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一五章 柳家女婿
  柳家在hk的住所内,柳老爷子柳三生,以及儿子柳生平,儿媳翁红坐在一起吃早餐,但是几个人脸上的表情似乎都有点不太好,总像是有什么令人不高兴的事情似的。

  柳三生手中的牛奶喝了一口,却随即重重放在了桌子上道:“你说你们啊,做父母的,女儿都回来一天一夜了,居然连人都没见到,要我怎么说?就不怕女儿丢了吗?现在社会多乱,咱们梦寻如花似玉的,万一要是出个什么事情,唉!你们就不心疼吗?”

  柳生平和翁红低着头不敢说话,在柳老爷子面前,他们是绝对不敢还嘴的,柳老爷子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而且事实上他们也的确缺少对柳梦寻的关心啊,柳梦寻长到二十多岁,他们几乎就没尽过一天做父母的责任,虽然这是有理由的,他们为了家族的事业奔波,可不管如何,没照顾过那就是没照顾过,这个事情怎么也别想推搡的。

  “爸,澳门赌博网站:您别生气了,梦梦在hk朋友不少,估计是在哪个朋友家里吧,她一直都是很懂事的,绝对不会出去乱逛,不会有事儿的。”柳生平劝道。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柳三生反而更生气了,直接将叉子往桌上一扔吼道:“那就打电话问啊,难道让我这个老头子去问吗?梦梦是我一直看着长大的,你们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柳生平无奈,只能起身去打电话,不过刚走到电话旁边,那电话就响了起来了。

  “谁这么早打电话?就说不在,找梦梦要紧!”柳三生说道。

  “爸,好像是梦梦的电话号码。”柳生平看了一眼那个号码,说道。

  柳三生一听这话,赶紧就冲了过去,这位老爷子过去身体可没这么好。但是经过张天元的治疗之后,现在虽然不敢说跟年轻时候一个样,但也绝对是生龙活虎的。

  “喂,疯丫头。你疯到哪儿去了啊,不知道爷爷担心啊,怎么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急死爷爷了。”柳三生一接电话,就火急火燎地说了一堆话。

  柳梦寻有点惭愧,她对自己的父母感情不深,但是对这个爷爷,却一直是非常敬重和喜欢的,这次因为真得是玩疯了,都忘记给爷爷打电话了。这会儿打过来,真得是有点晚了。

  “对不起啊爷爷,我刚下飞机就遇到一朋友,结果喝了点酒,今天早上才醒过来。”柳梦寻低着头说道。这丫头太不会撒谎了,撒谎的时候感觉脸都是通红的,这也幸亏是电话里说,要是当面说的话,绝对露馅了。

  “朋友?什么朋友?还喝酒了?喝醉了?我记得你以前不这样的啊?”柳三生可是老狐狸,柳梦寻的谎话虽然编的还算不错,但是却被他轻易就给识破了。他狐疑地问道。

  “哎呀爷爷,真得没什么,就是莹子啊,您认识的,她也来hk了,我们在机场偶遇。就干脆一起出去玩了。”柳梦寻有些心虚地说道,嘴都开始磕绊了。

  柳三生嘿嘿笑道:“哎呦,这莹子什么时候会分神法了啊?莹子啊,你听听,梦梦说你们两个晚上在一起来着。”

  其实牟莹根本就没有在柳家。柳三生也没见到牟莹,更不知道牟莹来了hk,这老狐狸就是想要诈一下柳梦寻而已。

  张天元就坐在旁边,他倒是听出来柳三生话里头的意思了,赶紧就要阻止柳梦寻,可他又不能说话,因为一说话就会被电话那头发现了,于是用手去抓柳梦寻,结果给柳梦寻搞误会了,以为他还想要干坏事呢,就顺手打了他一下,然后对电话里说:“爷爷,其实不是莹子,是另外一个朋友,我怕您不认识乱想,所以就撒谎了。”

  “哼,你老实告诉爷爷,到底是哪个朋友,叫什么名字?男的还是女的?”柳三生或许是对柳梦寻有点过度关心了,此时语气也变得严厉了起来。

  柳梦寻无奈,她知道自己怎么说都是骗不过自己这个老狐狸一样的爷爷的,于是干脆实话实说了:“爷爷,真是一个朋友,您也别太担心了,他不会伤害我的,我们关系很好的。”

  旁边翁红听着有点过了,于是说道:“爸,梦梦都二十多岁了,您不能总把她当孩子一样管着啊,她也有自己的私生活嘛。放心吧,她不会乱来的,去美国那么长时间也没出事儿不是吗?”

