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扶摇一抬眸,就看到走在最前面,气势凌人,容颜俊朗,一头血红长发怒扬的魔岩。

  她眉头微微一跳,长袖下的手指微微捏紧。

  他走路像是带着风一样,宽大的黑色长袍在昏暗的光线中,却黑得发亮,他黑袍上狰狞的骷髅头像是一个个要吃人的恶魔张大着血盆大口,浑身上下萦绕着一股说不出的邪灵之气,这个人就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一样。

  血红的长发翩跹飞舞,身后跟着十几个狱官,气势逼人,将他身形衬托得更是高大威武。

  伴随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风扶摇的心头微微一颤。

  该死……

  这魔头大半夜的还来地牢,显然是风扶摇没有想到的,而且也没想到他还来得这样巧。

  她还差一点啊,只差一点就可以出地牢,她就能顺势从这个鬼地方摸出去了。

  谁知道,魔岩来了。

  魔岩自然是看到了她,她现在根本都躲不了。

  风扶摇看着他那张噙着一丝笑意的俊脸,她心中始终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只能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在心中祈祷着他不要进鬼鬼刚刚呆过的地牢查看就好,这一看定然会露馅的。

  在魔岩走近的时候,风扶摇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对魔岩弯腰行最尊敬的礼,并压低声音道:“参见魔君!”

  这是风扶摇刚刚看到魔岩路过时,其他狱官会行的参拜礼。

  风扶摇的动作和语气都做得很到位,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魔岩从她身边路过的时候停下脚步,淡淡的问了一句:“给本座将地牢打开。”

  风扶摇依然是弯腰行礼,心中却微微大惊,表面上却是波澜不惊:“是魔君。”

  风扶摇跟在魔岩的身后,微微的垂首,目光却不断的在周围的巡视着,在寻找着可以逃跑的机会。

  这个魔岩很是聪明,她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好像他已经发现了她的计谋一样。

  但是,风扶摇很确定自己并没有什么地方露出破绽啊。

  只要他不去看鬼鬼地牢,她有自信自己所做的一切足以蒙蔽他们的双眸。

  风扶摇觉得自己现在才是插翅难飞,这里不止有魔岩这个强大的对手,还有十几个狱官,个个都在她的实力之上,而且现在全部分成两排,站在地牢通道的两边上。

  风扶摇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装下去,不断的在心中祈祷魔岩不要要求去看鬼鬼。

  风扶摇在魔岩的注视下,拿出钥匙将牢门打开。

  门才打开,魔岩就又道:“你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风扶摇只好又进去假装去检查“风扶摇”的情况。

  “魔……魔君,她,她死了!”风扶摇故作几分惊恐畏惧的说道,眼神里都是吃惊。

  魔岩听到她说的微微挑眉,扫了一眼一脸血肉模糊,死掉的“风扶摇”,声音淡然:“既然死了,那就算了吧。”

  “……”听着魔岩这样说,风扶摇心中不好的预感更是强烈。

  从这个狱官刚刚的表现看来,他分明是很在意风扶摇的生死,似乎是上面的下令不能让她死的。

  而,魔岩现在在知晓她死后,竟然会如此淡然,淡然得让风扶摇有些心惊。

  前后反应完全不一致,太不正常了。

  风扶摇已经在心中起了疑心,只是她现在插翅难飞,硬闯出去根本不行,她唯一能祈祷的就是,魔岩并没有发现什么,而他本就不在乎她是否死了。

  “把这边也打开看看!”魔岩将脸望向鬼鬼刚刚呆过的地牢,吩咐道。

  风扶摇一听,眉头不由得一跳……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