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前辈?”风扶摇没想到云如琰的爹,竟然就是前两天,她在九阴山山顶遇到的,那位说要收她为徒的老人。

  老人依然是一身简朴的麻布粗衣,倒是比上次见的时候干净了许多,腰间依然挂着一个葫芦。

  当时背在背篓里的双头眼镜蛇,此时就盘踞在他的脚边,随着他的脚步扭动着身子,那双犀利冰冷的蛇眼看得人后背发凉。

  “老爷爷,怎么是你啊。”鬼鬼也认出了这个老人,对着云薄天天真的笑了笑。

  上次,鬼鬼就觉得这个老爷爷很有趣,可,当时他们也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后,便离开了。

  云薄天再次见到风扶摇并没有什么意外,仿佛他早就料到了她会来一样。

  风扶摇清明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她绝美的小脸上风轻云淡,琼鼻笔挺,唇瓣如花瓣般柔美,眉宇间却带着一丝淡然,姿态谦虚却不卑不亢。

  “前辈你好,晚辈风扶摇。这里有一封信,还您请过目!”风扶摇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将之前药旭阳给她的信递给了云薄天。

  药旭阳说这封信是他的爹写的,只要云薄天看了这封信,就会替她治病。

  “爹,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起的那个小姑娘,她大半个月前就来这里找你,你当时不在家。”云如琰为了早点将法器拿回来,他赶紧为风扶摇说着话:“之前她就来找了你几次,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从东隋国大老远而来,也实属是不容易,你赶紧替她看看病吧,别……”

  “闭嘴!”云薄天听着自己儿子叨叨就心里烦,让他学医他不学,整天只知道捣鼓僵尸,所以他的衣钵到现在都还无人继承。

  前两天在九阴山可算是遇到了一个他称心的小丫头,谁知道别人拒绝了啊……唉,说起就是一把辛酸泪。

  虽然这小丫头这次又来找他了,若是她不愿意他也不想强求于她。

  云薄天装着像是没有见过风扶摇的样子,格外的冷淡和漠然。

  他淡淡的将风扶摇手中的信接了过来,也并没有回答鬼鬼,心中却有些小九九。

  云薄天将手中的信展开,不用看他都知道是谁写来的,因为在这之前,那边就已经传了信来,让他救一个人。

  能得到那个人重视,想必也是不简单,再加上上次他见过风扶摇惊艳的医术后,心中对风扶摇是特别的有好感的,如此好的学医苗子,若是不跟着他,实属有些可惜啊。

  当然,觉得最可惜的是云薄天本人。

  很快,云薄天就将手中的信看完了,然后抬起头看了风扶摇一眼,黑眸依然精神奕奕:“小丫头跟老朽来吧。”

  “谢谢前辈!”风扶摇心中一喜,没想到这么快他就答应了。

  她等待这一天真的像是等待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在这段日子里,整天都为了将这条小命尸王蛊毒去掉而各种拼,现在在听到云薄天那句话,整颗心都忍不住雀跃了起来,她精致的眉眼也飞扬起来。

  鬼鬼也很开心,在风扶摇身边蹦蹦跳跳的,像个小袋鼠似的。

  只是,这样的开心,风扶摇还没有维持几分钟,她的心瞬间又跌入了谷底,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