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一七章 汤马如爵士
  柳梦寻小心翼翼地将蓝宝石手表戴在了张天元的手腕上,居然还很合适,这也打消了她的一些担心,当初让人订做的时候,虽然是询问了张天元的手腕粗细,连具体的数据都得出来了,甚至因为不放心,还让张天元整了个3d打印的手臂给邮寄过去了。

  这东西当时在过海关的时候闹了笑话,差点惹出了大乱子,不过还好最后一切都平平稳稳的结束了,她也成功地让瑞士方面把这块手表完工了。

  虽然很多人都说手表是成功男士的标志,不戴手表总显得掉价,但张天元却对此不怎么感冒,他以前不喜欢戴手表,现在还是不喜欢,因为戴着手腕不舒服。

  不过这块手表是柳梦寻送的,又是她亲手戴上去的,就算张天元不喜欢,他也会接受,并且渐渐养成佩戴的习惯的,这可不是一块手表,而是一份真心啊。

  戴好了手表之后,柳梦寻又替张天元把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穿得是周周正正的,虽然不用扎领带,也不用戴领结,但最起码这衣服不能穿得歪歪斜斜的,毕竟这可是要去见自己的爷爷和父母啊。

  “傻女子,别担心了,柳老爷子那边不是问题,他老人家对我满意着呢,至于你父母,肯定也没事儿的,难道你老公我比谁差吗?”张天元将柳梦寻垂下的头发向上拨了拨,笑道。

  “你说得对,没什么好怕的,我老公是世界上最好的。他们不可能不满意的。”柳梦寻握了握拳头,好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对了。我准备了两份礼物,分别给伯父和伯母。你先看看好不好。”张天元说着话,将自己的皮箱拿了过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放了两样东西,一件是福禄寿三色翡翠的摆件,雕工精致典雅,只要是玩珠宝玉石的人,就绝对能看出其中的好。

  柳梦寻对这个摆件非常称赞,但她毕竟是女孩子。反而对张天元拿出来的第二件东西,那只红得发亮的极品红翡手镯爱不释手。

  “这个是高冰种的料子吗?”

  “怎么可能,这可是给未来岳母的礼物啊,怎么能那么掉价!”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不会吧,难道是玻璃种的?我的天,我从没有见过玻璃种的红翡啊,你这东西从哪儿弄来的?”柳梦寻惊讶得目瞪口呆。

  “我说亲爱的,你要是喜欢,回去我给你弄几个玩就是了。这个是送给伯母的,你可别抢啊。”张天元笑道。

  “你还有?”

  “当然有了,这东西我是不准备卖的,留着就是为了求婚用的。现在总算是派上用上了啊。”虽然这极品的红翡手镯价格非常昂贵,可以卖到不少钱,不过张天元现在还真不缺那点钱。所以这东西用来讨好未来的岳母再合适不过了。

  “你总是会让我惊喜不已。这下我放心了,你不知道。我妈最喜欢翡翠手镯了,而且一直想拥有一对玻璃种的手镯。左手戴着玻璃种帝王绿的,右手戴着玻璃种红翡的。帝王绿的她有了,但是玻璃种红翡的比那个还稀缺,她一直有心却得不到,没想到你却让她如愿了。”柳梦寻感慨道。

  现在这个社会,虽然嫁女儿未必就是卖女儿,可是如果你能够送给岳父岳母值得珍惜的礼物,让他们对你满意,那你这婚事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如果女方对你也同样满意,那么恭喜你,马上就可以订婚结婚了。

  过去张天元没钱的时候,回到家里就会听到母亲感慨,现在的孩子娶媳妇简直太难了,就他们那贫困村,娶个媳妇不仅要有房子,而且还得给女方最少十二万,订婚四万,结婚八万,对当时的张家来说,那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但是如今,这还没订婚呢,张天元随随便便一件礼物就送出去好几千万了,却一点都不心疼,这就是有钱和没钱的区别了。如果说以前张天元没得到柳梦寻的时候,心里头还有些不太甘心的话,那么经过昨天晚上之后,他再也不会那么想了,别说花几千万了,这就是花几亿也值啊。

  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周幽王可以为了褒姒一笑而做出那么蠢的事情,吴王夫差为什么会因为西施而葬送了江山,吴三桂为什么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跟李自成彻底成仇。

  女人啊,真正享受过极品女人的男人,或许都会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的。

  就像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种事情,根本就是物超所值的。

  “对了天元,你给我爸妈都准备了礼物,那我爷爷怎么办啊?”柳梦寻突然说道。

  张天元一拍脑门,他哪里想到柳老爷子也来到香港了啊,这回算是失算了,虽然柳老爷子很同意他跟柳梦寻的婚事,可是没礼物的话就太难看了吧。

  “你呀你!这样吧,今天旺角有一个慈善拍卖会,应该会有好东西,你跟我去那里一趟,选几个好玩意儿来作为礼物吧,一般来说,这些慈善拍卖会上的东西都不会是假货的。”柳梦寻想了想道。

