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八零章 黑市来人
  车子已经驶抵了玉泉山,张天元和董学塾的电话也已经打完了,不过他知道的事情越多,就越觉得这黑市的水越深,心里头也不由得谨慎了起来。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三个人下了车,有警卫员已经出来,将车上的东西卸了下来,该放哪放哪去了。

  聂青岚随口问了一句:“干弟弟,你那四合院那么大,是不是需要保安啊,我给你介绍几个,全部都是美女哦!”

  张天元赶紧摆手道:“还是算了吧,虽然我不拒绝美女,但要是连保安都让美女来做,那这事儿就说不清楚了,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有什么不良嗜好呢。”

  “男的也行啊,我手底下的兵那都是专业过硬的。”聂青岚笑道。

  “不用了,我已经托人替我寻了保安了,也是退役的老兵,有个叫蛇麟的人你认识吗?”张天元想到聂青岚既然是做秘密工作的,那么搞不好跟蛇麟也有过交情呢。

  蛇麟虽然在帝都的时候也去过玉泉山,但是却没看到过聂青岚,所以说不定真得认识。

  “蛇麟?哦,我想起来了,去欧洲那会儿,有个负责保护我的同志提起过这个名字,说是他的老队长,但是我并没见过蛇麟。”聂青岚皱眉想了想,突然说道。

  “能给你做保镖的,那水平一定不差吧?”

  “何止是不差,太厉害了,我在欧洲能够安全完成任务,得多亏了他的保护。既然蛇麟手底下的兵都这么厉害,我估计这个蛇麟绝对不差。”聂青岚分析道。

  “蛇麟现在是我成立的安保公司的总负责人,以前是给我做保镖的。就在我返回帝都的时候,我给他要了两个人,他说很快就会给我派过来。估计就这一两天便到了,所以聂姐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人就不用了。”张天元笑道。

  聂青岚突然问道:“你那安保公司还要人吗?待遇怎么样啊?你估计还不知道吧,从九六年的时候。军队就取消了志愿兵制度。改为和一些有一技之长的战士签订合同,一般都是四年一签。但是这些合同兵退伍之后,并不享受志愿兵退伍的干部待遇,所以有些农村入伍的战士,退伍之后往往还是要回原地的。

  而且在现在的军队里。想要提干必须是军校毕业的,像以前那样军事技术过硬火线提干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允许了,所以每年军队退伍的人还是有不少的。

  我手底下有一些兵,退伍了之后找不到工作,或者找到的工作很不满意,正发愁呢。”

  “去了我的公司。可还是干得保安的事儿啊,不过就是待遇肯定要高很多,如果说你手底下的兵足够厉害的话,在我的安保公司做教官也不错。我的安保公司培训出来的保安,基本上都是负责我自己公司的安全的,所以就职肯定不是问题,绝对比在小区或者别的地方做保安划算。”张天元笑道。

  “待遇好就行,你也知道,军队里出来的人,有些脾气不太好,受不了被人指着鼻子教训,经常会惹事,既然你这安保公司的负责任也是特种兵,而且是军队式管理,那这就好办了。”聂青岚说道:“我这边还有不少人托我帮忙呢,只是我虽然现在是个少将,可是认识的人实在不多,所以这个事儿还得靠你了。”

  “有人就行,告诉他们,愿意干的话,可以先到西凤总基地接受训练,我会尽量安排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或者自己愿意去的地方工作的。”张天元说道。

  “太好了,你不是我干弟弟,是我亲弟弟啊!”聂青岚兴奋地说道。

  “不过聂姐姐,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哦。一个手掌上的五根手指都还是有长有短,部队里出来的人,那也是良莠不齐,如果说你手底下这些人我不满意或者蛇队不满意的话,那我是不会要的,我那不是收容所,你要明白。”

  “你小子还真是六亲不认,铁面无私啊,行了行了,我懂得,这是小事儿。”聂青岚也就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如果说自己的人真得不争气,那她反正已经尽了力了,别人也说不出个什么来。

  “你们两个聊什么呢,连路都走不动了啊?”李兰香走在前面,回头一看聂青岚和张天元有说有笑的,居然站在那里不走了。

  “妈,我有个事儿要跟你说。”张天元岔开话题的本事可不小,他不想提保安的事儿,反正这个他母亲也不关心。

  “什么事儿?”

