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八三章 贵公子与小烈马
  “君老板,那个人是谁啊,谱儿那么大?不就是个美籍华人嘛,就算是美国总统来咱们国家也没这么得瑟的吧?”张天元压低了声音问君如海道。

  君如海是做外贸生意的,对于这些人应该比较了解,问他准没错。

  “我也不是太清楚,好像是他家里在美国投资了个什么企业,然后就全家移民了,不过他家的根基还在国内,所以赚钱生活都在国内,只有国籍成了美国的。”君如海回答道:“不过我倒是认识那个女的。”

  “那女的?”

  “没错,那是个韩国的明星。曾经风光过一阵子,后来在韩国混不下去了,就来到咱们国家,还真得拍了几部不错的电视剧,演技是有的,不过估计木耳都黑得不像样了,倒也是辛苦她了,为了拍戏也是蛮拼的。”君如海叹了口气道。

  “还真是个韩国明星啊,不过普通话那么地道?”

  “她在国内都生活了快十年了,普通话地道很正常,不会普通话,拍戏都成问题。”君如海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张天元此时对这个韩国女明星倒不是特别讨厌了,毕竟也是为了事业献身嘛,干他们这一行的,水可能比古玩水还深。

  “我就瞧不起那个傅留言,还什么傅公子,不就是靠父母在国内做快餐业打拼起来的吗?他离开了父母,屁都不是。而且我也没听说过这人懂古玩啊,他以为古玩是白菜啊?”张儒生是个地地道道的文化人,跟张天元和君如海都不一样,后两者最起码还有商人这一层身份,可是张儒生不一样。他是个学者,就连来黑市,那也是因为文物局要求他来这里挽救一些国宝级的文物,也是给下了任务的。

  张天元很佩服张儒生的风骨。这年头能够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不多了。不食嗟来之食的人更少,估计古人要是活到现在。要被很多人骂傻逼了。

  张儒生是难得有风骨的文人,张天元就做不到,所以他很佩服这个人。

  “老张啊,你也别那么古板嘛。黑市黑市,只要有钱你就能来,这里可不是什么文物研究机构,你就对来的人别太苛求了。你管他动不动古玩呢,只要他有钱,只要他舍得花钱,那不就行了吗?”君如海笑着说道。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张儒生叹了口气,无奈地喝茶去了,对他来说。君如海的话虽然很对,但是他却实在是无法接受。

  张天元笑了笑道:“儒生老师,听说你们文物局掌管着全国的博物馆,这修复、展览等都要经过你们的同意,我是不是有幸跟你去见识见识那些真正的国宝啊?”

  “传言太过了,我们也就是监管一下而已,不过你要是真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个好地方,故宫博物院。”

  “那地方有什么好去的?”欧阳晓丹插了一句道:“只要有钱买门票,谁都能去吧?”

  “姑娘,这你就不懂了吧,我所说的故宫博物院,自然不是花钱买门票进去参观所能看到的那些子物件,你们当然不会缺了那点门票钱,我说的是故宫里的文物库房,是真正有着大量精致玩意儿的地方。虽然有一些东西或者破损,或者毁坏,但是其考古和学术价值,还是非常大的,不过姑娘你大概对这个不感兴趣,张老师有兴趣吗?”

  “有!当然有!我本来就是学考古的!对这个自然感兴趣!”张天元很兴奋地点头道,就像是小孩子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似的。

  “有兴趣就好,我找时间带你去看看,包你大饱眼福。别以为就值钱的古玩有收藏价值,就算是破损的,在市面上一文不值的东西,在考古学者的眼睛里,那也是价值连城的哦,小姑娘。”张儒生笑着对欧阳晓丹说道。

  “我才不是小姑娘呢。”欧阳晓丹撇了撇嘴,对张儒生和张天元的兴趣显然是无法理解,这就好像男人无法理解女人逛街的乐趣一样,就像大多数年轻人无法理解老人喜欢听戏一样。

  “不过我去没问题吧?那地方应该要求很严吧?”张天元问道。

  “没事儿,有我在呢。再者说了,你一方面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一方面又是上浦古玩协会的理事,同时还是陕州博物馆的名誉顾问,这些身份,足够了。”张儒生笑道。

  “陕州博物馆名誉顾问?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头衔了?”张天元纳闷地问道。

  “你还不知道?不对啊,秦馆长明明打电话给我说了啊。”张儒生纳闷地问道。

  “那可能是我最近太忙了,所以没接到秦馆长的电话吧,等这次拍卖会结束了我再去问问。”张天元还真是讶然啊,没想打这秦牧居然还把他定位了陕州博物馆的名誉顾问,虽然只是名誉顾问,但毕竟挂了的号,以后在陕州办事,那会方便很多啊。