  “妇人之见!你懂个什么!你十八岁的时候就跟生平上床了,就知道男欢女爱了,真以为你女儿会傻啊?我也不是想管着她,她真有了喜欢的人,我也高兴啊,但问题是不能太随便了,咱们柳家在宝岛那可是有名的名门望族啊。”柳三生瞪了翁红一眼说道。

  翁红张了张嘴吧,顿时把准备好的话都给咽了下去,这老头的话实在太狠了,根本就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嘛,这简直就是直接戳中了她的要害了。

  柳生平很同情地过去拍了拍自己老婆的肩膀,叹了口气,作为儿子和丈夫,他也是没办法啊。

  “爷爷,您就别说我妈了!她其实为了这个家吃了不少苦的。”柳梦寻在电话里听到了爷爷柳三生说的话,有些同情自己的母亲。

  虽然自己的父母基本上没有做过一天做父母的责任,但是无论如何都是亲生父母啊,更重要的是,柳梦寻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了扛起柳家付出了多少努力,尤其是在柳老爷子身体不适的时候,就是她的父母在外面奔波的,有时候饿了就随便吃点方便面,根本不像是亿万富翁的样子。

  她埋怨过自己的父母,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她已经找到了真爱,她有了庇护自己的港湾,自然也就更加通情达理了,明白自己父母的不易。

  “好,爷爷不说她,那你老实告诉爷爷,到底是哪家的男孩子。爷爷替你去提亲。”尽管柳梦寻还没有说实话,但是柳三生却已经猜到了,因为如果是女孩的话,柳梦寻绝对不会这么遮遮掩掩的。

  柳梦寻此时真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平日里挺有主见的,可是现在却急得想哭,自己已经委身于人,这事情没错,可是真得能告诉自己的爷爷吗?万一爷爷的身体又出问题怎么办?

  张天元看到柳梦寻如此,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后背,拿过了电话。作为男人,那就应该敢作敢当,既然做了事儿了,就不能让柳梦寻一个人来背负。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柳爷爷,是我啊,张天元!”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突然间就骂了起来:“我就知道是你小子!就知道是你小子啊!得,你这臭小子算是得手了。不过我可告诉你,做我们柳家的女婿,那可不容易,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其实柳三生想要骂娘啊,自己疼爱的孙女终究还是被那个穷小子给勾搭上了,唉,虽然他其实也挺喜欢那臭小子的。可是这未免太容易了一点吧?

  心里不平衡啊!

  “嘿嘿,柳爷爷,我还等着你臭骂我一顿呢,你就说这两句?”张天元现在这脸皮也是越来越厚了啊。

  “混小子!滚蛋,把电话给梦梦。”柳三生骂道。

  “嘿嘿,没问题。不过您可别训她啊,梦梦现在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很困难哦。”张天元笑嘻嘻地说道。

  “你个王八羔子诚心气我是不是?”柳三生骂道。

  “我哪儿敢啊,您可是我未来的爷爷,我得听您的话才行。”张天元笑道。

  “就他娘的长了一张嘴!”柳三生现在是哭笑不得了。其实他对张天元是绝对满意的,可这先斩后奏多少让他有些不爽啊,哪有这样的事儿啊,这以后可怎么管教这小子啊。

  张天元笑着把电话还给了柳梦寻,柳梦寻也是干脆无所谓了,耸了耸肩道:“爷爷,您也听到了,就是这么个事儿,我跟天元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您同意不同意吧?”

  “这样,找个时间把那臭小子领回家来,让你爸妈看看,我老头子虽然说话算数,但毕竟不是你爸妈,他们得拿个主意。”柳三生的语气温柔了很多。

  “嗯,爷爷您别生气了,天元就是一张烂嘴,其实没有恶意的。”柳梦寻听到自己的爷爷没有生气,心中的一块石头也才算是落地了。

  “爷爷我生气也是生你的气啊,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快把自己给了那小子了啊,这样一来,你爷爷我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没有了。你真就不怕他以后抛弃了你?”柳三生叹了口气道。

  “爷爷,我相信他。”柳梦寻回头看了张天元一眼,这才对着电话里说道。

  “得,你们倒是成统一战线了。那就赶紧准备好回来吧,别住酒店了,家里住着多好。”

  “嗯,我么吃过早点准备一下就回去,您放心吧。”柳梦寻答应道。

  柳三生叹了口气,将电话挂掉了。

  翁红伸出手愣在了那里,她还想跟自己的女儿聊两句呢,这怎么就挂了呢?

  柳三生看了她一眼说道:“不用说了,赶紧准备好迎接你们的未来女婿吧?”

  “女婿?”翁红愣住了,柳生平也愣住了。

  “你们应该见过吧,就是上次闫城赌石交易会上的那个小伙子,叫张天元来着。人呢还不错,我是认可的,但你们不必在意我,到时候自己好好把把关,愿意了就愿意,不愿意就算了,我是不会多说什么的。”柳三生说道。

  “哦,那个小子啊,上次办事儿还挺地道,要不是他,我们可是很难得到那块上等翡翠的,那可是为我们的很多珠宝店都救了急啊。”柳生平对张天元的印象是相当不错。

  “死鬼,这可是关系到女儿一生的幸福,别跟生意上的事情扯一块,这孩子底细怎么样,具体是干什么的,家境如何,受教育程度如何,都得好好调查一下,另外,我是不太喜欢内地人的,他要么换成美国籍,要么换成英国籍,那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