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九三章 雅贿
  以艺术品作为礼品并非今人所创,在我国绝对是有悠久历史的,称之为“雅贿”。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雅贿”可追溯至汉代,唐宋渐成风气,至明清则已臻于极致。据说在明代,书画是可以充当俸银的,是“硬通货”,自然也可以当作礼金的。于是,古玩书画成为官场交际的秘密武器,“雅贿”蔚然成风。

  古代仕林耻于论及钱财,又好风雅,于是以古玩书画作为媒介,便可两全齐美。明清时期的大贪官个个均非“庸俗”之人。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唐吴道子《南岳图》、王维《圆光小景》、宋徽宗《秋鹰》、宋高宗《题王仲珪梅》、苏东坡《墨竹》都曾是明代大贪官严嵩的藏品。据说严嵩爱棋,因此他所收受的碧玉、白玉围棋和金银象棋各有数百副之多。

  清乾隆时期的大贪官和珅,同样以喜“雅贿”著称。和珅并非不学无术之人,于书于画也都算颇有见地,虽然所收之名作数量只有170余张,但绝对件件精品。乾隆皇帝也同样是爱好书画之人,《石渠宝笈》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和珅也常常以难得的书画去“雅贿”皇上。

  不幸的是,这一传统被很好地保存下来。“艺术品成为贿赂的工具,这对立法、司法以及纪检领域都是一个新课题。”有纪检干部无奈地表示:“干部级别越高,收受的贿赂中,艺术的价值和比例越高。”

  从赖某某、文某某、马某某,到李某某、许某某、刘某某……近年来落马的高官中,无一不被查出藏有名贵的古玩字画,从齐白石、张大千到陈逸飞、范曾,从瓷器、紫砂到象牙、红木,还有比较前卫的当代艺术品。

  这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某警察局局长王某某。他家中所藏的古董和字画简直令很多专业博物馆汗颜。这座“天义博物馆”中包括书画作品195件,古代瓷器及西方艺术品27件,邮票、文物、鸡血石等1351件。其中不乏上乘之品,如齐白石《春山图》、法国铜鎏金竖琴纹托盘座钟、清乾隆年间斗彩团花罐……

  “从政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今天。晚清富可敌国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故事依然被很多人推崇,在《胡雪岩传》中就记载了这样的故事:

  光绪七年。为了帮助左宗棠西征、开船运局、办洋务,胡雪岩计划向德国、英国的洋商“借洋银”300万两。但是,这一计划若想成行,就必须得到清朝政府的许可。当时的户部尚书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长兼外经贸部部长)宝鋆就是一个必须要争取的人物。

  但是。胡雪岩并不认识宝鋆,贸然送钱恐怕是会徒劳无功。于是,早已深谙“雅贿”之道的胡雪岩来到琉璃厂,找到一个可信的古董商来作为“送礼”的中间人。

  宝鋆家中藏有一幅明代唐寅的《看泉听风图》,胡雪岩就让古董商去联络宝鋆,说有买家非常喜欢这幅画,愿意以三万两银子求宝鋆“割爱”。宝鋆自然知道这幅画虽好。但哪里会有这般高价,当下心领神会,告诉古董商愿以君子之德“成人之美”。

  这笔交易,用今天的话来讲。叫做“洗钱”。

  鉴于以艺术品形式行贿受贿的现象日益突出,纪委颁布了新的规定:官员不得收取古玩字画、不得收取润笔费等等。但是,“变通”的方式毕竟太多了。

  “我在潘家园买了一把破茶壶,然后就说是明朝的,送到拍卖公司拍卖,然后就有人以一百万拍下来。这似乎不触犯任何法律,而且还十分高雅,只能说我眼力好、捡了漏儿,这叫以假为真。”郎永说。“我拿了一件乾隆的花瓶,摆在琉璃厂,你花一万块买了去,其实值100万,这叫以真为假。”

  在古玩店和拍卖场上演过多少次这样的情节,我们不得而知。“我听到的一个故事是:两企业竞标一个千万的项目,对手送了领导一辆路虎免费试驾。这边企业没那么多钱,于是花几千块找人仿了一幅齐白石,拿到拍卖公司自卖自拍了一下,拍了80多个(万),然后带着拍卖公司的付款凭证送给了领导,反正是一锤子买卖,拿下这个单子就行。”郎永说。

  曾经一度,文某某收到的那幅张大千的“青绿山水图”被鉴定价值高达364万余元,震惊了不少人,但在随后的庭审中,又被国家文物局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一般仿品”。

  只是不知道,送画之人的事儿文某某给办了没有?

