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二一章 移花接木
  翁红,柳梦寻的母亲,却意外出现在了酒店的停车场之中。

  有意思的是,此时这位平日里雍容华贵的母亲,却遇到了麻烦事儿,正跟一对夫妻吵得很凶,而地上,则是一地碎片,好像是什么瓷器的碎片。

  “妈!”柳梦寻虽然跟自己母亲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是也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欺负自己的母亲的,她很是气愤地走了过去,护住了自己的母亲。

  张天元作为未来的女婿,那自然也是当仁不让了,看到自己未来的丈母娘被人联手欺负,这还得了?

  “伯母你好!发生什么事儿了?”张天元往中间这么一站,挡住了那找碴的男女,要知道他这人高马大的,身上穿得又非常名贵,还真是挺唬人的。

  有些人不懂订做的衣服的价值,还真就认这种名牌,尤其是张天元脚上那双皮鞋,以及手腕上那个蓝宝石金表,实在是惹眼了。

  翁红看到了张天元和柳梦寻,虽然心里头一肚狐疑,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是满肚的委屈啊,忍不住大倒苦水:“我刚刚在倒车,这两个人突然闯出来,说是我把他们的东西撞坏了,要赔钱!”

  其实事情非常简单,要么遇到了碰瓷的,要么就是真得不小心把别人的瓷器给撞烂了,不管什么事儿,这个事儿今天既然让张天元碰上了,那么他绝对是不能袖手旁观的。

  他看向了地上摔碎的瓷器,这也是习惯吧,毕竟他就是个鉴宝的,对于这种东西敏感了。

  张天元心里头想着,如果真是撞坏了别人的好东西,那就赔钱吧,赔多少自己这个女婿都认了,但是如果这是碰瓷,那就对不住了。他可不是那种喜欢吃亏的人,更不会觉得吃亏是福,对他来说,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没有随便将就这么一说。

  张天元心里头琢磨着,眼睛却看向了那地上几块比较大的瓷瓶碎片,要判断这东西的真假,那得先从画工上面来评价,这是肯定的。这应该是一件正统的青花人物开口罐,罐很长,东西份量也不小,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典型的明代青花造型。通体绘青花山水人物,层次丰富清晰,青花发色鲜亮明快,绘画流畅,笔触老到。线条劲挺,勾描、平涂、渲染娴熟洒脱。构图饱满,繁而不乱,釉色亮青,硬感强,器型硕大。

  按照这些判断的话,那么这件东西还真有可能是真的。所以张天元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毕竟明代的青花瓶那也不便宜啊,这虽然说得好是碎碎平安,可是见一次丈母娘就损失一大笔钱,也衰了吧。

  他有点不甘心,于是干脆启动了鉴字诀。反正既然已经开始鉴定了,那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鉴字诀只有他自己知道,外人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征,就只是以为他在那里仔细瞧而已。

  “咦?这玩意儿不对劲啊!”张天元心中暗暗想着。却没有说话,而柳梦寻还在跟那对夫妻争论着什么,张天元没怎么注意听,只要判断出这个瓷罐的真假,那这事儿就好解决了,如果判断不出来,那肯定是要吃亏的,这是绝对的事情。

  张天元看着这件画工非常漂亮的青花人物开口罐,却是渐渐皱起了眉头,一种很是讶然的表情从他的脸上浮现了出来。真是有些奇怪啊,他的鉴字诀鉴定那些碎片的时候,可以确定哪些碎片绝对是现代的仿,虽然仿制得非常出色,胎质细腻,造型也是非常逼真,画工更是了得,估计是现代的瓷器大师傅做的,可仿制得再好,那也是假的啊。

  冒牌皇帝那永远都是冒牌的,就算你跟真皇帝长得一模一样,人家也有验证的方法,尤其是现代,你就算整容跟别的明星一模一样,可是基因一查,那还不是照样露陷?所以赝终究那也是赝,你可以按照赝的价格来买卖,或许还值点钱,毕竟这东西做工还是相当不错的。

  不过让张天元有点糊涂的是,当他看到地上扔着的瓷罐的底部的时候,却很讶然的看到了奇异的龙相,是一条成年的真龙。按照他六字真诀的解释,如果出现这种龙相的话,那这东西就应该是清朝往上的年代的东西了。再加上如今他的地气越来越强大,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那瓷罐底部就是明代的玩意儿,绝对不会错的。

  可是明明就是现代的仿,怎么会出现明代物件的龙相呢?这让张天元陷入了短暂的困惑之中。

  他这几个月以来,看过的物件也不少了,但毕竟还是时间多,以前看的东西,只要是假的,那整体的龙相就肯定呈现出赝的症状,可是这回却有点意外啊,底部的龙相居然与别处的龙相不一样,这种奇异的差距,令他一时间茫然起来。

