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十四年,去年夏天,今日拾阶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十四年,去年夏天,今日拾阶

  男主角总是最后登场的那个人。

  黄沙漫天的战场上,几名偏将捉刀厮杀良久,或奈何不得对方,或被对方打的节节败退,便能见那厢一银袍小将猛提马缰,斜刺里冲杀过来,一枪将敌人尽数挑落马下,然后持枪立于野,暮光照他脸,潇洒装逼至极。

  阴雨延绵的街巷里,帮派小弟拿西瓜刀互砍,鲜血比雨水喷的还要更加猛烈密集,从西市到南市杂杂乱乱倒着数十具尸首,然后才见那披着黑色风褛的江湖大佬手持钢刀,大喝一声挥刀而出,如一道血龙从这头杀到那头,刀前无一合之敌,脚下无苟活之命,端是威猛无比。

  至于为什么银袍小将和黑褛大佬为什么一开始不出手,非要等着自己的下属和小弟们抛头颅洒热血凄惨了半天,才施施然踱步而出?那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像说书先生们一样都患有习惯性的拖延症,而是因为这些装逼犯们确知,只有前面的隐忍残酷憋屈长时间的等待,才能突显最后自己的风采。

  二层楼开启后,陆陆续续有很多人开始登山,开始向山顶攀登,包括众望所归的隆庆皇子也已经启程,宁缺却始终迟迟未动,沉默站在角落里,一直等到这个时候。

  他可以把自己的迟迟未动解释为是要通过观察那些登山年轻修行者们的遭遇,分析登山时可能遇到的问题。但他在内心深处不得不承认,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那些在斜斜山道上艰难前行的修行青年们不是他的下属,也不是他的偏将,他不关心那些人的死活,既然对于进入二层楼这件事情他没有什么信心,所以凭什么不享受一下最后登场所带来的快感?

  男主角,总是最后登场的那个人。

  哪怕今日登山到最后,男主角还是那位高高在上、完美的不像人类的隆庆皇子,但至少在此时此刻,他要当男主角。

  宁缺的想法得到了完美地实现。当他接过褚由贤手绢包着的糕点,施施然向书院后方走去时,庭院四周无数双目光都被他的身影所吸引,那些目光里饱含着无数复杂的情绪,有吃惊有惘然,更多的还是疑惑。

  二层楼开启之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今天登山必然是隆庆皇子大胜之局,值此时刻,怎么还会有人如此不知好歹,长身而出干扰一众人等肃穆神圣等待隆庆皇子光彩照人的画面?

  好像是书院的学生。大河国使臣看着宁缺身上的衣饰,皱着眉头说道:难道这是书院隐藏着的强者?

  术科六子都在山上,已经四人被抬了回来,看书院教习们吃惊的模样,他们似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书院诸生聚集的人群中,钟大俊强行压抑住心头的震惊情绪,看着处于议论中心的宁缺背影,冷笑一声嘲讽说道:他又想发什么疯?还嫌自己这一年来丢脸丢的不够吗?

  司徒依兰下意识里向前走了一步,袖中双手微微攥紧,望向前方的宁缺,脸上满是好奇与担忧的神色。她虽然知道宁缺绝不像同窗们谈论的那般无用卑劣,但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这时候要去登山,更想不出来他凭什么相信自己能够有机会进入书院二层楼。

  阔大的金黄遮阳伞之下,李渔看着那个绝不陌生,但确实也谈不上如何熟悉的少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她想起去年自草原归来旅途上的那些画面,想起吕清臣老人那番微笑坚定说出的话,不知为何竟对他生出了很强烈的信心和希望,只是自己都不知道这份信心与希望由何而来。

  李沛言顺着身旁她的目光望去,表情严肃而冷凝,身为大唐亲王,他极愿看到书院里能够有一位大唐青年站出来替帝国争回些颜面,却又不想这件大事生出太多变数。

  莫离神官并不认为宁缺有资格成为变数,他淡淡看了这名普通学生一眼,便不再在意。隆庆皇子此时已经进入山腰浓雾之中,或许下一刻便会成功登顶,在他看来无论这名学生此时站出来是何意图,是哗众取宠,还是得到了书院中人的授意,都只能是把西陵神辉与皇子衬托的更完美的陪衬。

