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帖惊长安
  (话说上章写到不世出的天五个字……嗯,澳门赌博网站:正和张小花锐话说多了,本来就非常不好的数学被这个著名数痴感染到差了。另外有个事情交待一下:我前面用过很多墨卷这个词,我知道这词是什么意思,只是想着此唐非彼唐,此墨卷也非彼墨卷,但今天这章要用的地方太多,总觉得还是不对劲,容易被挑毛病,所以把前文应改处的墨卷全部改成书帖了,当然这是在我稿里改的……vip里没动,懒……明日休息。)

  传闻中的道痴美人儿居然是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头号人物?听着这话本来有些嘈杂的书舍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诸生面面相觑,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那得是一个怎样的妩媚女,居然能硬生生压在隆庆皇之上?

  不用不信,莫非你们还真以为女天生就不如男?

  司徒依兰看着诸位同窗的神情,知道当中有些人不信,忍不住蹙眉说道:那位道痴美人儿很是神秘,极不抛头露面,世人不知其能耐倒也自然,但我曾经听说过,那位隆庆皇每每提起自己这位上同时,可没有半点不服气的意思。

  那位道痴美人儿应该还很年轻吧?有书院学生感慨说道:西陵神国果然不愧是昊天光辉照拂之地,居然出了这么多年轻的天,且不提那位道痴,单说那位隆庆皇入书院后,我大唐去哪里找能与他分庭抗礼的人物?

  金无彩听着这话,眉头微微一皱,想要说些什么,却终是没有开口。身旁一名女同伴看着她神情,笑了笑替她说道:咱们书院有谢三公这般人物,莫不成就不能拿出来与那位隆庆皇较量较量?

  谢三公去年初秋入了不惑之境,隆庆皇则是只差一步便能知天命,怎么想也应该是位洞玄上境的强者,二人之间相差了至少五个层次,这怎么较量?

  那位学生倒是丝毫不给女同窗们面,冷笑说道:而且就算谢三公在诗文数礼方面能够压过隆庆皇几分,但你们不要忘了,他是南晋人与我大唐何千?

  谁说我大唐没有人?司徒依兰不忧蹙眉说道:王景略被世人称为知命以下无敌,他的年岁顶多比隆庆皇大几岁,只要隆庆皇还未迈入知命,就不见得是他的对手,那不能说压过了我大唐青年一代。

  那学生皱眉说道:知命以下无敌王景略,倒确实有资格与那位隆庆皇比较,只是这人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也不知去了何处。

  楚中天看了一眼司徒依兰,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笑着向诸位同窗说道:听说王景略被陛下派往镇国大将军处效力,就算隆庆皇来了长安城,他也不可能违背军纪回来做些什么,所以还是把这人忘了吧。

  宁缺在书舍后方一直安静听着诸生的议论,发现没有人再提起那位隆庆皇,而是满怀感慨说到大唐的人问题,便不再继续往下听,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便准备离开书舍去旧。

  就算不提王景略,但我大唐还是会有别的人呀。

  大概是因为谢承运被直接认为不足以与隆庆皇相提并论,金无彩的心情有些异样,她站起身来,微笑望着同窗们轻声细语说道:不是修道之人能称为人,军事算数文章诗词书,只要能精通出众都是人,我听祖父说,宫里近为了一幅书帖闹出了好大的动静,陛下爱煞了那幅字,祖父也说那位书家在书之道上有大,像这种人物难道算不得我大唐的人?

  这件事儿我也听说了。书局公陈贤看了一眼金无彩,嗫嚅着说道:宫里来过几批人问我父亲,只是实在不知道那幅字是谁写的。不过听宫里公公说,祭酒大人和几位大书家都确认那位神秘书家定然已经在书道上浸淫多年,能有那等笔力架构,过……算不得年轻一代的人吧?

  金无彩只是想把先前那个话题绕过去,自然不会接这话,温婉一笑轻飘飘转到别的方面,问道:祖父月前在御书房里临摹过那幅书帖,你家呢?

  我家开书局的,哪里比得上无彩小姐府上。陈贤笑着回答道:只是宫里催的紧,所以家里帮着去联系了两位大书家入宫临摹了两卷。

  书院里诸生们闲聊的话题向来并无定规,今日曹知风教授放了众人大假,闲聊的时间极多,话题自然也转了极,先前还在讨论隆庆皇和那位道痴美人儿,这时候众人的注意力却全然被传说中的那副书帖吸引了过去。

  几番议论,诸生惊讶地发现原来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那副书帖早已成为长安城上层近数月议论的焦点。

  一副不知何人所写,为何出现在御书房内的书帖,竟然令陛下爱不释手,直接命令诸位大臣、大书家亲笔临摹,如果你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知道那书帖上写的究竟是什么,那你根本没有办参与到那些部堂衙门的饮茶闲谈。

