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一三章 你是蜡烛我是火
  窗外,海水的声音若隐若现,窗内,脉脉含情的两人相拥靠在那里,这优美的画面,便如同童话故事里的爱情一般美好。

  张天元对香港这边的情况不是很熟悉,所以他住的这家酒店是由聂震托熟人给定的,位置可以说是非常好,环境也相当不错。这是位于中环干诺道中—港岛之商业区的新大英酒店,听名字就知道了,这家酒店基本上是融合了英国传统建筑风格和现代建筑风格的地方,现代与传统的完美结合。

  以前张天元对国外的历史是有偏见的,总认为国外的历史不过尔尔,他还是比较喜欢华夏的传统建筑风格。不过这一次入住这家酒店之后,他的观点也发生了一些潜移默化的改变,其实不管是国外的还是华夏的,古老的东西总是充满了古代人的智慧,充满了历史的记忆,对于张天元来说,其实都一样,他都能领会到那种美。

  说起来的话,清朝末年很多建筑其实都有西方建筑风格的,比如圆明园就是最明显的,只可惜圆明园被烧了,只能从残垣断壁上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这家酒店的房间设置的都很高档,基本上可以说属于高档酒店了,一般人还真没钱在这里瞎住,不然没几天,估计腰包里的钱就快花光了。

  就说张天元住的这个房间吧,面积足足有五百平方英尺,算得上是绝对的奢侈与豪华,就这面积,比国内很多人的院子还要大得多。在卧室正中摆放了一张非常舒适。充满了古典西方风格的象牙白的床,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顶棚的浮雕。也是充满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这些东西张天元以前是不会享受的。不过现在有了六字真诀,他发现自己对美的东西,就特别的具有领悟能力,这些壁画虽然未必出自大师的手笔,可是却也绝对是非常出色的师傅雕刻出来的了,因为它们的确很美。

  除了这些之外,房间里还有一架非常昂贵的钢琴、一张化妆桌,一个好像是用非常名贵的木材制作的写字台。当然,像网络和电视这种东西也是有的。不过都被很和谐地放置着,令你不会感觉到非常突兀,你不用的时候,几乎看不到这些东西的痕迹。

  最妙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个储藏室,里面放着非常不错的红酒,客人可以随便喝,当然这些东西是要另外付钱的,只是比较方便而已。

  至于浴室和厕所这些东西。那都是搞得非常像艺术品,要是换了以前的张天元,估计进了浴室之后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正所谓便宜没好货,这地方这么好。价格自然也非常昂贵的,不说别的,就单纯在这里面住一晚上。就够得上很多人辛辛苦苦起早贪黑干一年了。

  所以啊,真正想要做个收藏家。做个懂得生活的人,没有钱是真得不可能的。也不现实。这样的酒店,这样的房间,张天元以前连想都没想过,更别说住了。

  柳梦寻依偎在张天元的怀里,张天元则从后面抱着她,两个人看着窗外的景色,许久都没有说话,因为生怕破坏了这完美的景色。

  最后还是柳梦寻先开口了,大概女孩子脸皮比较薄吧,这种环境实在是太过尴尬了。她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亲爱的,你在帝都那边的四合院比起这里怎么样?”

  张天元歪着脑袋想了想道:“各有千秋吧。我的四合院毕竟是花了十多亿才弄好的,里面池塘、假山、荷花、葡萄藤、爬山虎,还有各色各样香气扑鼻的美丽花朵,自然比这里更加像是融入了大自然。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有服务员来伺候吧。”

  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闲着,而是将自己的嘴巴凑到了柳梦寻的耳朵边上,轻声细语的说着。

  从他口中喷出的热气,直接吹在了柳梦寻那柔软的耳垂之上,此时柳梦寻已经卸了妆,所以那上面是没有耳坠的,可以清楚看到她的耳根发红,而且还散发出了非常烫的热气。

  柳梦寻的身体在颤抖着,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快要融化掉了,她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朦胧之中,快要迷失。

  不行!这种感觉!柳梦寻觉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不用紧张,一切交给我就行了。”张天元虽然算不上个中老手,但毕竟也是有过这方面经历的,和柳梦寻这个真正的初妹不一样。

  柳梦寻侧着脸,身体柔若无骨,被张天元紧紧抱着,然后张天元的舌尖就已经碰到了柳梦寻的耳垂,那只手更是不安分地伸向了柳梦寻的衣服里面。

  柳梦寻挣扎着想要说话,可是却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呻.吟,她的嘴唇并没有被封住,可是身体却像是被点了穴一样简直无法动弹,他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媚眼如丝,她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而是完全交给了这个男人去掌控。

