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纸,一帖,云后的两记雷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五十三章一纸,一帖,云后的两记雷

  千年之前大唐立国,在昊天道的缄默关注之下,天下十七国伐唐结果惨败,经此一役大唐帝国在世间奠定了千秋雄主的地位,代表神辉照耀世间的昊天道也不得拿块脏布蒙了自己眼睛,毫不情愿地认可了这个事实。

  时至今日,昊天道在大唐帝国境内传播仍然极广,但其实不代表西陵神殿能拥有与在其它国度同样的神圣至高地位,在大唐子民心中有资格转达上天意志的宗教机构叫昊天道南门,也正是无数年前那场战争最终催生的畸形产品。

  名义上,总坛在长安城的昊天道南门是昊天道的下属教门,由西陵神殿直接管理,从南门掌教神官至高阶道人,修行的都是昊天道法,师承也延续了西南一脉。

  然而事实上,昊天道南门更应该算做大唐帝国的一部分,无数年的实践证明,无论是感情倾向还是立场选择上,但凡帝国与神殿之间产生争执,南门所有道人的立场都很是坚定——他们永远坚定地站在帝国一边。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西陵神殿里很多守旧派老道人,始终坚持认为南门众人乃是比魔宗更可恶的叛逆,基于同样的原因,大唐帝国始终对昊天道南门信任有加。

  如今的南门神官李青山,被皇帝陛下正式封爵为大唐国师,还兼署着天枢处,要知道天枢处乃是朝廷管辖大唐境内所有修行者的机构,由此可以想见帝国与南门之间真正的关系。

  昊天道南门的总部道观就在南门,不是长安城朱雀南门,而是城北大明宫的南门外,那座黑白两色为主的道观被无数青树掩映,与皇城遥遥相望,别有一番美丽,显得平静温和并且相对矮,没有太多神圣肃穆之感。

  道观深处一处偏殿内,哑光的深色木地板尽头坐着两位道人,其中一人穿戴深色道袍,腰间系着御赐的明黄系带,俨然一副得道高人模样,正是大唐国师李青山。

  对面坐的是位瘦高老人,老人穿戴一身龌龊道袍,染着无数油垢的道袍与闪烁着下流目光的三角相映不成趣,面对着地位高尚的大唐国师,老道的眼睛依旧盯着另外处所,脚跷的老高,浑然没有一点尊重敬畏感觉。

  李青山看着案上茶杯,若有所思道:今天书院开二层楼。

  道士随口应了声。

  听着有些不对劲,李青山抬起头来,正好瞧见老道士正色迷迷盯着廊外行过的一名秀丽中年女道官在看,而那位女道官而是含羞而笑,不堪娇怯。

  瞧着这一幕,李青山苦笑连连,看着老道道:师兄入符之时立誓纯阳入道,一生不近女色,既然如此还何苦夜夜在青楼里流连,又总要摆出个色中恶鬼模样给人看?

  猥琐老道即是昊天道南门硕果仅存的神符师颜瑟,听着李青山言语,他极不赞同的摇了摇头,捋着颌下三两根胡须认真辩驳道:师弟此言差矣,昔时心急入妙符之道立了那个毒誓,我便悔了半生。如今不敢破誓,固然不敢真个亲近女子,那眼神作派何不尽量猖獗放任些,也好求个道心无碍?

  李青山无奈一笑,实在拿这位道法高妙却偏爱在红尘里打滚的师兄没有丝毫体例,转而神情凝重道:隆庆皇子进了二层楼后,自有书院后山看着他,我的责任便了。

  听到此事,神符师颜瑟也难得变得认真起来,沉吟片刻后道:那个家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判决司的二号人物,在神殿里肯定有大靠山,我们能不沾手即是极好。

  昊天道南门的地位始终有些尴尬,他们首先要考虑大唐帝国的利益,但师门一脉却始终还是在西陵,处于这等夹缝之间,又有那些历史情仇恩仇,面对着隆庆皇子这位西陵神殿重点培养的神子,即是李青山本人,若没有大唐国师这件神圣外衣,也会觉得份外棘手。

  做为昊天道南门领袖及供奉,他们深知西陵神殿道门总坛深不成测的实力,所以历来没有想过隆庆皇子不克不及进二层楼。

  与拥有无数年积累的西陵道门相比,我南门始终还是过于单亏弱,神殿实力太过深不成测,随意来一个晚辈,城市令我感到麻烦……

  李青山神情凝重看着颜瑟,道:公孙师弟苦研符阵合一之法,心血精神消耗过剧,如今必须留在山中清修,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复神通,现如今我南门就只剩下师兄一个神符师,又后继无人,真不知道如何应对日后局势。

