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七十七章 甲书院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七十七章甲书院

  宁缺拉着桑桑挤出人群,并未就此离开,站在书院石坪一角,看着影墙处的热闹,心中生起有些淡淡悔意,觉得先前刻意表现出来那种作派实在是没甚意思。不知道是那匹大黑马还是那些羽箭,让他仿佛回到草原回到梳碧湖畔,下意识里多了些犷意,实际上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总分能不能过,心情很是紧张不安。

  今日的书院入院试汇集了全天下极多青年才俊,如果不是因为御科考场上的那道黑se闪电,样貌衣着普通的宁缺根本不会引起什么注意,此时他远远退出人群,自然也没有谁再去关心他,考生们的注意力依然还是放在自己的成绩,还有那些在入院试之前已经颇有声名的那些名字上面。

  比如那位由书院教习自偏乡鄙野亲手送回的临川王颖,年龄虽然才十四岁,但他的礼科抒文在前些日子的长安城里已经引起一阵轰动,再比如来自阳关著名学府门下的才子钟大俊。不过王颖毕竟年幼,而钟大俊能够名动南唐靠的是诗文,所以绝大多数考生还是最看好自南晋汝阳谢府的三公子。

  南晋谢府乃是千世大氏,以诗书传世,这位三公子谢承运自幼聪慧过人,三岁能文五岁成诗,成长过程中交游多名士,谢府往来无白丁,府中长辈惜他才学,又不惜重金礼聘各国大才,西席仿似流水席般变换,才就今日之盛名。

  盛名之下必无虚士,谢承运今年不过十八岁,却已经是南晋今回科举探hu郎,科举结束之后,他坚辞南晋朝廷官职,千里迢迢北上大唐,目的便是要考进书院。

  书院虽说招生苛刻,但若说南晋探hu还不能考进来,那便有些太过匪夷所思,所以没有人会怀疑谢承运能否过关,只关心他能否拔得头筹。

  此时谢承运、钟大俊、临川王颖三人正站在影壁之下,负手向上看榜。一身乌衫的钟大俊满脸不在乎的神情,他知道自己在御射二科上成绩只能划来中等,不可能拿到第一名,而十四岁的临川王颖稚嫩的脸上难免有些紧张,穿着星白se袍衫谢承运却是非常平静,和他才名相衬的英俊容颜上笑意从容自信。

  箭袍少女和那名叫无彩的少女,还有几名家世不凡的长安权贵子女站在他们身后,压低声音嘻嘻笑着,几位xing情爽郎的少女毫不避讳地指着谢承运指指点点。

  拥挤的人群在这些青年男女身周自觉空出一大片空地,似是怕打扰或者说冲撞到他们,大唐律法森严,阶层之别却不是太严苛,只是此时站在影壁下的这七八名青年男女家世不凡之余自身皆有声名,其余人等下意识里保持着距离。

  影壁下的轻呼赞叹声不时响起,在榜单最上方每发现那三人的名字,便会引发好一阵窃窃si语,看着站在前方那三名才子的背影,满是羡慕。

  临川王颖回头腼腆地向诸位考生揖手回礼,他除了因为年幼体亏射科只排了个丙等外,其余全部都是甲等成绩,尤其是乐科更是一个甲上,听闻上午乐科考试时他操的古琴赢得书院教习清于老凤声的极高评价。

  阳关钟大俊微抬下颌,很随意地拱手向身后考生们致意,显得有些骄傲,不过大唐人向来洒脱,只要你有骄傲的资格,那便绝不会因为对方的骄傲便吝啬自己的赞美。钟大俊除了骑射稍弱只排在乙等,其余四科也全部排进了甲等,尤其是书科也拿了一个甲上,如此优秀的成绩确实值得掌声。

  最热烈的掌声,少女考生们最炽热的眼光,理所当然送给了来自南晋的谢府三公子谢承运,六科甲等,其中礼书二科还是甲上,如此堪称完美的成绩单,即便放在这十年间的书院入院试里,都可以排入前几名。

  谢承运向四周团团揖手行礼,微笑向众人示意,暮se照耀在青年才子的星白衫上,照在他英俊容颜谦和笑容上,极为耀眼。箭袍少女和女伴们不停地拍着手掌,雀跃不已,仿佛这也是她们的荣耀。

  石坪远处,宁缺和桑桑并肩而立,他看着那处的热闹场景,忍不住嘲讽说道:真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难道那个什么三公子长的比别人漂亮些?

  这只是一句渭城常见的俗语,比如说某军卒要比同伴多喝两碗酒,同伴就会耻笑他凭什么,难道你比别人长的漂亮些?宁缺只是顺口调侃一句,却没料着身旁的桑桑仰起小脸,柳叶眼睛里满是暮se散开后的星星:确实很漂亮啊。

  宁缺语塞,低头看着自己前襟外lu出的靴面,似乎上面正有蚂蚁爬过。

  影壁榜单下方,有考生兴奋说道:六科全甲,两科甲上,这应该算是书院入院试近十年来最好的成绩了,南晋三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有那失落的考生不忿回了一句:谁说这是十年来最好的成绩?五年前有名西陵考生拿了六科甲上,全书院教习都跑出来围观,因为那是百年以来最好的成绩!

