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一四章 羊入虎口
  柳梦寻脑海中大概还有那么一丝意识,拼命挽救着自己最后的少女尊严。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近乎赤.裸.羔羊一般的身体,她紧张得居然闭上了眼睛。

  仿佛是羊入虎口一般,彻底放弃了挣扎。

  张天元将柳梦寻抱了起来,强壮有力的臂膀令柳梦寻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性,然后扔到了那松软的大床之上,仿若饿虎扑食一般扑了上去。

  不管平日里多么理智和冷静,多么文雅优雅,但是到了床上,男人就应该如同野兽一般凶猛,否则的话,如何显示阳刚之气呢?

  窗外,月光射了进来,照在那白玉一般的身体之上,泛着健康而羞赧的红色。柳梦寻连眼睛都不敢睁一下,彻彻底底迷醉在了那前所未有的冲击之中,从抗拒到被动再到主动,最后到疯狂,柳梦寻也未曾想过自己会如此。

  月亮被乌云遮住了,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张天元站在床边端着一杯红酒,穿着睡衣望着窗外的景色,虽然深夜了,但是夜里的大都市却有着其独特的魅力。

  床上,赤.条条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的柳梦寻早就睡着了,眼角还噙着泪水。不过那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开心,是欣喜,或许对于她来说,从今天晚上开始,就真得可以宣布自己成为女人了。有些东西可以假装,而有些东西则无法假装,床单上的那抹红色,如果是假的,那可逃不过张天元的鉴字诀。

  不过用鉴字诀来鉴定这个。实在是有点歪用了。

  此时柳梦寻早就因为疲惫不堪而沉睡过去了。柳梦寻毕竟只是个普通女人,而张天元则不同,他是受了地气强化的人。他的精力和体力简直惊人,这一场疯狂的游戏,足足持续了七个小时,他倒是还意犹未尽,可是柳梦寻实在受不了折腾了。

  心疼柳梦寻的张天元。算是停下来了策马奔腾的做法,七个小时,大概有十来次的样子,他以前听过一夜七次郎,可是自己这算是超越记录了吗?

  以后可得悠着点,自己倒没事,可别把柳梦寻的身体给整垮了。那样子就得不偿失了。

  将红酒的杯子放下,张天元侧身坐在了床上,然后用手轻轻抚摸着柳梦寻的额头,把底气瞧瞧输入了进去,这地气用来救治别人或许他还会心疼。但是用在自己的女人身上,他一点也不觉得浪费,哪怕是将所有的地气都用光,他也心甘情愿。虽然以前有过经历,可那毕竟是懵懂未知的时候的事情了,学生时代的第一次充满了羞涩和恐惧,说起来丢人,那个时候第一次也就不到一分钟而已,那个时候的感觉也不够真实,自己好像都是跟随那个女人一起做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女人应该是有经验的,不然不可能那么熟练。

  这是上天的补偿吗?

  张天元笑了笑,其实都无所谓了,过去的事情他已经懒得再去想了,最重要的是,他拥有了这个在他眼里全世界最美好的女人,这个女人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处.子之身,就这么被他一朝夺去了,不知道柳梦寻的父母和爷爷知道了之后会不会狠狠暴揍自己一顿啊。

  管他呢,反正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虽然现代社会很开放,男女离婚是常事。就算失了身也无所谓,可是那只是对一般人来说的,越是大家族,反而越是会陷入条条框框的限制之中,他其实觉得自己有些卑鄙,因为占有了柳梦寻的身体,基本上就等于占有了娶柳梦寻的机会了。

  大家族的事情,有时候比普通人还要闹心。

  这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反正张天元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睡,坐在那里想想这件事,想想那件事,时而皱眉沉思,时而却是一个人傻笑。

  大概早上快六点的时候,柳梦寻醒了过来。

  “天元?你在哪儿?”这一刻,柳梦寻有些惊慌,自己的身子昨天晚上被人夺去了,要是早上起来却不见这个人了,那可怎么办,自己要怎么办?

  她是个坚强的女人没错,但是这种事情毕竟第一次经历,害怕非常正常。

  “我在这儿,别害怕。”张天元急忙走了过去,扶住了想要起身的柳梦寻:“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你想跑都没门。”

  柳梦寻低着头,脸色飘红,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全身赤条条的,急忙又缩回到了被子里面。

  “奇怪啊天元,我听别人说第一次的时候会感觉到很疼,而且你昨天晚上那么欺负人家,今天应该很疼才对啊,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柳梦寻很纳闷,难道书上和朋友讲得都是错的?