  “你赶紧看看手机,有没有未接电话。”张儒生说道。

  张天元拿出手机来一看,还真得有,秦牧在这期间给他打了三次电话,他居然都没接到。

  “秦馆长这电话打的还真不是时候。”张天元尴尬地挠了挠头道。

  这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张天元正在给齐佩林对峙的,那个时候对方手里可是有枪的,他哪里还有心情去关心手机。

  第二次是在飞机上,他手机调了飞行模式。

  第三次正好是跟欧阳雷霆谈论事情呢,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要不是自己的手机关机了也有提示,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秦牧打电话的痕迹。

  “你还真是个大忙人啊。”张儒生笑着说道。

  “儒生老师,您就别笑话我了,对了,我自己在四合院弄了个私人博物馆,以后想要收藏一些书画,到时候您可能教教我。怎么才能保证书画收藏安全啊。”

  字画类的藏品,是最难保存的,不光是虫蛀鼠咬,时间对它们而言。才是最大的敌人。并且空气里的尘埃,吸附有害气体后。悬浮于空气中,日久天长沉积在画面上,都会侵蚀画面,冬天要给字画取暖。因为古董字画、连环画受潮易发霉,选择晴天及时翻晾,驱除书页中的潮气。书橱门不宜长期紧闭,连环画不平叠堆积,要时常注意藏书处的通风干燥。夏天还要制冷,遮阳,古董字画、连环画常在日光下曝晒。纸张会失去韧性,变脆变色,书橱要避开太阳光的直射。讲究多着呢。

  为什么越是往古代,字画类的东西就越是难以保存下来?就是因为纸张这种东西真得很难像青铜器或者陶瓷器那样便于储存的。

  “私人博物馆。那是什么?”忽然一个声音就凑了进来,很是突兀。

  张天元最不喜欢有人在自己说话的时候突然打搅,而偏偏很多人都是人来熟,觉得自己跟谁都可以说上话,完全没有生疏之分。

  这个问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傅公子,傅留言。

  这名字还是张儒生刚刚提起的,张天元才知道,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人。

  “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张天元淡淡看了一眼傅留言,丝毫都没有给什么好脸色,他本来就很烦这种二鬼子,你加入美国国籍也就罢了,他懒得说什么,反正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可是你现在在帝都,在我们国家的首都,还要得瑟吹嘘一番,好像自己很牛似的,那就对不住了,张天元还真就是不屑与这种人为伍。

  “傅公子,这里是私人谈话,您就不要掺和进来了,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还是准备着买什么东西吧。”君如海笑着说道,他是个老油条,不像张儒生那么刻薄古板,也不像张天元那样喜怒形于色。

  “不是,我就问问而已嘛。对了君老板,您可是前辈,我正想问问您呢,这拍卖会都有什么好玩意儿啊,我头一次来,也不太懂啊。”傅留言对君如海倒是很客气,看起来他知道君如海是谁,也知道君如海经常来这里。

  傅留言其实长得并不丑,甚至还有几分帅气,毕竟有钱人嘛,在脸上割几刀子,修复一下不好的地方,自然也就是个帅哥了,他也很有钱,所以他自以为自己到哪儿都应该是中心,是主角。

  他今天来黑市,没别的想法,就是想买几件像样的东西,当作重阳节的礼物送出去。他父母在国内做生意,但都是美籍华人,所以经常要去找驻华大使来求助,而这位大使先生似乎很喜欢古董字画,他父母就让他来着地方买上一两件。

  其实他真的不是很懂这些东西。

  本以为自己来了,拍马溜须的人肯定成堆成堆的,自己想买什么,就有人给自己建议,给自己主动做参谋,可是实际情况却让他大为不爽。

  这些人好像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儿,反而是他的女伴,都比他吸引的目光要多上很多。

  他心里头实在不服气啊,就像凑过来聊几句,谁知道那个看起来年轻,穿的也不怎么样的人,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幸亏君如海他认识,这才搭上了话,不算太过尴尬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爽,这个年轻人的女伴虽然在相貌上并不比自己的女伴强多少,可是人看起来却更加清纯活泼,他就喜欢这种类型的。

  他看到欧阳晓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头反而更来劲了,都说男人最喜欢驯服烈马,傅留言也有这种性格取向啊,他不怕女人带刺,带刺的女人玩起来才过瘾嘛。

  正想着,君如海的声音响了起来道:“傅公子,你是第一次来,就多看少说吧,这里的东西什么都有,从字画到陶瓷器,再到青铜器,到底会有什么好东西,在没有看到之前,我也说不准,不过我奉劝你一句,能被邀请来参加这个拍卖会的,那都不会是省油的灯,所以傅公子,你最好还是能稍微安分一点,美国人的招牌,在这里真的不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