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九八章 面具下的真相
  另外一件是戴冠物纵目面具。

  那个冠形物似遥感天线,这是否用来接收宇宙的神秘信号?对此,学者解释很审慎,他们认为这与早期的古蜀族王蚕丛有关,古载:蚕从纵目。这又带出一个谜团:如果蚕丛是蜀人的祖先,他就应当是人,怎么可能长出机械的“纵目”。古史中说:蜀王杜宇乃“从天堕”,即从天而降。这是否意味着三星堆青铜文化的创造者真的是天外来客?

  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青铜兵团”的制作工艺,就有着不可解释的谜团。

  不过张天元今天自然不是为了研究三星堆文明而来的,他只要确认了这几件东西的真伪就足够了,剩下的事情,交给警察和研究专家去也就是了。

  “这一次的鉴赏时间是二十分钟,各位仔细看好了,东西绝对是好东西,千万别看走眼了。虽说青铜器目前国内拍卖的价格不高,但这几件可都是精品啊。”胡里一边说着,一边让出了一条道,让有意的拍客们上前去鉴赏这几件青铜器。

  张天元看了欧阳晓丹一眼,并没有说话,不过眼色却很严厉,眼中的意思非常明确:“我去看了,你可不要乱说话,否则我直接离开。”

  这样的意思,欧阳晓丹自然是看得明白的,主要是两个人之前就已经有过类似的对话了。

  “赶紧去吧,再不去好东西都被别人给看光了。”欧阳晓丹催促道。

  张天元整了整衣服,这才站了起来,朝着那几件青铜器走去,买与不买,这个问题现在还不用多考虑。首先他得判断这种东西是真是假才行。

  三星堆文明的青铜器风格特点都非常突出,还是比较容易辨认的。

  他一边走,一边脑子里也在回放着来之前就已经大量补充过的相关资料。

  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有造型各异青铜人头像,出土时面部均有彩绘。而且在耳垂上穿孔,用以挂戴耳环耳饰,看来我们的先人很爱美的。除了这些青铜造像外,还有许多用祭祀的尊、等,有形态各异的各种动植物造型,其中被誉为写实主义杰作的青铜鸡、有在我国范围内首次出土的青铜太阳形器等一大批精品文物。它们皆与中原文化有显著区别,这表明三星堆文化不仅是古蜀文化的典型代表,亦是长江上游的一个古代文明中心。从而再次雄辩地证明了中华文明的起源是多元一体的。

  三星堆文物还填补了我国考古学、美学,历史学等诸领域的重要空白。使得世界对我国古代文明需重新评价,三星堆文物中,高达3.95米、集“扶桑”“建木”“若木”等多种神树功能于一身的青铜神树,其共分三层,有九枝,每个枝头上立有一鸟,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鸟,而是一种代表太阳的神鸟。

  被誉为铜像之王的青铜立人像、有面具之王美誉、作为“纵目”的蜀人先祖蚕丛偶像的青铜纵目面具,长达1.42米、作为权杖法杖的金杖。其器身上刻有精美和神秘的纹饰,两只相向的鸟,两背相对的鱼。并在鱼的头部和鸟的颈部压一只箭状物,同时有充满神秘笑容的人头像。器身满饰图案的玉边璋以及数十件与真人头部大小相似的青铜人头像,俱是前所未见的。

  这些特征其实就很容易可以作为参考,来判断拍卖台上的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

  说起三星堆文明,就不得不提一个人“蚕丛”。

  蚕丛,又称蚕丛氏,是蜀国首位称王的人,他是位养蚕专家,据说他的眼睛跟螃蟹一样是向前突起。头发在脑后梳成“椎髻”,衣服样式向左交叉。通常汉族传统衣服为右衽,即向右交叉的。最早他居住岷山石室中。后来蚕丛为了养蚕事业。率领部族从岷山到成都居住。

  在夏桀十四年,夏桀派大将军扁攻打蚕丛和有缗氏,于是蚕丛跟有缗氏说用美女来让夏桀没有打仗的心情,果然夏桀被美女迷惑后,宣布要回到朝廷。西周时期,蚕丛被其他部落打败后,蚕丛的子孙后代,都各别逃到姚和雟,最后由新势力鱼凫来结束这次战争。

  神话中蜀人的祖先是“蚕丛”和“鱼凫”。蜀与“镯”通,即野蚕。蚕丛“目纵”,居岷山下的石穴里,蚕丛、柏砱、鱼凫三代都有数百岁,“神化不死”。他主要的功绩是“教民蚕桑”。从《蜀王本纪》到今日川西民间口头故事都有很多这方面的故事。《华阳国志-蜀志》中有着这样的记载:有蜀侯蚕丛,其纵目。蚕丛,即蚕丛氏,是蜀人的先王。