  张天元不甘心,所以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双白手套戴上,从地上捡起了那几块看过的瓷片,重新检查了一遍,没有错,跟之前的判断一模一样。

  正所谓事有蹊跷必有妖啊!张天元可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会出错,既然地步能出现明代的龙相,那么就在这底部找问题吧,应该可以找出问题来,于是他更加仔细地去查看地步,尽管没有放大镜,不过对他来说那完全不是问题。

  在那款上面写着正统年间制字样的罐底座上,张天元看了两眼,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明白这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其实道理非常简单,也就一层窗户纸的问题而已,在农村的果树要长出好果实,那么就要用的嫁接技术,而这个瓷罐,就用到了嫁接技术,说的好听一点,那就是“移花接木”。

  什么叫“移花接木”呢?其实就是把一件真正的明代青花瓷的底部粘连到了仿上面,这样的话,假假真真,真真假假,如果说没有张天元这种特殊能力的话,绝对是会判断失误的。受骗上当,那也是很容易的。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张天元就特意俯下身看了一下底座和上面连接的地方,这玩意儿真得是粘连得非常巧妙啊。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材料,反正如果是普通的肉眼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即使用放大镜也可能看不出什么,真要看的话,那恐怕得用高倍的显微镜,或者是一些特殊的仪器了,关键问题是,谁能想到这个问题啊,一般人验证这瓷罐究竟是真是假。那就是要看地步的款的,看到了,那就一下认为是真的,结果就忽视了别处的问题,自己被骗不说。那挺窝囊的。

  张天元可是通过自己的鉴字诀中“查微”和“透视”两种功能,才能够清晰地看到罐底和罐身连接的地方的猫腻,果不其然啊,在非常隐蔽的地方,有一丝简直比头发丝还要细的空间,这东西就算是放大镜都未必能够发现,关键刚好是卡在了里面。被东西遮挡住了,估计显微镜也不行,张天元要用查微和透视这双重的能力,才能发现呢,这可真是绝对的好手法啊,实在不简单。不简单了。

  就是这些特殊的,颜色呈现出纯白色的特制胶水,将这两个差了几年时光的物件给连接在了一起,就构成了这么一件你说真得也不真,说假的也并非完全是假的的玩意儿。让张天元都险些上当受骗了。

  那些...

  白色的胶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看起来竟然与罐的材料完美的和谐融合在了一块,你根本就无法发现一点点的差别,还得再夸赞一句这位高仿的的高手啊,这种办法想出来倒是不难,但是能做到如此精致,那绝对是不容易的。

  这要是换了别人,就算是鉴定了很多年的大鉴宝师,估计也得栽在这上面,毕竟张天元之所以能够发现问题,那可是靠了他的特殊能力的,如果没有这种能力,他今天估计就得赔人一个真的价钱了,而且赔的少了,自己还会觉得心里头亏欠呢,他真的很想骂娘,这座高仿的王八蛋,真得是什么心思都用上了,不过你这家伙遇到了你爷爷算是倒了霉了,今天就给你戳穿了,看你还怎么骗钱!

  不过说句实话,能把高仿做到这种程,就是张天元也不得不向这位竖起大拇指了,这简直可以说真是能够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了。幸亏这种高仿不好做,毕竟你需要真正的明代青花瓷的底儿,不然的话就无法成功,可即使如此,这也有点玄乎了一点,连自己都差点上当了。

  偏偏这底儿总是比别处要结实一些,所以当瓷罐碎裂的时候,坏的基本上都是那些仿制的地方,反而底部不会破裂,他们骗一次人,然后还可以重新在仿制,再骗第二次人,这简直可以说是循环利用啊,可比直接卖了赚的钱多啊。

  想到这里,张天元心里头就来气,做高仿的,也就骗一次而已,这倒好,循环往复的骗啊,还搞可持续发展不成?

  张天元的心里现在是既生气又觉得有些无奈,他以前在电视剧里看到那些用几块钱买来的玩具枪抢银行居然成功的,还以为是假新闻,不过通过这件事情他算是明白了。搞不好那还就是真事,如果玩具枪做得跟真枪差不多,只要不是行家,那肯定会被吓唬住的。

  这瓷器当然也是一样了,别说专家了,就算是真正的专家,就这种高仿作,也能将他们给唬住的,更何况越是名流越好面,遇到这种事情先想到的就是赔钱了事,而不愿意把问题扩大化,更不愿意声张,这反而给了那些犯罪分可乘之机了。

  为什么说这东西连鉴宝鉴宝专家都能唬住呢?最关键的就是现在的人鉴定瓷器的方法了。这里面可是有许多习惯的,有些人按照自己的习惯去判断一件东西的真假,而造假的人也是按照习惯来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