  对于意志不坚定心思容易摇晃的人来说,目光是有重量的,尤其是书院石坪四周这么多大人物审视疑惑的目光,汇聚在一个人的身上,甚至可能把一名身材单薄的学生给压垮。

  但对于宁缺而言,旁人的目光是世间最没有重量也没有力量的存在,再多双目光汇聚在一起也同样如此,他要做的事情和这些人无关,那么这些目光里的情绪也与他无关。

  负责主持今日二层楼开启仪式的书院教授,面无表情站在石坪前道旁边,先前他已经通过教习的介绍,知道宁缺是书院的学生,也知道了这一年来关于此人的传闻。

  为什么?教授问道。

  宁缺憨厚地笑了笑,揖手问道:不允许?我没听见您前面说的规矩里有限时报名这一条。

  确实没有,只是听说你去年期考为了怕输给竞争对手,你伪装生病弃考,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今天会登山。

  如果弃考和登山是在逻辑相互抵触的两面。宁缺看着教授,极为恭谨认真解释道:那我今天敢登山,就说明书院里的那些传闻,那些对我的指责都是虚假的。

  看着这名普通的学生胆敢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教授微微一笑,两道染着银霜的眉毛在春风里飘了起来,显得颇为高兴。

  但他没有让开道路,反而带着一丝趣味继续问道:可我还是想知道,你今天究竟为什么要登山。

  宁缺笑着回答道:如果是西陵神殿那些人或者燕国使臣来问,我肯定会回答一个把他们全部震住的答案,但既然是您问,我当然要老实回答……要登山,自然是因为我想登山。

  教授呵呵笑了起来,抚着颌下的花白胡须,摇头赞叹道:真是好答案,这是我这几年来听到的最好的答案。

  然后他看着宁缺,好奇问道:如果问话的人是西陵那些神棍或者是燕国那些墙头草,那你会怎么答。

  如果是他们质问我为什么要登山,我会说……

  宁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因为山就在那里啊。

  书院教授愣了愣,抚着胡须的手指微僵,旋即哈哈大笑起来,用孺子可教的目光望着宁缺赞扬道:这同样是个好答案。

  去吧。教授微笑说道:只是山路艰险崎岖,若登到半途,你忽然觉得不想再往上爬了,那便下来便是,谁要敢嘲笑讥刺你,老夫替你做主。

  宁缺嘿嘿一笑,长揖及地,就此告辞。

  教授看着他走入幽静的巷道,轻捋胡须,心想这一届的书院学生果然并不全都是些废物,满意地点了点头。

  上山的路宁缺很熟悉,至少在上山之前的那段路他很熟悉。巷道湿地竹林小楼,一路过去风景曾谙,湖畔青石都记得他的脚步,来到旧下他抬头望去,挥手打了个招呼。

  胖乎乎的陈皮皮倚在窗畔,向下面挥了挥手。他不想让隆庆皇子和那些登山者看见自己,那些人就看不到他,他想让宁缺看到自己,宁缺自然能看见他。

  如果实在爬不上去,千万不要逞强。陈皮皮好意提醒道。

  说点儿吉利话成不成?宁缺仰头看着他,说道:怎么包括你在内,没有一个人看好我能爬到山顶?

  山路哪是这么好走的。陈皮皮摊开圆滚滚的双手,诚恳说道:更何况和隆庆比起来,你真的才是小猫小狗。

  宁缺懒得理他,挥挥手便往旧侧方走去,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他停下脚步,回头不甘心问道:真没有后门?

  陈皮皮撑着窗棂,大声嚷道:死去。

  宁缺笑着摇摇头,继续前行,待他绕过旧,发现原来真的有后门——整整一年时间,他在旧里度过,他在楼上看过楼下风景,在楼下绕着散步,很清楚地记得,这里本来有一堵灰色的破旧围墙,然而现在这里却是一扇门。

  门后是一条青石铺就的小径,道旁青竹夹迎,渐渐向上爬升,直至竹林远处滑入山腰间的密林青草之间。

  抬步过门,宁缺顺着竹林里的小道向山上走去。

  没有任何异样的情况发生,山道随着他的脚步渐渐向上,承载着他的身体越来越高,渐渐越过了下方的围墙,高过了如画一般的竹林,回头时隐隐能够看到远处书院里的那些人。

  前方的山道变得越来越窄,大青石板被体积更小的石头所取代,道旁的林子里竟是没有一声鸟叫,幽静的有些诡异。

  右脚刚刚踏上细粒石块铺成的山道,宁缺的眉头骤然一紧,脸色瞬间变得像白雪般苍白,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烈痛楚,从他踩着山道表面的脚掌上袭向脑海!