  “鱼凫田于湔山,得仙,今庙祀之于湔。“(《蜀王本纪》)”鱼凫王田于湔山,忽得仙道,蜀人思之,为立祠。”(《华阳国志》)还有一个版本的《蜀工本纪》则说:“(鱼凫)王猎至湔山,便仙去,今庙祀之于湔。”(引《御览》卷八八八)这就绐后来的学者和作家留了极大的想象空间。

  蜀人的祖先,从“教民养蚕”的蚕丛到“教民捕鱼”的鱼凫,到“教民务农”的杜宇,治水的开明,都和农业生产有关。

  从今天的考古材料看,三星堆的确出土了不少与蚕丛氏相貌一致的器物,如人像面具中的纵目式面具和椎髻左衽服饰等,这是否就是蚕丛部族留下的生活遗迹呢?广.汉三星堆一带建城很早,而且曾经多次发生过部族间的争斗,这其间是否有蚕丛取代其他部族或鱼凫、柏灌取代蚕丛的争斗呢?

  明曹学诠《蜀中广记》引《仙传拾遗》记载一则故事,就说到当时三星堆一带部族间的争斗情况:“蚕女者,当高辛氏之世,蜀地未立君长,各所统摄,其人聚族而居。遂相浸噬,广汉之墟,有人为邻土掠去已逾年。惟所乘之马犹在。其女思父,语焉:‘若得父归。吾将嫁汝。’马遂迎父归。乃父不欲践言,马跄嘶不,父杀之。曝皮于庖中。女行过其侧,马皮蹶然而起,卷女飞去。旬日见皮栖于桑树之上,女化为蚕,食桑叶,吐丝成茧。”

  当然了。这里面很多都是民间传说或者神话故事,未必当得了真事儿。不过上面的东西是真是假,这最后拍板,那还得是张天元自己,他毕竟有六字真诀,不用白不用,更何况这个时候不用,还等什么时候?

  蚕丛什么的,他现在也不是那么关心。

  张天元先是大体上看了一下,东西做得都很精致。单凭肉眼很难判断出真假来,所以他干脆也不浪费时间了,直接动用了鉴字诀。从最左边的那个青铜人头像看了起来。

  这一看,多少让他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这些东西会是真的,那么自己今天来到这里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虽然这些东西肯定是不能买卖的,可毕竟是完成了一些事儿,更何况也亲眼见识了一下三星堆文明遗留下来的东西,可是哪里知道,这第一件就是假的。

  “果然又是高人的作品。虽然假,但是不管从做工还是做旧方面。那都是下了苦功的。看起来应该是有人也知道了这一次三星堆文物被盗的事儿,所以就刻意想钻个空子。赚一笔了。”

  只可惜啊,谁让这位高人遇到了张天元呢,他要是遇到别人,搞不好这几件东西就真得是蒙混过关了。

  这件东西,倒是真正的青铜器,材料都与三星堆所用的差不多,做旧的手法也可以说是专家级别了,但问题在于这些东西可以隐瞒住其他的专家,可张天元不吃这一套啊,他压根就不会看这些东西。

  尽管这些复制品的技术含量很高,但是毕竟是复制品,就跟兵马俑外面卖的陶俑一样,就是缩小版的纪念品而已,真不值几个钱,就算是砸烂了卖铜,其实也卖不了多少钱的。

  他因为对这第一件青铜制品失望透顶,所以看向其它几件的时候,就没再仔细瞧了,而是直接用了鉴字诀。

  本以为这样子就算是结束了,可是到最后一件青铜面具的时候,他却猛然间一惊。

  “真东西!”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呢?这样也拍不出高价啊?”

  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最后一件青铜器与之前几件都不一样,是上面包了一层铜皮,外表是假的,而里面却是真正的东西。

  他一开始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做,可是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之后,就差不多明白了。

  胡里今天之所以会一次性摆出好几件拍品,可不是为了节省时间的,而是想要浑水摸鱼,相比那件真东西早就已经定好了买主,准备云出国外去卖的,如果被查到了,也可以说那是现代的工艺品,海关的人不可能像张天元这样的专业,肯定会被混过去的。

  而且之前不是提到过好几种可以将古玩运出国外的方法嘛,这些人只要选择其中一种,那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张天元心中是又惊又喜,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异样的表情来,而是坐在那里喝了口茶,心中盘算着该如何来处理这个事情。

  其实他很想拿下那件真东西,反正对方已经为他做好了掩护了,就算他拍下了,那也可以自己留着欣赏。

  问题在于,这样做肯定会得罪黑市和真正的买方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自己都试着出价,只要不可以针对那一件东西,别人也看不出什么来,这样的话,自己要是拍下了那东西,别人只会以为他是瞎了眼买假货,而不会认为他真看出来那里面有真货,毕竟那包裹着真货的一层皮可是用了特殊的合金,就算是最先进的仪器也检测不出里面是什么,除非是谁有透视眼。

  难怪金链子看起来信心十足,说什么买回去的东西绝对不会有事儿,问题是出在这里了啊,买回了假的,那自然不会有事儿,而如果买回了真的,也经过了特殊的处理,除了知情人之外,别人也不知道,当然就没事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