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唐国师很了不起吗?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唐国师很了不起吗?

  神符师颜瑟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他盯着身前的黄鹤教授,寒意逼人道:归正宁缺们书院不克不及要。

  黄鹤教授眉梢微挑,嘲弄道:师叔都能看中那子,我们书院凭什么不要?

  颜瑟大声吼道:那子天生适合修神符之道,这满天下除我还有谁够资格当他老师?

  黄鹤教授轻蔑一笑道:只有神符师才有资格当他老师?那也罢,我们书院另外厉害人物挑不出来,两三个神符师总还是能找出来的。

  他这句话时的语气,就像是自家后园里总能拔出两三根青萝卜一般,神符师确实尊贵罕见,然而书院终究不是普通处所,甚至他本人即是一位神符师,书院的底蕴之深,除西陵神国,谁能与之一较高下?

  颜瑟马上语塞,耍赖道:归正是我先瞧上的,们别想着抢。

  黄鹤叹息道:师叔年高德劭,不要总耍赖成不成?

  颜瑟呸了一口,怒道:看看师叔我这样子,天天泡青楼抱姑娘,我浑身上下每根毛孔里都透着猥琐下流四个字,从哪儿看到我年高德劭了?

  就算师叔今天豁出去不要这张老脸自卑自贱,也没有任何用处。

  黄鹤教授看着他认真道:皇帝陛下可能会吃您这套,国师大人会吃您这套,甚至我想西陵神殿的掌教和大神官也都吃您这套,可我们书院是绝对不吃的。

  书舍里的对话看上去似乎有些荒唐可笑,然而产生在两位神符师之间的争执,再如何像混混流氓,因为他们的身份必定会显得份外紧张,房间里的气氛骤然压抑起来。

  便在此时,亲王李沛言忽然微笑道:其实这件事情有什么好争的呢?依我看来,宁缺的修为既然只在不惑之境,远不如隆庆皇子,那么便让隆庆皇子进二层楼,让颜瑟大师收宁缺为徒。如此一来,帝国和西陵神殿都满意,颜瑟大师也满意,宁缺依然还保存着书院前院的学生身份,那书院便等于同时拥有了两名极有潜质的学生,如此结局岂不是相当完美?

  黄鹤教授听着这番话,微微一怔,总觉得听上去有些事理,可哪里有些不对。

  李沛言看着他温和道:如果书院方面限于制度,未便做出这个决定,可以让宁缺自行退出嘛,只要他自己抛却进入二层楼的资格,世间又有谁敢对书院三道四?

  黄鹤教授皱眉道:宁缺凭什么要抛却?

  李沛言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向颜瑟大师微笑问道:大师,本王想知道,若宁缺成为的徒弟,进入昊天道南门清修,与国师准备如何待他?

  自然是视若子侄,倾囊而授。颜瑟毅然回答道。

  李沛言望向黄鹤教授,笑着摊手道:我们都知道国师先生并没有什么杰出门生,颜瑟大师更是传承无人,如果宁缺进入昊天道南门,只需他自己用心修行,加上两位大师的悉心培养,不定他即是我大唐帝国未来的国师,如此光明前途,他凭什么不肯意?

  黄鹤教授终于明白先前心里那个疑问从何而,袖中双手微微一紧,盯着亲王殿下的眼睛,暗自想着殿下这招着实狠辣,如果宁缺真的被未来大唐国师的名号所诱惑,决意自行退出版院二层楼,那书院又有什么事理去与昊天南门抢人?

  先前一直是颜瑟在以退为进、以进为退,此时风水轮流转转,便轮到书院方面必须以退为进,争取时间思考应对体例,黄鹤教授无可置疑道:不管宁缺什么意见,这件事情必须征询一下书院所有教习的意见,否则此事岂不成了儿戏?

  ……

  ……

  初晨时分,天刚蒙蒙亮,宁缺揉着眼睛醒了过来。

  看了一眼窗外微光,默默一算便知道自己并没有昏迷太长时间。他起身走到桌边,举起那壶凉茶咕嘟咕嘟灌进去大壶,精神马上为之一振,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这应该是书院的寓舍。

  走到门口,伸手将木门缓缓推开,熹微的晨光从狭窄的门缝里穿进来,照入他的眼眸,令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忽然间他醒过神,看着那道晨光,像傻瓜一般站在门口无法动弹。

