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五十八章 咔嚓!咔嚓!
  大青树下的人们,看着巨石边沿那个正对着绝顶风光傻笑的少年,纷繁被勾出无限感触,缄默微笑不语,只有二师兄依然严谨不芶而坐,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书生手里捧着一卷旧书在看,似乎身周产生的所有事情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悠扬清远的洞箫声响起,男子拿起搁在膝上的长萧微笑而吹,紧接着铮铮颇有幽古意的三弦琴声响起,七师姐用手指拈起细若牛毛的绣花针,在山风中轻轻一划,针尖高速颤抖起来,发出一道类似金属冲击乐器的清鸣,壮汉举起沉重的铁锤,猛地向地面砸去,砸出轰然一声,正好精妙至极契在乐曲傍边需要激昂处的那个节点上。

  箫声琴声针声落锤声,混在一起便成了一首颇具古风的曲子,从青树之下悠扬散开,笼罩住书院后山顶崖,催动着崖间浮云缓缓流淌,催得山松微微招摇,似在迎客。

  站在巨石上方的宁缺听着飘进耳中的古曲,回头望向大青树下,看着那些形容各异,却都带着温和笑容的男男女女,看着树下陈皮皮的身影,知道这些人即是书院二层楼的师兄师姐们,他们正在用这种体例表达对自己的欢迎,不由心生温暖感觉。

  温暖的感觉在胸腹间迅速化为火辣,他两眼一黑,就这样倒了下去。

  隆庆皇子缄默站在巨石下方的草坪上,恍如根本没有听到这首悦耳的古曲,那张有若桃花天天的脸颊依旧完美,只是他的头发不知何时已经散发,带着汗水微湿凌乱扳在肩头。

  他抬起头来,看着青树下方缓声道:也许来有些可笑,欠缺了些风度,可我真的不服。

  不知何时,二师兄在那首古曲中长身而起,悄无声息来到草坪之上。他看着隆庆皇子面无脸色的脸颊,看着对方眼眸里的两抹幽光平静道:如果我是,我也不服。

  隆庆皇子缄默片刻后道:如果做到了灭情绝性,还是无法看破选择,那谁能看破?

  二师兄看着他,面露微微怜悯道:灭情绝性,那明性情之中原本便有恐惧,对选择的恐惧,我虽然不知道们先前看到了些什么,经历了些什么,但我大概能猜到,宁缺和不合,他的性情之中本无恐惧,所以他不需要像这般艰难地抹去本意天良,强求灭情绝性。

  隆庆皇子盯着他的眼睛,带着浓郁的不解与不甘问道:恐惧本就是人性,只要是人,就会恐惧,宁缺他也是人,他的性情之中怎么会没有恐惧?

  二师兄缄默了很长时间,似乎觉得这个问题确实有些令人疑惑,摇头道:或者这是恐惧与大恐惧的区别,们都能战胜本能里的恐惧,但如果涉及到生死之间,昼夜之间的大恐惧,那不是这般容易。

  隆庆望子听懂了这句话,眉尖倏然蹙起,问道:是宁缺他没有信仰。

  二师兄回答道:也许如此。

  隆庆皇子怔了怔,旋即自嘲伤感一笑,喃喃道:我因为信仰过于坚定,所以输给了一个绝对以己为先,没有任何信仰的人,这叫我如何能够甘心。

  二师兄缄默片刻后道:也许宁缺也有信仰,只是那些工具在他的心里藏的太深,所以石径上的幻境无法找到,甚至有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个信仰是什么。

  这时候,陈皮皮背着昏迷中的宁缺,气喘嘘嘘地从巨岩上艰难地走了下来,每走一步他脸颊上的肥肉便会轻轻颤抖,像极了湖里的波纹。他和大青树下的师兄师姐们都很清楚,宁缺是因为今日精神世界受到的冲击太大,加上身体消耗剧烈,直至最后成功登顶,放松的过于突然,所以才会昏厥过去,所以其实不怎么担忧。

  隆庆皇子看着陈皮皮的背影,听着青树下方隐隐传来喊师弟拿水的声音,忽然间想起掌教大人和那个女人用偶尔提起的某个天才人物,眼瞳微缩,喃喃问道:过……就是他吗?

