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八八章 高古玉
  正因为母仪不想得罪张天元,再加上他也摸不准这幅画,所以之后就没有再出价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胡里心里头可不太痛快啊,两万元就卖掉这幅画,或多或少让他有些失望,按常理来说,这东西本不该这么便宜的。

  他还存在那么一丝期待,于是看向了下面,很是慢悠悠地说道:“捡漏捡漏嘛,这可是真正的古画哦,两万块钱等于是白送了。我现数三个数,如果还有想出价的,那就赶紧,过后的话,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两万元一次!”

  “两万元两次!”

  在这里,胡里停顿了很久,看起来还不死心。

  母仪没好气道:“胡里,你他妈倒是痛快点啊,没见过这么数数的,浪费大家时间是不是?”

  胡里尴尬地笑了笑,最后只能接受现状了:“好吧,两万元三次!成交了!这幅由后世宋代名家临摹的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属于张老师了。”

  “哎!这就对了嘛,哪里那么啰嗦哦,接下来的好东西不是还多嘛,你还怕没钱赚?”母仪笑着说道。

  胡里点了点头,其实想想也是,这幅画本身就只是一道开胃菜而已,接下来才是重点啊。话说这黑市拍卖都是临时组织的,物件流拍也是经常的事情,两万块钱虽然不多,但是成本肯定是保住了,所以他实在没有理由继续纠结于这东西,更何况就像母仪说的那样,接下去还有更好的东西呢,你总不能一直纠结于这件吧。

  因为拍了东西之后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张天元拿了那幅画,然后直接刷卡付账了。对方准备了刷卡机,很方便的。

  现在很少有人会在这种场合拿现金出来的,因为实在是太扎眼了,卡里面有多少钱。别人不知道。所以算不上诱惑,可是你如果拿一箱子现金。那简直就是勾引别人犯罪啊。

  虽然来这里的拍客们都是有钱人,可能不会在乎,但千万别忘了,黑市举办方可不都是有钱人啊。你比如那些保镖,再比如胡里,这其实都是给幕后的老板打工的,他们可没有多少钱,万一见财起意,那可就麻烦大了。

  这可是别人的地盘,能谨慎一点。那还是要尽量谨慎一点的,张天元可不想惹麻烦。

  交易完毕之后,张天元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张儒生一下子就急忙凑了过来说道:“小张老师。把你那幅画给我再仔细看看,刚刚没时间,这会儿我可以好好鉴赏一番了。”

  张天元倒是没拒绝,他虽然知道这幅画肯定是古画,但是具体作者是谁并不清楚,如果通过张儒生的鉴赏可以知道作者是谁,那对他来说那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没问题。”张天元将画从盒子里取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张儒生。

  一旁的欧阳晓丹看到张儒生的做法,有点不太理解,就问道:“老张老师,您既然喜欢,自己买下来不就行了吗?干嘛便宜了他啊。”

  这个他,自然指的就是张天元了。

  张儒生笑道:“你不懂,这里很多人都是看我下菜的,我要是竞拍,他们肯定一窝蜂的竞争,到时候我不仅可能拍不到,反而还会便宜了黑市。小张老师是我的朋友,我自然不会跟他争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声音压得很低,再加上这个时候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在讨论下一件拍品会是什么,所以除了就在跟前的君如海、欧阳晓丹和张天元听到了之外,别人都是听不到的。

  “我倒是很新奇啊,小张老师一个多月不见,这本事见长啊。你刚刚都没怎么看吧,就能断定这东西是真的?”君如海好奇地问道。

  “我能看出来什么啊,不过是瞎蒙罢了,我听儒生老师那么说,就想到这东西可能会是宋代的玩意儿,反正就两万块,买回来也不亏。”张天元急忙摆手道。

  “你小子就没一句实话。”君如海可不相信张天元的胡扯,他在华夏之宝后台海选作品的时候,可是见识过张天元的本事的,他绝对是不会相信张天元瞎蒙这种说法的。

  “嘿嘿。”张天元只是嘿嘿一笑,并不辩解,言多必失,干脆不说了比较安全。

  “他有那么厉害吗?”欧阳晓丹却是很不相信地看了张天元一眼,其实她一直都感到很不可思议,张天元这才二十五岁,到底凭什么有这么厉害的本事啊,完全无法理解啊。

  “有!怎么没有!你这个小男朋友可是真正的高手,深藏不露啊!”张儒生也竖起了大拇指说道:“要知道我判断这东西的年代,花了十来分钟,可是他呢,你看到了吧,就上去瞅了两眼,便决定买了,我觉得他鉴赏东西的角度应该与我们不太一样,所以才会这么稳准快!”

