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九二章 疯子的一亿
  傅留言想到了自己母亲经常教导自己的一句话“帝都城里,你可能随便碰上一个人,那都是省部级高官的亲戚,水很深呢。”

  尽管这话说得夸张了一点,但不失为一句警醒啊,傅留言之前虽然知道有张天元这个人,却不知道张天元是谁,哪想到就是那么一个看起来朴实无华的男人啊。

  不经意间,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居然都已经湿透了,这真不是累的,而是吓得,不过也难怪了,要是真得罪了聂震,那自己可逃不出那位聂大公子的魔爪啊,自己堂弟的事儿,那是很多人都看见了的,可不是吹出来的,这位聂大公子绝对是一个可以不给任何人面子的家伙啊。

  “欧巴,留言欧巴,那个年轻人是谁嘛,居然把你吓成这样了?”韩国的小明星不乐意了,挽着傅留言的胳膊问道,她跟着傅留言的时间也不短了,还真没见过傅留言在谁面前如此低声下气过。

  “你懂个屁,那个人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滚回韩国去,永远别想再来这个国家,搞不好就算你在韩国,也能封杀了你,你信不信?”傅留言瞪了韩国小明星一眼说道。

  “真有那么厉害?”韩国小明星眼前一亮,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打算去勾引聂公子啊?不是我吃醋,我可是为了你好才说的,你千万别干那种啥事儿,聂公子玩女明星,向来玩的都是大牌,而且绝对是只玩不娶,跟换衣服似的,就你这样的,他都懒得看一眼的。也就是我把你当个宝贝。”傅留言不屑地说道。

  “哪有啊欧巴,您别胡思乱想了。”韩国小明星绝对相信傅留言这番话是真的,因为以往如果她对某个男的有兴趣的话,傅留言绝对会吃醋的。可是这一回居然都没动气。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傅留言有足够的自信,她这个韩国小明星根本就勾搭不上聂公子。

  她可没有试一试的想法。要是那边不成,回头这边也被担空里了,那她就惨了,毕竟傅留言虽然不如聂公子。好歹也是部长的侄子,而且也有钱,自己跟了他,并不吃亏,更何况傅留言是真得心疼她。

  此时的傅留言哪里还有争风吃醋的意思啊,他此刻心里头正想着要如何去巴结聂震和张天元呢,不为别的。就算只是为了自家未来的生意,那也应该与这两个人把关系搞好了。

  “我说金链子,你个狗日的到底还开始不开始啊?说了五分钟,这他妈都等了十分钟了!王八蛋你信不信老子出去把你狗日的这点事全抖搂了。”说话的是母仪。

  这厮好像对聂震一点都不在乎。就算是聂家和叶家合起来,他好像也并不忌惮,真不知道他的后台是谁,居然如此大胆,又或者这人根本就是一个不畏权势的人不成?

  “对啊金链子,聂家的后生来了,那也得称呼我们一声长辈呢,你不能这么样子,赶紧开始吧。”张儒生虽然没有母仪那么粗鲁,不过他毕竟是个有风骨的读书人,所以也不会畏惧权势,这样的人去了古代,做个铮铮硬骨的谏言大夫倒是不错。

  “不是,胡里我早告诉你继续开拍继续开拍,你等个什么劲儿啊,我们在这儿聊天,不会影响到你吧,赶紧的,你看在座的都等急了。聂公子是贵客,这些人也是啊,你不能厚此薄彼是吧?我看不如这样吧,所有物品按照成交价,最后减去百分之十如何?这大过节的,就算是给各位的优惠了。”金链子笑嘻嘻地说道。

  虽然他这番话看似是在训斥胡里,不过实际上却是说得非常圆滑,不仅没有得罪聂震,也没有得罪其余的人,别看这家伙外表粗鲁,还真是个能干的人啊,不然的话,估计那位大老板也不会选择他来做这个二把手。

  “说实在的,你让那点钱我们也不稀罕,不过有你这几句道歉的话就行了,赶紧开始吧。”君如海笑了笑道。

  在座的那可都是不缺钱的,让利百分之十真得不算什么,对他们来说,远不如面子重要,金链子一番道歉的话,可是胜过了那些让利啊。

  当然了,让利还是必须的,金链子非常清楚这一点,因为让利本身就是道歉的组成部分,如果不让利了,那道歉也就不完整了。

  胡里看了看台下众人说道:“好了,现在重新开拍了。从左到右,青铜炉鼎底价五万、青铜剑底价一万、青花瓷底价三万、高古玉底价五万,跟之前一样,一次叫价不得低于五千,现在开拍吧,出价之前,先喊物件的名字,然后再出价,我们会记下来的,这四件可都是好东西,诸位千万不要错过了,不然就后悔莫及了。”