  二师兄看起来根本没想过隐瞒陈皮皮的身份,道:就是他。

  隆庆皇子怔怔看着被那个被使唤的极为忙碌的胖子少年,想起掌教大人和那个红裙女人提起他时的唏嘘悔怅或是怒意,不由有些难以相信这种反差,转瞬间想到自己今日的遭遇,忽然发现也其实不是那般暗淡和难以接受,自嘲摇头道:。像他这样的真正天才,在书院二层楼中居然也要被们使唤来使唤去,我还想着能够入楼大放光彩,真真是痴心妄想。

  真正的天才到哪里都是天才。

  二师兄看着他微微发白的脸颊道:既然知道他是观里最天才的年轻人,那么他在我书院后山也是天才,固然比我还是要差上很多。不过也不消过于失望,其实今天的表示已经很是不错,如果不是碰着宁缺这么个家伙,我会很高兴在后山迎接。

  隆庆宴子缄默片刻后,长长一揖及地,然后转身向山下走去。

  书院前坪的恬静早已经被一阵类似于野蜂飘动的嗡嗡议论声所取代。虽然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依然连结着矜持,但普通的官员和教习学生,实在是无法压抑住心中的兴奋与好奇,急切盼望着想要知道,今日二层楼爬山的最后结果,究竟是谁取得了胜利。

  便在此时,负责主持书院二层楼开启仪式的教授先生,缓步走了出来。他脸上的脸色着实有些奇怪,似乎很欣慰,又有些震惊,似乎想笑,却好像因为某些事情不怎么笑的出来。

  在今日之前,包含书院诸生在内,都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位教授先生的身份来历。但今日教授先生主持仪式一整日,众人几番探问之下,终于知道他即是硕果仅存的几位神符师之一,哪里还敢造次,看到他走上石阶,下意识里便停止了议论,只是看着他脸上的神情,众人心里的波澜再次生起,想要从这些脸色中看出一些所以然来。

  黄鹤儿,在哪儿磨蹭什么?

  场间唯一敢用这种语气时教授先生话,敢直接喊出他的名字,甚至还要刻意带上一个儿字的,自然是大唐昊天南门供奉神符师颜瑟,无论是境界辈分还是年龄,他都《》首发要比黄教授授高出几分,此时心情本就有此焦虑,再看他在那处清嗓磨蹭,早就不耐烦了。

  今日书院二层楼招生一事已经有了结果。

  黄鹤教授也懒得与颜瑟这位出名惫赖的神符师争执,清了清嗓子,直接开口。

  忽然间颜瑟想到某种可能,焦急站起身来,伸手阻止道:不慌!

  眼看着期待了一日一夜的大戏便要收场,终于能够知道男主角摘下银面具后的真实相貌,却再次被人横生打断,书院前坪上的人们,纵使无比敬畏颜瑟神符师的身份,也终究没忍解缆出了一阵嘘声,法且不克不及责众,神符师再厉害,也总不克不及把场间上百人全给灭了。

  黄鹤教授毫不客气瞪了颜瑟一眼,心想催也是在催,这时候又让自己不慌,这是在闹什么玄虚,沉声问道:为什么不慌?

  书院二层楼开启是何等大事,夫子虽然去国游历不在京中,但们也不克不及这样敷衍了事,要宣布结果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沐浴更衣,焚香祭天一番?

  颜瑟噔噔噔噔冲上石阶,走到黄鹤教授身前,大义凛然道。

  台下的嘘声马上变得越发大了起来,就连亲王李沛言和李渔都忍不住看了这个老道两眼。

  颜瑟听着台下的鼓噪声,纵使脸皮皱厚若老树硬皮,也不由感到有些发热,然而对传人的饥渴终究还是战胜了他原本就不多的羞耻心,狠狠瞪向台下喊道:谁敢我的不对,站出来和我单挑!

  听着这话,台下马上没了声,无论是莫离神官还是那些面露不悦的书院博士教习纷繁转过脸去,心想和一个修练成精的神符师单挑?我们又没有发疯。

  黄鹤教授不悦看着他道:颜师叔,究竟想做什么?

