老了。

  听到这句话,黄鹤教授神情顿敛,微微低首一礼,退让到一旁。宁缺也听出了这句话里的哀痛焦虑和着急不知为何心头竟是一阵酸楚,颔首应下。

  然而就在此时,斜刺里杀出了一道与场间情绪截然不合的声音。林公公不知何时呈现在场间,看着数人微笑道:颜瑟大师,今日宁缺不克不及与去南门,他必须跟我去一个处所。

  颜瑟微微一怔看着这个太监总管,想起来昨日这人过,他奉陛下之命前来书院并不是是为了观战,而是要接一个人,难道他要接的人……就是宁缺?

  就算是宫里要见他,也不迟这些时间。颜瑟不悦道:。为了抢这个学生我和书院争了一天一夜稍后还不知道该怎么向师弟交待,我急什么急。

  也就是昊天南门硕果仅存的神符师才会对皇宫里的要求如此漫不经心,才敢对权势赫赫的太监总管如此呵斥,林公公自然也不会起火,笑着应了一句:颜大师为了这个学生,辛苦期待了半日,然而您可知过……陛下已经等了他半年。

  陛下已经等了他半年,这句话直接让书院门口这几位瞬间无语。

  不远处的石坪上,书院诸生们还在进行着他们的活动后活动,年轻的学生们挥挥衣袖便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误会的衍生物可以原谅应该被原谅不被原谅那肯定就是对方不敷风度不敷气度,看着宁缺的背影指指点点痛陈其人之骄傲之狼性不改卤莽不堪如今满意便如此跋扈狂我且看能跋扈狂到几日,然后又开始批评常证明等军部推荐生不该自卑自贱去报歉明明我们都还没报歉就先道了歉那我们最后没道成歉岂不是显得很失落压力很大?

  对司徒依兰这位将军府的掌上明珠,自然没有学生胆敢酸言酸语,只是也难免投注了一些酸目酸光,司徒依兰听着这些议论极怒,只是看着那些同窗还在偷偷关心着书院门口处的消息,控制着音量,又怒极而笑,摇头实在无语。

  便在这时,书院门口忽然恬静了下来,诸生难以压抑心头的好奇,望了过去。

  之所以无语,是因为不知道林公公这句话的是什么意思,大唐天子为什么会等宁缺半年?颜瑟大师知道那件事情,甚至是由他本人证明了那件事情,只是没有想到那里去。黄鹤教授天天躲在书院里苦心研修,更是不问世事。宁缺和桑桑被震惊的情绪淋了一头的雾水,互视一眼后,宁缺意问道:林公公……不知您此言何意?

  林公公微笑望着他,道:去年春季某日,是不是去过御书房?

  自进入书院之后宁缺全副心神都放在登楼爬山修行事上,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大唐暗侍卫的身份,至于御书房里写了幅字的事情更是早已忘了,虽然那时那股美妙渣泄怨意感受还在心间,然而林公公这句话,就像一道闪电直接劈醒了他所有回忆。

  他脸色虽然还连结着平静,心脏却早已被震惊的微微颤抖,暗自想着莫非是宫中发现自己擅入御书房,所以决意问罪?只是自己那幅字意味旷远,与平素墨意完全不合,宫里怎么确定是自己?并且就算是问罪,也应该是侍卫处的事情,哪里值得让林公公这样的大人物出马?

  转念间宁缺想了很多事情,在传说风闻中皇帝陛下以仁慈闻名,并且如今自己已经成为书院二层楼的门生,颜瑟大师的学生,听昊天南门也很瞧得起我,这么些罪名应该总不会要砍自己脑袋吧?电光火石间他权衡了很多问题,最终老实道:正是。

  他尽可能让自己表示的平静些,正大光明些,然而谁都能听出来他的声音紧张的发干。

  林公公摸了摸光滑的下颌看着他呵呵笑道:果然是,那就很好,只是兹事体大,入宫之前为了确认老奴向陛下请了个问题。

  公公请讲。宁缺道。

  林公公看着他的眼睛,微笑问道:陛下问,花开彼岸天的前一句是什么?

  宁缺喃喃应道:奂跃此时海。

  那还游移什么?赶紧随老奴进宫吧……

  林公公看着他眉开眼笑道:我的宁大家。

  因为书院门口的恬静 纯粹的天向大家问好。。聚在一起的学生地恬静下来,好奇听着那动的议论,只是因为隔着一段距离,听的其实不真切,只能听到几个偶尔飘过来的文句。

  颜瑟大师要收那个幸运的家伙当学生,他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那位公公是哪家王府上的吗?他们这是在什么?好像是要去某王公府?有学生料想道。

  金无彩看着书院外的那辆皇家马车面露犹豫之色,喃喃重复听到的那些词:此时悔……彼岸天?陛下等了半年……这是什么意思?