  能迈入知命境界的修行强者,经常被人们称做大修行者,而一旦能进入知命上境的符师,则会被称为神符师,用来形容此符师能够拥有某种近神的力量。

  在普通战斗中,神符师其实不见得会比另外大修行者拥有更强大的神妙手段,然而符术可以助修行,可以强兵甲,可以布阵法,可以益军事,甚至可以行云布雨。

  偏偏符之一道却是所有修行秘诀里最艰深的学问,极为讲究修者的悟性与资质,这种悟性资质极难用言语阐释,只能归类于某种天然对符文的敏感,纯粹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完全无法通过后天感知修练而成。

  传说风闻南晋剑圣柳白曾经测验考试洞明符道,然而即即是这样公认天资盖世的人物,也始终无法在符道上前进一步。

  所以对宗派和国家而言,神符师这种存在毫无疑问是最贵重却也是最稀缺的关键性人物,于是有种法,没有神符师的国家都是国,没有神符师的流派根本没资格入流。

  大唐帝国雄霸天下,神符师却不跨越十人,其中大大都神符师醉心于纸墨符文的世界,不问世事隐居深山别院不出,真正在世间行走的不过廖廖三数人。西陵神殿号称拥有世间最多的修行强者,但相信出生避世的神符师数量也极少。

  昊天道南门供奉颜瑟,即是这样一位神符师,他幽幽想着自己死去之后,南门便再无神符师,不由悲从中来,拾起案上茶杯聊作烈酒一倾而尽。

  放下酒杯,他望着道观南向的天空,感慨道:书院不问世事,却隐隐制衡世间万事,不克不及不认可自有其底气,仅我这个老道知道的,便有三个老伙计藏在书院里。

  这句话里的老伙计,自然指的就是地位尊崇的神符师。

  李青山蹙眉道:听今日负责主持书院二层楼开启的……即是一位神符师,只是没有查清楚究竟是谁。

  应该是黄鹤。颜瑟面无脸色道:那些老伙计在书院里藏了这么多年,大概也就是他没能褪尽尘心。

  听隆庆前些天在告捷居里吃了些亏。

  李青山忽然转了话题,淡然道:虽然份属一脉,那年轻人又是道门重点培养的对象,我身为南门神官实在不该该幸灾乐祸,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消息,我始终没有体例压抑住喜悦的心情,每每讲起此事时,只好刻意不笑。

  神殿属意由隆庆接过燕国皇位,那日公主送燕太子归国,这种机会无论是莫离还是隆庆皇子自己都不会错过。

  同行的还有曾静。他向颜瑟道:只可惜他没有想到却在他最擅长的言辞功夫上被人摆了一道。

  颜瑟比较留意曾静这个名字,叹息道: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如今真的势成水火了?话陛下年龄正盛,这便开始抢夺那把椅子,会不会嫌太早了些?

  势成水火倒不至于,自钦天监那事之后,据我看来皇后娘娘倒一直缄默自持,公主殿下究竟?结果年轻,却有些掌握不了分寸。李青山摇头道:不过这与我们道门其实不相干。

  都得天子溺爱,但皇后娘娘身后有亲王,有夏侯,正如李渔究竟?结果年轻,即便她长袖善舞,在年轻一辈心中极有分量,但身周之人也难免年轻,缺了几分力量。

  李青山微微颔首,道:正是如此,话那日在告捷居里压了隆庆皇子一头的书院学生,听闻与公主也极亲厚,不过听这个叫宁缺的家伙不克不及修行。

  听到宁缺这个名字,颜瑟微微挑眉,端着空酒杯缄默了很长时间后轻声道:我听过这个人,我甚至查过他,他确实没有修行潜质,否则我会挑他做我的传人。

  李青山脸色骤然凝重。身为昊天道南门领袖,他深知神符师想要寻找传人何其困难,师兄的眼光又是何等样的挑剔。

  迎着对方审慎的目光,颜瑟知道这位师弟心中在想些什么,轻声一叹从袖中取出一团被卷好的纸张在案上铺开,那张来自青楼招的帐薄纸已经满是皱折,然而过了数月时间竟是依然没有破损,可以想见对老道而言的重要性。

  这是他酒后写的一张便笺,全无森严法度笔章规矩,树枝乱倒拖把乱扫笔意充分,看似散乱却能凝意入迹甚至发散气息,字有其形而无其意,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写法。

  神符师颜瑟缄默片刻后,道:可惜,没有一丝元气波动。

  ……

  ……

  处于夹缝之间愈发需要力量,而如今能在神殿上有位置的南门中人,就只剩下我和师兄。如果师兄的是真的,如果这个叫宁缺的书院学生真有资格成为的传人,应该很清楚,这对我们南门而言,是何等样重要的事情。