  天下师符师极少,他们之间的师辈排序和各自宗派无涉,那是另一套简单又复杂的体系,此处无需多。其实颜瑟这时候想的事情很简单,他只是在想,如果宣布的结果,真的是他和师弟绝然不想听到的那个结果,并且还让全天下人都听了去,岂不是立刻成了定局?

  失落臂书院前坪所有人的否决……颜瑟拖着黄鹤教授进了一间书舍,跟他们一起进入书舍的都是些有资格介入此事,或者有力量改变最终结果的大人物。

  莫离神官脸色有些惘然,他觉得自己刚才肯定是听错了什么,于是向身旁的亲王殿下投予了询问的目光。然而李沛言的神情也有些怪异,他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听错,只可能是黄鹤教授宣布结果时错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料想,他望向身旁的侄女。

  李渔清秀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脸色,因为虽然她曾经无数次料想过,在今天这漫长的爬山时光里甚至无数次期盼过这个结果,但当这个结果真的呈现时,依然强烈地动撼了她的精神世界,让她一时半会儿难以回过神来。

  莫离神官的目光在几位大人物脸上缓缓拂过,所获得的回应都是他最不想看到的那种,他缓缓站起身来,有些惘然地看着黄鹤教授,疑惑道:登上山顶的过……宁缺?

  黄鹤教授叹息了一声,道:确实是宁缺。

  莫离神官身体僵硬站在椅边,很长时间都不出一句话来。

  身为西陵神殿天谕院的副院长,今次他奉掌教之命率领使团拜候大唐长安城,最主要的目的即是履行两国之间的秘密协定,把隆庆皇子送入书院二层楼。

  对书院,莫离神官没有丝毫好感,在他看来,像隆庆皇子这样的天之骄子,根本没有需要进书院二层楼进修,可是既然这是神殿的放置,并且整个世间现在都知道隆庆皇子要进书院二层楼,同意让皇子进入书院二层楼,那么他便一定要进去,因为这代表了西陵神殿的荣耀与尊严。然而谁能想到经过了如此漫长的期待,最后进入二层楼的却是另有其人!

  想到这件事情如果传回西陵,掌教暴怒之下自己可能遭受到了的惩戒,想到整个世间亿万昊天道教徒,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对神殿的敬畏有所摆荡,莫离便觉得从头到脚被冰水洗过一般,由内而外散发着刺骨的寒意,喃喃失神道:不成能,不成能。

  忽然他望着黄鹤教授愤怒挥手抗议道:一个普通书院学生怎么可能战胜隆庆皇子!皇子只差一步便要迈入知命,那个学生又算是个什么工具!书院肯定做了手脚!

  事实上如果让书舍外面那些还在期待着结果的人们知道了这个结果,大概也会生出和莫离神官相同的看法,今日和隆庆皇子竞争的其实不是那位知命以下无敌王景略,而是一个藉藉无名甚至事前都没有人知道他能修行的普通书院学生,这种人能够战胜隆庆皇子?

  田鼠能够战胜苍鹰?蚂蚁能够战胜雄狮?绣花娘子能够战胜夏侯大将军?不,这些都是不成能产生的事情,就如同宁缺不成能战胜隆庆皇子,除非上苍让苍鹰折了同党断了尖喙,除非上苍让雄狮提前酿成了一堆腐肉,除非皇后娘娘把绣花娘子许配给夏侯大将军当正妻!

  宁缺能够战胜隆庆皇子,除非书院黑暗作弊。

  书舍里的大人物们同时把疑惑舟问的目光投向黄鹤教授。

  黄鹤教授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怒意,面无脸色缓声解释道:根据我所知道的事实,隆庆皇子在爬山中表示确实很是优秀,如果放在往年,他绝对能够轻松进入书院二层楼,只是今年我皆知二层楼只招一人,而宁缺在爬山中的表示确实要比皇子更胜一筹。

  莫离神官失魂落魄坐回椅中,忽然看见身旁的亲王李沛言,恍如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道:殿下,依照先前的协议,皇子接替燕太子入长安城,是要进二层楼的,如果不是给夫子当学生,我西陵神殿怎么会让皇子离开判决司?如果书院找理由不收,那……