  还有一件事情更为离奇,一起巨额贷款诈骗案透露出惊天秘密: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某某等5名顶级鉴定专家,为骗子自制的“金缕玉衣”开出24个亿的天价评估。

  建行两位行长由此轻信了骗子的经济实力,发现被骗贷6个多亿后不但未报案,还继续为其违规提供资金4个多亿,导致银行最终损失5.4亿多元。

  经过三个月的努力,记者翻阅350多本卷宗,联系到当时的鉴定专家深入采访。他们承认,评估时大家连“金缕玉衣”的玻璃罩子都没打开,只围着走了一趟,“过程不太合规矩”。

  连鉴定专家都敢这么胡来,别人又有什么不敢的呢?这事儿又来连天都捅破了,五个鉴定专家啊,这还得了。

  在谢某某贷款诈骗案的卷宗中,有一份证人牛某某的证言。谢某某的一审判决书中摘录了其中的一部分:谢某某有两件“古董”,一件是“金缕玉衣”,一件是“银缕玉衣”。其实,两件“玉衣”是我用他给的玉片穿出来的,不值钱。他坚持要我找专家给这两件“玉衣”做评估,我就找了原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长王某某。王某某又找了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某某等4位专家,一起给“玉衣”作出评估报告,评估价24亿。谢某某给了专家几十万的评估费。

  洗钱的过程就不说了。反正就是那样子,不过后来听杨某某说,这事儿还是挺可笑的,可笑又可悲。简直就是一群不负责任的人做了一件不负责任的事儿。

  其实这个杨某某张天元并不认识。不过李明光教授却跟杨某某是莫逆之交,出了这个事儿之后。还特意去问了一下,因为他实在不相信杨某某会帮人干这种事儿。

  现已八旬,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

  大家就在玻璃柜子外面走了一趟看了看

  杨某某告诉董学塾,鉴定之前。他对华尔森集团一点也不了解,到现场才认识了谢某某。

  杨某某承认,鉴定过程确实不太合乎规矩。

  “说老实话,就几十分钟。鉴定时没有开柜,大家就在玻璃柜子外面走了一趟看了看。因为隔着玻璃,看时也不方便。”杨某某说。

  杨某某告诉董学塾,如果是鉴定故宫博物院里的文物。肯定不能光看,必须要“上手”。而那次,“玉衣”一直没从玻璃柜里拿出来,专家们也没要求开柜。

  “反正史专家在嘛。他是文物鉴定界的大家,我当时是在他领导下的。”杨某某说,由于当时没有举手表决的过程,于是自己就随了大流,别人怎么说,自己也就怎么说了。

  最后,大家在评估报告上签了字,吃了顿饭就走了。

  当杨某某从董学塾嘴里了解到,评估报告成为之后谢某某从银行骗钱的工具时,表示很惊讶。

  “我没把它当成鉴定活动,而是当成一种友谊活动,是客串性的。他们请你来,给你一点鉴定费,你同意他们的意见就完了。”杨某某说,鉴定时,谢某某没说过他的意图,他也没想到评估报告会被非法利用。

  杨某某说,临走时谢某某每人给了一个信封,可能装了万把块钱。“我现在不再参与这些活动了,在家埋头写书。”杨老说。

  当时董学塾把这事儿讲给张天元听的时候就说:“我是相信杨老的为人的,他是被人给蒙蔽了,不然万把块钱也不可能收买他吧,我虽说不敢肯定杨老就一定是什么高风亮节之人,可是这实在有点离谱了啊,杨老就算再傻,也不会为了那么点钱出卖自己啊,他何必呢?”

  张天元听得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反正对于洗钱这种事儿,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最直观的了解。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听到有人出价一亿买一件假的青花瓷,张天元立即就想到了这是洗钱。

  要知道黑市虽然是黑市,可是也能够开具正规的票据的,这东西可是高仿,而且模仿的非常出色,也就张天元和君如海能看出些端倪,而且君如海还不敢十分肯定,这东西要是拿去送礼,那绝对可以的。

  不过张天元又不是纪检委的,他对别人洗钱虽说深恶痛绝,可是也没办法,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已,别人爱怎么做,那是别人的事儿,别干扰到他的事情,那就足够了。

  胡里终于听清楚了那人的出价。

  “是一亿没错吧?一手交货一手交钱?”胡里问道。

  “有票据和正规的鉴定书就行。”那人说道。

  “这个您放心,保证有,而且都是盖了戳的,绝对假不了。”胡里还没说话,金链子先激动了,他才不管那青花瓷是真是假的,也不管是不是洗钱,反正赚钱的是他们,这就足够了。

  双方交易结束之后,那个戴墨镜的拿着东西就离开了,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更是对接下来的拍品似乎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走了,留下来的人也不愿意多议论,因为谁都清楚就算是真正的青花瓷,也未必能值一个亿啊,别说是张天元了,就算是不懂得古玩拍卖规则的欧阳晓丹和叶玉兰,也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了。

  “亲爱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一口气就叫价一个亿?”

  “别吱声,人家想花多少钱那是人家的事情,跟咱们没关系,咱们安心接下来的拍卖就好了。”张天元制止了欧阳晓丹的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