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七四章 大床与文化范
  “铁老哥,这地方现在是不是就可以住了?”张天元真得很想马上搬进来,这么漂亮的院子不住人的话,那真得是太可惜了。

  “院子是你回帝都的前一天完工的,这还没几天,我的建议是登上一个星期吧,等油漆都干了,没了味之后再搬进来。”铁瑞生想了想道。

  “那也行啊,我原来以为最起码也得登上半年时间才能入住的,没想到这么快。”

  “老实给你说吧,这都是加班加点赶出来的。不过我用你给的一部分钱给工人们发了奖金和补助,你不会介意吧?”铁瑞生问道。

  “不会,怎么会呢,那是应该的。”张天元不是不在乎钱,可是该花钱的地方,他还是不会吝啬的。

  就说这四合院的建设吧,如果说没有工人们的加班加点,谁给你建这么快?那不是做梦吗?关键做得快,质量还好,这就更难得了,别说铁瑞生给奖金,他都想给那些工人好好犒劳一番,每个人发一个万元的红包!

  张天元看完了院子就去看屋子了。

  他首先进的这个屋子,是中院的正厢房,除开进门处用作逢年过节祭拜祖宗的的正厅之外,两边还有两个住人的房间。张天元原来就打算学着古人在自己这四合院也弄个祠堂什么的,既然有了钱了,那总是要摆摆谱的嘛,重新修复一下族谱,把祖宗的牌位放在祠堂里,那也是一件好事儿啊。

  以前是没钱,这些事儿不敢想,其实在他们村,张家可是个大家族啊,整个村子有一多半的人前几代那其实都是一个家族的人。这关系离得并不远,只是后来大家都为了讨生活,这关系渐渐也就淡了,虽然族谱还在。可是早就没了什么族长之类的东西。族谱已经有点破败不堪了。

  张天元上次会陕州的时候就把族谱找了回来,并且托村里的老人帮忙修复了一下。太远的事儿记不住,不过近几代的事儿,这些老人还都记在心里头,倒也能修补上。

  房间对着大门的墙壁处摆有一个高高的香案。在香案下面摆着一张八仙桌,两边是两张太师椅,不管是桌子上还是椅子上,都有精致的雕刻。

  这些家具应该是徐玥他们家留下来的,虽然不是明清古家具,但也是民国和建国初期的家具,比现在那些仿古家具要好啊。

  徐玥他们要不是家里放不下这么多。那是绝对不会把这东西放在这里的。

  张天元以前喜欢看清宫戏,从这房间的摆设和构造来看,真得很像是王府里的摆设,铁瑞生摆放家具和设计房间构造的时候。似乎就是冲着这个方向去的。

  铁瑞生将张天元引到了一旁的房间里,倒是吓了张天元一跳。

  “这是房间,我怎么感觉跟大厅差不多了?”

  “这房间五十平米呢,你当然看着大了!这多气派啊,你没看电视里那些贵族的房间吗?那叫一个敞亮,你既然买了这么大的院子,房间就不要委屈自己了,整个大一点的,将来多娶几个老婆,跟韦小宝一样享齐人之福不好吗?我给你把床都选好了!”铁瑞生指了指房间里一个巨大的床说道。

  张天元看到那床,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了。

  这可是我国古代体型最大的一种床啊,学名叫拔步床,也叫八步床。

  拔步床在《鲁班经匠家境》中被分别列为“大床”和“凉床”两类,其实是拔步床的繁简两种形式。拔步床为明清时期流行的一种大型床。拔步床的独特之处是在架子床外增加了一间“小木屋”,从外形看似把架子床放在一个封闭式的木制平台上。

  平台长出床的前沿二三尺,平台四角立柱,镶以木制围栏,有的还在两边安上窗户,使床前形成一个回廊,虽小但人可进入,人跨步入回廊犹如跨入室内,回廊中间置一脚踏,两侧可以安放桌、凳类小型家具,用以放置杂物。

  这种床形体很大,床前有相对**的活动范围,虽在室内使用,但宛如一间**的小房子。拔步床多在南方使用,因南方温暖而多蚊蝇,床架的作用是为了挂蚊帐。上浦潘氏墓、北河阜城廖氏墓及虎丘王氏墓出土的家具模型都属于这一类。

  北方则不同,因天气寒冷,人一般多睡暖炕,即使用床,为使室内宽敞明亮,只需在左右和后方安上较矮的床围子就行了。这种床式整体布局所造成的环境空间犹如房中又套了一座小房屋。拔步床下有地坪,带门栏杆,大有“床中床、罩中罩”的意思。