  她替昨夜临时留宿书院的谢承运送去早饭后,便回了书院门口,准备与司徒依兰一道回家,没有听到前面那番报歉骄傲之论,却听到了最后的这番谈话。

  忽然间她眼眸里涌出不成思议的情绪望着马车旁的宁缺,声音微颤喃喃道:难道……难道御书房里那幅书帖,是宁缺写的?

  声音很却清嘶地传入书院诸生耳中,瞬间内石坪之上进入了绝对的恬静。

  谁都知道金无彩所的那幅书帖,那副不知被谁留在御书房里的书帖深受皇帝陛下喜爱,据陛下每每心烦国事政务之时便会去御书房里看那副书帖发楞而众人更清楚的是,皇帝陛下曾经请了多位书道大家进宫对临摹那幅书帖然后择其优者赐于朝中大臣学士,以此取代过往那些着实没有太多意思的赏赐。

  上有所好下必效之,即即是在民风质朴的大唐帝国也是如此,陛下酷爱书法,帝国上下尤其是士大夫阶层便酷爱书法,陛下酷爱那副书帖,大臣学士们自然也不甘其后,此风愈来愈盛,最后竟是酿成一件趣事,朝中大臣们每逢争论夺眷不下时,竟会把此书帖出来事。

  大学士陛下赐了本官第一道摹本,尚书大人便陛下赐我的摹本乃是最精妙最有原作神韵的双钩摹本,们那些摹本怎能与我书房里挂着的那幅相提并论?

  在御书房里亲眼看过那幅花开彼岸天的大臣们,都同意陛下的赏鉴,认为那确实是十年以降最具神韵之书,即便没有陛下的喜爱加持,也属难得佳作,再加上上述那些趣事,还有那位书家迟迟未现,该书帖离奇呈现在御书房里,更是给这幅书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世间唯神秘能神圣,那幅书帖和那位神秘书家被炒的越来越热,越来越令人好奇,到了今时今日,一帖动长安这五字实在是贴切到了极点。书院诸生平日里也曾津津乐道此事,金无彩和高姐这样的权宦子弟更是有机会亲眼看到那些摹本,然而谁能想到……

  那个人是宁缺。

  陈子贤看着站在皇家马车旁的宁缺,忽然懦懦道:去年起那幅书帖时,我就对们过,宁缺在东城开了一家书画店,那帖有可能是他写的。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石坪上一片缄默,震惊的缄默,尴尬窘迫的缄默。

  其实丙舍里有很多学生都记得去年的那场讨论,也记得在陈子贤懦懦出这种胡乱料想后,自己这些人是怎样的冷嘲热讽对着掩雨走廊里宁缺的背影指指点点,猖獗大笑。

  只是此时此刻有谁还能笑得出来?被视为修行废柴、称病弃考的无德人的宁缺,成功爬山,跨越那些不将他放在眼中的同窗,直至最后战胜不成战胜的隆庆皇子,这个事实对书院诸生来,就像是一道雷。

  地位尊高尚高在上的神符师,不吝撒野放泼哭着喊着也要收宁缺为学生,这件事情对书院诸生来就像是第二道雷。

  两道雷声过后,绝大部分人已经被劈的有些痴呆,只是凭着生存的本能,强行咬着牙替自己寻找最后的精神逃避通道和出口。

  就在这时第三道雷声响了起来。

  宁缺即是写出那幅花开彼岸的书家,他马上便要进宫面圣,他可以看到的前途就已经比在场绝大大都人更加光明和旷远。

  当第三道雷声响过后站在石坪上的书院诸生再也没有继续骄傲、继续冷漠、继续无辜、继续强瓣、继续质疑、继续不甘的任何理由,他们直接被劈成了无数根缄默的焦树,头上冒着青烟,衣衫酿成了黑糊糊的脆,片,大脑早就停止了转动。

  曾经笑的有多大声,此时的脸上便有多火辣;

  曾经笑的有多夸张此时便想在身前挖出多大的一个洞。

  曾经何等的风轮云淡无视,此时便不克不及不平辱地无法控制自己目光,望着那辆皇家马车。

  我曾经听宁缺过一个很新鲜的词。

  司徒依兰忽然幽幽开口道:那个词叫审美疲劳,我一直不明白美怎么审,然后又怎么疲惫?今天总算是明白了这句话里的意思,震惊这种事情多了也容易显得麻木无趣。

  猪由货站在她身后,摇头笑着道:可我依然觉得很爽。

  司徒依兰笑了起来,用力一挥拳头,看着四周的书院同窗们,道:确实很爽。

  她看着脸色惨白的钟大俊,钟大俊下期只里别过脸去不敢回视。

  她望向钟大俊身旁那名阳关老乡学生道:我记得某人曾经过,如果那幅字是宁缺写的他就会心甘情愿去亲宁缺的臭脚。

  那名学生惊恐万分,连连退后。

  司徒依兰莞尔一笑,问道:我可以让宁缺把鞋子扔过来,爬了一天一夜山道,应该很臭。

  那名学责大叫一声,然后直挺挺倒了下去,竟是被这句话吓昏了。

  四骏马车急驶在长安城笔挺宽敞的大街上,不时响起侍卫的喝道声,行人纷繁走避,然后看着那路烟尘破口大骂。大唐帝国向来讲究规矩,对这等不讲魁巨的马车,虽然明明看到是皇宫的马车,长安城的苍生依然毫不客气。

