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四十七章 希望在人间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四十七章 希望在人间

  ii是鞋底抽打脸颊发出的清脆响声,澳门赌博网站:只可惜长安城里的人们没有看过那个世界里穿裙子的喜剧演员表演,大概无法准确接收到自己想要传达的意思,怀着明珠混投的遗憾,宁缺带着桑桑走出庭院,与褚由贤说了两句闲话,便出了侧门,然而他们上了马车还未走远,便听到了后方响起的急促密集马蹄声。

  桑桑瘦削的肩膀微微一紧,抬头看着他,柳叶眼里满是询问警惕神色。

  宁缺笑着拍拍她肩膀,宽慰道:就算那皇子老羞成怒,疯狂到在长安城里也敢派下属追杀或者殴打咱们,也不可能白痴到这种地步,刚刚出门便跟上来。

  他的判断没有出错,街道上那几辆快速跟上来的软索华贵马车,烙着皇室徽章,马车夫看着这等阵势,赶紧提索斥喝把马车让到道旁,然而没有想到,这些带着大唐皇室徽章的马车竟是缓缓停了下来。

  青布窗帘掀起,露出李渔那张清丽宜人的脸,她的眉头微蹙,唇角却带着笑意,看不出来真实的情绪。

  宁缺带着桑桑赶紧下了马车,恭谨地走到窗口行礼,他内心深处对这位公主殿下或许毫无尊敬,但在这人来人往的长街之上,可不敢稍有显露。

  前些日子,听说过你在书院里人缘不好。李渔微笑看着窗旁的他,顿了顿后说道:今天看着饮宴之上,你即便是在替书院出头,也没有让那些同窗生出同仇之感,由此看来,你在书院里的人缘不是不好,而是极差。

  宁缺笑着回应道:人缘这个东西说起来很奇怪,就像城墙上面长着的那些野草,风往哪边刮,它就往哪边跑,人缘不好其实有时候只说明你吹出来的风不够大。

  你这话说的倒也有趣。李渔笑着说道。

  宁缺挠了挠头,看着窗后的女子,回答道:也就是殿下能听明白,我才说说。

  李渔叹道:若让旁人听着你敢用这种口吻与本宫说话,一定吃惊于你的放肆。

  宁缺笑着揖手说道:那是因为公主殿下贤良,而且又是旧识,说话自然不需要太过讲究。

  李渔叹了一口气,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这个少年啊,该放肆的时候偏不放肆,也就在本宫面前放肆的厉害。

  宁缺听着这话有些奇怪,沉默片刻后,笑着回答道:殿下这话责怪的没道理,至少我相信今天的隆庆皇子会觉得我已经足够放肆了。

  想起先前隆庆皇子难看阴沉的脸色,李渔只觉得浑身上下被春风洗过一般舒爽,满意看了一眼宁缺,又看了一眼他身旁的桑桑,赞赏说道:你今天表现的不错,不过……为一时意气之争,居然不怕同时开罪燕国臣民和西陵神殿,你这胆量真比往年涨了不少,说实话浑不似你当初的性情风格。

  这是一句看似很寻常实则很犀利的问话,只有与宁缺真正接触过的人,才知道这个来自边城的军卒,向来更看重实利比如生死,向来不怎么在乎虚名比如羞辱。

  宁缺此时回忆先前那刻在酒席上的强硬尖刻,自己也觉得有些有趣,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隆庆皇子的作派,我便非常不高兴,当那个小道童说出那番话时,我真是掀桌子杀了他的心都有,只是……殿下您也知道,我这点儿微末本事哪里杀得了他,那也只好刺他几句讨些利息。

  这还只是利息?李渔笑着说道,然后她想到后日那件大事,想到今日席间仿佛被人遗忘的燕太子崇明,渐渐敛了笑容,神情凝重看着宁缺,沉默很长时间后低声说道:今年只有一个人能进二层楼,那个人……有没有可能是你?

  宁缺看着窗内女子认真的神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不管西陵神殿和燕国人究竟在想些什么,我也不理会朝廷与他们之间达成了怎样的协议,我只知道,我非常不想看到隆庆走进二层楼。

  李渔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宁缺回视着她的眼睛,无奈地摊开双手,说道:隆庆皇子是站在知命境界门槛上的修行者,是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大人物,而我……只是书院一个普通的学生,殿下指望我去做他光辉道路上的拦路石,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李渔眼中的光泽渐渐散去,她看着宁缺这张干净清新却依然寻常的脸,心想自己也着实是昏了头脑,怎么会想到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家伙身上,不由自嘲一笑,隔窗伸出手去,在桑桑脸颊上轻轻一捏,夸奖道:你比你家少爷能干多了。

  这大半年里,桑桑经常去公主府玩耍,与李渔十分熟稔,也不怎么抗拒这般亲热的动作。她打了一个酒嗝,轻声说道:少爷才是真正的能干。

  ……

  ……

  固山郡都尉华山岳轻夹马腹,来到皇室马车旁,看着前方快要消失在拐角处的马车,忽然开口说道:一年未见,想不到那个边城少年居然入了书院。

  去年在旅途上,吕清臣先生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既然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便能确定宁缺这小子能入书院,那为什么不能相信他能进二层楼?

