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一零章 闯路障
  虽说回归之后hk变得不再那么神秘,还有大量的人来到这里旅游和购物,可是张天元却一次也没有来过,所以对他来说,这个城市还是很陌生的,甚至可以说有些失望,比他以前想象中的可要差远了,不仅拥挤,而且也没什么新鲜感,在这里看到的,在内地如今都可以看到。

  此时张天元的车就停靠在一条繁华的大街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道路两旁都是殖民时期的建筑与现代高科技大厦的混合体,大厦如林,酒楼栉比,东、西文化兼蓄,那些高楼大厦一个挤着一个,给人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就好像生活在井底似的,周围的阳光都被大楼给遮住了,这种感觉很不好。

  拥挤,这就是张天元的第一感觉,在房间的时候还好,因为看不到外面,所以没有直观的感受,可是到了外面之后,这种拥挤的仿佛挤在小天井之下的感觉就太明显了。到处林立的高楼大厦,狭小的街道,而走在马路上的人群,就像是一堆堆忙碌的蚂蚁似的,密密麻麻,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尤其张天元以前是在农村长大的,那里虽然条件苦了一点,但是视野却非常开阔,站在黄土高坡之上,眺望四周,有青山绿水,还有绿油油的麦田,你会顿时感觉到心情舒畅的,可是在这里就完全不一样,给人的感觉除了压抑还是压抑。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让张天元感到新鲜和亲切感的,那就是马路两旁接到上的那些灯箱广告了,在那些灯箱广告上。张天元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昔日港片的影子,尤其是那些hk的电影。上面用繁体字写着按摩松骨的字样。和张天元以前在电影里所看到的,完全一模一样。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每个人的脸上都带有一种焦虑和紧迫感,这种感觉有点像北方的一些大城市,人们每天似乎都在忙碌之中度过。

  不过跟南都就有点区别了。南都可以说是张天元待得时间最长的大城市了,那里的人比较闲,生活节奏也比较慢,很多人上班之后还在麻将室里打麻将,喝茶,完全就是慢节奏的生活。在这里,你根本找不到那种感觉,似乎所有人的人都在拼了命的为生活忙碌着。

  柳梦寻换好了衣服之后,张天元重新将车驶向了路上,这里的路还算不错,不然的话,张天元一定会误以为这里是哪里的小县城呢。

  路过中环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麻烦,明明是给汽车通行的大道之上。却横七竖八地堆积着一些杂物,还有路障,有一些学生就坐在路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性高采烈的聊着天。

  “当年我们学校组织活动去迎接外国元首,那时候可高兴了,就是因为不用上学。还有钱拿。怎么办,咱们这是过不去了。”张天元回头看了柳梦寻一眼问道。

  “绕路吧。总不能招惹这些人吧,毕竟都是学生。先不管他们有没有受人挑唆,毕竟都还小。”柳梦寻毕竟是宝岛人,所以对这些学生是很同情的。

  张天元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冷笑。

  你们干什么我都管不着,我也不想发表意见,不过就是不能堵老子的路,否则的话,那就对不起了。

  “你稍等一下,这要绕路的话得多走半个小时呢。”张天元将车门关上之后,走下了车,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路障就给扔到了一边。

  他做这些的时候,有人过来阻拦,不过张天元根本不搭理他们,该怎么弄还怎么弄。

  有人过来企图拉走张天元,却被张天元直接一巴掌给甩飞了。

  “给老子记住了,你们干你们的事儿,老子管不着,但是挡了老子的路,那就不行。”

  他根本不在乎那哭哭啼啼的学生,上了车之后,就准备开过去,谁想居然有学生挡在了路上,还要把路障给合上,他直接就火了,将油门开到了最大,直接就冲了过去。

  汽车在那个学生面前停了下来,吓得那学生当场尿在了裤子上,噗通就坐在了地上。

  张天元丝毫不管这些,将车退了一下,对着那些学生吼道:“赶紧把那窝囊废搬开,不然老子真压过去了。”

  看着张天元那决然的表情,学生们真得是吓坏了,这帮人也就是欺软怕硬而已,急忙把学生吓得失禁的学生给拉到了一边。张天元冷笑一声,开着车扬长而去。

  当然了,为了不给聂家惹麻烦,张天元在过这里的时候把车牌给换了。这辆车有两个车牌,一个是军牌,一个是普通的牌子,不用拆卸,只需要在车里面操纵一个按钮,外面的牌子就会自动改换了。

  其实按照张天元的脾性,他是不想换的,不过不管怎么说,这车不是他的,不能给别人添麻烦不是?

