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零一章 离开黑市
  说起这拍品的次序,其实也是很有讲究的,这第一件上拍的,就是古仿的阎立本《历代帝王图》,这东西你不能说它是真的,但也绝对不能说它是假的,也就是一件比较值钱的古仿画而已,如果说知道这画是谁仿的,那自然价格会更高一些,不过没有署名的画,不知道画的主人,这幅画价格上就难免会降低不少,但绝对还是之前。这也就是胡里选择第一件拍品为这幅画的原因了。

  毕竟是拍卖嘛,一开始的东西不能太烂,也不能太好喽,价格呢不能太低,也不能太高了,这样的话,就会给人一种错觉,黑市的东西不仅便宜实惠,而且肯定有好东西,也就是所谓的物美价廉了,那么再下来拍别的,就基本上是水到渠成了,别人自然会觉得接下来的东西也是好玩意儿了,尤其是你的仿品做得跟真的差不多,有眼力的都可能打眼,而没眼力的,那肯定更看不出真伪了,赚钱那还不是顺理成章吗?

  一开始人们肯定都是会有很高的警惕心的,这也是为什么第一幅画出价的人只有张天元和母仪,最后母仪还主动放弃了。你把好东西或者现代高仿放在第一个自然是不行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警惕心就会迅速下降,接下来的事情,那就好办多了。

  别说是一般人了,就算是君如海和张儒生这样的专家,都差一点被那高仿的汉代高古玉给忽悠住了,险些就出手。要不是张天元最后阶段打了个岔。让傅留言买走了那高仿的汉代高古玉,这两人都得吃瘪。

  其实要说起来。君如海和张儒生眼力不差,在玉器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啊。本不应该犯这类错误的,可问题就在于东西仿的太好,再加上两个人在错失了那幅宋代的仿制阎立本的古画之后,都不免有些着急,心中憋着劲要将那个汉代高古玉拿下来,根本就不会再仔细去考虑了,这就是警惕心的下降啊。

  为什么很多所谓的专家学者都会看走眼,除了水平问题,其实最严重的还是心理问题。太自以为是,太着急,反而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之中了。

  要说这些开黑市的人,还真得是比张天元想象中的更加复杂,更加会玩,这次黑市拍卖,尽管是在重阳节当天,尽管人数不多,可是金链子的大哥还是按照以往的习惯来办事。没有说因为客人少时间短就乱来,要是那样的话,估计他们这生意早就坐不下去了。

  事实上在平日里,他们拿出来的物件。那肯定是真假参半的,或者假的稍微多一点,但也绝对都是精致的高仿。而不会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出现。

  这些黑市的人,他们做生意靠得就是两样东西啊。一样是眼睛,可以用来看人。用来识别人,甚至看穿别人的心思,这一点就算是张天元的鉴字诀,也未必能办得到。

  另外一样自然就是那张能说会道,舌灿莲花的嘴巴了,很多听起来一般的话,到了他们的嘴巴里,却都变得好像讲故事,说评书似的,愣是让你听的津津乐道。

  赵本山和范伟的那个小品《卖拐》,看着简单,其实里面透着这黑市行里的真谛啊。

  要是不会忽悠,那你就别想赚钱,要是不懂得察言观色,你说的话肯定是要露陷的。

  “聂公子,我也买了两件东西了,再多就拿不下了,不如一起走吧?”傅留言本来对这样的地方就不感兴趣,他来纯粹是带着任务来的,想要买点好东西送人,巴结人,如今有了接近聂震的机会,他可不想白白浪费掉啊,那自然是要好好巴结一番的。

  再说了,他待在这地方真的浑身不是劲啊,总感觉别人都在笑话他买错了东西,正想找张天元帮忙鉴定一下呢,毕竟张天元可是玉石方面的专家啊。

  “怎么,傅公子这么早就要走啊,不再看看了吗?下面可是又不少好东西啊,不看的话实在太可惜了。您看您女朋友手上都没有一件像样的好玩意儿的,接下来会有翡翠首饰什么的,可以好好瞧瞧啊。”

  傅留言可是财神爷啊,金链子实在不愿意他离开。其实金链子也明白,那汉代高古玉,还有那青铜器都是仿的,这傅留言财大气粗愿意买,他自然欢迎了,这么一个冤大头,那可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能遇到一个,那自然就要狠狠地宰上一顿了。可这要走了得怎么回事啊。

  “嘿嘿,金老板,您不用管我,我今天就算留下来也花不了多少钱了,买这两样东西,都将我的零花钱用的差不多了。而且我什么都不懂,怎么跟几位专家争啊,还是算了吧。”

  大概是经历了这一次的事情,这傅留言反而比刚到这里的时候好像成熟了很多,所以说,这人要长大,还真就得多经历点事情,就跟玩古玩需要交学费,打眼吃亏是常事一样,你不经历打眼,永远都不会知道那种感受。