  她以为自己会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会做出一些事情来反抗,但是十几上,这个时候她只存在了一瞬间那样的想法,然后很快不过就被那张天元那充满了侵略性的攻击俘获了,从耳垂和胸前传来的那种奇特感觉,让她下意识地迎合了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似的。她突然间转过身子,直接吻住了张天元的双唇,双手环绕在张天元的脖子之上,整个人开始主动的迎合了起来。

  张天元笑了笑,便开始贪婪的亲吻着柳梦寻的嘴唇,一双用来鉴定古玩的大手也变得越发不安分起来,左手抓住了柳梦寻引以为傲的东西,右手却从柳梦寻的背后开始游走,那柔若无骨般的身体,让张天元简直欲火高炽。无法自拔了,这个时候的柳梦寻穿得是一件很薄的睡衣。因为房间里是有空调的,不像外面那么冷。而两个人回来之后都是换了衣服的,就是为了能够干脆一点进入正戏,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可即便是薄薄的睡衣,此时也好像变得是那样的多余,张天元从热吻之中挣脱了一下,然后先扯掉额自己的上衣,他那结实的肌肉,几乎完美的男人身材,可以说是显露无遗。然后。他迅速将头扎入到了柳梦寻那最骄傲的沟壑之中,一阵奇异的香气扑鼻而来,张天元自己都有点晕乎了,总感觉自己这一辈子都值了。而这个时候的柳梦寻则早已经是浑身瘫软,柔若无骨,眼睛里也充满了魅惑的神色,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来了,连挣扎都做不到了。

  “亲爱的,我们。我们到床上去吧,这样在窗边会感冒的!”

  柳梦寻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在说什么,反正她觉得自己应该说点话,否则她真得会陷入那种疯狂之中无法自拔的。就好像是彻底沉入了海洋里面,透不过气来了。

  张天元的动作还不够熟练,所以就算柳梦寻只不过穿着一件很薄的睡衣。可是他却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睡衣给脱下来。他甚至在心里头诅咒这些制作睡衣的人都遇到这种尴尬事儿。当初在学校里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自己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他倒是忘了。他虽然有经验,但也不过就只是和一个女人有过经验而已。而且那个时候因为是学生,不太可能会穿这样的睡衣,所以那时候的很多经验,现在其实都是用不到的。

  不过张天元这人做什么都有一股子狠劲,当初他玩游戏的时候,也发誓要玩到最好,虽然看起来很落魄,但在那个游戏世界里面,他却混得非常不错,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在游戏里面赚钱。

  如今在这个夜晚,也是一样的。虽然这件睡衣很明显在阻碍他,可是他却不依不饶。发誓要将这可恶的家伙从柳梦寻的身上除去,不然的话,今天晚上就太丢人了。

  试想想,以后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张董事长因为解不开女朋友的睡衣所以无缘亲热”,这可就嗅大了,估计会被徐刚那臭小子笑一辈子的。

  张天元一直就没有否认过自己喜欢美女,他跟美女在一起的心情非常愉快。而且他绝对是一个非常健康而且没有生病的男人,所以尽管他平日里可以表现出非常理智沉稳的一面,可以思路清晰地去策划很多事情,但是这个时候不一样啊,这个时候的他,就单纯是一头野兽,一头被欲.望驱使着的野兽,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本能在做的,理智早被他扔到爪哇国去了。

  可是那件睡衣就好像是存了心跟张天元过不去,就是不让他得逞,则搞得他都有点上火了。

  最后,张天元想了想,自己还脱个屁啊,干脆来硬的。于是一伸手,直接将睡衣就给扯烂了,虽然这件睡衣非常昂贵,但是这个时候谁在乎那点钱,关键还是要赶紧将生米煮成熟饭啊,趁着柳梦寻正在状态,赶紧把正事办了,要是过了这个阶段,柳梦寻改变了主意的话,那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女人毕竟害羞嘛,只有靠着荷.尔.蒙的刺激,才会失去理智,万一时间拖得太长的话,那荷.尔.蒙也不管用了。到时候张天元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张天元所有的理智和清明都被他暂时扔进了垃圾桶了,这个时候谁还要什么理智啊,自己赚那么多的钱除了要让家人和自己过得好一点之外,不就是为了能够娶到柳梦寻吗?现在几乎都快要捅破那层窗户纸了,还考虑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考虑了!

  在不知不觉之中,在疯狂的撕扯之中,柳梦寻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扯成了一片片的扔在了地上,而身前那被柳梦寻强行挽救回来的一片布条,却如何也无法无法掩饰住胸前那高耸的所在,一片白生生的身体,让张天元顿时感觉到了一种近乎沸腾的燥热,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动,甚至就算是大学那个时候的第一次,也没有今天这样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