  国师李青山神情凝重望着颜瑟,沉声道:必须再确认一下那个叫宁缺的书院学生究竟能不克不及修行。

  颜瑟看着殿外碧天流云,缓缓摇头道:不消再看了,那个家伙虽然根骨自通符意,但确实无法修行,可惜可叹。

  李青山皱眉道:事关重大,再查一次。

  军部查过,门内吕看过,书院那些教书先生也看过,徒儿也去看过,都确认他不可。

  颜瑟淡然看着他,缄默片刻后道:其实我也不甘心事后自己悄悄去看过,但结果还是一样。

  淡淡一句话,不知含着老道几多身后无传人的遗憾唏嘘。

  李青山缄默了很长时间,轻拂道袖道:再查最后一次。

  ……

  ……

  一名腋下夹着黄纸伞的年轻道人走到二人面前,恭恭敬敬双膝跪下,将黄纸伞放到身旁,取出一叠天枢处的宗卷,然后低下头声音微颤道:去年夏天有一份述说,南城某赌坊里呈现了一位修行者,经查询拜访那人应该就是宁缺。

  房间里一片死寂般的恬静,颜瑟颌下疏须无风暴起,他如年老癫狂的猛虎般重重一拍桌案,暴怒骂道:那夜我让查!是怎么告诉我的!

  师伯……年轻道人莫名其妙回答道:那夜查出来的结果,宁缺他诸窍欠亨,确实无法修行。

  既然师伯问过这事,为何后来天枢处有述说,却没有告知师伯?李青山冷冷看着自己的徒弟。

  年轻道人低声解释道:那年轻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即即是天枢处查到后并没有告知我。

  有什么特殊之处?

  那个叫宁缺的人好像和齐四爷认识。

  然后?

  齐四是朝树的人。

  然后?

  朝树……是陛下的人。

  年轻道人抬起头来,看着师父与师伯,低声道:如果宁缺是陛下的暗笔,天枢处必须要连结缄默。

  颜瑟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怔怔地盯着案上那些宗卷,苍老的嘴唇微微翕动,喃喃道:那子真的能修行了?这怎么可能?他明明诸窍欠亨……

  李青山余光注意到师兄按在木地板上的右手青筋毕露,微微颤抖,知道他此时心中定然情绪激荡,难以自持。

  师兄。

  嗯。

  两名昊天道南门最顶层的大人物对视一眼,看中彼此眼中的坚毅态度和必得之心,微微颔首。

  李青山沉声道:只要确认宁缺真有资格成为的传人,那不管他是陛下的暗棋还是公主的隐着,我昊天道南门就一定要把他抢过来给当传人!

  ……

  ……

  临四十七巷老笔斋的大门被人硬生生砸开,那些本想打抱不服的街坊邻居,看着老笔斋门口围着的衙役,还有那些浑身带着危险味道的官差,下意识里连结了缄默。

  国师李青山带着颜瑟闯进老笔斋,他们没有看到宁缺,但他们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两幅字,字的落款是宁缺。

  好字。

  颜瑟简洁明了颁发了自己的看法,然后望向李青山,道:先前如果有六分掌控,现在的掌控已经升到八分,如果能看到他对翰墨的贪婪饥渴之意,那我的掌控就有十分!

  李青山皱眉问道:什么样的掌控?

  如果能再让我到他翰墨里的饥渴意。

  颜瑟盯着他的眼睛,郑重道:一定要把他交给我,我有掌控十年之后,昊天道南门便会再多出一位神符师。

  出门之前,这位地位尊崇的神符师看着四周那些不堪入目的香坊行货,感慨道:谁能想到在这样的偏街陋巷书店里,竟藏着一位符道天才书法大家?

  听到这句话,李青山隐约想起一件事情,霍然转身望向老笔斋墙上挂着的那两幅宁缺真迹,眉头猛地挑了起来。

  ……

  ……

  皇宫御书房外,太监禄吉恭谨行礼,道:禀报国师,陛下正在朝会与大臣们讨论燕国征和大事,陛下用茶粥前了,国师既然难得想赏字,便请自入,只是莫乱了书架。

  听着这话,李青山毫不犹豫推开了御书房的门。

  ……

  ……

  颜瑟盯着被铺开的纸卷,看着上面那淋漓尽致的花开彼岸天五字,苍老面容上渐渐浮现出不尽欢愉赞叹之色。

  李青山看着他神情凝重问道:师兄,可看到饥渴?

