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百世间有一条像废话般的真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在世俗世界里,有没有的标准很简单:看得见的东西如山便是有,听得见的东西如音也是有,触得见的东西如火同样是有,但如果你看不到听不到也触不到,那自然便是没有。

  这个标准并不适用于修行的世界,那些弥漫在天地间的呼吸或者说元气,那些经由气海雪山轻奏而呜引发元气震动的念力,无法被平凡人感知,他们看不到听不到也触不到天地之息和修行者的念力,但并不代表这种事物就不存在。

  初境又称初识,指修行者之意念自气海雪山外放,明悟天地之息的存在。感知,指修行者初识天地之息后,还能与之和谐相处,甚至进行一些感觉上的交流接触,这两个最初的境界被统称为虚境。

  一个平凡人能否踏上修行之路,可以通过上面的论述做出最简单的评判:如果他能够看到听到或者触到天地之息或是意念,那他就真的已经站在道路上了。

  宁缺怔怔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指,看着指腹与湿毛巾之间那层薄薄的缝隙,看着那些蒸腾的热气,知道自己感受到的并不是这些热气,而是一些别的东西。

  这种感受用触碰到来形容并不准确,更像是一种感知。

  人类的大脑里有精神,精神产生意念,意念是想,而念力便是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类似此等模样而产生的某种玄妙力量,也就是思想的力量。

  宁缺此时重伤未愈,疲惫乏空,脑海中清明一片毫无杂念,只有一种想法,他想拿起那块冒着热气的湿毛巾,好好擦拭一下自己的身体。

  似乎天地间流传着的那些气息,这一次终于听懂了他的思想,感受到了他思想的力量,从屋檐间,从窗缝里,从棉被中,从每一滴汗水里渗透出来,以超乎速度范畴的速度汇聚在他的指前,落在了湿漉滚烫的毛巾上。

  房间内死寂一般的沉默,宁缺像月轮国那位著名hu痴少女样痴痴看着自己的手指,不敢呼吸,不敢眨眼,用尽全身力气保证颤抖的手指没有抖成残影,以前所未有的小心谨慎保持着这个姿式,如同一个被冻僵了的鹌鹑。

  过了很长时间,他极其缓慢地挑起了眉梢,像慢动作般微微偏首,惊疑不安地看着自己的指尖,然后慢慢闭上了双眼,强行压抑住心头的ji动兴奋,开始冥想。

  多年前在开平市集拿到那本太上感应篇,从那之后宁缺无时无刻无地不在冥想,睡觉之前在冥想,起chung之后看着朝阳发呆冥想,赌赢了三碗米酒高兴之余不忘冥想,浑身浴血跳进梳碧湖后在冥想,虽然很可悲地从来没有感知到天地间流淌的那些元气,但进入冥想状态的纯熟度,却绝对是世间最顶尖的。

  万念俱空。

  固守本心。

  由意驰行。

  来此世间漫漫十六年,体内气海雪山诸窍不通,被无数次摧毁希望的宁缺,终于第一次听到或者说感觉到了那道悠长平静的呼吸声,那是天地的呼吸。

  他敢用将军府里最疼自己的母亲名誉发誓,这声悠长平静的呼吸声虽然轻微,但绝对是他所听过最美妙的声音,比梳碧湖马贼跌落坐骑的声音更美妙,比张贻境瞪着眼睛挣扎弹动的声音更美妙,甚至比钱袋子里银绽撞击的声音更美妙。

  悠长平静呼吸之间,有青叶舒展,有艳hu盛开,有百禽鸣叫,有巍巍乎高山,有洋洋乎流水,有州头楠子落,有百册争渡急,有地之厚广,有天之静远。

  宁缺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天地呼吸的美妙,思来想去,只有当年听到的那声微弱呼吸声可以比拟仇——那年在道旁死尸堆里拣到被冻的浑身青紫的小桑桑,他解了衣裳把小女婴抱在怀中抱了整整一天一夜终于听到的那声微弱呼吸。

  这一刻,他终于隐约记起昏mi于长街时听到的那些声音,明悟了那些声音的意思一一那些来自街畔拴马石柱,酒肆幌子的喘息。那些来自深院古槐,座下青叶的喘息……那些来自石狮木楼,街道皇宫城墙喘息,都是天地赐予它们的生息。

  耳中听到的是平静悠长来自远古必将走向未来的呼吸,手指触到的是并非实物却能确定其实在的存在,房间门窗紧闭,却有轻柔如风的bo动缓缓缭绕在他的身周,不,这种bo动比风要凝重,更像是静潭碧水一般温柔,却又比水更加轻灵。

  终于确定感知到了什么,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心深处喷涌而出的情绪,醒了过来,看着房间墙上自己写的书卷,看着简陋的梁柱hu纹,目光中充满了ji动兴奋,还有一条极为复杂的情绪,他觉得虽然眼前门窗紧闭,但自己似乎能够看到临四十七巷里那堵灰墙和那排青树,他知道眼前度将夜吧是世界看上去和从前的世界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今日之后这个世界对于他宁缺来说……必将不同。

  伸出依旧微微颤抖的手指,对准桌上那豆粒般的烛火,宁缺缓缓吸气,催动自己的意念进入气海雪山之中,然后过了很长很长时间,才缓缓释放出来。

  桌上的烛火摇晃不安,不知道是风,是他的手指所为,还是他的心乱了。

  过……就是天地元气吗?