  突如其来的痛楚,令他双腿一软险些跌倒,但他强行用撑住地面,闷哼一声极强悍地重新站了起来,向山道旁望去。

  道旁青林掩映之间,能够看到布满青苔的崖壁,如果仔细望去,大概能够分辩出,那些密厚青苔下方似石缝般的线条,其实是一些刻在石上的大字,只是字迹笔画间涂着的朱砂红色,在不知多少年的风雨侵袭之下,早已淡去无闻。

  好强大的念力攻击,这也是神符师留下的字吧……

  宁缺的眉头蹙的极紧,盯着林中崖壁上的那些石刻字迹,悬在身旁的双手微微颤抖。此时此刻,正有十几万根无形的钢针穿透了他的脚掌,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种痛楚,只怕早就已经跌倒在地,抱头痛呼,然而他虽然脸色雪白,双手颤抖,意识却异常清醒,这种痛楚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

  先前在书院中遥遥望向山道,看着谢承运等人在山道上走的极其艰难,极其缓慢,看不到他们表情却能隐约察知他们的痛苦,宁缺便在猜忖山道上有怎样的禁制,但他没有想到书院二层楼的考核竟是如此霸道野蛮,一开始就动用了威力如此剧大的神符。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来自世间各处的优秀修道青年们,为什么在这条山道上会变成木偶,会走的如此缓慢——在崖壁神符妙术之下,山道四周的任何自然环境,都可能成为阻止人们登山的险厄,你无法避开,只能硬闯!

  宁缺紧紧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落在细石子山道上的右脚,忽然间有些神经质地笑了笑,腰腹用力,身体前倾,把自己落在后方的左脚也抬了起来,踩在了细石子道面上。

  他踩的很重,很用力,仿佛要把细石子铺就的山道踩破。

  无数根无形的细针,从细石子缝里探了出来,隔着坚硬的靴底,深深地扎进脚掌深处,瞬间的麻痒被极致的痛楚快速取代,然后清晰地传入他的脑海之中。

  宁缺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但他蹙着的眉头却渐渐舒展开来,似享受一般深深地吸了口气,摆动双手向前走去。

  或有意或无意,或全神贯注或悄悄用余光去看,或真正关心或只是好奇,或怀着看好戏的嘲弄心态,当宁缺走上山道第一次出现在书院众人视野中后,很多人都在看着山道,看着宁缺的一举一动。

  人们看着宁缺踏上山道,看着他只迈出了一步便跌倒在地,忍不住纷纷摇了摇头,有人发出了嘲弄的笑声。

  莫离神官正在与燕国使臣淡然交谈,看似完全不关心山道上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宁缺跌倒之后,还是忍不住轻蔑地摇了摇头,似他这等修道大家,看了这么长时间后总还是隐约猜到书院在山道上布置了怎样的禁制,此时看宁缺被符力压制的如此惨,确认他顶多进入不惑境界——不惑?在书院术科里大概算是不错的水准,可就凭这等境界便想隐忍多日后一鸣惊人?未免太痴心妄想了些。

  书院诸生那处,钟大俊指着山道处冷笑说道:哗众取宠就是哗众取宠,他只想着吸引注意,却不想想这样卖乖出丑,会给书院名声带来多大的损害。

  司徒依兰看着山道上宁缺跌倒,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又听着这番嘲弄,不禁恚怒瞪了他一眼,牵着金无彩的小手向前走了两步,和这些书院同窗们把距离拉的更远了些。

  你的手有些凉。金无彩担忧看着她说道。虽然这位祭酒孙女更担心还在山道上艰难前行的谢承运,但难免有些担心身旁的女伴,因为看上去宁缺似乎没有任何机会。

  没事儿,我就是看不得有些人的嘴脸。司徒依兰看了后方议论纷纷的同窗们一眼,冷笑说道:宁缺即便只能在山道上走一步,也比这些连试都不敢试的人强。

  金无彩看着远方林间掩映的山道,忧虑说道:但看现在这样子,只怕宁缺再也走不动第二步了。

  司徒依兰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专注地看着山道,在心中默默替那个被书院遗忘很长时间的朋友加油。忽然间,惊喜之色涌上她清丽的脸颊,指着远处轻跳了起来,大声说道:看!快看!宁缺他开始走了!