  李沛言眉头微皱,感觉十分为难,大唐宴室对书院向来敬爱,从不妄加干涉,只是隆庆皇子以西陵神殿判决司第二号人物的身份入长安城为质,双方确实告竣过黑暗的协议,皇帝陛下对这份协议也暗示了认事情确实会斐得很是麻烦。

  事先无论是西陵神殿方面,还是大唐帝国皇室,没有任何人能想到,居然有人能够战胜隆庆皇子抢先进入书院二层楼,竟是根本没有做出过相关的预案。

  李沛言望向黄鹤教授,犹豫片刻后道: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

  黄鹤教授面无脸色。

  李沛言望向颜瑟和一直缄默坐在角落里的林公公,心想陛下和南门让们两个人过来专门等着看结果,自然负有监察之责,那到了这个时候,们总要颁发意见,选个立场。

  林公公感受到亲王殿下投来的目光,起身微笑向众人道:陛下让我来书院是来接人的,与诸位大人议论的事情无关,我自然不克不及代宫里讲话。

  我表达一下意见,我坚决否决宁缺进入二层楼。

  颜瑟吹胡子努目道:用屁股想也能知道,那个家伙怎么能比隆庆皇子强?他怎么可能比隆庆皇子更早登上山顶?书院方面……肯定有问题。

  黄鹤教授脸色一沉,看着他道:。颜师叔,我熟归熟,但还是要证据。

  颜瑟瞪着他道:书院有证据自己没作弊吗?

  黄鹤听着他蛮不讲理的话,恼怒道:师叔,是不是又要开始耍赖了?

  我就耍了又怎么样?颜瑟挑弄着猥琐的三角眼,嚷道:归正夫子不在长安城。

  夫子既然不在长安城,不在书院,他身为昊天南门供奉便没有什么好怕,身为地位神圣高尚的神符师,竟是毫失落臂忌地挑明此事,这赖耍的着实有些光明正大。

  书舍里的大人物们看着颜瑟慷慨激昂地暗示否决均自愣住,联想到先前在石坪上的几番亮相,不由暗自琢磨着昊天南门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居然如此力挺西陵神殿方面?

  莫离神官看着颜瑟的背影,也自觉着奇怪,心想去年回神殿时把天谕院院长好生羞辱了一番,甚至还和大神官吵了一架,为何今日如此,莫非对隆庆皇子动了惜才之念?

  惜才确实是惜才,只是莫离神官没能猜到颜瑟拼命否决想要惜的才是谁。

  黄鹤教授冷冷看着颜瑟道:师叔虽然地位尊崇,辈分又高,但这究竟?结果是书院的事情,所以再扯着脖子否决也没有任何用。

  颜瑟拂袖怒道:书院是天下的书院,天下人皆有理由提出质疑和意见。书院是大唐的书院,我身为大唐人更有资格暗示否决否决无用,可我还是要否决,宁缺就是不克不及进二层楼!

  不知何时,李渔悄无声息走出了书舍,来到了书院前坪。

  一名公主府官员站在她的身后,完全难以掩饰脸上的震惊之色从殿下处得知了今日爬山的最后结果,他不由想起去年正是自己建议殿下宁缺这人并没有培养前途,不由大生悔意。

  今夜之后,无数人城市去查宁缺的秘闻,肯定会查到去年他护送殿下返京一事。无论如何,宁缺究竟?结果与我们这方相对亲厚些殿下先前不该该出来,应该确保他进入二层楼。

  李渔微嘲一笑道:里面那些大人物比我年岁都长,见识的事物比我都多,却忘记了一些最重要的事情,二层楼开启是替夫子收学生,宁缺能抢先一步爬山那即是夫子选择了他做学生既然如此他们吵再久吵再凶也没有任何意义,除非夫子回国后自己改了主意。

