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零六章 我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张天元来到自己父母的房间里,才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冰火两极。那边是热闹非凡,这边却是静悄悄的,不过也好,没有外人打搅,自己的父母和奶奶倒是能过一个安安稳稳的重阳节。

  他想起方才看到的场面,不由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纵然外面站着的那些都是老虎,是真龙,可是到了聂老爷子这里,还不是都得规规矩矩的,这就是体制的束缚了,他们想要挣脱,却不敢挣脱。

  别说聂老爷子目前没有退居二线,就算是已经退了,那也照样能够镇住那些人,这就是老同志的威风所在了,他们长时间在上头任职,门生故吏遍天下,就算是职位再高的人,到了他们面前,那也得称呼一句“老首长”或者“老同志”。

  但自己不一样,自己虽然一介平民,但是在聂老爷子面前却直得起腰板。

  他忽然想到了一些历史上很有才华的人却不愿意入朝为官的原因了,大概就是不想整日给人卑躬屈膝吧,纵然你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那还是要每天给那位或许才华学识都比你差得远的皇帝行跪拜之礼。

  这样就好!这样子就好!

  张天元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明智了,没有政治方面的顾虑,自己就是自由的,好像天空中飞翔的海东青一样。

  说起海东青,张天元忽然就看到神罗可怜巴巴地站在屋内的架子上看着他。

  “来,过来,小家伙是不是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啊。你聂姐姐那边太忙了,又不能带你出去。怕你伤了人,正好我来喂你。”张天元吩咐厨房弄了几块上等的好牛肉送了过来。让神罗吃着,自己却跟父母和奶奶聊起了天,难得的清静啊。

  过了一会儿,叶玉兰和聂震也跑这儿躲清静来了,这两个人都是自由惯了的,而且不属于军队,也不属于政治,他们跟张天元一样,希望做那可以自由飞翔的海东青。而不想做被养在笼子里的鹦鹉。

  聂震提出来打麻将,于是就摆了一摊,跟张天元的母亲和父亲,再加上叶玉兰打了起来,张天元的奶奶则坐在一旁看热闹,听着收音机里的戏,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张天元笑了笑,带着神罗溜了出去,找了个更加清静的地方。

  这里是个山头。周围都是绿树成荫,可以看到远处城市的风景,以及近处的山村和道路,神罗吃过东西之后也精神了很多。就在枝头上飞翔了起来,它看起来和张天元一样,也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啊。

  正想抒发一下情怀。可是张天元却发现自己真是不如那些古人啊,一句诗都做不出来。也忒丢人了,幸好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替他缓解了尴尬。

  “亲爱的,猜猜我是谁啊?”

  电话里,响起了足够让张天元的心都融化的声音,是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她打电话回来了。

  过去,他们两个都是互相称呼姓名的,如今直接互相称呼亲爱的了,距离远了,没有将两个人的感情冲淡,反而更加深了。

  “美国那边有重阳节吗?你过得怎么样啊,还快乐吗?”张天元本来挺会说话的,可是这个时候却有点语无伦次了,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我想你!”柳梦寻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能够想象到她此时的表情。

  “我也想你啊。要不我干脆去美国找你吧,反正那地方我还没去过呢,也算是洋气一回。”张天元这些日子虽然身边总不缺少美女陪伴,可是越如此,他就越怀念远方的柳梦寻,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你生意那么忙,来得了吗?”柳梦寻叹了口气道。

  “忙什么忙啊,生意再忙,也不能耽误了人生大事啊!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没有时间谈恋爱的你,总会有时间去相亲的’,我可不想将来去不厌其烦的相亲。最近给我说亲的人太多了,我这总是拒绝,你就不怕我直接被人强行送入婚房啊?”张天元现在耳朵边响的最多的就是相亲的事儿。

  但凡见个人,别人总要问有没有女朋友,结婚没,甚至还有问儿子多大了,上学没得,他真是大感头疼啊。

  如果只是这样也还罢了,关键是很多想要巴结聂家的人,总是一门心思想要给张天元说亲,有的干脆把自己的女儿、侄女、孙女都给推销出来了,这些人的身份可都不一般啊,张天元还得好生去推却,要是一句话说不好,得罪了那虽然不至于说完蛋,可总是不太好啊。

  柳梦寻的电话,让张天元感觉到心头仿佛有一把火开始燃烧了,因为最近电话中两个人可以说是感情发展迅速,都到了互相称呼亲爱的的程度了,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永远只是这么称呼,却连拉手的机会都没有,这真得太折磨人了啊。