  陛下赏了祖父一份御笔临摹本,只可惜祖父不让我看。金无彩细声说道。

  大唐天酷爱书但笔力欠佳之事,其实整个长安城都知道,诸生强忍笑意,心想祭酒大人自然不忍陛下御笔让人瞧去取笑。那位向来话语不多的高小姐,此时见金无彩温婉细语,不知为何有些不愉,略带两分傲意说道:我家也被赐了一份,可惜不是御笔,不过用的是双钩,听说与原作极为神似。

  双钩乃临摹一,沿原作笔墨两侧外沿以细线钩出,然后于廓中填墨,这等临摹手段出来的成品,为接近原作,颇为珍贵,多用于传世名作临摹。

  听着高小姐所言,诸生又是好一番惊扰,即是赞叹那幅不知名书帖果然深受陛下喜爱,又是暗中议论宫中有人,家宅果然深受圣恩,居然能够受赐双钩临摹之册。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何况是大唐天有所好,于是近些年来,大唐帝国上下都极爱书之道,书家地位极为尊崇。现如今长安城贵宅之间都明白陛下对那副书帖的喜爱,相互之间亦难免要做几分比较。

  被陛下赐了临摹卷的,便沾沾自喜,没有被陛下赐临摹卷的,则会有几分惴惴不安,便是那些都被赐了的,也还要比较一下版本如仆……这真是一副小小书帖,不知吹皱了多少府邸砚中墨汁,扰了多少贵人心绪。

  有那夜宿书院的平民弟,便好奇问高小姐,那书帖上究竟写的何字,那字有何等神韵,竟能让陛下如此欢欣喜爱。高小姐既已开口,自然便要继续说下去,微微一笑,直把那副书夸的是天上有地上无。

  借过借过。

  宁缺腋下夹着几本书从书舍后方走了过来,众人发现是他,按照平日习惯顿时冷漠停止了议论,直到他走出书舍门,走进掩雨走廊又开始议论起那副书帖。

  陛下爱不释手的书帖,自然无人愿意直指其不好,何那副书帖着实大有可观精妙之处,于是但凡看过真迹的那些臣书家,顺着陛下心意便是好一番夸奖赞叹唏嘘,高小姐这番言辞虽说稍显夸张,却没有同窗表示任何疑义。

  金无彩知晓高小姐先前为何说出那番话来,微微一笑也不与她唱对台戏,顺着她的话锋,也极诚恳将那副书帖称赞了一番。接下来诸生议论的话题便转移到了这件事情神秘也是吸引人的方面删这幅书帖究竟是谁写的?

  究竟是谁写的?

  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听说是去年春天时候出现在御书房里,然后宫里寻访了大半年的时间,那些大书家是都被问过了,就是没有人承认。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香坊里面那些卖字书生们写的?不要这样看着我,草莽之间多英豪,大总在山林间,谁说摆摊卖字的书生就写不出绝世佳作?

  你这话倒是没有错,但如果是那些穷苦卖字先生的作品,那他怎么把这副书帖悄悄送进御书房里?如果他有门路能够通到宫里,又何至于穷苦如此?

  这真是一个谜题啊,也不知道那位书家为什么始终不站出来承认,要知道陛下如此欣赏,如今又在朝中惹出这番风波,只要他肯现身,肯定无人会追究他的罪过,相反肯定有好大一场富贵在等着他。

  金无彩细眉微皱,沉忖片刻后说道:我看那位书家还真有可能隐居在长安街巷之间某家小书画店里,按说宫里寻访了这般久,那位书家始终未曾现身,极有可能是他所居住的地方听不到这些传闻,而且宫里找的肯定都是长安城里出名的大书局画店之类的地方,一时间也想不到那里去。

  至于为什么那位书家的书帖能进入御书房,就不得而知了。

  她温和笑着说出一个可能:也许是朝中某位大臣惜那贫寒书家之,所以私下带入宫中,故意遗落在御书房内,就是为了让陛下发现?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位大臣现在也应该明言了吧?

  诸生觉着她说的有些道理,笑着应道:如果真是陋巷之间的小店,你我散学后是不是也可以去寻摸一番,若真能找着那位书家,说不定宫里也会有些赏赐。

  陈贤懦懦插了句话:听说……宁缺在东城开了家小书画店。

  诸生闻言一怔,然后纷纷笑出声来,觉得这种想实在是荒唐可笑。有那阳关与钟大俊相熟的学生,望着掩雨走廊尽头宁缺要消失的身影,嘲笑说道:若御书房里那书帖是这家伙所写,那我心甘情愿去亲他的臭脚!

  书舍之中笑声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