  她抬头望向书院后方那座高山想着山顶那个少年此时应该处于何等样的兴奋欢愉之中,又想起去年春季那条布满杀戮的归途,想起自己招募对方却被拒绝的往事,眉宇间不由流露出几抹迷惘怅然之色,失神喃喃道:那时我本以为已经足够看重,给予的诚意价格也足够多,现加今看来才知道原来那些依然不敷,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初会拒绝我。

  那名官员看着殿下脸上神情……猜到她在怅然何事,低声宽慰道:殿下待他那位侍女亲厚,听闻他与那侍女感情颇笃,那便总要念殿下几分恩典。

  这是两回事。李渔缓缓摇头,缄默片刻后蹙眉道:固然,现在可以酿成一回事。

  书院前坪里的人们都竖着耳朵,想要听房间里的大人物们在议论什么,想要知道究竟是谁最先登上山顶,谁最后进入了书院二层楼。

  有很多人注意到公主殿下很早就离开了房间,和下属们恬静地站在不远处的处所,人们悄悄观看她脸上的神情,想要从她的眉眼间猜到事实的真相。

  而像司徒依兰这样与殿下关系亲密的人,不需要隔着极远的距离察颜观色,她直接走到李渔身前,恭敬一礼后带着紧张的神情,声音微颤问道:殿下,究竟谁赢了?

  李渔看着书舍标的目的,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激烈争执声,忽然间细眉微挑,脸上露出一丝颇堪捉摸的笑容,决定快刀斩乱麻,提前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他赢了。

  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并没有提到获胜者的名字,但司徒依兰理所固然听懂了李渔想要表达的意思,不成置信地抬手掩住嘴,把那声惊呼堵了回去,闪亮的眼眸里满是震惊与喜悦。

  惊呼声终究无法一直被手掌遮住,少女惊喜的欢呼打破了书院夜晚的宁静,她兴奋地跳了起来,笑着向人群跑去,牵住女伴的手拼命地摇晃。

  此时不消司徒依兰再任何话,所有人都知道了最终的结果,石坪上一片死寂缄默。

  钟大俊脸色铁青,喃喃颤声道:。怎……怎么……怎么可能是他?

  谢承运的身体微微一晃,轻轻让开身旁金无彩的扶持,倔犟站直身子面色微白望向司徒依兰,声音微哑道:一直都知道他在隐藏实力,所以一直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

  自夏日那场期考之后,宁缺被书院诸生排挤边沿化,只有司徒依兰和裕由贤待他如故,槽是浪荡富家子,本就和书院学生不是一路人,没必要多言,而司徒依兰身世豪族大门与谢承运等人才是一个世界的,却偏生对宁缺一直照拂有加。谢承运和书院诸生今日难言之余,细细回想当日情景,自然认为司徒依兰知道宁缺的某此秘密。

  司徒依兰看着面色惨白的谢承运和震惊如木头般的书院诸生,冷笑道:我不知道宁缺隐藏了怎样的实力,我只知道,如果不是这大半年来们一直在看他的笑话,那么今天,们就不会酿成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以往书院诸生眼中,宁缺就是一个性情卑鄙的家伙,就是书院这一届里最大的笑话,然而今日看着他登高山,诸生才无比羞辱地发现,司徒依兰的嘲讽竟是那般的贴切,他们自己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啪的一声轻响,褚由贤手里最后剩下的那点糕点尽数摔落在地板上,他呆呆望向书院后方的高山,在心中狂喜想道,自己居然认识了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家伙,这要让父亲大人知道,还敢我平日在书院里结识的尽是些狐朋狗友吗?爹,这次可错大发了!

  石坪上鸦雀无声,诸生陷落在深深的羞愧情绪之中,甚至有些人悄悄低下了自己平时骄傲高抬着的头,有些人因为这种精神冲击而变得有些麻木滞愣起来。

  便在这时,一声愤怒的暴喝从书舍里响起,炸响在石坪之上。

  宁缺修为那么差,怎么能让他进二层楼!

  钟大俊从剧烈的精神冲击中勉强恢复过来,听着那声暴喝,恍如抓住了最后一把尖刀,挑起眉毛颤声快速道:们听听,们听听,那是颜瑟大师在话……他宁缺修为差,不克不及进二层楼,颜瑟大师,那可是颜瑟大师,听他是传中的神符师,还是我大唐国师的师兄,连他老人家都这样认为,那谁敢肯定宁缺一定能进二层楼?