  “我说儒生老师,您快别吹嘘我了。我哪有那么厉害,实话告诉您吧,我喜欢临摹古人的作品,虽然这幅画没有临摹过,不过阎立本的其它画我还是有过临摹的,所以打眼一看,我就知道这东西画工非常出色,这么说吧,它是不是宋代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就这画工,也够我收藏了。”张天元觉得不解释实在不行了,这君如海和张儒生都快把自己捧上天了,这可不行。

  他绝对不能让周围那些人觉得他是什么大专家,否则接下来他只要出价,估计那些人都会跟的,那样子就麻烦了。

  “这个道理倒是说得通!早听说你临摹水平了得,不如什么时候给我们看看如何?”张儒生问道。

  “自然没有问题,儒生老师和君老板咱们什么时候聚一聚,要是不嫌弃,我倒是可以送你们两幅我的临摹之作。”张天元笑道。

  正好这个时候,接下来的拍品也被拿了上来。

  “咦?怎么是四件啊?”欧阳晓丹问道。

  “是这样的,有很多老师都说今天是重阳节。希望早点结束,我们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这一次就直接上四件拍品了,大家可以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然后竞价。毕竟不是什么拍卖行。许多工序也可以省去了。”胡里解释道。

  其实他这人真是很会说话,理由并不是拍客们想要早点离开。而是他自己刚刚在后台接到了家里人的电话,催他早点回去过节,他想了想,干脆就这样吧。反正也不会影响什么,只要把东西顺利的拍出去也就是了。

  东西已经摆上了台子,四件东西各有特色。

  两件青铜物件,一个瓷瓶,一个像是高古玉。

  从总体上来说,这几个物件的做工都不差,但是黑市上的高仿物品比较多。所以得千万小心了,高仿的做工可未必会比真品差,但是仔细研究的话,还是能看出不小的差距的。

  因为大家都知道张天元是玉器的专家。所以就让出了一条道,让张天元去看那件高古玉。

  君如海则去看瓷瓶了,至于那两个青铜物件,因为这里并没有特殊的专家,所以围观的人反而比较多。

  张天元现在算是体会到了专家的好处,你到哪儿都有人捧着你,拍你的马屁,不管是出于何种理由,反正在表面上,那是相当风光的。

  这一次的拍卖会人是不多,所以好像也没什么多大的便利之处,但是如果换了大型的展会或者拍卖会,别人只能在外面看,而专家是可以被领进去的,这就是差别待遇了。

  这些人给张天元、君如海和张儒生让道,自然是想要通过他们的判断来确定一下这几件物品的真伪了。

  要是张儒生的话,那肯定老实巴交的不会说假话,可是张天元和君如海不一样啊,这两个人说是学者,倒不如说是商人,两个人可都是大大的狡猾。

  你们不是打算跟着我们一起选吗?

  好啊!那就坑你们一次,以后就记住了!

  其实那些人也是没办法,一般情况下,黑市的拍卖会那都是要求人越少越精越好,所以一般是不允许带鉴定师帮忙的,关键是不好管理啊,万一出个事儿,那就不好办了。

  不能带鉴定师,这些人虽然也懂古玩,可是却并不是专家,他们就只能跟着张天元、张儒生、君如海这样的人来沾沾光了。

  高古玉一般是指战国和汉以前的玉器,明以前的玉器称为古玉,汉以前的玉器称为高古玉。高古玉以和田玉为主,澳门赌博网站:历来千里挑一,留存至今大部分在慱物馆及少数藏家手里。近些年来,古玉成为有一定实力收藏爱好者的追逐目标,古玉中所蕴含的丰富文化内涵,更成为收藏爱好者频频出手的动因。高古玉因久远的年代、丰富的文化内涵、极高的历史研究价值更是受到国内外收藏家的追捧。

  不久前,一件我国西汉时期的黄玉带钩,在伦敦佳士得的秋拍中出现,拍前估价为10万至15万英镑,而经过现场竞拍者激烈竞争,最终的成交价达到了82.525万英镑,创下了汉代玉器拍卖的最高纪录。

  帝都故宫博物院的专家曾经说过,当今国内高古玉市场并不十分火热,存世量的稀少与赝品充斥使得高古玉价格难以归真,加上金融风暴的冲击,高古玉的国内市场价值大大低于其真正价值。当前情况下,收藏高古玉不失为一次绝好时机。

  高古玉多为帝王皇家达官贵人用玉,从用料、制作工艺、文化气息上有着厚重深奥的内涵。除了欣赏古人的琢玉技艺、品味高古玉中神韵飞扬的历史文化内涵以外,把玩一块高古玉,就像品读着年代久远的历史的传奇,手中古玉演绎的人间故事隐约可观,古意融融,人玉灵通,把玩者的心境是不可以用语言表述的。

  价值不菲的高古玉,琢制技艺十分精湛,无论是浅浮雕、透雕,还是阴线刻画,均拙朴细精,实其中的“汉八刀”和双沟碾法(又称“游丝毛雕”)如今更是难以模仿。

  不过难以模仿并不代表无法模仿,现在的高仿专家,真得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