  “那你来找我吧,我准备明天坐飞机去香港,我爸妈和爷爷现在都在香港,估计会住一段时间吧。”柳梦寻的情绪也很激动,听起来像是和张天元一样,估计感觉太折磨人了吧。

  “那太好了!要不我现在就去香港等你,到机场接你?”张天元真得有点太激动了,已经忘记了现在应该是重阳节,应该陪在自己的亲人旁边。

  “别!你要是现在就离开,还不知道你爸妈怎么误会我呢,为了我们的将来,你还是乖乖在家里过完重阳节吧,而且我明天才会出发,你现在就去香港也太着急了。”柳梦寻急忙劝道。

  张天元一听也是,自己这真得是有点太激动了,尴尬地笑了笑道:“那好,我听你的。那到了香港就给我打电话,我立即过去。最近香港可不太平啊。学生闹事,路上很危险。你小心点。”

  “嗯,我知道了。”柳梦寻乖巧地回答道。

  从始到终,张天元对于柳梦寻那都是一心一意的,虽然说见到别的漂亮女人也会动心,但真正追求,并且一心一意想要到达幸福彼岸的,也就柳梦寻一个人。

  可以说,柳梦寻在张天元的心中,不仅仅是正宫娘娘。而且还是唯一的娘娘。

  两个人从相识到相遇,虽然很普通,也很简单,但是从一开始见面,张天元就被柳梦寻的善良和气质给打动了。只是那个时候他未免有点自惭形秽,觉得自己配不上柳梦寻。

  但是今天,他可以自豪的宣布,自己不仅真得喜欢柳梦寻,而且绝对配得上那个女人。他已经征服了那个女人的心。接下来,就要去征服她的身体了。

  张天元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可不需要什么精神上的恋爱,他要的是柳梦寻的所有。一切,都属于她,从身体到心灵都属于他。

  能想象吗?一个碉丝的逆袭。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

  想到这里,张天元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了。整个人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忍不住对着山头咆哮了一声。如果彻底拥有了柳梦寻。他就可以骄傲的向全世界宣称,自己他娘的也不是单身了。

  而对于柳梦寻来说,一开始和张天元的相遇,仅仅是个巧合,但从那一天开始,张天元身上那种特质就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过那个时候还不能称之为爱,顶多也就是好奇罢了。

  直到上浦再度相遇,然后一起去西南冒险,在一次次的事情之中,柳梦寻感受到了在张天元身边的那种安全感和满足感,还有浓浓的爱惜之意。

  她虽然不是孤儿,但是从小父母就在外面奔波,一直跟爷爷生活在一起,缺少和别的孩子一样的童年。而那一切的不满和不甘,似乎都在张天元的身上找到了满足,张天元可以给她爱,给她快乐,给她满足感,给她一切女人应该拥有的东西。

  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张天元呢?

  不管是崇高的爱情,还是恶俗的现实,张天元都可以满足她,她们之间有爱情,而张天元也是个商业大亨,很少有男人能够将这两样结合起来的,她感到自己无比的幸福。

  甚至在她的心中,张天元的位置要高于她的父母的,只是稍稍排在她爷爷之后而已。

  “不会耽搁你的生意吧?”

  “什么鬼生意,生意有你重要吗?我办好了港澳通行证,马上就去香港找你,我已经等不及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我几乎晚上做梦梦到的都是你!”张天元像是在发泄一样,用很大的声音吼着,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只有他和神罗,他可以尽情地宣泄自己的感情。

  电话的另外一边,柳梦寻脸色绯红,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在打转,然后,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感情说道:“好,我等你,等你!你一定要来啊。”

  “等我!”张天元一激动,结果把手机就给扔了出去,顺着山风往山下掉去了。

  神罗正在天上飞着,看到之后飞一般扑了过去,将手机给叼了起来。

  “天元!你没事吧?你没事吧?”电话那头是焦急地喊声。

  “我——没——事!你——等——我!”张天元来不及等神罗把手机送回来,对着手机大声喊道。

  柳梦寻那边一激动,急忙将手机给挂了,她很害怕自己的哭声会被张天元听到了。

  她不懂,别人都说眼泪是苦涩的,可是为什么她感觉到自己的眼泪却是甜的呢?

  张天元在山头上坐了很久,吹着风,但是却心里头却是火热的,虽然这已经是十月中旬了,帝都的天可以说是很冷的,今年又下了几场秋雨,如今不穿毛衣都会感觉到渗冷渗冷的,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在乎,对他来说,心中的火足以驱走这些寒冷了。

  吃饭的时候,原来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桌上坐着的,就只剩下聂老爷子、聂震、聂青岚,另外就是张天元一家人了,聂家其余的人有的是去拜访别人了,有的则是有重要的事情先走了。

  虽然是重阳节,可是国家的事情不能耽搁啊,虽然这年头当官的名声不好,可是没有这些人,政府还真没法运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