  他转过头来,用无神的目光瞪着司徒依兰,道:听见没有?事情其实不是想的那样。

  书舍内,颜瑟脸色铁青吼道:看见没有,这是我昊天南门的令牌,我今天的话便代表整个昊天南门的态度,我想无论是西陵神殿还是皇帝陛下,都要尊重一下吧?

  黄鹤教授像看着痴人一样看着他,缄默很长时间后皱眉问道:。师叔,今天究竟来书院是想做什么?能不克不及把的要求直接提出来,然后我们看看能不克不及商量?

  啦……颜瑟脸色骤变,眉开眼笑指着黄鹤道:这可是自己的,如果呆会儿没商量出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我可是不依的。

  黄鹤教授欲哭无泪看着这位大概在长安城里辈分最高的神符师,摊手道:先。

  颜瑟咳了两声后道:。起境界修为,宁缺比隆庆皇子差了太远,但起一些旁门左道的本领,我觉得他还是有些培养潜质,所以我觉得他不适合进书院二层楼,更适合当我的徒弟。

  他的已经尽量平淡,神情尽量自然,然而这句话却依然让书舍里的大人物们骤然变色,黄鹤教授瞪着眼睛向前踏了一步,莫离神官惊地站起身来。

  是……宁缺有成为神符师的潜质?黄鹤教授盯着他问道。

  颜瑟看着他的神情,心中大感后悔,暗道自己已经忍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偏生在这关键时刻没有忍住,遂即决定破罐子破摔,冷哼一声道:是又如何?他是我先看中的。

  在这个世界上,神符师的传人……就像是传中的凤羽一样罕见而珍稀,无论是对神符师本人还是他所属的宗派而言,都太过重要。此时听到颜瑟确认此事,室内诸位大人物再也无法连结镇静,莫离神官更是抢前几步,愤怒盯着颜瑟道:师伯!既然发现了有潜质成为神符师的人选,应该第一时间通知神殿!

  空话,先通知们,还有我喝的粥饭吗?颜瑟一努目睛道。

  现在轮到黄鹤教授眉开眼笑了,他看着颜瑟感激道:师叔,觉得我们书院知道了这件事情,还会把宁缺放走吗?

  颜瑟怫然作色,指着黄鹤大怒咆哮道:好个无耻人!先前如果不是可以商量,我何至于把这件事情告诉们!

  商量自然是有商有量,如果所有商量都有预先结果,那何必商量。

  黄鹤教授满意道,心想今日书院二层楼赢来一位新门人,日后甚至可能再多一位神符师,大感欣慰。

  颜瑟怒道:无赖无耻!

  黄鹤笑道:向师叔学习。

  颜瑟须发疯喷,大怒厉声喝道:我颜瑟半生就觅着宁缺这么一个良材,谁要敢与我抢这徒儿,我必与他势不两立,哪怕焚身碎骨,也要将他挫骨扬灰!

  黄鹤身体微颤,笑道:。师叔这话好生狠辣,师侄若不是背后有整间书院,或许真的会怕。

  我颜等半生……宁缺……良持……徒儿……势不两立……碎骨……扬灰。

  神符师颜瑟暴怒之下的话语,恍如雷声一般传出版舍,在书院石坪上炸响。

  钟大俊刚刚挤出的那抹笑意……马上舟在了脸上,显得极为滑稽。

  如果宁缺登顶成功,进入书院二层楼的事实,是打在书院诸生心头的第一记响雷,那么此时一位地位尊崇的神符师如此癫狂喊着要收宁缺为徒,意味着宁缺日后可能成为一名神符师,这就像是打在众人心头的第二记闷雷。

  雷声过后,书院诸生如遭电击,痴痴傻傻站在石坪之上,完全不知该如何言语。

  褚由贤看着脸色惨白的钟大俊,同情叹息道:我要是,就去灶堂拣块过夜的酸臭豆腐撞死算了,这样不会浪费新鲜豆腐,味道又和臭嘴出的酸话很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