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明宫里的夫妻
  初秋时节,澳门赌博网站:长安城北的大明宫在一片依旧茂密的士村间祥和静立,数百年甚至近千年的生长时间,让这些古树极为粗壮高大,但依然无法遮掩住宫殿群的宏伟气魄,无法压抑住天下政治中心的肃穆气息。

  宫城最美之处乃是清思殿,由殿后栏畔向后山望去,几场秋风过后,渐有微枯树叶飘落,青葱之色里开始混入明媚的淡黄轻红,说不出的明丽动人。

  容颜清垂的大唐天子李仲易,轻轻握着皇后温软的手,看着殿前群山里的初秋景致,轻声叹息说道:树木要经千年风雨方能参天,大唐立国千年经历无数场战争,牺牲无数名将良臣勇士,才有如今尊崇地位。当初沛言为了那些西陵道士居然牺牲我大唐百姓甚至是将领,只怕他根本没有想到,如此行事落在那些道士眼中又有何等意外,若我大唐不能抗住外界压力随意牺牲臣子,那这样的大唐又有何令世间震栗的资格?我身为大唐天子如何能不在意?

  皇后将手中那封西陵来信递还与他,轻轻依偎在他身畔,风君子闲提供秀丽眉眼顾盼之间自然而生妩媚温婉之意,低声劝解说道:都已经走过去的事了,陛下何必自扰。

  死了的大唐臣子依然是联的臣子。

  若他不是联的亲弟弟,若不是皇帝满怀深意看了皇后一眼,说道:联岂能就此饶了他们。

  皇后知道他第二句若不是后来想要说的是什么,缓缓站直,平静看着栏外明媚秋山老树,说道:当年陛下远游南泽,亲王殿下接到昊天掌教来信,只怕也是觉得有些棘手,毕竟那次知守观也终于打破沉默开了。,这世间谁又能确定那七卷天书所昭示的前兆是否存在?

  沉默很长时间后,皇帝缓缓开口应道:幼年在书院读书时,夫子曾经教诲过我,对于暂时不能理解的事物,承认其存在而不用去理会,因为若你连世间的事情都没有处理明白,何必徒劳去思考那些冥间的事情?

  传说终究只是传说,即位那年,那三名来自不可知之地的天下行走远赴荒原,也未曾有丝毫线索,若观里七卷天书真有明确谕示,何至于连那等人物也寻找不到?既然如此,后面发生的那些事情只不过是那些神棍慌乱之下的妄行罢了。

  至于你说皇弟当年可能被惊悸,确实有其可能,但他始终还是犯一个最致命的错误,自幼他生长在我羽翼之下少禁风雨,所以无法清晰地看明白,我大唐能够横扫天下,能够无视西陵神殿,甚至面对来自知守观和悬空寺的压力也可以毫不在意,除了国力强盛又有书院庇护之外,更重要的是……大唐从不妥协。

  皇帝陛下时而用联时而用我自称,那是因为他说的每段话所指所向都不相同,皇后娘娘静静看着他熟悉的侧脸,注意到他刻意没有提一处的名字,说道:不是我要替亲王殿下说话,只是此事牟涉太广太深,由不得他不谨慎。

  为了一个虚无缥渺的传说而谨慎,为了可能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的劫数而牺牲无辜臣子百姓的生呢……,…皇帝陛下缓缓蹙眉,然后自嘲一笑,轻叹说道:联能体味很多人的苦衷压力,这些年不动他们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皇后微微低头,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感动,轻声说道:我令陛下为难了。

  联乃天下之主,为自己女人忍些闲气,受些非议又算得了什么?

  皇帝长声一笑将她揽入怀中,抬臂指向殿前层林渐染的秋山,说道:如今这片江山诸多掣肘,我大唐铁骑休养多年,若知守观里那七卷天书昭示应验,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到时联定要率领帝国千万儿郎,把我大唐帝国的疆域推到世界那头去,到那时我要与你去神话里的白骨殿再看秋景,再写一篇精妙好文祭告我李家历代先祖,也算替你结了你师门千万年来的宏愿。

  皇后看着男人熟悉的侧脸,想着这些年来他对自己的宠爱与保护,风君子闲提供眼眸里满是仰慕爱恋神色,幽声说道:陛下雄心壮志,我很喜欢哩。

  都说鱼跃此时海,可海洋再宽再广也总有海岸拘缚,岂能容得下联与帝国千秋万代之宏念,所以为什么我们的目光不能落在更高更广没有边界的天空上?

  皇后听着这话,想起这些天经常在御书房里看到的画面,忍不住抬袖掩唇轻笑,眼珠微转补充道:花开彼岸天?看起来陛下您还真是爱煞了那幅字,如此说来,日后若大唐帝国真能在陛下率领下开疆辟土于异界,到那日写文祭告皇朝历代先祖时,还得把那位书家请出来抄写一番才是。

  那日联本想把鱼跃此时海这五字赠予朝小树,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非得离开,当时联心情难免有些烦郁不安,却在那时看见那位书家替我续的后五字。

  皇帝低头在她脸上轻轻亲了一口,展颜笑道:这五字足以开阔帝王心胸,那书家很了解联啊,若能找到其人,联一定要重重赏他。

  皇后有趣看着他,笑着说道:陛下找到那人究竟想如何重赏他?莫不是把他请入朝中书阁做一词臣?依我看来,那位书家只怕是猜到陛下您的心思,不甘心自困词阁之中碌碌度日,所以才一直不肯现身。

  皇帝想着确实有这种可能,恼火说道:说来也奇,联拿着那幅字问过朝中几位大学士,竟是无一人能够从笔锋中看出些微端倪,联还派了不少人去长安城内那些大书斋悄悄寻过,却依然一无所获,真不知道那人现在藏在何处,一想到那人可能便是朝中某位官员,如今每日上朝见着联便在心里偷偷取笑联,联便是满腹牢骚,恨不得马上把他揪出来砍了脑袋。

  陛平天天在御书房内端详赏玩临摹那五字,真可谓是爱不释手,若真寻着那位书家,我可不信您舍得砍了他的脑袋。皇后笑着说道。

  (令人……,…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