  书院里很多人都注意到山道上发生了什么,他们看着宁缺艰难地爬了起来,停顿片刻后,移动左脚向前方走了一步。

  然后宁缺走了第二步,第三步,但四步……虽然明显可以看到身体有些颤抖,走的速度很缓慢,但可以感觉到他走的越来越稳,仿佛每一步都深深地踩进了坚硬的山道间!

  书院诸生中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惊呼。

  一名大唐礼部青年官员站了起来,望向山道间脸上满是激动之色,他不知道山道上那个年轻学生是谁,也不相信他能够战胜隆庆皇子登上山顶,但他觉得随着那个年轻学生的行走,先前被压抑着的骄傲与自信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角落里正拿出第二包点心准备吃的褚由贤,吃惊地张大了嘴,却忘了把糕点放进去。他看着山道间那个人影,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对方。

  李渔望着山道间,沉默片刻后微微一笑。

  陈皮皮倚在旧窗畔看着山道方向感慨说道:你真狠,说起来……这个世界上还能找到比你对自己更狠的人吗?我不知道,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我还是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他关上窗户,几片青叶振落飘下。

  几片青叶被风卷落飘下,掠过宁缺的肩头,落到地面上。

  山道旁的青林由很多种树组成,而在这一段却是竹树居多,竹叶边缘薄锐,看上去就像是一片片的锋利小刀。

  山道间飘落的竹叶不是看上去像小刀般锋利,而真的像小刀一样锋利。

  嗤的一声轻响,掠过宁缺肩头的竹叶,像锋利的小刀般,直接撕裂了衣衫,划破了他的肌肤,割开一条极细的血口。

  宁缺望向自己的肩头,没有看到衣衫上的破口,没有看到染血的竹叶,没有看到流血的细口。

  但他知道这确实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因为他的肩头清晰地传来强烈的痛苦,甚至清晰到能够感觉到血口里竹叶留下的细毛所带来的极难忍受的异物感。