  “别瞎想了,别忘了我可是个绝世神医啊!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你也别遮遮掩掩了,在你睡着的时候我都看光了,给你好好治疗了一下,所以才不会感觉到疼痛的。”张天元一边在嘴巴上占便宜,一边却是胡吹牛,反正他有行医资格证,而且柳老爷子也证实过他的医术了,他这么说,柳梦寻肯定会信的,总比说自己有超能力更加合适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柳梦寻顿时恍然大悟,也同时松了口气,如果自己跟别的女人不一样,那肯定会惊慌失措的,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敢出现特例,不然就麻烦了。

  “快起来。别瞎想了,去洗个澡,咱们一起吃早点去。”张天元将手伸入被子里面,在柳梦寻的翘臀之上拍了一下笑道。

  “你坏死了!”柳梦寻虽然娇羞,不过却没有了这件事之前的那种畏缩。现在她变得多了一些女人味。而且多了几分真正成熟女人的妩媚,这一点只要是有点眼光的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出来。

  以前带着些青涩和果敢的柳梦寻虽然对男人同样有着很致命的吸引力。但那仅仅是精神上的。

  而现在的柳梦寻,却能够让男人失魂落魄,这大概就是女孩和女人之间的区别了吧。

  柳梦寻想了想,本打算躲着穿衣服的,可是一想到昨天晚上都做了那种事情了。还有什么可遮掩的,于是干脆大大方方地穿了浴巾去洗澡,出来之后还让张天元帮她挑衣服。

  虽然张天元不懂女人的衣服,更不懂流行。但柳梦寻要的就是给他看,别人觉得好不好看她一点都不在乎,只要这个男人觉得好看,那就足够了。

  张天元这并不是第一次给女人选衣服了。可是绝对还是头一次当着女人的面,看着一个羊脂白玉般的美女赤条条的在那里试衣服,本来坐了一晚上,这火早该泄了才对,可是这会儿居然又有些冲动了。

  不行。不能再疯了,自己可以,柳梦寻也撑不住啊。

  他强行将自己的欲.望给压制住了,争取尽量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柳梦寻的衣服上,不过这效果甚微啊,毕竟柳梦寻那身体实在是太漂亮了。

  其实他这样,柳梦寻又何尝不是呢,选了几件内衣,最后赶紧就换上了,因为她也感觉到不太对劲了。国外有个很有意思的调查,平时越是主动的女人,一旦到了床上,反而有时候会临阵脱逃,那些平时看起来冷若冰霜的女人,到了床上却非常疯狂,这跟闷骚倒是有些相似。

  柳梦寻怕就属于平时冷若冰霜,而到了床上就非常疯狂的女人吧,张天元反正算是见识到了,也亏得是他,估计换了别的男人,未必受得了啊。

  等柳梦寻换好了衣服之后,张天元说道:“你看这早点是在屋里吃啊,还是去外面吃?”

  “就在屋里吃吧,我现在还不想出去。”柳梦寻似乎总觉得自己出去之后,别人都能看出来她昨天干了什么了,所以执意不肯出去,张天元拗不过她,也只能随了他了,打电话让酒店送来了早餐。

  这里的早点都是面包、牛奶、沙拉之类的西餐,说实话不太对张天元的口味,不是他对西餐有什么偏见,而是他的确吃不惯牛奶和沙拉。

  但为了自己这心爱的人儿,他也是忍了,反正不就一顿早餐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送餐的服务员过来的时候,果然是用一种很奇特的目光看着柳梦寻,然后又看了看被张天元取下来的床单,脸上露出了一片红晕。

  张天元给服务员塞了五百块的小费,笑了笑道:“劳驾了,这床单的钱过后我会补上的,先拿出去处理了吧,不要让别人看到了。”

  服务员点了点头,五百块的小费或许对张天元来说真得不多,但对这个服务员来说那已经不少了,她们这些人都是最底层的服务员,她当然乐意效劳了。

  “来,亲爱的吃东西了,要不要我喂你啊?”张天元笑眯眯地问道。

  “好啊。”柳梦寻以前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不过现在几乎随口就来,大概觉得自己现在真得是属于张天元了吧,也不在乎这些事儿了。

  张天元笑了笑,一手托着柳梦寻的香腮,一手给他喂吃的,就像是照顾婴儿似的,虽然是自己在动手,可是心里头却非常的高兴,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爱人了,现在、以后,永远都属于自己,谁要是敢跟自己抢,自己就跟谁拼命!

  两个人吃过早点之后,又在那儿腻味了半天,哎呀呀,这要是让牟莹看到了,一定又要拍着额头大叫世风日下了,这对“不知廉耻的男女啊”,大白天的居然还这么卿卿我我,也不怕这酒店里安装了摄像头吗?

  柳梦寻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都已经八点了,想到自己都到hk一晚上了,也没给家里打个电话,就打算报个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