  他看着自己的指尖,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但能感觉到,那里有一层极薄的存在,喃喃自言自语道,然后他沉声补充了一句:这就是天地元气!

  年轻稚嫩的面容上满是坚毅和肯定,没有任何动摇和自我怀疑。

  顾不得抓一件单衣披在身上,没有把鞋倒穿,因为根本没有穿鞋,宁缺猛地跳下了chung,双tui一软险些摔倒,强行撑住向屋外跑去,撞翻了chung边的水桶,腰被桌角狠狠撞了下,然而被巨大幸福感冲击的快要昏厥的少年根本没有感觉到疼痛。

  推开房开,冲进小小庭院,站在正在砍柴的桑桑身前,他看着佝偻着小小身躯的小shi女,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声音有些沙哑,快要说不出话来。

  桑桑疑huo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极为怪异,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少爷,你没事儿吧?

  她站起身来,习惯xing踮脚抬臂,想知道宁缺是不是被捂到发烧,烧到神智有些不清,却发现如今自己一踮脚居然能mo到他的头顶,不由高兴地笑了起来。

  宁缺伸出右手抓住她的细胳膊,把她小小的身躯用力搂进怀里,接在自己的xiong怀间,就像很多年前那样,喃喃念道:你活着很好,我现在……也很好。

  柴刀见血逃离长安城后,他很多年都没有哭过,今天依然没有流泪,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湿热,鼻头有些酸涩。

  桑桑艰难地抬起头来,看着宁缺眼眸里淡淡的湿意,吓了一跳,然后她猜到了一些什么,小脸上满是震惊神情,两行眼泪涮的一下便从柳叶眼里流了出来。

  无语凝嗑绝对不足以渲泄主仆二人此时此刻的情绪。

  桑桑张开细细的胳膊,用力搂住宁缺的腰,痛声大哭起来:呜呜……少爷这可是大喜事,晚上你可得多吃几块鸭肉。

  拥抱结束,二人分开了一些距离,宁缺低头看着小shi女纵横于黝黑脸上的泪水,嘴chun微微翕动,似乎想要说几句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桑桑倒是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羞愧地低下头,抬袖擦拭掉泪水,一面抽泣一面低声说道:我……我去叫松鹤楼的外卖,六两银子的席面。

  这还差不多。宁缺宠溺揉了揉她的脑袋。

  桑桑进屋开匣取了银子,匆匆向铺子里跑去,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在门前缓缓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他,咬了咬嘴chun儿,极认真说道:少爷,以后再出去……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一定要记得带上我,在铺子里等你不好受。

  宁缺静静看着她,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至少今年之内,我不会再做什么,你不用担心。

  老笔斋铺门早关。

  铺上挂看的小木牌本来写的东家有事,被桑桑在最短的时间内改成了东家有喜。

  既然是喜事,自然少不了饮酒助兴,主仆二人极奢侈地吃了松鹤楼六两银子的席面,喝了两大壶酒,不知道是因为太过高兴,还是心疼一顿饭吃了这么多钱,酒量惊人从未醉过的桑桑今日竟是极为罕见的醉了。

  宁缺看着醉卧桌上的小shi女,吃惊地挠了挠羔心想我还没醉你怎么就先醉了?

  把桑桑抱回房中,盖了层单被面,宁缺坐在chung边拿了把圆蒲扇替她扇风,同时驱赶一下那些恼人的蚊子,这些年来都是桑桑在服shi他,他已经极少做这些事情,但毕竟小时候做过太多次,所以动作非常熟练。

  巨大的幸福感与ji动兴奋就在圆蒲扇的摇晃之间渐趋平静,他开始默默思考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光下意识落在杂桑小脸边的那把大黑伞上。

  (这是将夜到现在为止,我写时感觉最美妙的一段情羊,写故事真的很辛苦,但能挣着不少的钱,便很幸福,可怎样也取代不了,我写出这段来时那股巨大的幸福感,这大概也就是这段情节的真义吧,合什,又酸了,但没办法,宁缺的鼻头都酸了,我写时也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