  他抬起右手掸了掸肩头,就像掸灰尘一样,这个动作当然无法把竹叶留下的无形伤口与痛楚掸掉,但奇妙的是,做完这个动作后,他就觉得轻松了很多,继续向前走着。

  又有竹叶簌簌然落下,擦过他的脸颊,擦过他的前襟,擦过他的后背,落到细石子铺就的山道上。

  他的身上衣衫如故,却多了无数条无形的裂口,多了无数寻常人难以忍受的痛楚,但他脸色如故,只是更白了些。

  一阵山风席来,无数片竹叶纷纷扬扬席卷至空中,然后像暴雨一般淋漓落下。

  宁缺走在这片竹叶雨中,再也懒得用手去拔拉快要落在身上的竹叶,只是沉默地继续前行,明亮的眼眸里仿佛看到去年在临湖小筑里杀颜肃卿时飘落的竹雨。

  他走的很用心,走的很用力,每一次抬步都会重重踏下,靴底溅起细微的灰尘,碾过凌乱堆积的竹叶,走过痛苦。

  竹雨落时,正好杀人,适合登山。

  起步晚,可能会有些风光,但却难以追赶,只能一个人孤单地在山道上行走,前不见人后没有人。

  宁缺走的有些渴了,口唇间仿佛要生出青烟,他想饮些水,然后听到山道旁传来淙淙流水声。

  举目望去,只见道旁一条崖缝里泻出一道极细的清泉,在下方石窝里积成一捧水洼,洼旁生着几株野草。

  他没有去痛饮山泉,垂怜小草。

  因为极细的清泉忽然间变成一片黄浊白沫奔腾的大瀑布,扑头盖脸地打了过来,直欲把他击昏在幽深水潭里的巨石上。

  他继续向前走,依然走的用力用心,步步惊魂,步步生烟,顺着山道缓慢而坚定地走过密林,来到山间一片草甸中间。

  没有树荫遮挡,下午依旧炽烈的阳光毫不客气地洒了下来,把草甸镀上一层艳红,仿佛要点燃山道旁的一切。

  宁缺用手遮额抬头看了一眼天,发出一声疲惫的叹息,然后余光里注意到前方山道旁,有一片小湖像镜子般反着光。

  湖很小很平静,清澈透底,能够看到里面沉默游动的鱼儿,在湖畔的石缝间生着一朵淡黄色的小花。

  一阵山风轻拂,小黄花瑟瑟颤抖,显得极为恐惧。

  平静湖面泛起微微涟漪,小鱼儿弹动着尾巴,钻进石中不见。

  一片愤怒的大海出现在宁缺的眼前,海水极蓝快如他熟悉的砚中墨汁,海水不停卷动,掀起山般高的波浪,发出愤怒的咆哮,不停拍打着堤岸与站在堤岸上的他。

  他双脚像钉子般死死站在堤岸上,盯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墨色海浪,纵使身体如同被巨石击中,纵身湿透的衣衫被海水撕成碎片然后带回海中,依然一步不退。

  然后大海站了起来。

  像墨一般深沉黑暗的海水,像墙,不,像大地一般站了起来,海洋把天空割成两半,缓慢地向他压了过去,在这片竖着割裂天地的海洋中,可以看到比山更大的漩涡,可以看到沉默哀鸣徒劳乱飞的海鸟,可以看到死亡。

  然后大海倒了下去。

  宁缺也倒了下去。

  他重重地摔倒在山道上,痛苦地拧紧了眉头,喷出一口鲜血。

  道前的小湖依然平静,只有几丝涟漪。

  山雾尽头,传出一道平静却骄傲的声音,这种骄傲与隆庆皇子故作淡然的骄傲不同,声音的主人并不屑于掩饰自己的骄傲,也不刻意展露自己的骄傲,他的骄傲在于内心的强大,浑然本性而出,丝毫不令人反感抵触。

  山道崖壁上的字迹,传说是书院前贤镌刻,开启禁制之后,意图闯过禁制的人,越能忍受符意里隐含着的痛苦与力量,那么山道给予此人的痛苦和力量便会越大。

  那道平静骄傲的声音继续说道:很多年前我和大师兄打过一场架,虽然你们知道大师兄的性情,不可能真的对我下狠手,但我还是打不过他,所以我一怒之下把老师用来做梅花糕的模子捏碎了,于是老师也动了一怒,然后之下做了个残酷的决定,罚我走了一遍山道。

  山雾里响起一阵惊呼,惊呼的原因很多,有人是惊叹于大师兄的强大,有人是惊叹于二师兄也很强大居然能够徒手捏碎夫子刻了符文的精钢糕点模子,有人则是惊叹于二师兄胆大包天竟敢让夫子没梅花糕吃……

  那年我过山道时,引发的动静当然比这家伙引发的要大很多,最后只到星河破碎陨石乱飞我才倒地,不过这家伙居然能引发海怒,也算是不容易。

  雾里有人表示赞同,有人感慨说道:只是这般看来,越能忍受痛苦便要受越大的痛苦,这个家伙未免太倒霉了些。

  倒梅?某人怒问。

  倒霉。那人赶紧解释道。

  你们都没有见过小师叔,只有大师兄和我见过。

  二师兄心情稍霁,傲然说道,仿佛觉得见过小师叔本身就是一件极值得骄傲的事情。

  小师叔曾经说过一句话,命运本身就是一个很残酷的家伙,如果它要选择你承担使命,那么在确定你能够承担这种使命之前,会想尽一切办法打断你的每一根骨头剥离你每一丝的血肉,让你承受世间最极端的痛苦,如此方能让你的意志心性强悍到有资格被命运所选择……

  浓雾之间某人侃侃追忆而谈,有人则是窃窃私自议论:现在看起来,二师兄果然还是最崇拜小师叔啊。

  折断每一根骨头算什么?剥离每一丝血肉又算什么?承受世间最极端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在岷山里在草原上,我哪根骨头没有摔断过?我身上哪一处没有受过伤?

  宁缺俯在坚硬的山道上,感受着身下细石头的棱角,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那片海给拍碎了,然后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丝毫恐惧,只有蛮不在乎。

  他双手撑地,艰难地爬起身来,抬袖擦掉唇上的鲜血,回头望向自己走过的漫漫山道,大声吼道:去年夏天在旧上我看过你们写的书!

  我看过你们藏在书里的针!我看过你们藏在书里的竹叶!我被那条该死的瀑布打昏过!我也被那片臭海吞噬过,但怎么样我还是站在这里!去年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这些都打不倒我,更何况我现在是已经踏上修行道的天才!