  “重阳节那天我早上有安排,需要出去一下,没问题吧?”张天元问道。

  “你工作忙,没事儿。咱们农村人不讲究这些。”张天元的母亲绝对是非常理解张天元的人了,基本上张天元干什么事情,她都不会过问的,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从小在她面前就很听话,绝对不会干坏事,既然有事儿,那肯定是正事,自己实在不应该阻拦。

  “阿姨,你就不怕他出去学坏啊?”聂青岚笑着问道。

  “没事儿,我儿子我了解,他要能学坏,那天底下就没好人了。”李兰香很是得意地说道。

  “阿姨你可真好,哪像我爸妈啊,简直把我当犯人一样管着。”聂青岚羡慕地说道。

  “其实我不太管他,也有另外一个原因。他爸狠着呢,天元小时候可没少挨揍。”李兰香笑道。

  “是吗?阿姨您快给我说说啊,怎么揍来着?”聂青岚兴奋地问道,就好像是发现了新奇玩具的小孩子似的。

  张天元一阵苦笑,这女人八卦起来都一样啊,这都是少将了,怎么还这样啊。

  不过说真的,他小时候还真是没少挨揍,他爸属于那种棍棒之下出孝子思想毒害最深的人,小时候揍他那简直就是绝不留情啊。

  他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被父亲用一根手腕粗的棍子揍,最后连棍子都打断了。现在想起来还后怕呢。

  要真说起来,他的确是对父亲有点怨言的,当时要是把自己打出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不过怨言归怨言。他从来就没有恨过父亲。因为他知道那个年代的教育就是那么回事,他父亲也是为了他好。

  当初要没有那棍棒教育。他未必能考上大学,未必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当天晚上,张天元就在玉泉山休息了,他那宅子还得等个五六天才能入住。重阳节之后入住的话估计就正好合适了。

  他这人睡觉向来都有早起的习惯,所以早上六点多起来就去跑步了,外面天色还没有完全亮。

  回到住处的时候,发现手里好几通未接电话,居然都是欧阳晓丹打过来的。

  “喂,张天元,你不接我电话怎么回事啊?”张天元刚拿起电话。那头欧阳晓丹就发火了。

  “抱歉啊晓丹,我早上出去跑步了,电话在屋里头扔着,有什么事儿吗?”张天元问道。

  “哦。这样啊。”电话那头,欧阳晓丹吐了吐舌头,估计心知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了,毕竟她是知道张天元的电话的,这么早打过来本来就不妥,现在还生气简直没道理:“我们找个地方汇合吧,我听我爸说了,黑市那边好像听到了什么风声,原本是打算让请柬上的客人自己去的,现在改为接送了,来我这儿肯定不行,会暴露的,去你那儿也麻烦,你现在在玉泉山吧。”

  “是啊,那我们就到我那四合院等吧。”张天元想了想道。

  “好。”

  重阳节当天,张天元谁都没给说,直接开车就到了自己的四合院,看到欧阳晓丹站在那里惊讶地盯着四合院左瞧瞧,右瞧瞧,心里也是好笑。

  “晓丹,要不要进去看看啊?”张天元笑着问道。

  “不用了,快到时间了,等回来的时候再去参观也不迟,我要好好看看你这宝贝四合院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欧阳晓丹搓了搓手道。

  此时阳历已经十月中旬了,天冷了起来,有些怕冷的人甚至都穿上了秋装。

  过了一会儿,胡里的电话打过来了:“喂,是张老师和欧阳小姐吗?安排给你们的车最多五分钟之后就到,你们上车之后按照要求办,不然的话他们是不会带你们来的。”

  不到部分中,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就出现在了胡同口,车到附近的时候,里面司机探出头来问道:“是张老师和欧阳小姐吗?”

  “没错!”

  张天元为了表演的像一些,所以用手搂住了欧阳晓丹的肩膀。

  欧阳晓丹条件反射之下就要把张天元给扔出去,可是动了一下,却没有反应,她到这时才意识到张天元的力气又多大,她可是学过格斗和擒拿的,居然都对付不了张天元,这到底是自己给张天元当保镖呢?还是张天元给自己当保镖?

  “两位上车吧。”司机很是**地看了张天元和欧阳晓丹一眼,心道这还真是郎才女貌啊,男人有钱,女人漂亮,这就是当今社会的绝配啊。

  司机心里头骂了句娘。

  “他妈的,好事儿都让这帮有钱人给干了。好肉都让有钱人给吃了!”

  “地方离这儿远吗?”张天元一边上车,一边随口问道。

  “不远,回来的时候,您可以坐我们的车,也可以自己做公交回来,打出租回来,都行。”司机心里头想得很恶毒,但是嘴上却很乖巧地回答着张天元的问题,脸上也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哦,这样啊,这次你们黑市有没有我的熟人啊,我一个人去可是会很寂寞的哦。”

  “有,当然有了,君如海老板和张儒生先生都会参加,还有一个人您肯定认识,母仪母老板。”司机说道。

  “母仪。”张天元现在对这个人的名字是非常敏感,越听越是不爽啊,自从他知道了走私的黑幕之后,简直唾弃这个家伙。

  但毕竟是熟人啊,上一次他在闫城赌石交易会上狠狠地耍了母仪一把,母仪虽然聪明,可是也绝对猜不到的,因为他用的方法,是母仪万万无法预料到的。

  这一次黑市拍卖会,要不要再狠狠戏弄一下这家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