  那条漫长的山道,那些从正午到暮时到深夜的艰辛攀登过程,那些不竭重复的离合悲欢人生片段,那片黑色的荒原和奇异的梦境,回到他的脑海之中。

  我……登上了山顶。

  我……进了二层楼。

  宁缺怔怔看着门缝里的晨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经历了什么,自己做到了什么,一时间不由呆住了,脸上露出惘然的笑容,似乎连笑容都不敢相信这一切就这样产生。

  想起昨夜登上巨石的最后一步,想到荒原上的那次痛苦选择,他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心想那不知道是谁设置的幻境,竟然让自己这样一个世俗子去做那般玄虚的选择,这就像是让屠夫去思考哲学问题,即便能出正确的论点,但谁知道推理的过程是什么呢?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酸腐人,宁缺面带笑容推开面前的木门,走进清美的晨光里,然后发现门外站着几位官员,而紧接着自己居然又要做一次很是艰难的选择。

  现在还不是书院二层楼的学生,所以还有机会退出,还有机会选择另外一条完全截然不合,但绝对同样精彩光明,甚至命中注定会声震天下的道路。

  亲王李沛言坐在椅中,端起手边热茶缓缓啜了口,稍微消减了些睡眠不足所带来的困乏,看着身前那名缄默不语的书院学生,继续道:本王认为应该选择第二条道路,因为此事涉及到朝廷与西陵之间的和谐国交,虽我大唐帝国从不会惧怕什么仇敌,也绝不会在外来压力面前垂头,然而隆庆皇子入二层楼乃是陛下与神殿亲自拟定的协议。

  只要主动退出版院二层楼的竞争,很多人面临的困局便会迎刃而解,帝国承受的压力很少很多,并且各方面城市从中获益。李沛言发现宁缺始终缄默微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稍微生出些不悦,道:身为大唐子民为帝国分忧乃是理所固然之事,固然,就凭这个理由便让退出版院二层楼,不要是,即即是本王也会觉得太过荒唐无礼。

  所以本王再给一个绝对充分的理由。

  李沛言身体缓缓前倾,盯着宁缺的头顶,道:颜瑟大师身为地位高尚的神符师,不吝装疯卖傻耍赖,也要把带回去做徒弟,可以想见日后会对如何看重,如何悉心培养。十数年后会成为高高在上的神符师,会成为昊天南门中兴的希望。国师李青山只有两个徒弟,均不成器,他极为尊重自己的师兄,并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神符师对宗派的意义。

  宁缺依旧缄默,心里却是掀起了不的波澜,才入二层楼,又得神符师青睐,只不过是一夜功夫,自己这个没没无闻的普通学生,这个在东城陋巷里卖字的人物,竟然成了书院和昊天南门都想要争取的喷香芝麻烧饼,甚至被人看作什么中兴希望——中兴希望这么大而无当、看着就让人头痛的词,难道不该该是隆庆皇子这种人专属的吗?

  我知道和公主殿下的关系不错。李沛言望着他温和道:我在这里也可以给一个许诺,只要愿意为朝廷分忧,朝廷绝对不会亏待,本王私人也欠一个人情。待日后迈入知命境界,成为神符师,理所固然便会是我大唐的下一任国师。

  李沛言继续道:书院二层楼固然是极高妙之境,然而回头看那册册青史,能留下姓名的二层楼学生又有几人?可如果成为大唐国师,千秋之后依然会有无数人记得的名字。

  大唐帝国的未来国师?

  宁缺脸色虽然平静如常,内心的情绪却早已被这话吹的震荡不已。

  他恍如看到了一条光辉的金光大道正在自己脚下展开。究竟是抛却书院二层楼跟随那位神符师学习,去搏一个大唐国师的将来,还是进入二层楼跟随夫子学习精妙的修行秘诀,这真是一个无比艰难的选择,他甚至觉得昨夜在崖畔荒原上的那个选择都要比这个更轻松些。

  宁缺看着亲王殿下的脸,知道只要自己颔首,前程便无限光明,他相信这些话是真的,相信自己只要有机会跟随神符师学习,便真的可能成为日后的大唐国师,如果出这番话,向自己提要求的不是这个男人,不定他真的很动心。

  李沛言看着他眼眸里的情绪反应,隐约猜到他会怎样选择,脸色骤然一肃,右手紧紧握着椅柄,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这是昊天让朝廷赐赉的机会,如果错过是要受天遣的。

  毫无疑问这是裸的威胁,面对着这种威胁,纵使宁缺真成为书院二层楼的学生,也必须在这种威胁面前认真思忖,因为他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么便要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所束缚。