  宁缺和桑桑坐在昏暗的车厢中,被车内华贵的装饰弄的有些手足无措,时不时对视一眼交换一下感觉。

  要主仆二人如今也是见过大排场、见过大笔银钱的主儿,然而坐上皇家马车,正式奉诏入宫觐见皇帝陛下,依然难免还是有些紧张。

  不消紧张,陛下爱煞了写的那幅字。林公公看着他神情宽慰道。

  才下书院后山,便入重重深宫,宁缺一时半会确实很难醒过神来,犹豫片刻后,他有些不确定问道:公公,您真确认陛下是喜欢我的字才召我进宫,而不是因为另外?

  林公公怔了怔,哭笑不得道:那幅花开彼岸天在长安城里已经闹出了如此大的消息,莫非真是一直都不知晓?

  宁缺终于放下心来,笑着道:我从除修行,就最喜欢升官发家。如果早知道皇帝陛下会喜欢我的字,还在苦苦找寻草民,我肯定会自投罗……不,抱着我平生所写最精彩书卷直闯皇城,大喊就是我就是我,哈哈,就只怕会被人侍卫们直接打回来。

  这话的着实有憨傻有趣,林公公呵呵一笑,旋即颇有深意望着他道:若真能抱着书卷直闯皇城,羽林军决然是不会让进的,不过侍卫又怎么会打?

  宁缺心里咯噔一声。林公公微笑望着他道:私入皇宫,擅入御书房,以为难道宫里查都不查这件事情,便让陛下见?我知道暗侍卫的身份,也知道和朝树的关系。

  宁缺默然无语。

  林公公叹息道:虽东城偏苦,民间苍生很少会议论这些事情,但既是开书画店的,总应该知道些同业之间的议论,真不知道这一年在做什么。

  我很少和同业交往,至于这大半年……直在忙着学习。

  宁缺想着老笔斋里的树叶银锭洗脚水翰墨之类的物事,笑了笑。忽然间他想起一件极重要的事情,马上敛了笑容,向林公公要求回临四十七巷洗沐一番。

  听着这个要求,林公公极为不悦,心想陛下等了半年时间,不急着去谢恩,却急着回家中洗沐,这是何意?莫非先前没有同把规矩讲清楚?觐见之前宫中自然会让洗沐。

  然而不知为何,宁然显得额外倔犟,坚决要求必须回临四十七巷一趟。林公公被他吵的没有体例,又想着陛下如此欣赏这今年轻学生,也不肯意弄得太僵,便同意了他的要求。

  春日的临四十七巷额外美丽,几株桃花探出户部库房墙头,好奇地望着对街的铺面。

  昨日暮时,大唐国师李青山等人亲自前来临四十七巷,为的是审验宁缺字迹,那时众人进的卤莽,老笔斋的铺门被强行推倒,排场看着狼藉一片。

  宁缺看着敞开的铺门,心里暗道一声糟糕,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往里面冲去。

  旁边假古董店的老板娘嚷道:别着急,什么都没丢,我帮看了一夜。

  宁缺回头看着老板娘,只觉得她脸上厚厚那层脂粉竟是前所未有的美丽起来,上前给予一个最热情的拥抱,大喜道:吴婶儿,太感谢了,太感谢了!

  假古董店老板端着茶壶站在门口,看着这幕不悦道:感谢也别抱!那是我媳妇儿!

  宁缺大笑道:我固然知道是媳妇儿,还是唯一一个媳妇儿。

  假古董店老板骄傲一笑,啜了。茶水,道:那谁的准?

  老板娘正准备爆发,宁缺拦了下来,笑着道:吴婶儿您安心,今儿承了您人情,吴老二他这辈子就别想再娶老婆,我替看着!

  老板娘眉开眼笑,连连称是。

  吴老二大怒道:这个工具凭什么管我家的家事!

  宁缺能了指身后的皇家马车,笑着问道:这能管吗?

  吴老二看清楚了明黄马车上的徽记,想到今后的暗澹人生,马上吓得浑身颤抖。

  走入昏暗的老笔斋,宁缺没有急着让桑桑去烧水洗沐,而是先把铺门勉强关了起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踩凳上墙,把墙上挂着的那几幅自己亲手写的书卷取了下来。

  他把书卷郑重交到桑桑手中,神情凝重道:从今以后,少爷我写的任何一张纸,都要把它当作大黑伞一样来保管。

  桑桑睁着眼睛,疑惑问道:纸在人在,纸亡人亡?

  这不是纸。

  宁缺轻轻抚过桑桑手中的书卷,声音微颤喜悦道:这都是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