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鬼不知道爹的具体作用是干啥,他只听叶清语说了,有爹,他就可以有弟弟妹妹,想必功能就是如此。

  既然爹是这么个作用,那就物尽其用了,反正这个爹完成了他的义务,就可以被他踢出去了。

  风扶摇面对鬼鬼无厘头的想法,哭笑不得。

  “好了鬼鬼别乱想,你不是要带娘亲看魔兽吗?”风扶摇决定不再提这个沉重的话题,太让人心烦了,不由得对鬼鬼转移了注意力。

  “好呀,鬼鬼这就带你去。”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接下来风扶摇便在鬼鬼的陪同下去看了魔兽,剩余的时间风扶摇都陪着鬼鬼,南笙宫邪倒是没有再打扰二人。

  直到天黑的时候,风扶摇想到自己明天还要去仙瑶宫,也该启程离开灵龙峡谷了。

  她虽然很想再陪着鬼鬼,可为了以后他们能更长久的在一起,她却不能贪恋现在的朝朝暮暮。

  鬼鬼在没有继承尸王传承之前,都有一定的危险,为了早点解除这种危险,她必须尽快找到碎片图,开启尸王传承,永绝后患!

  “娘亲,你要走了吗?那你什么时候再来看鬼鬼?”鬼鬼躺在风扶摇的怀里,月光下的鬼鬼变身成了小僵尸,紫色的眸子绽放着点点光彩,头上那根小豆芽绿得发亮。

  小豆芽也弯了弯身子,用头蹭着风扶摇的手:“奶奶,你别走,我们舍不得你。”

  风扶摇抬手摸了摸鬼鬼略显枯槁的小脸:“鬼鬼,小豆芽,我也舍得你们。不过我们都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为了以后我们能经常在一起,我们现在不得不分开。”

  “鬼鬼,娘亲不在这里的时间,你不要到处乱跑,外面很危险的知道吗?”风扶摇不放心的叮嘱着鬼鬼。

  鬼鬼点了点僵硬的脑袋,对着风扶摇笑了笑:“放心吧娘亲,鬼鬼会听话的。嗯,也会和红衣老怪保持距离的。”

  这都是下午风扶摇叮嘱他的,其实她刚刚说的那些话他都听了很多遍了。

  “这个戒指你拿着,里面有娘亲给你准备的衣裳和一些常用物品,还有下午做的一些吃的,过不了几天娘亲再给你带好吃的来。”风扶摇将悉心为鬼鬼准备好一切的戒指给了鬼鬼。

  鬼鬼手指太小,戒指太大他戴不好,便将它放在兜兜里。

  “还有啊……”

  “好了娘亲,我都知道了。你快走吧,这里离东隋国可远了,你早点回去休息。”上次他跑了一晚上,都还没到东隋国能不远吗?

  鬼鬼从风扶摇的怀中下来,把风扶摇的身子往旁边推着。

  “那我真的走了。”风扶摇心中也很是不舍,说罢,又蹲下身子抱了抱鬼鬼,亲了亲他。

  本是说要分开的两母子,又不舍得在一起腻歪了一阵子,一旁的南笙宫邪实在是等得不耐烦了。

  南笙宫邪目光如刀,盯着二人道:“再不走,天可就亮了。”

  “鬼鬼,娘亲会想你的。”风扶摇压制住心中不舍,踏上了南笙宫邪的赤眼金龙,跟鬼鬼道别。

  鬼鬼也对着风扶摇挥手,南笙宫邪一声令下,赤眼金龙瞬间飞出去老远。

  “娘亲……娘亲……鬼鬼也会想你……娘亲……”

  鬼鬼一边大喊着,一边迈着小腿在下面追赶,只见月光下有一道被拉长的身影不断的随着赤眼金龙移动。

  只是他的速度哪里有赤眼金龙快。

  一会时间,赤眼金龙就从鬼鬼眼前消失不见了。

  风扶摇视线一直在峡谷处,她看着峡谷中鬼鬼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心里空落落的,很是失落和难过。

  什么时候,她和鬼鬼才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不再分离。

  赤眼金龙带着二人还没有飞多远,风扶摇便收回视线,一抬头就发现了南笙宫邪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