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三七零章 流落的文物
  “欧阳局长,您可是位高权重啊,这么待我,让我实在是有点受宠若惊啊,我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商人而已。”张天元急忙说道。

  他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了。

  和国外不一样,我们这个国家,从古代开始,商人的地位就不怎么样,甚至到了现代,也还是一样,国外都是商人、资本家掌权,而在国内,商人却只是为富不仁的代名词,连张天元这种没做过亏心事的商人,也被人鄙视啊。

  “哪里的话,张老师做的那期国家电视台华夏之宝节目我也看过了,精彩,精辟啊!光是冲这一点,那我也得称呼您一声老师啊。”欧阳雷霆摆了摆手道:“再说了,这次我可是有求于你啊。”

  他指了指一旁坐着的中年人说道:“这个是帝都市警察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顾瑞丰,你们认识一下。”

  顾瑞丰年纪大概四十岁左右,不过他似乎对张天元并不怎么待见,只是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然后就又坐下来,完全和欧阳雷霆的热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天元这个人就是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既然顾瑞丰对他不冷不热,他也就没必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也是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紧接着就跟欧阳雷霆和欧阳晓丹说起了话。

  当然,他对警察没什么偏见,不如说还是有好感的。

  尤其是在发生了村子里那起盗墓事件之后,要是当时没有那些特警和警察,估计真就要出大事儿了。所以从那儿之后,他对警察的印象就变得非常好。

  再加上这一次去西凤的时候,陕州警察厅厅长,以及西凤现任警察局副局长铁中棠都帮了他不少忙。尤其是铁中棠可以说是帮他擦了屁股,把齐佩林的事情是彻底解决干净了。

  这么好的人民警察,张天元又怎么会讨厌呢?

  更何况他从与铁中棠的交往之中也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比如说展会的保安工作。那就是铁中棠帮忙安排的。还有接收齐佩林的一些企业,铁中棠和他的那些警察兄弟们也帮忙处理了很多好事儿。

  要不是因为这些。张天元看到顾瑞丰那张臭脸,就绝对不会有好心情的。

  “欧阳局长,我听晓丹说您有要紧的事情找我,就着急赶过来了。”张天元笑道:“不是我的公司出什么事儿了吧?”

  一个商人。那肯定是要给警察系统处理好关系的,就算没有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张天元也不会轻易得罪警察,更别说这位欧阳局长还是欧阳晓丹的父亲,那他就更应该配合了。

  “不不不,张老师你别误会,找你来。是想请你帮个忙。我们在案子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需要一个专家来协助,晓丹给我介绍了你。”欧阳雷霆急忙笑道。

  这个人虽然是帝都市警察局长,可是为人却非常平易近人。这也让张天元感到很舒服,愿意与他说话。

  “哦,是这样啊,那当然乐意之极了,这是我的荣幸!”张天元笑着说道。

  “假模假样!”顾瑞丰小声嘀咕了一下说道:“局长,根本不用这种人帮忙,我自己就能搞定。”

  “放肆!张老师不仅是这一行的专家,而且为人正直,帮助警方连续破获了两起重大案件,一起是陕州特大盗墓走私案,一起则是齐佩林的案子,你这样说话,就不觉得理亏吗?”欧阳雷霆有些生气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手底下的刑侦大队长居然拆自己的台。

  “欧阳局长,我没事儿,如果不介意的话,您就说说案情吧,有些人不欢迎我,不过这里也不是他家,只要欧阳局长您欢迎我就行了。”张天元冷冷地看了顾瑞丰一眼,他就纳闷了,自己好像也没得罪过这位刑警大队长吧,这人脑子有病?

  “别生气,小顾主要是因为这个案子拖得时间太长了,一直都无法解决,所以心情不太好罢了。”欧阳雷霆笑了笑道:“这样,我亲自来给你说说案情吧。”

  顾瑞丰憋着一肚子火,可是却没处撒去,站起身子说道:“局长,我出去抽支烟。”

  “你给我坐下,这个案子本来就是你来负责的,案子过去都一个月了,你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查出来,不虚心请教专家,反而如此傲慢,这是一个做警察的态度吗?是!你是警察学校刑侦专业毕业的,可是你懂古玩?懂玉器吗?给我老实呆着,不许抽烟!”欧阳雷霆真得有些火了。

  顾瑞丰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只能又坐了回去,乖乖听着欧阳雷霆叙述案情。

  “晓丹,把你办案用的那台电脑拿过来,上面有些关于案件的资料。”欧阳雷霆队站在一旁的欧阳晓丹说道。

  “嗯,知道了。”欧阳晓丹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那台电脑她一直随身携带着,因为放在那里都不安全,刚才出去接张天元的时候,才放在了房间里。

  电脑是个平板,主要是便于携带。

  在欧阳晓丹去取电脑的时候,张天元笑着问道:“欧阳局长,你看我不过一个普通公民,能随便看你们的案情资料吗?”

