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扶摇的心中早就有了主意,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狱官难以置信的看着铐在他手上的手铐,全身不能动弹的感觉,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恐惧。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他到现在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这个女人倒底是什么来头,她倒底是怎么做到的?

  她竟然能把这极其复杂的手铐打开,就算他有钥匙,想要打开这手铐还需要花上一点时间,毕竟这可不是普通的锁。

  还有她刚刚装死的演技,简直比真的还真的,他自认为自己阅人无数,可此时,却根本都看不透,站在他眼前,个子娇小,一身狼狈,目光却坚韧明亮的女人。

  风扶摇对他笑了笑,那笑容明艳却带着夺命的危险,清脆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既然我不能死,那就只好让你去死了。”

  说罢,她手一动,一根一寸长的银针再次没入他的头顶,直接刺中他的要穴,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死了。

  风扶摇将死掉的狱官直接收进她的空间。

  她进了空间,便将狱官身上的衣裳扒拉了下来换上,还给他穿上了她现在穿的衣裳。

  还好这个狱官个子矮小,和她的身材相差不大,风扶摇假扮他,简直是刚刚好。

  让他冒充死了她,那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等风扶摇再出来时,一个新的狱官和风扶摇便出现在了地牢之中。

  风扶摇将狱官拖到角落里,让他面对着墙壁,背对着牢门,整个人看起像是痛苦的缩卷在一起。

  狱官的脸此时已经看不清了,他中毒后,脸上已经腐烂。

  风扶摇拿起他掉落在地上的铁棍,看了死去的狱官一眼,便出了牢房,顺便将这个间牢门锁上。

  风扶摇出了牢房,快速的转到了鬼鬼所在的地方,她用钥匙将牢门打开。

  “鬼鬼,别怕了,娘亲来了。”风扶摇蹲在鬼鬼的身边,看着不断陷入痛苦的鬼鬼,风扶摇心仿佛再次被狠狠的刺了一刀,心痛得眉头紧蹙。

  “……”鬼鬼感受到风扶摇的抚摸,痛苦蹙着的眉头,微微的舒展开。

  可,他还是压制不住身体里钻心蚀骨的疼,那疼痛,让他小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风扶摇将鬼鬼从地上抱起,紧紧的搂在了怀中,看着被痛苦折磨的鬼鬼,风扶摇的心更疼。

  痛在儿身,疼在娘心。

  风扶摇真的是想替鬼鬼,将所有的苦难和痛苦都背负。

  风扶摇拿了一些潭水和镇痛,愈合伤势的丹药给鬼鬼服下,便直接将鬼鬼收进了自己的空间。

  当把鬼鬼收进自己空间的那一刻,风扶摇一直牵挂他的心,这才微微落地。

  风扶摇从空间里拿了一些泥土和石头出来,放牢房里,简单的堆了一个类似鬼鬼个子模样的人形,还搭了一件鬼鬼的衣裳在上。

  她再把一旁的干草盖在了上面,顺便露出了一点鬼鬼的衣角,看起来就像是鬼鬼缩卷在干草下睡着了一样。

  确定做好这一切后,风扶摇没有半分的耽搁,便出了地牢,又将地牢锁上。

  两个地牢里的“人”在风扶摇的伪装下,看起来都无疑。

  风扶摇快速的朝外面走,只是还没有走出地牢,迎面就来了一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