  不过这是古代,现代房间里要么有暖气,要么有空调,其实并不在乎这些了,现在北方除了农村,很少有人会去盘炕了。

  准确一点来说,张天元房间里这个床的全名应该叫“榉木攒海棠花围拔步床”。

  榉木攒海棠花围拔步床是清中期流行的一种床,此床高233厘米,长250厘米,宽220厘米。

  此床为十柱,置于平地之上,周身大小栏板均为攒海棠花围,垂花牙子亦锼出海棠花,风格统一,空灵有致,装饰效果极佳。

  据《通俗常言疏证》引《荆钗记》:“可将冬暖夏凉描金漆拔步大凉床搬到十二间透明楼上”,并谓:“今乡村人尚云拔步床,城市人反云踏步床,非也”。拔步床即床体外设置踏步,且踏步上设架如屋,即有飘檐、拔步及花板。架子外再设架子的“大床”。

  如此大床,倒是真可以大被同眠了,要是外面再罩个罩子,里面干点什么还真是挺方便的。

  “我记得徐玥他们家好像没这样的床啊,你从哪儿搞来的,可别说别人睡过的床,我不喜欢,古董也不喜欢。”张天元不是有洁癖,但是睡觉的地方。要是别人用过的,他就感觉不舒服,尤其还是死人用过的,那就更令人不舒服了。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这床是新打造的仿古床。为了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和舒适度的要求,都做了改造了。保证你会满意的。”铁瑞生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这床肯定花了不少钱吧?”

  “钱算个屁,能让老弟你满意就行,你就多给老哥娶几个弟妹回来吧。”铁瑞生打趣道。

  “我说铁老哥,你怎么又不正经了。别忘了咱们现在可是一夫一妻制的社会,澳门赌博网站:更何况我就算想娶那么多,别人也未必肯嫁啊,现在本来就是狼多肉少,哪个女的愿意与别的女人分享男人啊!”张天元苦笑道。

  “你还真别这么说!要是女人都像你说的那样有那么好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小三二奶了,所以你还是别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有钱有势的男人,几个女人都没问题,没本事的碉丝。那也只能跟自己的左右手交朋友了。”

  “行了老哥,咱就别说这个了,女人什么的,不是咱们这种粗人谈的。”

  “我是粗人,但你不是啊,你可是真正的读书人。”铁瑞生笑道:“你闻到这房间的味道了吧?”

  “嗯,有点香味,不像是甲醛的气味啊,其实我挺喜欢问油漆里面的甲醛味的,虽然那东西的确对人体有害,哈哈。”

  “你跟老哥我有一拼啊,老哥我小时候很喜欢闻拖拉机烟囱里冒出来的烟的味道,非常好闻。”铁瑞生笑着说道:“不过说真的,虽然闻不到,但并不代表没有,油漆里面所含甲醛程度是符合安全标准的,但是也不能立即入住,这就是我让你一个星期之后再住进来的原因。”

  “哦,是这样啊。”

  “你应该庆幸了,有些人装修了房子,几个月后才敢住进去呢。这一次我用的这油漆,是国内最好的,在世界上那也是排在前列的,尤其是甲醛度非常低,这一点我非常满意,就是贵了点。”

  “贵不怕,关键是安全就好。”张天元点头道,不管怎么说,安全总是比金钱重要得多,人死了,有钱还有个屁用啊。

  张天元注意到房间里放了不少的活性炭,这也是可以吸收甲醛等有害物质的东西,毕竟任何油漆都不可能一点甲醛都不含,放活性炭的话,主要是有利于甲醛挥发,能够尽早入住。

  “嗯,不错不错!真得非常不错!不过我听说这边的四合院好像没有集中供暖设备啊,是不是冬天就没暖气用了?”毕竟帝都是北方城市,没暖气的冬天那可是非常难过的。

  当然了,没有的话,张天元也无所谓,他们在农村的时候,就没暖气,家里烧得都是炭炉子,污染大了一点,但是也很暖和,在这大城市的话,用空调总是可以的嘛。

  “你放心,暖气供应绝对有,你是没来过帝都几次,所以不了解,现在旧城区改造,这里都可以集中供暖了,当然,你也可以不要,自己用空调也行。”铁瑞生说道。

  “暖气片安装在哪儿?”张天元问道。

  “你没找到?看到墙边那个瓷瓶了吧?你仔细看看!”铁瑞生指着墙边的一个瓷瓶说道。

  张天元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哪里是什么瓷瓶啊,根本就是设计的非常精妙的一个暖气片护栏嘛。

  现在就算是城里普通的那种公寓房,也不会让暖气片露出来,因为太难看了,一般装修房子的时候,那都是会用木头之类的东西做成保护栏,这样既美观,又大方,可是像这样做成瓷瓶样子的,还真是少见啊,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那里摆了个大瓷瓶呢。

  “另外你在这房间里能找到灯吗?”铁瑞生笑着问道。

  张天元还真是找不到,没有开关,没有灯管,他还以为这房间里没有装这些东西呢。

  “当时林设计师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要让现代的灯光设备与这个房间本身的文化气息紧密结合起来,所以玩了一点小手段,你其实仔细找的话,就可以找到的,开关都在很方便的地方,插头、网线、电话线之类的插孔,也都在很方便的地方,但是都做了一些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