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九零章 贵客临门
  似乎是被电话那头训斥了一番,胡里急忙点头哈腰地说道:“行行行,老板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您的,听您的。”

  “那老板,那人什么时候过来啊?”

  “哦,马上就到!您不一起来吗?”

  “不来?是二老板来?”

  “好好好,没问题,我绝对招待好,绝对招待好!您放心吧,要是招待不好,您把我脑袋摘下来当球踢。”胡里拍着胸脯说道。

  这话让欧阳晓丹忍不住掩嘴偷笑了起来,这个胡里之前表现得还挺神秘的,可是这几句话一说,简直就成了那位老板的哈巴狗了,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别说欧阳晓丹了,张天元都觉得有些好笑,这胡里简直赶得上川剧里的变脸先生了。

  胡里见下面有人笑,也是尴尬不已,急忙放下了电话,解释道:“待会儿我们副总要来,还有一位贵客临门,几位要不稍等一下?”

  “等什么等啊,有什么了不起的贵客?在这儿坐着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整个帝都城,除非是那些达官贵胄,否则我们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的。”君如海有些不满意地说道。

  张天元也道:“狐狸先生,我可是来你们这儿捧场的,是你忽悠我过来花钱的,这好宝贝没见到,却要浪费我的时间不妥吧?我可是打算要回家过节的。”

  “张老师,君老板!诸位,其实我也想快点弄完了回家过节的。这重阳节本就是全家团圆的日子啊,不过这老板的命令。我也不敢违抗啊,你们放心。就等五分钟,五分钟之后要是人还不来,我们就开始,可以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胡里的要求。

  五分钟时间,正好可以再把那四件拍品好好看一看。

  胡里着急地看着手表,三分钟之后。三个人联袂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这里的保安。

  “二老板,您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啊。”胡里搓着手上前笑眯眯地说道。

  “你个老鬼,我大哥没给你打电话吗?”被称作二老板的人笑骂道。

  这人也就四十出头,啤酒肚特别明显,成为了他最大的特征,不过人倒是不算胖,就是那啤酒肚实在看着不怎么美观。

  这二老板一看就是个粗人。说话是粗声粗气,几乎开口必吐脏字,手腕子上戴了好几个金链子,虽然都是真的。但看起来非常土啊,土得简直掉渣。

  这都进屋了,澳门赌博网站:居然还戴着墨镜。也不知道他是图什么。

  “嘿嘿,二老板您果然睿智。大老板已经交待过了,但是不知道今天来的是什么大人物啊?”胡里嘿嘿笑道。对这位二老板的粗话并不以为意。

  “行了,你也别说废话了,赶紧开始拍卖吧,这里边的人都等急了吧。”别看这位二老板人粗,不过心思倒是不粗,他看得出来,这里的人都有点等得不耐烦了,所以才会这么说。

  有看官也许要问了,为什么来的会是二老板,是因为这位贵客的规格不高吗?

  这您就错了,幕后的大老板,一般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他们怎么可能轻易露面呢?或许就连胡里都不认识那位大老板,只有这个二老板才认识。

  这也是为了安全啊,不能因为要赚钱就把自个儿搭进去了,那就没意思了。

  胡里看了一眼来的客人,其中一个很年轻,也就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另外一个则是个女的,同样不到三十岁,看起来皮肤吹弹可破,非常青春活泼,穿着一身很简单的运动衣,不过即使这样,身材都看得人垂涎三尺了。

  “妈的,怎么一个比一个妖啊,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弄到这么美的妞!这个妞比起张老师那个妞,真得是不相上下啊。”胡里在心中暗骂了一句,感到很是不爽。

  他真想说一句名言“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不过转念一想,这话还是别说了,如果在座的人都是猪,那他岂不是连猪都不如了?

  “聂公子,好了,这就是我给您说的淘汰好物件的地方,你如果喜欢什么,就拍下来,钱好说。”那二老板看起来对这位聂公子是恭恭敬敬,就好像是个奴才一样。

  胡里看得是目瞪口呆,自己的老板是谁他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二老板在帝都那绝对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啊,跟警察局的一些人那都是称兄道弟的,这怎么对这个年轻人如此恭敬啊?

  别说是他,在听到“聂公子”这个称呼之后,张天元的眉头就微微皱了一下,在整个京城,能够被称作“聂公子”的人也不多,除了聂震之外,也就是聂震的堂弟和堂兄了。

  “金链子,有劳你了,不过我不是很懂这些东西,到时候还得麻烦你指点迷津啊。”那位聂公子笑着说道。

  张天元此时已经拧过了头来。

  果不其然啊,这位聂公子不是别人,根本就是他现在的干哥哥聂震,真正意义上的京城名少啊,可比那什么傅留言牛逼多了。

  跟在聂震一旁的,不是别人,正是小鸟依人般的叶玉兰,这丫头自从跟聂震订了婚之后,好像脾气反而好了不少,远没有以前那么喜欢撒泼了。

  张天元和欧阳晓丹此时心中紧张极了,万一聂震或者叶玉兰说漏嘴了,那他们两个今天就算不会玩完,那以后也别想再在帝都的黑市圈子里混了,绝对会被除名的。

  想到这里,张天元猛地站了起来,哈哈笑着走了过去,一把搂住了聂震和叶玉兰,将两个人的头凑到自己嘴巴旁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不要乱说话。”

  聂震是聪明人。自然不用再多说什么,不过叶玉兰却有点天然呆了。歪着脑袋还想问为什么,却看见欧阳晓丹也走了过来。于是惊讶地长大了嘴巴:“你们!”