  草甸清湖边一片幽静,不停回荡着这些带着几分狂妄意味的呼喊,没有飞鸟受惊出林,没有虫儿愕然抬头,只有回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然后归于一片安静,那些小鱼儿摇晃着尾巴从石间钻了出来,游进天光里。

  宁缺忽然抬头望向头顶没有树枝割裂的湛蓝青天,眼中微有湿意,喃喃说道:昊天老爷,这些年你让我吃了这么多苦,原来都是要在这里还给我吗?

  他回过头来,一边抹着口鼻间淌落的血水,一边向着山道前方艰难前行,动作缓慢艰难,看上去甚至有些狼狈,然而脸上却满是真挚开心的笑容。

  忽然间想到一事,他充满自责说道:谢天?应该先谢谢自己嘛,你这么不容易这么能干,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山雾尽头长时间的安静。

  二师兄忽然幽幽叹了口气,说道:这家伙虽然境界糟糕,修为差劲,但这股臭屁劲儿还真有几分皮皮的模样。

  另一道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二师兄,我怎么倒觉着这家伙的骄傲劲儿很有你的几分风采?

  日头渐渐西斜,林间山道依旧明亮,但温度却下去了些。宁缺抹着血与汗艰难地行走,速度很缓慢走的很辛苦,但他并不在意,因为他四岁便开始逃难,尤其是背着桑桑翻越茫茫岷山那段岁月,让他明白了一个真理,走的慢并不要紧,只要你坚持不停地走,那么总有一天你便能走到你想要到达的地方,能超过那些道旁不敢走的人。

  登山至此时,宁缺终于看到了一名同行者。

  他看了一眼坐在道旁的那个年青人,目光在对方腰间的佩剑上一掠过而过,想起来先前在书院里听同窗们议论过,此人好像是来自南晋的一名剑客,所属势力和谢承运所在家族敌对,只是不知道与那位剑圣柳白有没有关系。

  想起柳白,宁缺不禁想起今日晨间在剑林中女教授的那番话,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想着这山道一路走来的惊心动魄,不禁有些小小的后悔,但旋即把这些悔意尽数驱散。

  那名南晋青年剑客,脸上满是痛苦和惊恐的神情,跌坐在道旁,双手死死抱着一株小树,就像是溺海的人抱着最后一块船木,也不知道他在山道上经历了怎样的精神冲击。

  看到宁缺走过,南晋青年剑客脸上流露出几丝惭愧之色,下意识里咬了咬牙,眉宇间渐现坚毅神情,准备爬起来。

  宁缺没有停下脚步和对方说话,只是沉默走过,然而不知道是不是今日受到的精神冲击太大,那些来到长安城后便被他隐藏进骨子里的惫懒阴坏习气难以抑止的发作起来。

  万一这家伙受了我的激励重新站起来怎么办?万一这家伙能忍过山道上的精神冲击怎么办?万一这家伙和我一样在痛苦里悟出些什么东西,甚至直接破境怎么办?虽然这种小概率事件往往只会发生在隆庆皇子这种人身上,可万一书院后山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怎么办?那我岂不是用自己的坚忍绝决激发了一个潜在的竞争者?

  宁缺缓缓停下脚步,觉得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他回过头看着抱着小树艰难想要站起的南晋青年剑客,用最诚恳的语气最诚挚的神情说道:撑不住就不要再继续了,我们这才刚刚上山,谁也不知道呆会儿还有什么考验,刚才我在下面看到好多人都是被担架抬下山的,听书院教习说,有两个人受到的精神冲击太大,可能会影响日后的修行。

  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诚恳说道:如果你想继续,当然是很值得佩服的事情,但我劝你认真考虑一下。

  所谓勇气决心往往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如果认真考虑多加思考,那么一切都会变成泡影——如果说那株细细的小树是南晋青年剑客在大海里抱着的最后一块船板,那么宁缺说的这番话就是把船板拍走的一朵浪花。

  南晋青年剑客看了宁缺一眼,犹豫片刻后松开紧握着小树的右手,叹息着重新坐了回去,痛苦难过地低下了头。

  宁缺在山道上遇见的第二个人是那个年轻的僧人。

  年轻僧人不是在上山,而是在下山,而且他并不像那位南晋青年剑客一般狼狈可惜,从山道上走下来时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破烂僧袍随风轻飘,颇有出尘之意。

  在山下宁缺就看出这名年轻僧人的境界颇高,就算比隆庆皇子略差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看他现在模样明显颇有余力,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此人会放弃。

  不走了?他问道。

  年轻僧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雾不好,所以我不走了。

  说完这句话,年轻僧人目光落在宁缺身上脸上的血迹上,清俊的眉头微微皱起,笑容渐敛,问道:为什么这么狼狈?