  宁缺很恭敬地揖手一礼,道:殿下,我究竟?结果是书院学生,在书院学习一年,感情深厚,若要替朝廷分忧自是心甘情愿,但我必须考虑书院方面的感受。

  ……

  ……

  有些人把选择的权力和压力毫不客气地放到宁缺肩上,那是为了避免激怒书院方面,然而宁缺这样看似清爽明朗实则滑不留手的人物,怎么可能主动去扛这种责任,轻轻飘飘一句话,便把选择的权力和压力直接扔了回去。

  至于书院方面会不会选择抛却自己,收隆庆皇子入二层楼,宁缺其实不担忧。他和李渔在这件事情上的看法相当默契一致,夫子未曾归国,书院里无论是谁都不敢擅作主张。在他心底深处其实还有一个想法,如果书院连朝廷的压力都无法抵抗,最终屈服把自己送给昊天道南门,那他何必在这样的书院里留着?去做一个大唐国师谁不乐意?

  他和李渔的想法自己没有错,只是现实与想法之间总是容易产生某些偏差,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书院教习们对隆庆皇子也颇有几分惜才之心,并且教习们其实不都是唐人。

  清晨的书院,教习们坐在房间内正在激烈争论,夫子没有归国确实让他们无法得出最快的结论,然而也正是因为夫子不在书院他们才有胆量出自己的看法。

  礼科副教授曹知风愤怒道:很多人认为这次考试里,我们书院作了弊,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只知道隆庆皇子出雾的时间很早,那为什么他会在雾外停留了那么长的时间,为什么最后他会和宁缺一起踏出最后一步?这中间究竟产生了什么事情?

  曹教授是书院资深教授,他的话自然有几分力量,房内众人虽然心知肚明,这位来自燕国的教授是因为不忿隆庆皇子失败,才会提出异议,但确实没有人能够解释他提出来的这个问题,甚至有些教习暗自想着,难道真是后山那几位在考试里动了什么手脚?

  一位穿戴蓝布大褂,手里拿着竹扫帚的老妇人,像看痴人般看着争论中的众人,道:真是一场无聊的讨论,谁先登顶就收谁,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把它复杂化。曹知风最近天天跑到长安城里去看的皇子殿下,回书院就痛哭流涕,觉着那就是燕国中兴的希望,可这关书院屁事儿?我听不下去,我要走了。

  书院数科荣誉女教授走了,还有几位全心全意为学术服务,不肯被俗务烦心的教授也先后离去,房间里的争论却愈发激烈起来,很多教习认为朝廷的提议确实能够让各方面都满意,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这样选择?难道非要为了宁缺把所有势力都获咎一遍?

  当曹知风副教授再次愤怒,再次慷慨激昂之时,房门忽然被吱呀一声推开,众教习愕然望去,只见片刻后一张粉嫩的脸探了进来,一对乌黑的眼珠骨碌碌直转。

  走进门来的是一个书童,清新可爱还带着点羞怯意味,望着诸位教习们,用蚊子般的声音轻声问道:我家少爷有事要问诸位先生,所以让我来传话。

  房内教习们知道这书童的身份,澳门赌博网站:温和问道:二先生有何事要问?

  我家少爷今早起床,发现还有很多闲杂人等留在书院里,发了好大一顿脾气。书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屋内众人道:他想问诸位教习,为什么过了一夜时间,告示还没有贴出来,那些闲杂人等还在这里呆着做什么?难道想让他请他们吃饭?

  听着这话,教习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们都知道那位书院二层楼的二师兄性情确实有些二,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竟会把亲王殿下和颜瑟大师这种人称为闲杂人等。

  曹知风教授看了书童一眼,道:入二层楼的人选还没有定,告示自然贴不出来。

  他本以为这般法会令对方不悦,已经做好了翔尽解释的准备,然而却没有料到,那位书童真是羞怯的不可,听了一个谜底便低着头走出门去。

  ……

  ……

  房间里教习们的争论又开始继续进行,然而没有过多长时间,门又吱呀一声响了。

  书童的脸上带着滴滴汗珠,显见刚才跑的很急,他看着众教习道:少爷问,什么叫做入二层楼的人选还没有定?

  曹知风教授不悦道:什么叫做没有定?没有定就是没有定。宁缺居然能战胜隆庆皇子先行爬山,这件事情很多人都心有疑惑,怀疑后山作弊,人心不服怎么定?

  书童惘然看着他,很长时间后才忽然醒过神来,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也不知道他究竟听懂了曹知风副教授的话没有。

  房间里一片恬静,教习们没有再次重新争论,因为他们强烈感觉到,二师兄的书童过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回来,然后继续问那些很二的问题。

  ……

  ……

  房门吱呀推开。

  书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曹知风副教授问道:少爷问,谁不服?