  “这太好了,不然就算我现在让人把礼物送过来,也得好几天呢。”张天元松了口气道。

  “你身上有钱吗?没有的话,我先给你垫上?”柳梦寻问道。

  “我说梦梦小美女,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我来香港找你不带钱?那不是太小气了吧?”张天元听到慈善拍卖会,就立即动了心思了,不仅仅是要给柳老爷子买礼物,他自己现在也正给自己的私人博物馆里面找东西呢,只要是类似这种拍卖会的地方,他都想去逛一逛。找不到就找不到,权当跟柳梦寻一起约会了。

  “好好好。我家老公大方慷慨行了吧,我就是问问嘛。看把你急得。”柳梦寻笑道。

  “你个小坏蛋。”张天元上去就在柳梦寻的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弹性真好,果然还是真东西摸着舒服啊。

  “啊——!”柳梦寻惊叫了一声,急忙逃了开去,然后拿出手机说道:“你别闹了,赶紧收拾一下,咱们现在就去慈善拍卖会,等结束了之后晚上就去我们家,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汇报一下情况。”

  张天元耸了耸肩。装着要离开的样子,却趁着柳梦寻打电话的时候,将其拦腰抱住了,他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这也以往跟别的美女走在路上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怀里的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真正属于他一个人的。

  柳梦寻无奈,也就只能任凭他这样了,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让张天元说话。

  她拨通了香港家里的电话号码,不过这一次接电话的却不是爷爷柳三生,而是她妈妈翁红。

  “爷爷呢?”柳梦寻虽然不怪自己的父母,可是总感觉跟父母的关系很生疏。所以一开口就找爷爷。

  “他老人家出去会朋友了。你没事吧?那个人没欺负你吧?”翁红现在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女儿被人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实了,只是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想要问个清楚。

  “妈。我们都是正常的男女,你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唉。妈,这样吧。晚上我就带他去咱们家,您也见见吧,看看到底满不满意,虽然咱们母女这么多年都不怎么说话,但您毕竟是我妈妈,结婚的大事,我不想瞒着您还有我爸,对了,我爸他人呢?”

  “上班去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总是忙得不可开交。”翁红叹了口气道。

  “爸也挺辛苦的。”柳梦寻以前不是很能理解父母在外面忙碌而不照顾她。直到她自己也工作之后才明白,那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情,就说她跟张天元吧,居然分开了好几个月才再次重逢,这要是换了别的男人,未必能等这么长时间啊,别忘了张天元本身的条件可不差,身边还围着一大堆美女呢。

  翁红有些意外,以前女儿打电话跟她说话绝对超不过三句,而且还总是埋怨,如今却变得听话而且懂事多了,这让她心里头安心了不少。赚多少钱,都不如家庭和睦啊。

  “为什么不早点来呢?非要等到晚上?”翁红有些不太理解。

  柳梦寻解释道:“妈,汤马如爵士举办了一个慈善拍卖会,这个您是知道啊,时间就在今天下午。你们不能去,我这个做女儿的却是必须去的,以前他和是帮了咱们家不少的忙啊。”

  “哦哦哦,对,没错没错,你看我这脑子,差点就把这个事儿给忘了。”翁红一拍脑袋道:“行,你去,一定要去,也可以带着那孩子,他是叫天元,对吧?”

  “嗯,叫张天元!”

  “你带着他一起去吧,也好好考研一下,看看他人品怎么样,愿不愿意为了慈善出钱。”翁红说道。

  “妈,这个您就别操心了,他这回给您准备的礼物,绝对让您一辈子都难忘的,好了不说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两个先去逛街,待会儿去慈善拍卖会,今天晚上一定要准备丰盛一点的晚餐啊。”

  “放心,今天妈妈哪儿都不去,就招呼家里佣人准备晚饭。”翁红听着自己女儿的话,也是有些高兴,现在自己的女儿可比以前懂事多了,这让她对张天元的敌意也减轻了很多,甚至可以说变成感谢了。

  “谢谢妈妈。”柳梦寻在电话里亲了一口,然后挂掉了手机。

  电话那头,翁红拿着电话愣了半天,这才露出了高兴地笑容,赶紧喊着家里的老妈子和佣人去外面买菜,说是要亲自下厨。

  “怎么样?我未来的岳母对我还满意吧?”张天元笑眯眯地问道。

  “当然满意了,不然肯定大骂起来了,我妈的脾气可不好哦。”柳梦寻笑道。

  “满意就好,满意就好,那我就等着去你们家吃饭喽,今天把肚子都空着。”张天元说道。

  “你能吃多少东西啊,主要是见面懂吗?宝岛和香港的人对一些老规矩甚至比内地的人还在意,你千万可别到了“应聘”现场再打退堂鼓啊,那时候就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