  此言一出,影壁下方骤然安静下来,谢承运三人蹙眉望向声音起处,入院试居然能考出六科甲上?这等说法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能在书院入院试中考出百年以来最好成绩,那个不知名的西陵考生足以打死全天下的所谓天才了!

  为什么我们没有听说过那个西陵考生?先前那人有些不甘心地反问道。

  那名考生嘲讽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名西陵考生完成入院试后,根本没有进行别的任何考核,直接被院长大人特召进了二层楼,这五年来应该都在二层楼里学习,像你我这等世俗凡人,又到哪里听说去?

  影壁下方的众考生整齐发出一声惊叹,纷纷猜想那个不知名的西陵考生是何方神圣,先是考出百年以来最好成绩,刚入书院竟是未读一天便被直接召进了二层楼!

  听到那位西陵考生进入了二层楼,南晋三公子的眉梢挑的更高了些,眼瞳里始现凝重之se,但凡少年成名,心中总有几分孤傲之气,去岁在南晋考了个探hu,已让他无法接受,所以才会选择来书院证明自己,他最终的目标当然是在传闻中极为玄妙的书院二层楼,却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比那人要慢了许多。

  箭袍少女身旁的少女姓金名无彩,乃是大唐国子祭酒幼女,自幼xing情温和喜爱诗书,对南晋谢三公子这名早有所闻,这些日子在长安酒楼诗会中,也曾与对方相见交谈,发现对方确实极有才华,此刻看他神情,微笑出言岔道:三公子六科皆甲,还有两门甲上,也算是极罕见的佳绩,至少今次无人能及。

  正是这番道理,今次书院入院试,阳关钟大俊书科甲上,临州王颖乐科甲上,谢三公子更是双门甲上,谁还能比三位考的更好?

  影壁上的考生纷纷称是,谢承运面se稍霁,自嘲一笑,再次揖手还礼。

  那箭袍少女正准备陪同女伴前去与三公子倾谈一番,忽然间她想到一件事情,想起那个家伙离开时酷劲儿十足的宣言,下意识里再次抬头向影壁上方,她在心中默默想着那个家伙肯定是怕丢脸,所以瞎说,但联想到御科考场上那道黑se闪电,不知为何她竟有些相信自己会在最上方看到那厮的名字。

  乐科最上面没有那个家伙的名字,不,整张乐科榜单都没有他的名字,这家伙看来真是个不学无术之徒啊,兰兰你真是个蠢货,居然会相信那种妄言!

  云麾将军之女司徒依兰,恼怒地扯着箭袍的短下摆,本不想继续去搜寻那人姓名,目光却不受控制地向两旁移去——噫!

  她瞪圆了眼睛,看着数、御、射三科榜的最上方,看着那一模一样的名字,觉得自己是不是眼hu了,朱chun微启,下意识里念了出来:宁缺……甲等最上!甲等最上!还是甲等最上?

  随着她的声音,影壁下方考生们彼此祝贺的声音渐渐变得小了起来,先前众考生只会寻找自己的名字,然后会那些已经声名在外的才子姓名,却极少有人会去注意几个榜单上的无名之辈,自然没有注意到那几个相同的名字。

  三科甲上?有人震惊抬头看着影壁,惊呼出声。

  金无彩掩着嘴chun,满脸无措,想着先前在旁听到的那句话,不可思议说道:原来那人说的是真的,他知道自己肯定能考甲上!

  先前众人还在赞叹南晋三公子两门甲上的成绩,说那必然是今次入院试最佳,谁能想到赞美声尚未停歇,一个考出三门甲上的家伙便这样……出现了。

  谁是宁缺?

  宁缺是谁?

  先前没能看到黑se闪电那幕的考生焦急地询问着身旁同伴,看到那幕的考生则开始津津有味地讲述那匹大黑马从悍妻变乖shi的传奇画面。

  司徒依兰则是四处搜索着宁缺的身影,发现他站在远处,急忙拉着金无彩的手,推开人群向那边跑了过去。

  谢承运三人此时仿佛被人遗忘一般,他自嘲一笑,眼底闪过一抹淡se,伸手相请钟大俊和王颖,随着那几名长安贵女而去。

  影壁下的考生自动分开一条道路,如潮水一般,然后合拢聚集,随着他们走向石坪一角,走向那个他们之前从未听说过的叫宁缺的考生。

  宁缺并不知道影壁处发生了什么,澳门赌博网站:正低着头和桑桑商量晚上回铺子里吃什么的问题,忽然发现人群一阵so动,然后那名箭袍少女便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司徒依兰怔怔看着他,问道:三科甲上……你……你,你这是怎么考出来的?

  宁缺怔了怔,看着身前越聚越多的人群,答道:呃……我复习的很认真。

  桑桑仰着小脸看他,柳叶眼里满是mihuo之se,心想少爷你知道复习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