  到了酒店之后,柳梦寻洗了个澡,重新把衣服整理了一下,这才跟张天元又离开了,说是要去见她的那几个朋友。

  汽车再度驶向了中环,还是那条路,路障已经被重新放好了,张天元还是按照同样的方法冲了过去,这一次比上次容易得多,没有人敢拦着他,都知道他脾气不好。

  过了那里之后,汽车拐进了一条更加繁华的街道,可以看到街道两旁有很多奢侈品商店,光是珠宝店就有二十多家,而且客人非常多。张天元起初以为这些是本地客呢,柳梦寻却告诉他说,那些其实都是从内地过来的客人,这种奢侈品,如今消费量最大的就是内地了。

  “不是,内地也有珠宝店啊,他们干嘛没事儿跑这边来啊?”张天元有些不解地问道。

  “固定思维嘛,很多人还是觉得hk的东西又便宜又好,这可是几十年形成的观点。一时半会儿哪里改得过来啊。估计再过个几十年,这种观念才会慢慢转变吧。所以我觉得你如果要做珠宝生意的话。还是尽量选择宝岛和hk、澳.门这样的地方,在内地珠宝行业还算没有这么火爆的。即使是内地客,也喜欢到港澳台购物的。”柳梦寻替张天元解释道:“就把车停前面路边吧,那里是停车的地方,这附近有五家珠宝店都是我们家的,我跟朋友约好了在附近吃西餐的。”

  “这个地方就是旺角吧,我在电视里看到过。”张天元依稀可以辨认出来,因为旺角这个地方,在港片里面出境可是非常多的。

  “没错,这里过去还只是坑坑洼洼的烂地。不过现在都是上档次的大酒店,海鲜、内地菜、西餐你随便都可以吃到的。”柳梦寻笑着回答道。

  说话的时候,柳梦寻还刻意挽住了张天元的胳膊,这种做法在内地似乎还不太时兴,不过在hk好像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好像女的不挽着男的胳膊,就显不出亲昵似的。

  路过了一家酒店,可以看到门口停了许多豪车,不过这个倒不新鲜。如今内地酒店门前停的豪车可不比这里的少。

  “进去吧。”柳梦寻笑道。

  “不是要吃西餐吗?”

  “这家酒店里面什么东西都有,海鲜、内地菜、宝岛菜、港菜、西餐,样样俱全,进去之后有个专门的西餐厅。”柳梦寻介绍道。

  “哦。原来如此啊。”张天元感觉到自己实在是有点土老帽了,虽然现在有钱了是不假,可是去过的地方还真得不多。尤其是到现在为止,居然连国门都没出过。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宝岛了,这一次来hk。也不过就是第一次而已。

  刚刚进入酒店,路过的应该是吃中餐的地方,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围着桌子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天。张天元顿时就感觉自己好像直接走进了菜市场似的,孩子的哭声、母亲的骂声、大人的聊天声交织在一起,简直喧闹无比。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这是酒店?确认不是大排档吗?”张天元也不是没去过酒店,内地稍微上点档次的酒店都比这里安静得多。

  这里面的人哪里是在吃饭啊,整个都扎堆在一起聊天吹牛的,各种语言是一起上啊,张天元能听懂的绝对不会超过三种,也就是普通话、陕州话、英语而已,他连粤语都是一窍不通的,更别说潮州话、还有一些夹杂着各地口音的怪异的变了味的南方话。

  想知道我国的语言有多么丰富,那么不用去那么多地方,直接来hk就差不多了,这里汇集了南方几乎所有的口音和语言。很多人以为南方人都讲粤语,其实不然,还有闽南话,闽北话,都是不一样的。张天元大学的同学吕晓就是南浔人,他也是从吕晓那里才得知了这么多事儿的。

  其实说起语言,就陕州来说,陕.北、关.中和陕.南人说话的口音都大不相同。甚至就算是关.中,很多地方的口音区别也很大,张天元就经历过明明都是关.中人,却听不懂彼此的话的尴尬经历,别提多尴尬了。

  hk的法定语言是中文和英文,而政府的语文政策是“两文三语”,即书面上使用中文白话文和英文、口语上使用粤语、普通话和英语。

  hk华裔人口中主要使用广东话,而非华裔人口则多以英语作交际语,hk大部分居民都并非本地原居民,一百多年来从我国内地、以至世界各地迁居的人,都会把自己故乡的语言带到hk。

  其实张天元对于这种吃喝文化中的吵闹并不是很反感,反而觉得很热闹,以前村子里办红白喜事的时候,都是有很多人去吃席的,那才叫一个热闹,外面是唱大戏的,旁边是划拳的,大家大声聊着天,每个人的脸上都露着笑容。

  这是一种无拘无束的感觉。

  现在有很多人说我们国家的人吵,吃饭的时候都不够安静,当然了,去国外的话,也应该入乡随俗。但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就不用那么在意了,想安静的吃东西自己选个包间就是了,没必要凑这个热闹,搞到最后自己还吃得不开心。

  其实很多老外到了内地或者港澳台的时候,也会入乡随俗的。你比如说张天元这次往西餐厅走的时候,就看到了好几桌老外居然在那里划拳聊天,看起来完全就是本地人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