  笔意虽和那幅鸡汤帖完全不合,但我可以确认是同一人所书。颜瑟声音微颤道:至于饥渴……我能看到那子写这幅字时就像八百年没有吃过鸡肉的狐狸一般贪婪。

  年轻道人从旁看了一眼,不解问道:我在祭酒大人府上看过这幅字的双钩摹本,祭酒大人评价这五字气饱神足,无一丝乏力空无痕迹,世间难觅,既然如此为何又饥渴?

  懂个屁!颜瑟披头盖脸骂道:非饥渴至不成忍时方能捉笔蘸墨尽情狂书,哪能写的如此气饱神足?

  年轻道人讷讷退后。

  李青山盯着颜瑟的眼睛,忽然问道:十成?

  颜瑟回视着他的眼睛,用力道:十成!

  李青山一挥道袖,长声而笑,御花园内青叶乱飞。

  颜瑟轻捋疏须,心醉而笑,御书房内纸笔微晃。

  找到他。

  他不在家。

  他是书院学生,今天二层楼开启,固然在书院。

  他不会修行,二层楼开启关他什么事?

  问题是他现在会修行,我们才会急着找他。

  有事理。

  去我去?

  我去消息太大,万一让书院发现宁缺的本领,反而不美。

  那我去。

  国师与供奉越越开心,年轻道人在旁看着两位尊长兴奋模样,欲言又止。无论在南门观内还是在天枢处里,他的职责即是替师辈们拾遗补缺,所以虽然今天被连番痛骂,明知道这句话会很影响二位尊长的心情,却依然不克不及不。

  师父,师伯,既然宁缺能修行,那他肯定会试着进二层楼……如果他进了二层楼,我们怎么办?

  李青山和颜瑟身体骤僵,片刻后想到一椿事情,同时长出一口气。李青山瞪着年轻道人骂道:胡涂工具,他就算能修行,难道还能胜过隆庆皇子不成?二层楼他自然是进不去!

  颜瑟摇头感慨道:先前还在头痛那位西陵神子,现在想来,却要感谢他直接断了宁缺那子进二层楼的希望。

  李青山自黄色腰带里取出一块令牌递给颜瑟,郑重道:莫让书院那些老家伙发现,除书院,谁要敢阻拦师兄,直接开整,甚至不吝动用我南门名义!

  颜瑟接过令牌,神情有趣望着他问道:怎么整?

  随便整。

  包含莫离和隆庆?

  固然。

  年轻道人苦笑着极不达时宜地再次插话:师父师伯,那二位可是西陵神殿派来长安的人,我们南门不主动配合倒也罢了,若要与他们敌对,只怕有些不过去。

  有什么不过去?

  颜瑟狠狠瞪了他一眼,挥舞着破旧发臭的道袍厉声喝道:我活了八十年才找着这么一个传人!谁敢拦我!

  李青山声音微寒道:师兄此去一定要把他带回来,我昊天道南门后续希望便在于此,若有人敢拦,皆杀!

  御书房外,太监禄吉一直张着耳朵偷听里面道士们慷慨激昂的谈话,偷听其实其实禁绝确,对那些身负神妙之术的道人们来,他的任何举动都瞒不过对方,只是对方其实不在意。

  禄吉看了一眼御书房紧闭的门,又看了一眼议政殿标的目的,在心中默默想道,那个家伙的身份终于要被人揭穿了,无论对徐大统领还是自己来,这都是最后的机会。

  主意既定,他再也失落臂不得那么多,迈着细腿快速向议政殿标的目的跑去,心想一定要抢在国师之前告诉陛下,只是见着陛下的面,应该怎样才能脱了自己的罪过……

  陛下大喜!

  写花开彼岸天的那位大家终于找到了!

  他……叫宁缺。

  ……

  ……

  宁缺其实不知道大唐国师和一位神符师把他视作改变昊天道南门后继无人尴尬致命局面的唯一希望,澳门赌博网站:意欲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抢夺人才,哭着喊着也要收他当徒弟。

  他也不知道自己去年在御书房里写的那幅字,那幅以各种摹本姿态在大臣们家中已经招摇数月的字,即将跃出那片海。稍后高高在上的大唐天子可能会眼含热泪握着他双手,泣声道爱卿朕寻寻的好苦,然后赏他万顷良田美婢无数。

  他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依然艰难行走在书院后山的山道上,他只知道这见鬼的山道越来越难走,他只知道山道前方有座木桥,桥的那头站着几名爬山者。

  那几名爬山者或扶树或倚桥头,神情疲惫脸色暗淡,其中一人望着似乎永无尽头的山道,颓然缓缓坐到地上,脸色惨白绝望到了极底。

  正是谢承运。

  ……

  ……

  (明天周六休息,另外这章是六千字,祝大家周末愉快)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