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七一章 古玩无间道?
  听了张天元的话,欧阳雷霆叹了口气道:“取缔古玩黑市?那不现实啊!”

  “先不说那些开黑市的人,都是手眼通天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们背后或多或少都牵扯到一些有头有脸的人,最关键的是黑市这个问题不关我们警察管,如果是城管的话反而更好下手,但城管敢招惹这些人吗?”

  “再说了,黑市并不是固定一个地点进行的,更何况有大有小,随时都可能会更换地方,也有可能我们去的时候,他们拒不承认,我们如果找不到确切的证据,根本不能动这些人。而平时他们藏纳古玩文物的地方,我们就算是找到了,也不好随随便便动手,在不确定那是文物的情况下贸然动手,一旦出了问题,上头也不好交待啊。”

  “还有就是,他们的眼线几乎都布到警察局了,这边一有风吹草动,那边就立即扯呼了,你大张旗鼓地去取缔,那不是打草惊蛇吗?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啊。”

  欧阳雷霆说的这些话,绝对是有道理的,黑市能够存在到今天,自然有它存在的理由,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你一次取缔,无法收到什么成效,那么他们还会重头再来,反正就是损失一些古玩而已,而里面可能还会有大量的赝品,这案子根本没法定性,搞不好他们还可能反咬一口。

  说白了,这种黑市你根本就没法查,一来举办黑市的人往往背景都很深,你抓进去,找不到什么像样的证据,可能刚刚抓到人就得放人,最后自己还惹一身骚。

  二来给这种行为定罪也是非常困难的。你说人家倒卖文物?但文物和古玩之间的界定到底是什么?现在也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再说了,你就算一口咬定那是,别人也不承认啊。人家会说那不是黑市。而是藏友之间的交流,说那些古玩都是花钱买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文物,你怎么办?如果不能抓个现行,那一切都是白搭。

  你说别人偷税漏税?可那是工商税务管的,你们警察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搞不好还会引起部门之间的误会,搞得大家都很不痛快。

  也就是因为这样,别说帝都了,在全国各地的古玩黑市圈子里,几乎都是半公开的,很多著名的收藏专家、教授,甚至是喜欢古玩的老同志和藏友都曾经去那些地方淘弄过物件。就说帝都这儿吧,很多贵胄子弟经常往那儿跑啊,即使被查到了,就算你购买的是国家二级以上文物。甚至买的是珍贵的青铜器,那顶多也就是被没收罢了,而不会抓人,毕竟你也是‘受害者’嘛,澳门赌博网站:所以这些事儿,警察局是最头疼的,想要抓人,那就必须得有确切的证据,不然那就算了,乖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就说那个母仪吧,这家伙走私文物在行内很多人都是知道的,但是抓不住他的把柄啊,警察局的人也知道,可那又如何?他们也没有办法,母仪的后台非常硬,要动这样的人,你没有确凿的证据,没有将其一锤砸死的证据,没有让他的后台丢卒保车的证据,那就千万别动手,否则吃不着鱼还惹一身腥!

  想到这里,张天元也理解到了欧阳雷霆的难处,便说道:“这样吧,你告诉我那批文物主要是从哪几个墓里面出土的,我也好心里有个数。不过欧阳局长,有句话我得说一下啊,你们可得保护好我的安全啊,我可不想被人给暗算了。”

  欧阳雷霆笑道:“这个简单,以后就让晓丹做你的保镖吧,跟你一起去,晓丹从小习武,枪法也很好。”

  “不是,局长我就开个玩笑,你看你还当真了。”张天元尴尬地说道:“我不过就是去黑市逛一逛,能有什么危险啊。”

  “张大哥,你可别不信,凡是沾着一个黑字的地方,那都很危险的。我以前负责的一个案子,有一个古玩商到黑市上买了一件宝贝,自以为运气好,可是谁知道呢,第二天就有人在臭水沟里发现了他被肢解的尸体,那叫一个惨啊。”欧阳晓丹似乎很愿意做张天元的保镖,带着些威胁的口吻讲了个她认为很恐怖的故事。

  张天元其实最不怕别人对他下手,不过既然有美女要给自己做保镖,那倒也不差,他就不拒绝了。其实欧阳晓丹说得也没错,黑市的确不是很安全,什么样的人都有,就说之前在南都黑市吧,要是没有蛇麟在,搞不好就跟母仪的保镖打起来了,那可是要吃亏的。