  “对,我们两个在秘密交往,不要说出去哦。”欧阳晓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

  “靠,果然是一对狗男女,搞婚外情啊。”胡里又暗骂了一句。

  “怎么,你们认识?”金链子笑着问道。

  “当然认识了,这位可是我的干弟弟张天元啊,我家老爷子认得干孙子,我爸认得干儿子。说到收藏,那本事大着呢。”聂震其实很高兴在这里能见到张天元,因为他来这里,是被老爷子命令来的,说是让他给淘两件好东西,可是他哪里懂这个啊,给张天元打电话,却发现张天元电话关机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来了。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张天元,这下子难题算是解决了。

  “那谁啊?那么牛气?”

  “你不认识?那可是聂家的公子哥,京城名少啊!”

  “聂家?哪个聂家?”

  “你这人啊,京城还有几个聂家权势滔天?”

  “我的个天。原来真得是达官贵胄啊。难怪拍卖会都得停下来等他。”

  “那个女的是谁啊?”

  “我不认识。”

  “我知道,那是叶家的掌上明珠,叶老爷子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了。”

  “叶家和聂家。这京城里权势最大的两家居然都来人了,难不成今天这黑市拍卖会真得有什么宝贝不成?”

  “我关心的倒不是那个。张天元是怎么回事啊,他虽然在玉器方面算是专家。可是怎么会跟叶家和聂家的人扯上关系?”

  “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聂老爷子公开认得干孙子,四九城很多人都知道的,我家那位在社会部工作,当时还给安排了认亲仪式呢,可气派了。”

  “唉,我怎么就没那么好命啊。”

  “你这家伙羞不羞啊,都四十好几了,你要给聂老爷子当孙子,人家也未必敢要啊。再说了,张老师可是新晋的大企业家啊,二十五岁的集团公司老总,比你我强太多了。”

  聂震和叶玉兰见自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是挺得意的,虽然说这是祖辈的荫庇,但毕竟是他们家前辈人用鲜血换来的,他们受之无愧。

  倒是张天元,实在不习惯被众星捧月般的关注,他就是他,他实在不愿意别人提到他就说他是某某人的干孙子,那简直太不爽了。

  坐定了之后,张天元也不管旁人的目光,就笑着问道:“今天可是重阳节啊,你们不在家里陪老人,跑这儿干什么来了?”

  张天元倒不是不待见这二位,只是觉得这二位来的太不是时候了,现在来,那万一要是穿帮了,可就麻烦了。

  聂震还好,毕竟是能看得懂情况的,可叶玉兰就不行了。

  “别说我了,你不是打算重阳节在玉泉山过吗?怎么带着晓丹大美女一起出来了?”聂震笑着问道。

  “对,我也想知道,想知道啊。”叶玉兰拼命点着头说道。

  “聂哥,你看你这话问的就没水平了吧,我带个美女来逛拍卖会,那不很正常吗?你可别忘了,我那私人博物馆里面还是空空荡荡的呢。”张天元耸了耸肩道。

  “哦,我倒是忘了这一茬了。其实我今天来也是想买点东西,一来是老爷子想要,非逼着我来,二来呢,我将来也得给家里置点好东西啊,吃饭的时候偶遇金链子,他告诉我了这事儿,我就来了,没想到居然碰巧就遇到你了。”聂震解释道。

  “嗯,就是这个原因,不仅聂老爷子喜欢老玩意儿,我爷爷也喜欢,正好我就跟他一块来了,也好做个伴嘛。”叶玉兰也笑道。

  “做什么伴啊,分明就是监视我。”聂震没好气道。

  叶玉兰双手叉腰说道:“就是来监视的又怎么样,你看看这里,都是美女啊,哪个不是如花似玉啊,要是你胡来的话,我可怎么办啊。”

  “咳咳,两位就别打情骂俏了吧,这拍卖就要继续了,别耽搁了别人。”张天元干咳了两声笑道,这两位真是斗嘴起来就没完没了了啊,不过这种斗嘴显然跟订婚之前不太一样,现在的叶玉兰,眼睛里看着的,那都是聂震的好,她之所以要看着聂震,就是怕别的女人缠上聂震了,毕竟她的老公才是全世界最好的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