  我也很想问为什么你这么不狼狈。宁缺应道。

  年轻僧人静静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我忽然觉得你日后有可能威胁到我,我想趁你还不够强大之前杀了你。

  宁缺摇了摇头,指着山道尽头说道:这里是书院,这里是后山,你不敢杀我,另外谢谢你告诉我这一点,下次如果还有机会碰面,我会争取先杀死你。

  想杀彼此,是不是应该互相通报一下姓名?年轻僧人微笑说道:我叫悟道,来自荒原。

  宁缺笑着说道:我本以为你是月轮国的僧人,还有个困扰我很长时间的问题想要问你,现在看来问不成了。

  僧人悟道微笑说道:依然请教?

  宁缺整理衣衫,揖手诚恳说道:书院,钟大俊。

  和年轻僧人擦肩而过不久,宁缺在山道旁遇到了第三个人,那是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书院少年王颖。

  宁缺从道旁捧了一捧水浇到王颖脸上,然后回头向山道下方望去,心想那僧人经过此地肯定看见昏迷的少年,但他却没有停留施救,果然没有什么慈悲心肠,杀人之说只怕是真的。

  术科六子登山,除了谢承运,就只剩下昏迷的临川王颖还在山道上坚持。宁缺看了一眼王颖通红的脸,知道这是因为惊神引发的昏厥,他虽然知道怎么治,但现在的他实在是没有精力时间去山谷里采摘药草。

  他站起身来,冲着山道下方大声喊道:你们四个挑夫呢!

  话音落处,只听道旁树林里一阵衣襟振动之声,那四名旧执事抬着简易担架气喘吁吁跑了过来,他们看了一眼昏迷的王颖,向宁缺解释道:刚才在歇所以没发现。

  另外我们是执事,并不是挑夫。那人正认真解释着,忽然看清楚了宁缺的脸,大惊失色喊道:怎么又是你!

  宁缺没好气道:这句话我刚才在山下就说过。

  都是老熟人,自然省了一番解释,一名执事看着宁缺拍了拍胸脯,后怕说道:幸亏登山是一次性买卖,如果像去年登楼那样登山,就你一个人不得跑死我们几个?

  宁缺笑了起来,牵动伤势,血水涌出唇角。

  流血了。一名执事好心提醒道。

  小事情。宁缺蛮不在乎地擦掉下颌上淌着的血水,看着他们好奇说道:为什么你们几个能进山道?

  我们又不是修行者。执事解释道。

  宁缺轻唤了一声,满怀遗憾想到,如果还是去年今日,自己还不能修行之时,登这漫漫山道岂不是易如反掌?

  别想美事儿,山道前面麻烦多。那名执事提醒道。

  宁缺笑了起来,指着依然昏迷的王颖说道:那这小孩子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行一步。

  说完这句话,他向四个曾经见证自己登楼生涯的熟人挥了挥手,把手负到身后,哼着小曲开始继续登山。

  说话老气横秋的,其实他不也就是个小孩子?一名管事看着山道上方那个背影摇头感慨说道:也不知道这家伙走了什么运气,居然能修行了。

  一名管事笑着说道:想想去年他天天登楼时那惨样?我就觉得像这样能吃苦的孩子,如果不能修行才是昊天不公。

  就在这时,经过简单救治的王颖悠悠醒了过来,他躺在担架上看着山道上那个有些模糊的身影,下意识里揉了揉眼睛,待看清楚后却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王颖看着那个没入山林的背影震惊喃喃道:宁缺?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上山来了?他……他……他怎么还在哼歌?

  山道前方隐隐传来宁缺哼着的自编边塞儿歌,声音很沙哑,很有力量,很有一股像生命般倔犟操蛋的力量。

  我有一把刀呀,砍尽山中草呀……

  我有两把刀呀,砍尽仇人头呀……

  我有三把刀呀,砍尽不爽事呀……

  我一刀砍死你啊……

  我两刀砍死你啊……

  我刀刀砍死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