  曹知风教授愣了愣,看着书童清新可爱的脸蛋儿,看着他惘然的神情,实在是不出假话,也不肯意把书院外那些人推出来,拂袖皱眉道:我不服。

  书童哦了一声,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然想到先前少爷在山上对自己的后半段话,赶紧转过身来,有些欠好意思地挠头笑了笑,问道:请问您是?

  我是曹知风。曹知风副教授不悦道:问这个做甚?

  书童脸上露出理所固然的神情,道:因为少爷想知道是谁不服。

  完这句话,书童转身出门,重新向后山奔驰。

  ……

  ……

  门再次被吱呀推开。

  书童气喘嘘嘘扶着门框,看着曹知风道:少……少爷……

  曹知风忍不住笑了起来,摇头叹息道:家少爷又什么?

  书童咽了一口唾沫,看着他十分认真道:我家少爷,书院从无国土之别,广纳天下英才,曹知风是燕人,所以心向隆庆,我不怪,但要记住是礼科教授,给书院学生上的第一堂课是怎么讲的?书院的礼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这段复述的又快又顺,书童脸不时挑眉冷哼表演出冷漠和不悦,明显是在模仿那位书院二师兄话时的神态,看上去显得滑稽可爱极了,引来屋内教习们一阵哄笑,然而曹知风却笑不出来,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压抑着怒意问道:二先生究竟想什么?

  曹知风在书舍里讲过,书院的礼就是规矩,规矩就是看谁有实力定规矩。

  书童看着他认真道:夫子和大师兄去国游历,那在现在的书院里,我就是唯一有实力定规矩的那个人,所以不管服还是不服,都必须服,马上把告示贴出去。

  曹知风副教授愣了片刻后,愤怒挥动着院袍,抗议道:如此蛮横行迳,怎能服众!

  书童其实不知道这是真情流露,而认为这也是一个正式问题,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忽然高兴地举起手掌,一边鼓掌一边开心道:少爷真是伶俐,居然连这句话也猜到了,他让我告诉。

  曹知风副教授脸上的脸色很是难看。

  书童看着他,强作肃容道:我不需要服众,我只需要服从。

  有教习实在不忍看曹教授此时的狼狈神情,在旁道:这件事情就算不消理会陛下,颜瑟大师或西陵方面的看法,但总要尊重宁缺自己的选择。

  ……

  ……

  再一次推开木门,书童身上的衣衫已经全部被汗水打湿,他抬起袖子擦失落额头上的汗水,用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抬头看着屋内众人最后一次转述某位二师兄的结论。

  尊重宁缺自己的选择?我为什么要尊重他?至于大唐国师……

  到这里时,书童刻意做了一个很长的停顿,然而仰起微尖的下颌,对着屋顶翻了一个白眼,从鼻子里拙笨憋出一声冷哼,把山上那位傲骄男子的神情学的可爱无比。

  很了不起吗?

  ……

  ……

  书院后山某片平崖之上,青松怒展迎客,白云流淌其间,恍如一片人间仙境。

  崖畔站着两人。

  其中一人穿戴身极为龌龊破烂的道袍。

  另一人戴着顶极怪异的古冠。

  书院二师兄转过身来,面无脸色看着昊天南门供奉颜瑟,道:居然敢向书院伸手,居然想抢我老师的学生,莫是,就算是西陵昊天掌教,也没这个分量。

  颜瑟怪异一笑,看着他道:书院老二果然还是世间最骄傲的那个老二,话真是难听,不过我年龄比大,所以我不和脱手,免得被人欺负辈,但宁缺这子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就算是夫子在此,我还是这个态度,们想让我绝后,我就得把事情做绝。

  二师兄看着他微嘲一笑,道:别找这么多借口,如果没有老糊涂,就应该记得无论从老师算还是从皮皮算,我的辈分都比高,既然想从我手里抢人,哪有不打一架的事理?

  不打就不打。

  颜瑟看着他头顶的冠帽,嘲讽道:书院后山是的主场,我可没那么笨,归正我不出手,也没体例对我出手,至于宁缺那件事情,终究还是得看他的态度,日后我和师弟保他成为大唐国师,总好过天天呆在这座山里面,受这些师兄的闲气。

  二师兄白眼向天,冷笑道:大唐国师……很了不起吗?还不是天天要受李家和西陵那些老神棍的夹板气?大唐国师哪里是国师,纯粹就是个受了委屈不敢哭的媳妇儿。

  ……

  ……

  (哎哟,这书童真可爱……让我想起了我时候……怎么就那么木讷无趣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