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找死!”风扶摇漆黑亮丽的双眸瞪着他,声音冷然,与此同时快速的往后退,躲开了他再次的攻击。

  这狱官下手还真是不轻,被打过的地方,风扶摇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要断了。

  站在风扶摇面前的狱官身着黑色狱官服,后背印着一个恐怖狰狞的白色骷髅头,这骷髅头倒是和魔岩身上的是如出一辙,他脸上用黑巾遮面,黑巾上也印一个着骷髅头,一双眼睛阴狠毒辣,这个狱官个头倒是不大,看起来小小的,但是实力却不低。

  在他刚刚释放威压的时候,风扶摇就知道了,他已经是大灵师高级,实力在风扶摇之上。

  风扶摇微微心惊,只是一个狱官实力就如此强,可见这个地方不简单。

  狱官一听瞬间笑开了,笑声里都是藏不住的嘲讽:“找死?好大的口气!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直接打死你?”

  狱官一边说,一边残暴的用着铁棍狠狠的敲击着牢门,“叮叮”作响的声音不断的充斥着耳膜,尖锐得让人难受。

  他释放的威压,打压着风扶摇,被那噪音一刺激,有股腥甜的血,瞬间就涌上她的喉咙间。

  狱官看着风扶摇口吐鲜血,冷哼一声:“给老子老实点,再敢打扰老子睡觉,老子就要了你的狗命!”

  说罢,狱官打了一个哈欠,深深的看了狼狈不堪的风扶摇一眼,便转身离开了这里,去到前面的地方坐下打盹了。

  风扶摇清明的眸子在眼眶里微微一转,就想到了什么。

  刚才她之所以为没有和他硬碰硬,那是因为对方不止实力比她强,她的双手还被束缚住了,他要是真动起手来,她定然打不过。

  在没有把握打赢对方的时候,硬碰硬,是一种很愚蠢的做法。

  当然,通过方才和这个狱官接触,风扶摇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这个狱官并不会真的让她死掉。

  虽然,他嘴上说要打死她,可却并没有具体行动,眼神里也对自己带着几分打量,想必定是上面的人交代了他不能让她死了。

  风扶摇聪慧的大脑,通过和狱官简单的接触,就已经把整个事情猜得**不离十了。

  让她在这个地方坐以待毙,等着未知的死亡,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很快,一道精光就从风扶摇的眸子中闪过,她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风扶摇观察了一下她现在的位置,这里只有她和鬼鬼被关的两个地牢,和其他的牢房是分开的,这个区域应该算是地牢中的vip区了,而狱官也只有一个,如此一来,还真是称了风扶摇的心意。

  风扶摇拖着沉重的手铐,在边缘的位置,靠墙坐了下来。

  她意念一动,细长的簪子就从戒指里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手铐上有禁制,强行用灵力将它炸掉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开锁。

  她将簪子放在自己的口中,将手铐举高一点,直接用嘴含着簪子对手铐进行捣鼓,开锁。

  一盏茶功夫没到,就听到“咔”的一声细响,锁便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