  胡里其实也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所以开始之后,声音就有点冲,不过还好大家的关注点都在东西上面,没有注意到他肚子里的一肚子气。

  没办法,给人打工的,就算你再有本事,别人也是你的老板,怎么说你都得听,烦死人你也得听。

  只是张天元在听到他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差点笑出声来。在他看来,谁要是买了这四样东西,那才真得是要后悔莫及了,亏得这胡里敢睁眼说瞎话啊,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

  “青铜炉鼎我出价五万,青铜剑我出价两万!”这第一个喊出声的,是来自日本的姬小路封沟,他似乎对那两件青铜器很感兴趣。

  “这人一定是个伪专家!”张天元已经是第二次在黑市上看到这个日本人了,发现这家伙其实根本什么都不懂,一切都是照本宣科,书上说什么,他就按照书上的来,结果呢,刚好就容易受到高仿着的当,上一次在南都黑市。他就买了赝品,这一次在帝都,看样子他也为了赝品豁出去了啊。

  “好,这位先生已经对两件物品出价了。价并不高。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青铜器啊,是从古墓里面弄出来的。咱们国内不让买卖,但是带到国外去,那可是能卖到高价的。”胡里继续煽风点火,睁眼说瞎话:“就算不喜欢这两件。那么还有青花瓷与高古玉呢,喜欢的就拍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咱们黑市擅长打游击,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下一次未必会有这么好的物件的。”

  “青花瓷我出一亿!”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多少?”胡里直接就傻眼了,他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呢。

  “我说我出一亿!”说话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在这室内戴墨镜本来就很奇葩,这人居然直接将青花瓷的价开到一亿。那就更是让人有些无法理解了。

  东西要是真的还好说,可这玩意儿毕竟是假的啊,张天元绝对不会看错的。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多了一个词“洗钱”。

  历史悠久的“雅贿”,令艺术品市场不自觉地沾染了“洗钱”的污点。

  如果从礼品的价值而论,无论是真金白银、参茸虫草,还是名烟名酒、名表名包,令人震撼的程度似乎都无法与古玩字画相媲美,因为它们少则几万、十几万,多则数十万甚至百万、千万,更重要的是其中有惯常礼品所不具备的“风雅”和“别致”。

  能够用上如此价值连城的礼物,究竟收礼人和送礼人之间是何等的“情义”?想必已不言自明。

  最近几年,我国的艺术品市场空前繁荣,随着亿元时代的出现,各个品类艺术品的价格纷纷水涨船高,以往只属于小众雅藏的古玩字画,也因价值连城而逐渐成为高档礼品的重要选项之一。毕竟,这年头,连大妈们都知道,艺术是很值钱的!

  “在近几年我们调查的官员受贿案件中,以价值而论,古董字画等艺术品已经超过房产成为排名第一的类别,而房产排第二,第三则是各类小件奢侈品。”帝都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一位纪检干部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的记者。

  “近几年,我们已经开始组织纪检干部学习一些关于艺术品和奢侈品的知识。以前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要不是受贿人自己交代,我们很多纪检干部可能并不知道一副眼镜架也有几百万的;一串乌突突的木头珠子穿成的手串会比一块劳力士金表要贵得多,因为那是顶级沉香。”他说。

  一方印章、一把紫砂壶、一幅字画、一个笔筒……这样的礼品不仅风雅,而且在“含金量”十足同时又相当低调、隐蔽、婉转,不像传统的金钱交易那般赤.裸裸。

  “现在官员收礼都相当谨慎,普通的礼品根本看不上眼,冒着风险也值不了什么钱,不如不收。但是,古玩字画就不一样了,有时叫人很难拒绝。”著名书画经纪人郎永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说,常有人通过他向书法家求字,很多要写上“赠某某”,这样领导不收也不好,因为写了他的名字总不好再给别人了。

  虽然官员权贵中爱好古玩书画的不少,但真正懂艺术的毕竟是少数,所以要想礼品的价值被对方充分地“领悟”,选择那些家喻户晓的艺术家或者“有名头”、“有官职”的艺术家会更加事半功倍。

  “比如书画若出自在美协、书协有头衔或者在艺术院校有职位的书画家之手,那自然是拿得出手的,因为不管你懂不懂,有来头总是感觉错不了。”郎永说,“如果更有实力,那就可以选择如齐白石、范曾的画或者启功、沈鹏的字,这些在艺术市场里都属于硬通货,最受欢迎,价值高、能保值,而且变现也非常容易。”

  其实如果是古字画,通过最少十个权威鉴定师鉴定,并且有正规的机构颁发的鉴定证书的话,那当然效果会更好了,比如唐伯虎的画、颜真卿的字,再比如一些虽然算不上大家,但是却家喻户晓的人物的手笔,那都是非常受这些领导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