  他现在说的这番话,都让张天元有一点刮目相看了啊。

  金链子虽然有意留下傅留言,不过他也不敢强留,毕竟傅留言在聂震眼里不算什么,可在他金链子看来,却是招惹不起的,人家大伯可是部级官员啊。

  “真是太可惜了,那这样吧,以后傅公子只要是有这方面的需求,尽管打电话,以后会给您准备好一切的,再也不用像这次这样绕来绕去了。”金链子倒是会说话,他不肯放过这个冤大头,这一次坑你不成,那么就下一次吧,反正我认准了你,你就别想这么轻易从我的指甲缝间溜走了。

  也许是因为张天元离开了吧,没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一眼就能辨别真假的明眼人,所以接下来的拍卖还真是挺火热的。这些老板其实都挺忌惮张天元的。又有钱,又有能力。这种人你怎么跟他争啊,还好张天元走了。他们也就安心了。

  不过比较可惜的是,接下来的拍品之中,真品倒是不少,但能够被称作精品的,却是一样也没有,张天元幸好没留下来,不然真得是要觉得无聊浪费时间了,因为这些真品,距离他收藏的要求还差得太远。即便买了也赚不了几个钱,纯粹就是普通人收藏玩而已。

  总体上来说,这一次的拍卖会还算是比较成功的,主要的原因就是金链子的大哥没有因为钱而胡乱搞,他奉行了自己一贯的风格,让这些人真正尝到了甜头,也尝到了刺激的感觉,东西假的多那很正常,没有什么地方全部都是真东西的。这些老板也能理解,这就跟买彩票一样,只要你最后开彩公平公正,只要真得有可能中奖。那么就算他们花了钱,花了冤枉钱,也不会太在意。毕竟人家不稀罕那几个钱,就当找乐子了。

  可问题是如果你黑箱操作。根本就没有什么奖的话,那这问题可就大了。这些人谁也不是省油的灯,没一个人会跟你客气的,就算一个人制不死你,合起伙的话,也能让你叫苦不迭的。

  到时候搞不好你不仅要赔钱,而且连命都要搭上了,这儿社会表面上看似平静如水,实际上水底下那也是波涛汹涌啊。

  当然了,这些事儿跟张天元已经没多大关系了,他们被蒙着眼睛送到了外面,本来是要送回家的,聂震说不必了,他们自己有车,所以就没送。

  聂震准备离开,却被傅留言给叫住了。

  “聂公子,这两样东西是我的一点心意,没别的意思,您收下就成了。”

  聂震感到有些好笑,这傅留言还真得是没经历过事情的二货啊,就算要送礼,哪里有在大街上送礼的,这不是坑人嘛。

  于是几个人找了个茶秀坐下,选了个包间,一边喝茶,一边聊了起来,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聂震和张天元都想要那树化玉的玉器,而傅留言则想送礼,所以这个事儿呢,就必须得说清楚了才行。

  “傅公子,有些话我说出来您别不爱听,你这两件东西,没一件是真的。”张天元开门见山地说道:“青铜器就是废铜烂铁。不过这个玉器倒是值几个钱,虽然是假的,不过却也是值钱的树化玉,但是价格没那么高罢了。”

  尽管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可是听到张天元这么直白的话,傅留言还是脸色惨白一片,幸亏刚刚让那韩国小明星自己坐车先走了,不然今天这人可就要丢大了。

  “树化玉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一种化石。你回去查一查资料就会知道的,这种东西市面上价格最高的也就七八万而已,你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查,找多少专家都行,但记住了一定要找玉器方面的专家,别的古玩专家可能也会看走眼的。”

  古玩这行当,您要是样样通,那基本上也就是样样稀松了,一般人懂一两样,那就是了不得了,哪里可能全都懂还全都精啊。

  当然张天元是个例外,他靠得不是真本事,而是六字真诀,如果别人没有这方面的超能力,那就不要羡慕他了,那是没有意义的。

  就说这一次吧,君如海是瓷器方面的专家,张儒生是字画方便的专家,他们两个虽然对玉器或多或少也有些了解,但毕竟还达不到精通,所以看走眼实在太正常了。

  要知道真正的玉器专家,那可是在这一行之内浸淫十数载,甚至数十载才能够成为专家啊!君如海和张儒生在玉器方面也就是摸过、看过、也懂一点而已,说白了,比普通人强,可是比起专家还要差上好大一截子呢。

  张天元之所以让傅留言去找玉器方面的专家,就是不想再出现君如海和张儒生那样的事儿。

  “张公子,张老师!您说的话我信,我也不需要请什么专家了,如果您觉得这东西还值点钱,那就送给您了,我这一次亏的是一塌糊涂,就指望两位在生意上多帮衬帮衬,把这点钱会赚回来了。”傅留言突然来了这么一番话,倒是说得颇为精明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