  “我说你有资格你就有资格,这个案子一天不解决,我这心里头就不能安宁啊。”欧阳雷霆叹了口气道:“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真得没办法了,我也不敢打搅张老师你啊,知道你是个大忙人。”

  “不不不,忙倒是不忙,我就怕坏了规矩。”张天元急忙解释道。

  “这倒不会,你就放心吧,你不是涉案人员,所以这个案情的资料,你是可以看的,我给你这个权限。咱别光说啊,你看这茶都泡了好一会儿了,先喝口茶,润润嗓子。待会儿可能还要张老师你给点建议呢。”欧阳雷霆指了指张天元面前的茶杯说道。

  张天元品了品那茶,应该味道还不错吧,不过他此时实在没心情去享受,他也在猜测呢。这到底是什么案子呢。居然要劳烦欧阳雷霆来请自己帮忙?

  尽管他现在很想去四合院看看,但那四合院放在那里。它跑不了,这里的案情他却很想知道,他现在可是做古玩玉器生意的,说真的。这一类的案件,肯定会影响到这一行的生意,他这是帮警察,其实也是在帮自己。

  等欧阳晓丹将电脑拿来了,欧阳雷霆点开了里面的幻灯片,指了指说道:“还记得这个吧张老师?”

  “这几个犯人,不就是当初在我们村盗墓的吗?”张天元惊讶地说道。

  “你说得没错。上一次的案子我们起初以为只是一起古墓被盗案。可是在审问了那些人之后陕州警方才惊讶地发现,这货盗墓贼幕后都有一个大老板,他们从陕州、洛州、甘州、锦州死地连续作案,盗墓团伙多达数十个。人数达上千人之多,而这些盗墓团伙所盗窃的东西,最后大部分都流入到了帝都的黑市,而恰恰都是通过一个幕后老板完成的。”欧阳雷霆说道。

  张天元听到这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母仪,那家伙就是搞这个的,但转念一想,好像也不对,母仪的主要客户是国外,他不会把东西放到国内的黑市上去流通,因为很容易被发现,那么究竟是谁呢?

  这是张天元想知道的,也是帝都警方想知道的。

  “这可厉害了,这个案子要是破了,那您可是大功一件啊。”张天元感叹道。

  “功劳不功劳的都无所谓了,澳门赌博网站:你别看晓丹年纪小,就意味我年纪也不大,其实我都六十了,快退休的年纪了。晓丹是我老来得女,算是上天对我的祝福吧,我原来有个儿子,只可惜夭折了,晓丹是我唯一的宝贝疙瘩。这一次的案子,是由市刑侦大队负责的,而晓丹作为负责古玩走私方面的专家,也参与了进来,要立功,也是他们立功啊。”欧阳雷霆摆了摆手道:“张老师,这个帮,您就说帮不帮吧?”

  “我还是没明白,您到底要让我做点什么?”张天元纳闷地问道:“难不成让我帮你们查那个幕后的老板吗?”

  “不,当然不是了,您要做的,仅仅是在黑市上帮我们寻找到那些文物,这就足够了。”欧阳雷霆说道:“至于找人抓人的事情,我们来办,您就只是鉴定一下变可以了。”

  “大概有多少件?”

  “根据犯罪分子交待,总计有上千件各个朝代的文物流落黑市,不过唐代的居多,有一部分甚至是三星堆文明的。”欧阳雷霆介绍道。

  他的表情很严肃,因为这次的事情实在是闹得太大了一点,连公.安部都已经惊动了,上头首长都批示了,必须得挖出幕后的黑手,不能再让文物流落,尤其是不能流到国外去了。

  现在从国外回收文物,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既花钱,又浪费时间,有时候还要被国内的民众骂,说是不值得,说是浪费钱,说是拿纳税人的钱做没用的事情。

  张天元虽然不是什么伟光正的人,但这个事儿,他也觉得可惜,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好东西流落到国外去了,哪怕是流落到民间,那最起码还是咱们国家的东西。

  民间现在流行一种说法,说什么在国外的文物保存反而比国内好,那纯粹就是以偏概全。

  事实上,因为不懂国内文物,导致了很多非常珍贵的文物被外国人当成垃圾处理了,这些年,国外损毁的我国文物,比国内多了太多了,在国内那些东西可能会被当成宝贝,当成一种历史研究的重点参照物,可是在国外,没有了买卖价值的东西,那就基本不会被好好保存的。

  更何况,文物这东西,和古玩还有些不同,古玩纯粹是收藏和观赏,而文物则有很高的考古价值,这对于研究我国古代历史,非常有意义,怎么能随便就流落到国外去?

  “欧阳局长,这个事情我可以答应你,只是我有点不太明白啊,按理说黑市这种东西,本应该就是被取缔的,你们为什么不行动呢?”