  李渔的目光越过车窗,看着前方街巷上的热闹人群,淡然说道:今日看见他在庭院间侃侃而谈,我忽然想起了这句话,想起吕先生对他奇怪的寄望,不禁产生了一个想法,这一次会不会是我看走眼了?

  今日他在饮宴上表现确实精彩,没有让我大唐帝国和书院丢脸,但……这毕竟都只是些言语上的本事功夫,若要他在战场考场之上正面迎战隆庆皇子这等绝世修行天才,正如他先前自陈,这实在是太看得起他了。

  华山岳不以为意评论道,在他看来,在把宁缺这样一个普通书院学生和隆庆皇子相提并论,本就不该这样去想,因为这种想法太过荒唐。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李渔放下青色的车帘,向后倚靠在织金的椅垫上,抬起手肘轻支下颌,因为清晰所以锐利的眉眼间带着丝颇堪玩味的笑意。

  如果你真是堪用之才,那么日后终究还是会成为我的人才。她微笑想着,喃喃说道:因为至少我已经知道,你的要害是什么。

  ……

  ……

  当马车在大街中央相聚闲聊之时,得胜居正门处已经走出来了一大群人,他们穿着道袍神服,表情肃然,正是西陵神殿一干人等。

  隆庆皇子表情平静走在人群中央,甫一出门,那张绝美的容颜便引来街上女子们的一片惊呼尖叫,听着这些表达喜悦爱慕的呼喊,他没有因此而动容喜悦,也没有露出厌恶神情,只是肃然澄静。

  缓步踏上镌刻着符文的金黄色马车,他闭着眼睛沉默片刻,忽然睁开双眼,淡然说道:那个书院学生,确实不是修行者。

  西陵谕天院副院长莫离神官,神情恭谨坐在他的对面,虽然当年二人有师生的名义,但当隆庆皇子成为神殿裁决司道痴之下第二号人物开始,二人之间便有了一道尊卑鸿沟,没有谁敢逾越半步。

  莫离神官蹙眉愤怒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唐人刻意安排好的。

  隆庆皇子想起那名藏着阴暗角落里偷酒喝的小侍女,面无表情摇了摇头。

  车厢外,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悠扬中正的乐声。

  隆庆皇子忽然轻轻一笑,俊美容颜如桃花绽放般夺目,喃喃感慨说道:居然会为了一个小侍女而失态,看来入了长安城,我的道心也蒙上了些微尘。

  确定宁缺和桑桑并不是修行者,他便不想再理会此事,因为他的骄傲在于别的更高层次的地方,他来大唐长安城的目的是要进书院二层楼,然而……

  笑容渐渐敛去,隆庆皇子神情冷漠说道:查查那个学生是谁,我很讨厌他。

  ……

  ……

  回到临四十七巷老笔斋中,桑桑解下背后用粗布裹着的大黑伞,便开始准备去淘米烧饭,今日喝了不少烈酒,但那些贵人们喜爱的精致果子美而不实的小碟佳肴实在是很难填满主仆二人被边塞风沙磨砺出来的肠胃。

  宁缺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手撑着窗棂看着湛蓝的天空发呆,想着今日在得胜居里的遭遇,忽然皱着眉头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很讨厌那个家伙。

  他没有说是哪个家伙,但桑桑知道就是那个家伙,她把汲起来的井水倒入大罐中,把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回头望着窗户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很讨厌那位皇子殿下,今天本来还想去摸摸他的脸,问问他用的是什么脂粉来着。

  第二日,宁缺如常去了书院,然后发现同窗们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大概是都知晓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基于怎样的心理活动,众人的目光依旧带着隐隐的鄙薄之意,并且收回去的极快。

  散钟敲响之后,司徒依兰在掩雨廊上抓住他,满怀遗憾说道:昨天你替书院挣得颜面,大家当时本来都有些感激你,甚至是愧疚,可你最后离开之前为什么要说那么一番话挑衅众人?可惜了这个双方修好的机会。

  这事情又不是我搞坏的,那我为什么要给他们修好的机会?宁缺笑着回答了一声,便去了旧。

  夜深时分。

  宁缺看着从书架里气喘吁吁钻出来的陈皮皮,双手送上昂贵的蟹黄粥,替他放了一个蒲团,然后极认真地双手一揖,行了个礼。

  陈皮皮端着蟹黄粥愕然无语。

  宁缺脸上的笑容极为真诚,比书院蟹黄粥里掺杂的大部分咸鸭蛋黄要真上无数倍。他望着陈皮皮诚恳说道:明天只有一个人能进二层楼,我很想进,我很不想让隆庆皇子进,你说……我有几分希望?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知道隆庆皇子就像是天上来的神子,而我只不过是人间一个普通的土疙瘩,要和他比拼修行境界和实力,要在入楼试里面赢他,怎么看着都没有希望,但我想……

  如果你偷偷把考题告诉我,那也许希望总会在人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