  “好吧好吧,那就有劳欧阳警官给我做几天保镖了啊。”张天元笑着说道。

  “对了张老师,你带优盘了没?我把被盗文物的资料给你拷贝一份,你可以回家去好好看。”欧阳雷霆问道。

  “我身上不带那种东西,你直接发我邮箱吧,我那个是vip邮箱,安全着呢。”张天元说道。

  “那也行,这个事儿还是晓丹你来做吧,你是对这些资料最熟悉的。”欧阳雷霆把电脑又交给了欧阳晓丹说道。

  欧阳晓丹知道张天元的邮箱地址,所以就没问,直接就去忙了。

  看到欧阳晓丹抱着电脑在一旁忙去了,顾瑞丰突然说道:“局长,我还是不同意让晓丹去,她太年轻了,黑市上什么危险都可能出现,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我理解局长您的苦心,但是您毕竟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小顾啊,我知道,晓丹一直叫你叔叔,你也把她当亲侄女看待,所以关心她。不过你想过没有?晓丹警校毕业的时候,那就是成绩非常优秀的,她在帝都和上浦这些日子的工作,也都干得不错,很有悟性,你就舍得让她一直躲在温室里?”欧阳雷霆叹了口气道。

  “我倒是宁愿她一直躲在温室里呢。本来做咱们这一行的,就非常危险,晓丹又是个女孩子。这万一出个岔子,唉!”顾瑞丰叹了口气道。

  张天元算是听明白了,这次的案子,因为公.安部和中枢首长都过问了。所以可以说影响是非常大的。而欧阳晓丹现在也急需要一个功劳来坐稳目前的位子,在市局。所有人都知道欧阳晓丹是欧阳雷霆的女儿,于是都让着她,护着她,把她当宝贝一样供着。遇到危险的事儿从不让她冲在前面。

  这样子倒是安全了,可问题是,这还怎么立功啊?

  没有寸功,如何晋升?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欧阳雷霆是做过一番仔细考虑的,其实这一次去黑市,看似危险,实际上却很安全。不过就是去逛一逛。鉴赏古玩而已,都不用做什么调查,安安全全完成任务,那就是个大功劳。

  起初欧阳晓丹觉得这个活儿很没劲。还一直拒绝呢,后来她从顾瑞丰的嘴里得知说这一次请的专家是张天元,而局里有一个女同志会扮成张天元的女朋友,两个人一起去逛黑市。

  听到这个事儿,她就急了,当即要求必须亲自去,欧阳雷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答应了,毕竟他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

  “对了欧阳局长,我还纳闷呢,我这些日子都在陕州那边,你大可以另外找个专家啊?”张天元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唉,你不知道,顾瑞丰这小子啊,一开始死活要自己调查,结果耽搁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什么都没查出来,我也是无奈了,才决定找个专家来帮忙的。后来去叶老爷子家作客,听叶老爷子说起了你,才打定了注意的。”欧阳雷霆叹了口气道。

  叶老爷子就是叶玉兰的爷爷,张天元其实挺纳闷的,自己与这个叶老爷子素未谋面,这位老先生怎么会推荐他呢?

  其实他不知道,叶玉兰可是没少在叶老爷子面前吹嘘他的本事,后来叶老爷子也见了他给聂老爷子准备的那寿诞礼物,又看了他参加的华夏之宝节目,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欧阳雷霆闻起来,叶老爷子也就脱口而出了。

  叶老爷子属于警察系统的老同志,他的话,欧阳雷霆可不敢不听啊。

  “原来是叶老爷子点将啊,虽然是高看了我了,不过既然是他老人家说的,那我一定效力。”张天元当然要给叶老爷子面子,这些中枢首长的面子,他都要给,这些老同志都是很讲感情的,你给他面子,他就会给你面子。

  更何况现在玩古董的人,有钱人的第一选择那就是正规拍卖行拍出的物件,可是拍卖行的东西不仅昂贵,而且真假也未必会有保障,尤其是那些小的拍卖行,假东西还特别多,而没钱的人自然就是去古玩市场了,只可惜古玩市场上,基本九成的东西那都是假的,好在东西比较便宜,寻常老百姓都买得起,很多人都喜欢去那地方捡漏,不过基本上是属于瞎猫碰着死老鼠,全凭运气。

  而古玩黑市和这两个地方都不一样,这里能拿出来拍卖的古董,大多数都是经过某些专业人士鉴定过的,除非是有人故意要用高仿品来骗人,否则一般是不太可能会出现赝品的,毕竟黑市有黑市的规矩,黑市的老板甚至比拍卖行的老板更注重自己的信誉啊,毕竟黑市上除了信誉,那就没别的可以让人青睐的地方了。

  当然了,这里也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就是真的,但是真品要比古玩市场和拍卖行多太多了,更重要的是,还经常会有另人惊喜地东西出现。价格要比拍卖行的便宜,所以这种场合,是古玩爱好者最喜欢去的地方。

  张天元只去过一次黑市,不过至今仍旧难以忘记啊,要知道他发财的第一笔资金,就是靠着在那次黑市上鼓捣来的好玩意儿啊。

  现在他的四合院估计都完工了,可是他手头能摆进私人博物馆的好东西却不多,龙山黑陶、元青花瓷、田黄石雕刻等,也不过就是五六件而已,虽然都是精品,可数量毕竟还是太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